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無被看的有些毛。

「你們都看我做什麼?」

「嘿嘿~陳無老闆鍊金術一絕,尤其是在武器上面,那……」

陳無下意識就要拒絕。

但還是猶豫了。

溫迪拍拍他的肩膀。

「不用再想了,歷經了無數風的洗禮,它早已不再是鍊金術可以探尋到的範疇了。」

陳無抬頭看了眼溫迪,溫迪眼裏含着一些擔憂和關切。

「謝謝。」

「既然如此,那就等待我的情報網的消息吧,

我要讓它們明白,無論深淵教團再怎麼無法無天,

在蒙德,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

陳無鼓掌

迪盧克眼神奇怪的看了陳無一眼。

「迪盧克老爺霸氣!」

陳無笑着鼓掌。

「不過,你之前扔出去的……是什麼?」

陳無羞澀一笑。

「鍊金術士嘛~總會不小心煉製出來一些奇奇怪怪的藥劑嘛。

比如之前那個,能夠改變動物的外觀呢。」

「可疑!」

派蒙飛到陳無身邊,一臉懷疑。

「好了好了,這些都不再重要了,還是等等迪盧克老爺的情報好了。」

陳無感激的看了一眼溫迪。

「溫迪!」

「怎麼了?」

陳無笑笑,「你今天難得地做了一次正事呢!」

「誒嘿~」

……

眾人各自散去,安靜等待迪盧克老爺的消息。

傳送到蒙德城內的傳送錨點之後,

陳無也施施然的走回蒙德。

「不一起走嗎?」

陳無拽了派蒙一下。

「不了不了,我和熒今天還有好幾個委託要做呢。」

陳無挑眉,看了看今天蒙德城內擁擠的人群。

「那我也發佈一個委託,你們來幹活。」

「欸?

熒有些懵的看着陳無。

「不行不行,那些委託我都接下來了,得去做完,還有違約金呢。」

「我付!」

熒眼神一亮,立正、鞠躬,一氣呵成。

「謝謝老闆,老闆大氣!」

陳無輕蔑一笑,總算是有了那麼一些橫行霸道的大老闆的威風。

「我給你一張紙,你去找理查德,把他也叫過來。」

「沒問題!」

說完,熒和派懞直接跑去找理查德了。

旁邊路過了一名不知名的青年,

「兄弟,這委託……我能接嗎?」

陳無回頭,這人衣着簡樸,頭髮亂糟糟的,神色中帶着堅毅和疲憊。

仔細回憶了一陣,陳無有了那麼一些印象。

好像是那個夜裏在噴泉裏面撈摩拉給妹妹治病的那個人。

陳無一時惻隱之心動了,雖然自己不是什麼瑪麗蘇,但雇傭一次,看看效果,也可以吧?

在空間里拿出來一袋子摩拉,交給了那青年。

「拿去整理一下自己的外表,我不想嚇跑客人。」

那青年笑着鞠躬,聲音裏帶着感激。

「謝謝老闆,我會努力的!」

青年正要跑走,突然回頭說道:「老闆,我叫安東尼!」

陳無點點頭,什麼都沒有問,

比如說,為什麼你不去冒險家協會接取任務。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沒必要問的清楚。

安東尼的妹妹叫做安娜,很善良的女孩子,每天向著噴泉投擲硬幣,許願泉水精靈能夠保佑蒙德和自己的家庭,還有就是,希望自己的身體能夠好起來。

安東尼每天白天努力工作,晚上就跑來老硬幣。

對於他而言,這樣是維持家庭生活以及給妹妹治病的生活方式。

陳無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看不起他的情緒,

每一個努力生活下去的人,不管的生活方式,活下去的途徑是什麼,能夠努力活下去,就已經很值得敬佩了。

陳無願意給他這個機會。

……

陳無的委託發佈之後,整個冒險家協會都沸騰了。

所有冒險家都爭先恐後的擁擠著,爭搶委託名額。

原因無他,只是陳無的給的工錢太多了。

帶走一柄劍,或者拿走3000摩拉。

很多人都勸陳無張漲價,覺得他的武器太便宜了。

陳無笑了笑。

「為了蒙德!」

這句話,很感人,很有分量。

直接奠定了陳無和瓦格納壟斷蒙德武器業的局面,並且就像迪盧克壟斷酒業一樣,沒有人有怨言。

當然,陳無和瓦格納也不是那麼絕情的人。

至少一些普通武器的修復和鍛造,還是能賺不少呢。

也因此,騎士團又送來了一面錦旗。

「為表揚陳無對於蒙德武器和安定的貢獻,特授予錦旗一面,願風神護佑【無名之器】」

陳無沒啥好說的,直接掛在了一樓大廳顯眼的位置。

熒混了一個榮譽騎士的稱號,那自己弄來一面錦旗,

「合情合理!」

「叮!檢測到宿主消極怠工,啟動特殊獎勵模式。」

「依據更新完畢的資料庫,本日銷量達成目標獎勵特殊武器一柄。」

「任務目標:……」

陳無正準備回武器店,聽到系統提示音腳步一頓。

「還能有這樣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送的武器能有抽的質量好?」

「這武器數量能無限?」

「這武器能賣?」

「這武器……」

陳無下意識問了一堆問題。

系統沉默良久,

「智能輔助系統啟用失敗,請稍後再試……」 手上提著兩大袋塑料袋,背上還特意背著一個大背包,林木突然想到,為什麼不去找聖薇要一個儲物戒指,那樣的話豈不是方便多了?

哪像現在這樣,看起來要多傻就有多傻。

走到門口,林木正準備推門而入,耳邊就聽到聖薇的怒聲。

「啊啊啊!輸入!又輸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