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卻蹙了蹙眉頭,搖了搖頭,拿起電話撥通了吳警官的手機。

“你們去監獄,好好的待一段日子吧,正義會審判你們。”

李樹林的嘴角一挑,露出一抹誰都沒有察覺到的笑容。

爬起來,一臉懺悔的看着陳樂:“陳先生,謝謝你給我二次機會,我真是太感動了,我以後一定重新做人,卻不再做壞事!”

小風卻一臉緊張:“我不想坐牢,我不想在監獄裏過一輩子,求求你,放了我,這些事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

“警察已經快到了,你已經沒得選了,好好在監獄裏反省,總比被千面殺掉,要好得多吧!”

警察沒多大,一會兒就已經到了,不過這一次,不光是警察過來了,亞瑟福尼也跟着走了過來。

陳樂看了看他們,點了點頭說道:“一切都已經查明白了,把他們帶走吧,陷害我們的人,是一個叫千面的女人,據說根本沒有人看過她的真正容貌,這個女人的面部表情可以一直髮生變動,不過最近她在一個地方住着,我們到時可以過去看看。”

歐陽柏娜搖了搖頭:“不對,如果所有人都沒有看過她的容貌的話,誰知道這個女人就一定是千面,萬一她隨便僞裝成一個人,試探一下她手下人的忠誠,那些人不就露餡了嗎?”

陳樂點了點頭:“所以說這個女人身上一定有特殊的地方能讓別人識別出來,不過這個怕是就要交給你們警方來辦了,小心一點,剛剛帶出去的那個李樹林,這個人不簡單,陰險狡詐的很,稍有不慎,可就鑽他的套子了!”

“我明白了。”

歐陽柏娜答應,帶隊走了出去。

吳警官在陳樂的肩膀上拍了:“這次你辦的不錯,辛苦你了!”

哭笑一聲,他這才說道:“我只不過是爲了我的家人討還公道罷了,如果不是因爲這一次的事,也許我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不知道紫嫣,現在怎麼樣了?或許她還是不肯原諒我!”

“出了這麼大的事,一時半會兒還真解決不了,人嘛,總需要一個過渡的時間,也許一兩天,也許很長時間,不過要看你能不能堅持的住了。”

陳樂答應,等着吳警官帶隊收工他也才走了出去。

李思誠本來也打算跟着進來看看情況,只是當他問問那老頭,過來找他的時候,卻發現警方的人已經趕到了,沒多久就把李樹林和另外一個傢伙給帶了出來。

李樹林擡起頭,往李思誠這邊一瞅,嘴角突然勾了起來,很是挑釁的衝着李思誠眨巴了一下眼睛。

僅這一個動作便是,看的他眼角狠抽一下,沒來由的攥緊了拳頭。 楊鐸按照陳樂的吩咐,已經在醫院門口等着了。

他坐在車裏,看着身後的那輛車,嘴角微微勾勒着。

真當他跟了一路,他楊鐸就沒有絲毫的發現。

自己早已是久經沙場,就這樣一個小貨色,還能把他怎麼着?

只是陳樂安排的任務,他不能違背,所以才一直沒有揭穿後面那輛車。


看他把車停在醫院裏卻不下車,車上的那個人皺了皺眉,打通了李思誠的電話。

這會兒的李思誠,正惱羞成怒!恨不得將李樹林千刀萬剮,他剛纔可是安排人進去找過了。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找了半天,竟然沒有發現。

他身後站着兩個人正垂着頭,一言不發。

李思誠扭過頭來瞅着他們:“我讓你們去辦事,讓你們去盯着,去找人,他們兩個就藏在那套別墅裏,你們居然找不到?”

“但是我們在別墅裏……”

“給我住嘴!”

李思誠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眼神幽怨,這一次他們失誤,千面一定會怪罪下來,他這個負責人吃不了兜着走,不過,就算是他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喂,我說,你對自己的手下人也太苛刻了吧。”

李思誠剛買的這兩個手下人,沒想到身後就響起了陳樂的聲音。

他猛的扭頭一看,陳樂正站在他的側面,笑眯眯的瞅着他,裂開嘴巴一笑:“你們都是一家人都在爲一個人辦事,何必發這麼大的火氣,要我說一家人就不該這個樣子!”

“陳樂,真沒想到,你居然會跟上來!”

“你沒想到的事多的去了,你們在這裏盯了這麼久難道就不累嗎?現在人都被抓了,你是不是也要去警察局裏伏法自首,說不準你這一自首還能從輕處罰!”

“嘿嘿……”

沒承想,李思誠卻突然怪笑了起來,一臉古怪的看着陳樂,伏法?開什麼玩笑!

他走過來盯着陳樂:“這光天化日之下我確實不能對你怎麼樣,不過我聽說你媳婦現在就躺在醫院,你說要是我也被抓了,到時候你媳婦莫名其妙的……”

說到這裏他頓了頓,眼睛散着奇異的光芒:“說實話,那樣一個漂亮的女人,要是就這麼人間蒸發了,真是可惜,我都有些捨不得!”

本以爲這樣會威脅到陳樂,至少讓陳樂感受到心理陰影,不敢跟他們硬碰硬。

陳樂的嘴角卻是微微一挑:“我想你想多了,你也太自以爲是了,你真以爲我會怕你不成,你大可通知你的手下人,對我媳婦動手,只不過,如果你擅自行動,千面他不會輕饒了你!”

李思誠的眼角狠狠一抽,看來陳樂已經知道了千面的事兒,他們之前做的一切的一切,怕是都已經毀於一旦了。

這次的禍水,無論他們想怎麼收拾,都已經收拾不了了。

陳樂笑眯眯的看着他,在一旁坐下,他的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拿出來看了看,這個電話竟然是沈紫嫣打過來的。

“實在是抱歉,我媳婦給我打電話了,我先接個電話,不礙事吧?”

他接通了電話,根本不害怕這幾個人,這光天化日之下公園裏的人數又很多。

這幾個人就算是膽大包天,也不敢在這裏對他動手,只能強忍着,更何況,千面沒有下命令,他們要是私自動手,怕是最後連骨頭渣都剩不下。

“喂!媳婦,怎麼了?”

“陳樂,你聽着,我不是你媳婦等我出院之後,我們就離婚吧。”

陳樂倒是沒有想到沈紫嫣會突然開口跟他說這種話。

心中一陣絞痛,但陳樂卻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畢竟他面前還站着幾個人,他便在電話裏說:“別亂開玩笑,你都生病了,過一會兒我就回去,我現在手上還有點事兒。”

“你不用來醫院了,我知道你已經從警察局裏出來了,剛纔我在病牀上看到了楊鐸在外面,是你安排的過來的吧,順便告訴你,有一個自稱是亞瑟安吉拉的女人前來造訪,我覺得這個女人很古怪,你要是真的爲我好,就在幫我最後一個忙!”

亞瑟安吉拉,陳樂皺了皺眉。

在警察局裏,他呆了一夜,這段時間,他也是有意無意的跟亞瑟福尼聊了一些有關於他們家族的事情。

也聽亞瑟福尼跟他提到了有關亞瑟安吉拉的事情。

這個女人,本來是亞瑟家收養了一個孩子,只是這個孩子爲人陰毒,做事毒辣,淨想着佔他們家的財產。

亞瑟曾經給過她一次機會,希望這女孩能夠悔過自新,畢竟也是自己一手養大的女孩子,就算是塊石頭也捂熱了,所以當時亞瑟,並沒有太爲難這個女兒。

但是沒想到,亞瑟安吉拉卻以此爲恥,更加想要禍害他們家人,最後沒辦法只能她他踢出了家,讓她淨身出戶。

現在沈紫嫣突然提到了亞瑟安吉拉,這事可就有古怪了,難道她又回來爭奪財產了。

可是事情怎麼會這麼巧?

沈紫嫣說完這些話就已經把電話掛了。

雖然李思誠他們沒有聽到電話裏的內容,但是看到陳樂的表情,他就知道陳樂這邊一定是遇到了麻煩事,否則的話也不至於成這個樣子,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笑着說:“該不會是遇到什麼麻煩了,是不是需要我們出手幫忙?”

“多謝,可是我不需要,我還是勸你最好早點自首。別到時候悔之晚矣,可沒人能救得了你,好了,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們在這裏玩兒了,記住我說的話!”

陳樂起身就走。

李思誠看他要離開,眉頭皺了起來:“好啊,看來我還真是低估了這個陳樂的實力,但願千面那邊能把事情做妥了,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錯過了可就來不及了。”

他這話完全是在自言自語的說。

旁邊那兩個手下人根本不敢吱聲,他們已經犯下了大錯,現在能保住命已經算是萬幸,哪裏還敢插話?

李思誠擡頭看了看他們,幽幽的說了一句:“我可以給你們個機會,不把你們所犯下的錯誤告訴千面,但是你們必須給我辦妥了……” 陳樂回到醫院站在門外,卻沒有急着進去。

沈紫嫣剛纔跟他說的話,似乎不是在開玩笑,語氣堅定。

這一次,她是真的要跟陳樂離婚了,沈玲星早就看到陳樂回來了。

急匆匆的下了樓,至於楊鐸還停在車裏,他沒急着下來,只是沒有想到,陳樂會回來,難不成是那邊的事情已經辦妥了,否則的話,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趕到了這裏?

這些疑問不停的在他腦海中上演。

楊鐸撓了撓頭又往身後的那輛車看了一眼,還是留在車裏。

沈玲星急忙從樓上跑下來問:“姐夫,你可算是回來了,你知不知道,姐……”

“她給我打個電話了,跟我說了離婚的事。”

“不光如此,律師都已經來了,姐夫,你看……”

陳樂嘆了口氣,倒是沒有多說。

當初紫嫣想要和他離婚,只不過是爲了慪氣,可是這一次不一樣,孩子的事給她太沉重的打擊了。

也許讓她自己安靜一段時間才能平靜。

“姐夫,你倒是說句話呀!你是怎麼想的?”


“離婚就離婚,哪有那麼多廢話,你姐既然不喜歡陳樂,他這麼有本事,還怕找不到有喜歡他的姑娘嗎?”

正說着話,婷雪已經走了過來,一把拉住陳樂:“我告訴你,你知道他身上那些王八是誰畫的,是我畫的,我和他已經有了肌膚之親!”

“什麼?”


沈玲星驚愕的看着這女人又看了看陳樂:“姐夫,他在說什麼?”

陳樂也皺起了眉頭:“婷雪,你不要胡攪蠻纏,含血噴人,我什麼時候給你……”

那些王八是秦雪凝給他畫在身上的,因此產生了一些誤會。

不過沒想到,這個時候婷雪居然會這個作爲藉口說那些王八是她畫在他身上的。

“你胡說!”

“我胡說?陳樂,你忘了那天晚上你和我魚水之歡,你說的那些話了嗎?你說你遲早要跟這女人離婚,你說你跟他在一塊太累了,所以……你難道是在騙我嗎?你太傷人了!”

婷雪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吼了出來。

眼淚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那樣子似乎是傷心到了極點,她連連往後退了幾步,捂着眼睛痛哭着。

這一吵鬧,醫院裏大部分人都往這邊瞅。

沈紫嫣正和律師討論着如何把這個離婚協議書定好。

就聽到樓下吵吵鬧鬧,沈紫嫣透過窗戶往窗外瞅了瞅,接着臉色就一點點難看了下來。

其實她還有那麼一丁點兒的希望,畢竟,她有些無法離開陳樂,只是因爲這孩子的關係,她實在是難以接受,看着陳樂,她心裏就難過。

如今聽到樓下的爭吵聲,沈紫嫣張大了嘴巴。

陳樂在公司裏就是那個樣子,和很多的女同事不清不白的。

現在有人找上門來了,而且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兒,說出這種話!她絕望了,也失望透頂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