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百分百肯定,是有東西從上面向自己發起此番攻擊。

抬頭,便看見,一根用來吊長明燈的鐵鏈上,正吊著另外一個大傢伙。

身材肥碩,尤其是肚子,鼓成球,將黑色官服撐起得沒有一點多餘空間。

寬袖上用暗淡的金線刺有麒麟頭,從袖子里伸出的不是手臂,不是手指,而是四把比剔骨刀還要鋒利幾倍的利爪,爪尖不知沾染的是鮮血,還是其它什麼,呈紅色。

頭戴官帽,官帽正前方貼著一張破爛,寫有陳偉看不懂文字的黃符,到胸口長。

人相?早沒了,雙眼發紅,皮膚龜裂如樹皮粗糙,嘴一直處於裂開狀態,像是無法閉合。

沒有耳朵,沒有鼻子,空間幾乎全被這一張嘴給佔了。

身前,衣服上同樣是金錢麒麟,紅色血口大開。

關鍵,那還不止官服補子那麼簡單,上下明顯在活動!

「難道是冬天死的嗎?衣領旁邊還有羽毛加絨?」陳偉調侃說。

「堂堂大將軍,竟然做出偷襲人的勾當,不覺得丟臉嗎?」他問。

不指望將軍能回答自己。

放出一隻成長人偶。

為什麼?

只因陳偉感覺到,四周傳過來的雜音,越來越多。

青銅屍們,正在陸續復活。

壞消息?不,對於陳偉來說,這是個好消息。

正愁沒地方讓成長人偶升級呢,它們便主動送上門來。

「犯我國土者,雖遠必誅!」鉤子一甩,將身體往陳偉這邊擺盪過來。

砰!

導彈似的,猛砸在地上,青石磚崩裂無數,濺起碎石不少。

將軍反應速度很快,陳偉剛躲開,它緊接著便調整過來,窮追不捨。

見勢,陳偉取出搭載有強化配件的散彈槍。

拉動供彈管,在將軍距離自己僅有兩三米距離時,扣下扳機。

砰!

子彈散射,幾乎全部命中將軍。

將軍顯然也承受不住升級散彈槍子彈的威力,被強行止步,倒退半米遠。

身形一晃,穩住下盤。

砰砰砰……

可緊接著,那些深嵌入它血肉之中的散彈碎片,開始接二連三大爆炸。

「原來是這種升級!」陳偉最初以為,僅僅只是加強了子彈射出的威力。

那未免太雞肋了些。

將軍被爆炸連連逼退,卻也僅限於此。

散彈槍儘管裝載了強化配件,可對於這種級別的喪屍怪物,基本只有拖延作用,很難造成致命傷害。

再然後,陳偉看見青銅屍們關節部位裂開,剝落大塊,更加方便行動。

一個個手握武器,眼中紛紛亮起紅芒,蘇醒過來。

成長人偶的任務就是在它們活過來的下一秒,一拳打爆腦袋。

五官漸漸清晰,雙馬尾,像是散開的毛筆頭。

收回視線。

陳偉現在可沒有太多功夫把注意力都放在成長人偶身上,即便他願意,將軍也未必願意。

「呃……」八把爪刀伸出,伸得更長,嘴裡吐著重氣。

幾秒后,腳下突然發力,踏碎青石磚,往陳偉這邊極速奔襲而來。

陳偉化身鏡鬼形態,巨大鏡面從空中砸下,立於身前。

將軍衝來同時,鏡中世界也衝出了將軍。 元浩軒這時也看清楚黑衣蒙面人是誰,劍眉不由一皺,擁著林梓陌的手臂不自覺的緊了緊。

「哼,難得陌兒妹妹還認得出我來。」

黑衣蒙面人被無影和平兒用劍指著,狼狽的躺倒在地上,聽到林梓陌的聲音,抬起臉陰陽怪氣的開口說道。

這人正是消失一段時間的趙晨陽。

「你為何要劫走我娘?」林梓陌皺著問道。

「為何?你竟然問我為何?林梓陌你究竟有沒有心,這麼多年我對你的好,難道你心裡不知道嗎?為什麼你寧願嫁給一個瞎子,也從來不給我機會,為什麼?你說啊!!」

趙晨陽聽了林梓陌的話,語氣激動,臉部露出瘋狂極端的表情,眼睛緊緊盯著林梓陌追問著道。

「想死。」

元浩軒幽深的眼眸寒光一閃,冰冷吐出兩個字,緊接著抬手便想一掌打過去。

「夫君且慢,這人交給我來處理。」

林梓陌抬手按住元浩軒欲抬起的手臂,搖頭說完,隨即抬步便向著倒在地上的趙晨陽走去。

元浩軒被林梓陌按下手臂,心裡雖不解,但還是聽進林梓陌的話,放開她走向趙晨陽,自己也跟著走上前。

「哪裡有那麼多的為什麼,只不過不喜歡而已。而他,值得嫁。」

林梓陌走到趙晨陽跟前一臉淡然的看著他說完,接著抬眼看著元浩軒說道。

「你……」

趙晨陽覺聽了林梓陌說的話,開口想說話,卻又閉上眼睛努力忍了忍,想到自己這麼多年的付出,就是個笑話,最終還是忍不住大笑起來。

「哈哈哈,想不到林府心最毒的人原來是林梓陌你這個庶女,人人都以為你在林府小心翼翼的過活,只不過去騙過眾人而已。」

趙晨陽大笑過後,恨恨的盯著林梓陌,接著咬牙切齒的說道。

「說,你究竟把我娘藏在哪裡了?」

林梓陌伸手奪過平兒手上的劍,直接刺進趙晨陽的肩膀鎖骨出,面無表情的的問。無影和平兒被林梓陌突然的動作,驚得一愣,想不到平時柔弱的大少奶奶,狠起來這麼直接乾脆。

元浩軒在旁邊看著,嘴角微微揚起。

「林梓陌你個臭庶女,想知道二姨娘在那裡,等到下輩子吧。」

趙晨陽被林梓陌的突然一刺,臉上驚愕過後,接著強忍著鎖骨上的劇痛,惡狠狠的說道。

「寶貝別怕,娘親這樣做是為了救出你外婆。趙晨陽,你知道我手上這瓶是什麼嗎?這是能讓人說出實話的葯,只要我往你身上放一點點,就能讓你全身癢得停不下來。你要不要試試看?」

林梓陌手上拿著的劍往趙晨陽鎖骨裡面繼續刺進去,另一隻手撫摸上突然跳動了一下的肚子,安撫的說完,接著冷冷的說道。

全身癢得停不下來,想想就讓人膽寒。

趙晨陽聽了眼孔緊縮,眼中閃過一絲害怕,卻硬讓自己強忍住發抖的身子,只惡狠狠的盯著林梓陌看,不說話。

元浩軒眼中溺愛的看著林梓陌,唇角揚起更大的弧度。

眼前的女人,如何能不讓他深愛!!

林梓陌見趙晨陽惡狠狠的盯著她看,她也不著急,面無表情的迎接上趙晨陽惡毒的眼光。

場面一時安靜下來。

「二小姐…」

一聲柔弱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

林梓陌急忙扭頭看了過去…

。 「文謙,你確定也要爭一爭這院長之位嗎?」

西長老臉色很不好看,尤其是他又是老前輩,在這裏的輩分也算是最高了,沒想到文謙竟然要半路壞自己的好事。

他和華修賦都以為這個院長之位算是十拿九穩了,本來今天來就是打算順順噹噹的接手了這個藥師院長的位置了。

因為原本的藥師學院院長劉伯溫卸任之後,只有容澈和華修賦有這個資格,容澈畢竟輩分比較低,想要抵抗西長老和華修賦兩位前輩的圍攻,有點困難。

別的人,自然是不必多提,不是沒有這個資格,就是實力不夠格。

藥師學院畢竟就這麼幾號人,每年也不會新增特別多的幾個。

但是文謙是絕對有這個資格的。

甚至當年文謙本就是差點成為了藥師學院的院長,因為劉伯溫已經成為了藥劑師學院的院長,正常情況之下,藥劑師學院的院長兼任藥師學院的院長也算是常事。

因為每個學院基本上都是如此情況,只不過是藥師學院竟然會發生,同樣是藥劑師學院的院長的人,並沒有藥師能力,藥師能力的實在是太稀少了,所以這才導致了藥師學院的院長總是存在一定的沒有兼顧兩種能力的情況。

所以劉伯溫只當藥劑師院長這種事情也是有跡可循的,因為劉伯溫性格更跳脫一些,雖然上了年紀還是一個老頑童,就可以看的出,年輕的時候也不是一個很靠譜的人。

當時的院長就想把藥師院長交給文謙的,因為文謙成熟穩重,做事也很有城府。

但是文謙自己將院長之位讓給了師兄劉伯溫,理由是師兄劉伯溫的藥師能力更強大,又身具藥劑師的能力,所以文謙現在接任藥師學院院長,也算是名正言順。

看到文謙的到來,最高興的就是劉伯溫了,他雖然不貪戀這個院長之位,但是這樣被別人逼着讓位,也覺得非常的氣憤。

「文謙從來不想爭奪是那麼院長之位,但是師兄卸任,我自然也是有能力來管理一下藥師學院的,畢竟也是師傅當年的心血。」

文謙毫不畏懼,面對西長老和華修賦的怒目而視,淡然而笑,完全不在意他們對自己恨的咬牙切齒。

「文謙師弟說的對,他本來就是師傅當年心儀的院長之選,我不過是代替他做了這麼多年院長罷了,現在他出了歷練空間,我覺得自然可以交還給文謙師弟了。」

現場除了這幾位關鍵的人物,其實也有幾位藥師學院的長老,但是多是一些資質較老,但是可能藥師能力也並不是很強的人,雖然有一些話語權,但是可能也沒有說話在場的幾個人話語權重。

「那即然如此,我看我們院內也是難以決定,不如明天去問一問大院長比較穩妥,諸位覺得如何?」

沒想到西長老一看不對勁,話鋒一轉,不再糾纏下去了,因為他也知道,文謙回來之後,他們無論是從資歷還是實力方面都完全不佔優勢了。 連走了幾個岔路,游吹雲停下了腳步,他手中的火焰無論在哪個洞口都是瘋狂亂搖晃。

游吹雲的經驗告訴他,這裏氣機混亂,而且充沛,說明前方應該是有情況,而且還在持續。

這兩個洞口不出意外的話定然是通向同一個地方,而那個地方很有可能有一場惡戰。

「這裏與精礦洞不同,始終是要遇上危險,避無可避,沒有絕對安全的路線。」

見游吹雲又停了下來,那些跟着他的人倒沒有最開始那麼生分,有幾人甚至大著膽子上來湊著笑:「游師兄,怎麼了,咱們接下來該如何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