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看看時間打開房門從辦公室出去。

守在樓下的王鵬見狀,憤怒道:“我還以爲你特麼死裏面了呢,有種一直待着別出來啊!”

“你說這樣的話只會我更不想給你簽字外,沒有絲毫意義。”陳明淡淡看一眼王鵬,點根菸幽幽道。

“哼,你以爲不簽字我就沒辦法了?”

“你的依仗就是李金福嗎?”

“沒錯,你一個小小的項目經理能比得上李副總?”

“呵呵,有時候項目經理也不一定就比不過副總。”陳明輕笑道。“如果告訴你我身後的人,你差不多就明白了。”

王鵬一怔,下意識問道:“你什麼意思?”

“意思很簡單,你有李副總,而且我有高總!”


“高總?哪個高總?”

“大地集團還有第二個高總嗎?”

“不可能,你一個小項目經理怎麼可能認識高總。”

“要不我現在給高總打個電話?”

說着,陳明拿出手機,調出高茹的號碼直接撥打出去,順手按下擴音。

很快電話接通,高茹那高冷的聲音也響起在了電話那邊。


“什麼事?”

“高總,我在工地上遇到點麻煩,現在的工頭太厲害了,以爲認識李副總就不把我這項目經理放在眼裏,你可得好好管一下啊。”陳明笑着道。

“ 一個小工頭值當給我打電話?你以爲我很清閒?”

說完,高茹直接掛上電話。

陳明收起手機,看向下方的王鵬,居高臨下道:“看見了吧?高總對你這樣的小雜魚沒有興趣,你確定還要繼續和我作對?”


王鵬臉上浮現一抹猶豫,顯然是在衡量利弊。

陳明說的沒錯,雖然他手下有工人上百,但和李副總或者是高茹比起來終究是小雜魚。

李副總敢跟高總作對嗎?

顯然是不敢。

那自己跟高總作對,不是作死是什麼!

“好,我停工整頓,但是我有個條件,你不能卡我的工程款。”

“你乖乖聽話我怎麼會卡你的工程款呢。”

王鵬離開後,陳明看向旁邊兩名施工員。

這倆人標準就是李金福的狗腿子,連自己這個當頭上司都無視,留着他們也是禍害,遲早出事,所以還是一併解決掉省事。

“行了,現在就咱們三個,是不是可以好好談談了?”陳明率先道。

“你能唬住王鵬唬不住我們,我們正常工作,你還能無緣無故把我們開除了?”其中一人道。

“是啊,正常工作我是沒理由開你們,但你們拿我的話當聽不見,眼裏還有我這個上司嗎?”

“我們聽李總的!”

“哦,原來如此,是李總讓你們跟我對着幹的?”

“別想套我們的話,我們不會上當的。”

“這樣嘛,沒關係,不過我希望你們能明白,現在我是你們的頂頭上司,想一輩子就當個施工員,那就繼續跟我對着幹,不要以爲有李副總罩着,你們就能無視我了,你們的考覈標準可是要經我手。”

那兩人語塞,一時間沒有迴應陳明的話。

“給你們三天的時間考慮,是自動離職,還是繼續在這浪費時間。”


說完,陳明轉身下樓,走向停車的方向。

新江園小區。

陳明開車到樓下,發現自己的寶馬車竟然不在,於是拿出手機打開定位軟件,發現寶馬車此時正停在一個音樂餐廳門口。

“臭女人,又特麼去找野男人!”

骯罵一聲,陳明直接啓動車子,使出了新江園。

不久後,陳明來到音樂餐廳門口,停好車後並沒有下車,而是點了根菸,目光盯着音樂餐廳。

一個小時,陳明抽了半包煙,整個車內充斥着嗆人的煙味。

剛想打開車窗透氣時,陳明就看見音樂餐廳裏走出來兩個人。

一男一女!

男的正是陳明認識的林家棟!

至於女人,陳明則不認識。

不過從穿着打扮來看,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經女人。

濃妝豔抹,穿着更是讓人忍不住想犯罪。

兩人親暱的摟在一起走向寶馬車。

林家棟更是一臉殷勤的幫女人打開副駕駛車門。

寶馬車揚長而去。

陳明則沒好氣的骯罵了一聲。

這一家人還真特麼絕了!

林父林母老不正經,林婉馨不守婦道,現在林家棟竟然又在外面偷腥!

老天這是玩自己嗎?

竟然讓自己認識這樣的一家人!

不過不得不說的是,這一家子還挺像。

猶豫一下,陳明迅速開車跟上,想看看林家棟到底要帶着那女人去哪。

不久後,寶馬車停在一家酒店門口,林家棟連忙下車幫女人打開副駕駛車門。

陳明把車停在馬路對面,然後拿出手機把這一幕拍了下來。

“正愁沒法搞你呢,現在你自己倒送上門了。”

看着林家棟和女人進入酒店,陳明又翻看一下照片,臉上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回到新江園,陳明的心情不錯,於是在客廳跟林婉馨閒聊了一會,然後才進書房。

轉天,陳明沒有直接去工地,而是去重新辦了張手機卡。

把昨晚拍的照片發給了李敏。

去經開區的路上,陳明在腦海中都想到了李敏和林家棟鬧翻天的樣子。

畢竟能把林母拿的死死的人,會是簡單的主嗎?

到工地後,陳明就沒在想李敏和林家棟的事情了。

不管鬧成什麼樣,林家棟都是自作自受!

王鵬乖了很多,看見陳明後又是打招呼又是遞煙的,還拉着陳明看整改的情況。

對此陳明很滿意,

不過工地實在是太亂了,也不是一兩天能整改好的。

在王鵬的陪同下繞着工地轉一圈,然後就回了辦公室。

在辦公室看看股票,喝喝茶,一天很快過去。

晚上陳明剛回到家,就得到了李敏和林家棟大鬧的消息。

而且林家棟還被打進了醫院。

另外讓陳明沒想到的是林母竟然也進了醫院。 陳明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李敏這麼厲害?

把林家棟母子倆都打進了醫院?

不過在得知事情的經過後,陳明便釋然了。

原來李敏在收到照片後跟林家棟大鬧一場,林母拉偏架,說李敏的不好,結果被李敏拔出來了黑歷史,盤點出了幾個林母找過的小白臉,連林母都一起罵了。

林母惱羞成怒,於是就跟李敏撕了起來。

可林母那老胳膊老腿哪裏是李敏的對手,在李敏手下吃了不少虧。

作爲兒子,林家棟豈能看着自己母親被人痛毆?

於是就衝上去啪啪啪給了李敏幾個大嘴巴子。

結果李敏就不幹了,非要跟林家棟離婚,然後給她家裏打了電話,李敏四個哥一聽,頓時就不願意了。

第一時間從南湖趕到廬州,抓住林家棟就是一頓暴揍,不過倒是沒對林母動手。

畢竟林母一把老骨頭,可禁不住幾個壯漢圍攻。

只不過林母疼子心切,衝上去拉架的時候被推一把,倒下時撞到桌子上,把頭磕破了。


如此這般,讓陳明心裏無比舒暢,感覺一直壓在心裏的惡氣終於得到了釋放。

只是放着林婉馨的面,陳明也不好直接樂出來,所以只好藉着抽菸到醫院的樓梯口偷着樂一會。

回到病房,陳明佯裝一副非常關心林家棟和林母的樣子,噓長問短。

鼻青臉腫的林家棟一直憤怒的吵着要和李敏離婚。

不過此時李敏並沒有在醫院,如果在的話,看着底氣十足的林家棟還是的跟他吵起來。

在醫院待一個多小時,林婉馨和陳明就一起回家了,林父則留在醫院照顧兩人。

路上。

陳明瞥一眼副駕駛的林婉馨,意有所指道:“其實今天這是怨不得李敏,明明是大哥出軌在先,你媽還幫着大哥說話,李敏能不生氣嗎?”

“你意思是這都是我媽自找的?”林婉馨沒好氣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