陳鈔票直接把內存卡取出了出來,隨後直接把手機捏得稀巴爛,iphone25質量雖然好,可是還是抵不過陳鈔票的力量。

一個六七千塊的手機直接就讓陳鈔票給捏碎了,隨後陳鈔票直接把內存卡放進了自己兜裏。

“還有沒有備份?”陳鈔票冷冷說道。

“沒有了……”吳輝說道。

“真的?”陳鈔票疑惑道。

“真的!”吳輝肯定的點了點頭。

“告訴你,別去給宏業會報信,說小袋他們砍死了他們的頭目,否則你的下場會很慘!不止如此,很可能還會禍及家人!”陳鈔票冷冷說道,一股殺氣出現在他的身上,旋即收回手,就在此時一根針就像變魔術一樣出現在了陳鈔票的手中。

“是是是!”吳輝點點頭道。

“你可以滾了,記住下次找麻煩,後果不是我死,就是你死,但我相信,一定會是你死!做事要考慮清楚後果,看看那後果你或者你的家人是否能夠承擔得起!”陳鈔票陰笑着伸出手拍了拍吳輝的肩膀說道,隨後直接轉身回到離開了。

而就在陳鈔票拍吳輝的肩膀的時候,他手指縫內的銀針直接插入了吳輝的身體。

而吳輝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什麼異常,只是感覺肩膀癢了一下。

陳鈔票微微一笑,隨後轉身走向陸翔等人道:“走!”隨後陳鈔票等人直接揚長而去。

“就那麼簡單就完了?”陸翔說道,畢竟這事兒很棘手,吳輝不死終究是個威脅,他本以爲陳鈔票會把吳輝帶到沒人的地方直接給解決了,可是陳鈔票卻沒有那麼做,反而是直接放了吳輝。

雖然殺了吳輝,對他們也是很不利的,但是隻要有錢打通一下關係,而且只要沒有直接證據是他們做的,這事兒錢就能解決,而且本身吳輝的身份就特殊,警察會在他身上花大工夫纔怪,多半警察都恨不得吳輝早死早好。

而在別人眼中陳鈔票家裏這點錢還是能拿出來的。

“當然不會……”陳鈔票說道。

陳鈔票等人轉身之後,吳輝的面色森冷,眼中滿是恨意。

“輝哥,難道就那麼算了?”一人問道。

“算什麼算?打又打不過,奶奶的,回去找人收拾那傢伙!”吳輝說道。

“是,輝哥!”那人說道。

隨後吳輝直接走下了奔馳車,來到了麪包車上。

緊接着麪包車啓動,吳輝一臉冷色的坐在車上,心中冷冷道:“陳鈔票,小袋,小松,你們幾個一個別想活!”就在這時,吳輝腦袋一陣昏沉。

“吳哥,你怎麼回事兒?”有人大聲問道。

隨後吳輝又是一陣反胃。

“快送我去送醫院!”吳輝連忙說道,他察覺到了身體的不對勁,但究竟是什麼原因,他自己也不清楚。

而此時,陳鈔票等人也在醫院裏,陸翔等人都受了輕傷,到醫院裏處理一下。

不久後,正在遠處包紮傷口的陳鈔票,便看到吳輝的人,火急火燎的擡着吳輝進來了。

而此時的吳輝,雙眼緊閉,已經昏迷了。

陳鈔票冷笑一聲,他去買藥,買針這些東西,就是爲了殺吳輝,他自然不可能那麼輕易就放過了吳輝,畢竟宏業會他現在是惹不起的,還是處理的保守點兒的好,因此他便去醫院買了幾種藥,配置成了一種毒藥,塗在了針上。

但這毒藥卻是不致命……

因此還需要陳鈔票補一刀,而他現在來醫院正是爲了補這一刀。

包紮好傷口之後,陳鈔票直接在醫院之內晃盪了起來。

不久後,吳輝被推出了手術室,陳鈔票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隨後轉身直接帶着小袋等人出去吃飯了。

小袋等人有些摸不着頭腦,看到吳輝進醫院的時候,他們好像已經明白了,可是吳輝又被推出了搶救室,他們又迷糊了,根本就不知道陳鈔票葫蘆裏賣什麼藥。

“走,目的地百花會所!”陳鈔票嘿嘿笑道。

“百花會所?鈔票,你現在還有心思玩兒?”陸翔說道。

“放心吧,一切盡在掌握!放開了玩兒就是,今天我買單喲!去不去隨便你們,反正我是要去的!”陳鈔票嘿嘿笑道:“聽說裏面的妹子挺水靈喲!”

四人均是滿臉疑惑,眉頭緊皺,搞不明白陳鈔票葫蘆裏賣什麼藥。

之後陳鈔票直接向遠處的百花會所走去,此時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了,會所也陸陸續續有人進去了。

之後陳鈔票直接帶着小松四人進去了。

其實,這還是陳鈔票第一次出入這種地方,之所以來這地方是對這地方比較好奇罷了,想看看究竟有些什麼東西。

進去之後,陳鈔票感覺跟酒吧沒有什麼兩樣,頂多是多了一些服務而已,還有就是有足浴什麼的項目。

“去洗個澡?”陳鈔票問道。

“鈔票,難道你想……”陸翔嘿嘿笑道。

“男人嘛,很正常的!走吧,去洗個澡!”小袋說道。

隨後輕車熟路的走到了足浴部。

之後自然是辦理什麼什麼玩意兒的,就沒必要提及了。

陳鈔票四人直接趴在了溫泉中滿臉的享受。

泡澡無疑是很舒服的。

但更舒服還在後面……

不久後,五個水淋淋的妹子直接來到了澡間內。 期間陳鈔票出去了一下,去買了一套衣服,以及假髮之類的玩意兒。

總裁前夫滾遠點

除了陳鈔票之外,四人都快最趴下的時候,陳鈔票直接在會所開了兩間房,把四人給送了上去。

之後他自己洗了個澡,打了電話回去問了問凌菲蝶。

得知凌菲蝶一切正常之後,陳鈔票又打了個電話給宋遠航。

“鈔票,你龜兒想起了啊!”宋遠航接起電話說道。

“你龜兒子的,好了,現在有正事兒找你,你能不能黑掉別一個區的監控網絡……”

“能!你要幹什麼?”宋遠航說道。

“別管我幹什麼,回來再和你細說!”陳鈔票道。

“好,那你去網吧找臺電腦,最好是黑網吧……”宋遠航說道。

“嗯,明白!”陳鈔票說道,隨後直接離開了酒店,至於這裏的網吧之類的地方,陳鈔票再清楚不過了。

不久後,陳鈔票便來到了網吧,之後直接按宋遠航所說操作了起來。在去網吧的路上,陳鈔票找了個沒有監控器的地方,就直接換掉上了新衣服,帶上了假髮。

半個小時後YB市的局域網被一臺神祕電腦給入侵了,之後整個監控網絡被黑掉了。

“好了,搞定了!只能維持十五分鐘,你要乾的事兒要在這十五分鐘內幹完!”宋遠航說道。

“尼瑪,簡直是個天才……”陳鈔票說道。

“要不是你這個蠢材操作錯誤了幾次,老子早就搞定了!”宋遠航說道。

陳鈔票一陣無語,隨後他直接往醫院而去,之後陳鈔票直接來到了醫院的醫生辦公室。此時不少醫生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一些值夜班的護士也聚在一起聊天。

而且深夜來醫院的人也不少。

陳鈔票在白天就把醫院的佈局瞭解得很清楚,隨後直接進入了一間空的辦公室內,拿走了一套白大褂,戴上口罩,直接往吳輝的病房而去。

不久後,陳鈔票便來到了病房之前,他手裏放着一個托盤,以及一些醫療器械,還有一個針筒,至於那些藥劑都是陳鈔票早就調配好的。

之後,陳鈔票直接來到了吳輝的病牀。

“他醒了嗎?”陳鈔票對着兩個看着吳輝的混混兒說道。

“一直都沒有……”兩人說道。

對於吳輝的病情醫院得到的結論只是陷入昏迷,而且各方面呼吸內臟都挺正常,像是神經受到刺激,造成了沉睡,這種沉睡過不了多久就會醒來,跟蒙汗藥的效果差不多。

“那再給打一針吧,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早上就會醒!”陳鈔票說道。

“嗯,那麻煩醫生了!”兩個混混兒很友好的說道。

шωш●т tκa n●℃O

陳鈔票嘴角冷笑一聲,旋即直接給吳輝打針,他相信只要這針打下去了,吳輝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之後陳鈔票直接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醫院……

走出醫院之後,陳鈔票直接脫下了白大褂,之後又換上了自己買的那套新衣服。

但舊衣服卻並未扔掉,隨後陳鈔票在到酒店之前又換回了自己原來的衣服,至於那套新衣服與假髮與給吳輝打針的針筒以及托盤那些東西直接讓他丟到河裏。

之後,陳鈔票直接回到了會所。


第二天早上,一條新聞出現了。

YB市黑社會組織星輝幫老大昨夜死於XX醫院,死亡原因不明,據警方透漏一切都在調查中,警方猜測這很可能是仇殺……

陳鈔票看到這則新聞嘴角露出了微笑,一切證據都淹沒在了河流之中,而且就算那些東西,他們找到了也無濟於事了,畢竟泡了那麼久了,警方查探不到一點線索。

當然警方估計也不會下大力氣去查這件事情,畢竟吳輝是個混混,就算在這小鎮是個人物,充其量也就是個大混混。

至於那新聞中誇大了吳輝的身份,讓陳鈔票覺得實在有些好笑……

但媒體一向都很強大的,誇大事實是他們吃飯的本事。


“鈔票,你怎麼做到的?”陸翔看着陳鈔票說道。

“這兒不是說話的地方,這件事以後不要在提!”陳鈔票面色一冷,暗罵陸翔大嘴巴。

隨後陸翔等人直接明白了過來,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兒,如果警方知道了是陳鈔票所爲,他們一點也不介意將陳鈔票逮捕歸案。

之後,陳鈔票等人直接離開了酒店,回到家中。

至於陳鈔票配置的那些藥劑,完全是在網站上學的,其中暗殺篇就有醫學暗殺這一些系列,而陳鈔票則將這些東西記下來了,還正好的就用上了,第一次,一是因爲劑量不夠,只能讓吳輝休克而已,二是,不想讓人懷疑到他的身上。

他可不想坐牢,被人爆菊花。

他相信如果自己進了號子,他的老子肯定不會撈他出來。

畢竟這也是一種人生體驗。

陳大洋這傢伙就怕他體驗得不夠多。

一路上陳鈔票告訴了四人自己的想法,隨後,陳鈔票直接把小袋和小松小五三人關在了自己家的一樓三間房間之內。

任憑他們如何折騰他們也跑不出來,每天吃的東西按時供應。


之後,陳鈔票和陸翔就守在了小袋三人身旁七天,通常身體上的癮七天就可以戒掉,至於精神上得毒癮,就要看他自己。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