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自在曬然笑道「我陳自在的心胸豈能如此狹隘?恆毅兄弟,就勞煩你的佳人辛苦了。」

恆毅就不再勸,重新坐下,高興的說起第一次見面的事情……

「……陳兄弟,那時候回來其實我還擔心。」

「哈哈——恆毅兄弟果然坦誠!當時我又何嘗不是?你說那坑如果真替我自己挖,我陳自在可就成了天下頭號大傻瓜!」

兩個人都沒說究竟,湖白潔聽的一頭霧水,也不敢插嘴,只是看到他們杯子空了就連忙斟酒而已。

敘舊一陣,陳自在打量左右,笑道「我聽說你在湖海派修行考校的消息后本來就打算來尋你,湖海派這麼小的地方根本不是你的天地,這裡太小了!」

「這裡還小?仙山很大呢,聽說從山腳這頭飛到另一頭,得飛半個時辰。」

「哈哈……恆毅兄弟,你知道仙門的天地有多大嗎?」陳自在笑著身體前探,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恆毅的眼睛。

恆毅想了想,搖頭,他只知道巔峰星還有一些像湖海派的仙派,但有多少不知道。


「偌大的巔峰星,普通人靠腳和工具一生能走多遠?仙門法尊三層境界的仙門弟子也不過能連續飛出幾千里地,可幾千里地對巔峰星而言不過是冰山一角,滄海一粟!恆毅兄弟以為湖海派仙山大,但你可知道巔峰星上有多少如湖海派這樣的仙門?」陳自在見恆毅仍然搖頭,曬然一笑,端起酒杯望著湖白潔道「不如讓恆毅兄弟的佳人講講。」

恆毅不由望向湖白潔,後者神情僵硬,聲音全沒了平日的甜美,一板一眼的說道「湖海派是巔峰星上的三千里仙門,歸屬百萬里級別的仙門管轄,百萬里級別的仙門歸屬巔峰星的八大仙門管轄。」

「這、這麼多啊!」恆毅從沒有聽說過這些信息,因為湖海派這樣的仙門如果不是地理位置的關係,門派都會避免這類信息在派里傳開,也不會對弟子講述,只有入派久,外出多的那些才能夠知道,但也不會敢在門派里傳播。

「這就算大?」陳自在不以為然的一笑。

湖白潔繼續道「浩瀚宇宙里有無數的星球,無數的種族,我們人類文明擁有一億多萬星系,每一個星系都有很多的星球,巔峰星屬於巔峰星系,一共有一百三十萬顆存在仙門的星球,巔峰星是星系的主星,巔峰星上的八大仙門掌門人的地位等同於星系內統轄一個星球的星主,巔峰星系內的所有仙門都歸星系的主派巔峰派管轄。」

恆毅才知道巔峰星外還有星空宇宙,那裡有無數像巔峰星這樣的世界,有數不清的仙門中人!


那是多大的世界啊……

大的讓現在的恆毅根本無從想象!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仙門天地……恍然間他明白陳紹和海雲天都說過的,『湖海派太小了』這句話的意思!

「那到底有多大啊……」這句話沒人回答,因為那隻存在於恆毅自己的想象空間之中。「……仙門到底有多少人啊!」

恆毅也說不清楚為什麼,但此刻他的心情莫名的激動不已!

大的無法想像,他只有這樣的概念,人有多少?多,多的無法想像,他覺得頭頂上的天空都裝不下的那麼多!

這才是真正的仙門天地…… 恆毅莫名的激動情緒久久不能夠平復。

陳自在很滿意他的反應,靜靜喝著湖白潔斟的酒,看著恆毅的自行平撫著情緒。

「這麼一比湖海派真的太小了……」

「當然!」陳自在目光爍爍的注視著恆毅,字字清晰而認真。「尤其對你而言!我們人類文明人多的難以計數!可是在修鍊路上過三十還不能進入山尊境界的超過六成;不能進入地尊境界的人,超過八成。年過三十擁有地尊修為的人才算是仙門裡中等的人物而已!如此多的人類同族裡頭,十八歲前能夠進入山尊境界的人才能在種族中稱之為天資出眾者!可在湖海派呢?這樣的人已經是湖海派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天才!但在仙門裡,這不過是天資出眾這四個字的基本條件。十八歲時能夠進入地尊境界的那才是出類拔萃當得起天才之稱的人物!這樣的人物,別說湖海派太小,就是巔峰派也只算是勉強配作為其修鍊之地的地方。」

陳自在從懷裡又取出道符,按上恆毅胸口,那符立即化光融進恆毅身體。

片刻后,恆毅看見自己面前亮起十六團拳頭大小的火焰圍成一圈,內圈裡還有七團小一半的火焰又圍成一圈,在裡面還有一圈更小的七團火焰。

「恆毅兄弟跟我年歲相當,今年十六歲,七月七日出生。」陳自在猛然站起來,雙臂高舉,仰望亭外的星空,聲音高亢的喊到「恆毅兄弟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你很有可能在十八歲的時候就進入天尊境界!是天才中的天才,你的未來絕不在巔峰星,而是在人類文明五領導星的天上天!那裡——才是能夠承載人類文明無數同族中的天才的未來地方!走進那裡的人肩負的是人類文明未來的責任!從那裡走出去的人的未來,在浩瀚的宇宙星空!」

陳自在驟然回身,目光爍爍的盯著恆毅質問般道「現在你還要說想呆在湖海派嗎?在這裡浪費你的時間、浪費你的天資!浪費你的未來,在這裡的浪費本都可能讓你走的更高,讓你將來能夠承載起更多開拓人類文明未來的責任!你知道巔峰星系有多少仙門法術?進了巔峰派修行的仙門弟子,但凡巔峰星系範圍內的任何仙門法術都能練,都能用!巔峰派你最遲十八歲還是會來,我今天來是不想看你的時間被湖三白白浪費!我如果不來,湖三過些時候會把你送到百萬里仙派修行一些時候,再送到八大仙派中的某一派修行一些時候,最後才送到巔峰派!而這期間你的時光純屬浪費!恆毅兄弟,你現在該做的就是收拾東西,立即跟我去巔峰派。」


湖白潔一旁聽著,半個字都不敢插嘴。

是的,最後湖三還是要把恆毅送到巔峰派,那是必然的。正因為如此湖三知道沒有多少時間,必須爭取時間籠絡好恆毅,籠絡好大元。然後再把恆毅送到管轄湖海派的百萬里仙派,這樣就能夠換來百萬里仙派的提攜照顧,百萬里仙派照應一段時間后又會送到交好的,或者認為最值得依靠的八大仙派之一。

因為如恆毅和她這樣的修鍊之才,任何仙派都希望得到,都希望掛上自己仙派出身的履歷。將來有成就的時候,這些去過的仙派若有什麼事情或者需要,都能開得了口,對於仙門裡而言,這些仙派也都能沾上榮譽,看得見的、看不見的好處多多。這種做法早就已經是仙門的規則,幾乎沒有哪裡不是如此。

湖三計劃在三個月後送湖白潔走,得到的照顧是湖海派提升為萬里級別的仙派,加上恆毅,這個數字肯定翻一倍。但在此期間如果沒有把恆毅籠絡好,那麼湖海派長遠的好處就不可靠了。

如今巔峰派來要人,湖三的如意算盤再打不響,巔峰派只要一句話就能夠決定巔峰星繫上任何一個仙門的生死存亡,沒有例外!

「我不能去。」

「什麼?」陳自在詫異的盯著恆毅,拒絕?簡直不可思議!

「我也很想去,可是師父和很多師弟妹們在這裡,他們很需要我。我真的很想去你描述的廣闊天地……不過既然我能很容易就去,現在就應該留在這裡幫助師弟妹們,也許我的幫助能讓他們中間有一個,甚至不止一個人也能夠去到巔峰派,去到天上天!見到仙門那大的不可想象的天地!陳兄弟,你說是不是?」

恆毅認真的表情,目光中流露的激動和期盼,陳自在都看在眼裡……

湖白潔暗暗發慌,她覺得恆毅是瘋了!對巔峰派的人說不,那跟自殺有什麼區別?就如同一個村神敢對他們湖海派說不一樣,簡直是活膩了!

沉默,一陣沉默。

陳自在忽然大笑起來,邊笑,邊拿手拍著石桌。「恆毅兄弟啊恆毅兄弟,你是個有趣的人,我陳自在就是喜歡你的有趣!修行的天資,人力能改變的很有限。你有此心雖然好,只可惜現實殘酷。這件事情你再想想,因為我相信你師父也一定會勸你去巔峰派。我在附近還會逗留幾天,兩天之後我再來!」

陳自在說完就走,恆毅目送他背影離開,知道這事情是要跟師父說的……

湖白潔渾身癱軟的坐著,雙手撐著石桌,大口的喘息。她覺得今晚是撿回了兩次命,恆毅太不明白仙門了,他們面對巔峰派,猶如是一個村神面對他們,平日里根本連見的資格都沒有,一句話及能讓湖海派滅亡!

她真的,很害怕……

湖白潔不由自主的抓著恆毅的手,她從小就有對未來的寄望啊,如果就這麼死了,她有多不甘心?

「恆毅,恆毅你真是個笨蛋——」湖白潔抱著恆毅的腰,肆意流淚宣洩著積壓已久的恐懼,對死亡的恐懼……

「白潔你怎麼了?怎麼哭了?」恆毅不明所以,見湖白潔哭的不能自己,他那些安慰的話也沒作用,就只是靜靜站那任由她抱著痛哭流淚。

湖海城。

客棧里,陳自在回來的時候,兩個女子詫異對視,見陳自在不像心情糟糕,才敢關心的問說「恆毅沒來嗎?」

陳自在搖頭,沒有說話。

那兩個女子便躬身作禮,退了出去。

「竟敢拒絕……這人是瘋了嗎?」

「主上也對他太優厚了,如此竟然也沒有問罪,真不知道湖海派怎麼管教的弟子,本該讓他們湖海派滿門自殺謝罪才是的呀。」

兩個女子疑惑不解的議論著時,門外頭響起一把聲音。

「小人湖海派大元,恆毅之師,特來拜見。」

那兩個女子相視而笑,一個女子冷笑道「湖海派的人還真是大膽的該死,你是什麼東西也配拜見主上!憑你這叨擾之罪就該立即自裁!還不快死——」

「放肆!讓他進來。」裡屋,陳自在冷聲呵斥。

那兩個女子一臉的莫名其妙,卻連忙遵命打開了門,請了戰戰克克,暗暗心驚膽顫的大元進來。

「小人拜見……」大元跪地磕頭,卻不知道該叫什麼。

「三元派的事情我早已清楚。關於你的事情也調查了不少,恆毅今天拒絕我絕不僅僅是為了師弟妹,他在湖海派比武考校表現耀眼,不惜讓人以為目中無人!以我看來絕不是為他自己,既然他明白作為大師兄的自己走的越高師弟妹們才能夠越好,就不會拒絕。你短短時間從一個備受白眼的低下地位變成湖海派實權長老,既有時運也有心機。由此可見你並不甘心從此當湖三的長老,你想取代湖三,想復興三元派,靠你自己辦不到,你在指望恆毅!他拒絕就是為此!是不是?」

陳自在的一番剖析嚇傻了大元,他做夢都沒想到這個人如此厲害!更沒想到陳自在對於這些事情早調查了那麼多,甚至連他和恆毅的為人都揣摩的清楚明白。

大元定了定神,索性單刀直入,他本就是為此而來。

「尊上要恆毅,我當師父的於情於理,於形勢也都由衷希望恆毅前途更好,只會勸他答應。復興三元派的事情其實本來也遙遙無期,為此耽誤了恆毅我絕對不願意。我不知道尊上是何人,但我相信尊上能夠輕易相助。我擔保說服恆毅立即隨尊上走,懇請尊上以舉手之勞成全三元派一個未來!」大元連連磕頭,他知道說多已經不需要,其實他根本沒有什麼能夠交換,憑藉的就是恆毅在對方心裡的價值或者份量而已。而這個機會,對三元派好,對恆毅也好!恆毅能夠跟這樣的人走,前途一定比在湖海派好。 「有膽識,有心機,只是天真了些。」陳自在冷冷打量著瑟瑟發抖,分明在控制自己的恐懼卻又無法辦到的大元,嘴角掛上一抹冷笑。「區區胡三不值一提,我一句話就能讓湖海派的人死個乾淨。可是,你以為我憑什麼要這麼做?——我可以幫你,但不是你天真妄想的方式。以你的本事就算讓你當了掌門人也會很快被周圍的仙門蠶食的只剩個門派的空名,浩瀚宇宙,強者為尊,弱小的種族不服從強大的種族就會被滅絕,這是宇宙生存的真理。依靠強者能夠生存,但不等於依靠強者就能夠統轄仙門!你沒有實力,就擔當不起仙門之主,就不可能長久生存。指望恆毅?我可以告訴你,恆毅三十歲修行結束之後絕對不可能把未來放在區區湖海派!他就算能幫你當上掌門人,也不可能阻擋你主宰的仙門被蠶食成空殼的結果。」

大元臉色慘白,他對仙門的世界確實不了解,但他聽得出來這番話不是陳自在的推托之詞,而是現實。

「請尊上指點迷津!」

大元果斷放棄了本來的美好幻想,他聽出弦外之音,這人可以幫忙,還是從更現實的方式給予幫助。

「我可以讓湖海派提升為兩萬里級別的仙派,憑湖三的修為本事大約也能應付得過來。那意味著湖海派可招收的弟子提升十倍,同時能讓你再兼任湖海派副掌門人職務,至於你能掌握多少擴增的弟子為己用,能夠讓湖海派里多少人棄湖三支持你,那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但我實話告訴你,除非你能打敗湖三,否則絕難取而代之,最明智的做法還是安份的當好副掌門人,在湖三的照應下穩穩立足渡過餘生。」

「多謝尊上成全!小人這就回去勸恆毅隨尊上去……」大元說到這裡,語氣不由哽咽,恆毅走了,他如何捨得?想著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見,他心裡莫名難受,一張嘴,竟然發現自己聲音哽咽。「恆毅性子較真,一心要成為好神,還請尊上將來多加照顧,他若不小心犯錯,還請尊上耐心疏導,他確實是個難得之才,為人有情有義,將來絕對不會忘了尊上的恩情,他絕不是忘恩負義之徒……」

「好了!」陳自在打斷了大元的話,對大元的認識不由稍加修正,一個人在如此恐懼的情況下還能說出這些話,顯是對恆毅有真情意。陳自在經常在仙門外到處遊歷,對村婦農夫都有認識,不像湖白潔只懂仙門。「我一心視恆毅為友,自會照料。」

大元連連磕頭,退了出去……

湖海仙山。

新法傳功殿門外階梯下。

「師父……」恆毅十分不舍,可是該說的話大元都說清楚了。

「恆毅,去了巔峰派一定不要鬆懈!你將來走的越好,師父和師弟妹們就越驕傲,就越沒有人敢小看咱們!欺負咱們!師父這裡你放心——」大元含淚湊近恆毅耳旁低聲道「三元派的復興是長久之計!師父一直在勤奮修鍊,等師父有所成的時候,需要你出力一定會派人找你,耽誤不了大事!師弟妹們師父會照顧好,還有非子呢?你還有什麼不放心?將來學到厲害本事還能回來教師父,教師弟妹們!呵呵,不過可得偷偷的教師父,讓別人知道了師父顏面何存!」

「師父放心!弟子一定竭盡全力!」恆毅把匆忙寫好的關於神書所有絕技修鍊的心得都給了大元,大元不必看也知道是什麼,只是悄悄的接過收起。

「師妹他們……」

「不告訴他們了,都哭哭啼啼的你何時走得了?師父會跟他們說。」大元用力的抓著恆毅的肩頭,滿懷不舍,久久,狠心咬牙轉過身。

三元上前,紅著眼眶按著恆毅肩頭,這麼些日子過去,他剛被湖三調回大家身邊,還沒來得及跟恆毅好好說說話,恆毅就要走了。「三師父沒什麼用,修行沒前途,腦子也沒大哥好使教不了你做人的道理。可是三師父很高興,看你現在有個那麼漂亮的未過門媳婦,看的三師父都眼饞!本事又大,還能去那麼了不得的仙派修行。你可得好好修鍊,將來本事大了回來給三師父封個村神、鎮神的噹噹,好好過過癮,要能當個城神那更快活啊!」

恆毅紅著眼眶連連點頭。「三師父保重,大師父說了,回頭就給三師父找個漂亮老婆,將來大師父照應著在湖海派做事,比當城神還好呢!」


「真的啊?能比當城神還過癮?」

「真的、真的!」

「好啊!那你就更別操心了,放心去吧!三師父等著你將來本事練成了回來看我!嘿嘿,說不定那時候三師父都娶了一大群漂亮婆娘了呢!」三元咧嘴笑著,但眼裡卻在流淚,他忙擦了。「靠,我勸慰你呢,自己怎麼也哭起來了!你快走快走,再不走我跟大哥還得流多少馬尿啊,讓人看見多丟臉!快走快走——帶著大師父三師父還有師弟妹們的期望,去拼搏!」

三元邊說邊推,恆毅跪地磕頭三記,站起來施展起御風飛行迅速離去——

三元目送恆毅飛走沒影了,一屁股坐地上。「大哥,恆毅走了。」

「好,好……」大元轉身,淚流滿面的望著已經沒了恆毅蹤影的夜空,緩緩坐在三元身旁,突然看見地上留下的靈風法鞋,伸手拿了起來,看著看著淚水又如泉涌。「你說這孩子,他比我們需要,怎麼就不肯帶上……」

三元擦了把眼淚,平緩了一陣情緒,笑了笑問「大哥,你怎麼就沒錢了?我都聽說你贏了很多啊。」

「三十號徒弟的法器都還買不齊全,還得留些將來派里長老之間人情走動時候用,為了給你娶個老婆好說歹說才讓海家的人答應,聘禮就要了五千金!」

「大哥你傻啊!給我一百金讓我回去種地,隨隨便便買幾十上百個老婆圍著我轉,還一輩子衣食無憂呢!」三元又感動又慚愧,他知道自己沒什麼用,回去種地還更好,偏偏大元還為他費盡心力。

「說什麼傻話!將來恆毅本事了,讓人笑話他的三師父在地里挖紅薯是不?就剩咱們兄弟倆了,有福同享,有難——當大哥的我盡量自己當!你就別惦記錢了,咱們今非昔比,一百金根本就別放眼裡,將來大哥還能賺更多。給你說的這個海家的姑娘可漂亮了,才二十一歲呢,讓你老牛吃嫩草了!人家還是法尊一層修為的呢,可你將來也不能自卑怕了她,男人就得有男人的樣!就憑你是恆毅的師父,是我的三弟,就得挺起胸膛自信做人!」

三元眼眶泛紅,咬了咬牙,猛的站起來,衝天大吼叫喊道「老子就算丟自己的人!也絕對不丟大哥和恆毅的臉!今兒開始老子三元一定活的像男人!活的像三元派首長老——」

大元一巴掌打三元腦袋上。「你沒腦子啊!」邊罵大元邊四面張望,一陣擔驚受怕……

辭別師父,恆毅疾飛不停,如果停下來他就一定想回頭再看看師父,再跟他們說說話,再看看師弟妹們……

虛空中疾飛的恆毅忍著離別的眼淚,他不斷提醒自己,告訴自己,這一去,他將走進浩瀚的仙門,真正進入仙門的世界。

巔峰派會有很多的強者匯聚,他將在那裡學習,在那裡努力!

人類文明那多的難以計數的人口基數,即使只有萬萬億之一誕生天才的比例,無數星球匯聚一起,也是很多的數量!

僅僅巔峰星系就不知道聚集了多少在巔峰派!

『我帶著師父和師弟妹們的期望!一定,一定不能辜負!』

遠遠,湖白潔施展著御風飛行追上恆毅。「等等我!」

恆毅見師父之前就見過湖三,湖三交給他一筆錢,說了許多聲情並茂的話,然後放了恆毅走,留下湖白潔。湖三也知道如今他只能做這麼多,相比之下交待湖白潔顯得更重要。

陳自在派了個身邊的人過來傳話,提升湖海派為兩萬里級的仙派,即刻生效,同時要求湖三任命大元為副掌門人。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