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野奇挑了挑眉,幾步躍上廢墟,跟在她身邊,問,「你找什麼?」

布斯雯道,「我想從中找出粒子寄存的碎片,看看能不能造出一模一樣的還給蝙蝠人。」

長野奇思索片刻,鳳眸微亮,有些激動地問,「你知道我們想用什麼方法對付它們?」

布斯雯埋頭尋找著,漫不經心地回答,「我是擁有上帝視角的女人,肯定知道啊!」

「上帝視角?」長野奇的目光懷疑起來。

布斯雯渾身一僵,不過堪堪一秒就松泛下來,微笑解釋,「我想著你們要跟整個星球的蝙蝠人打仗,不要點史詩級炸藥怎麼能行?所以,趁出發前,想連夜找出碎片,去物質研究所製造粒子炸藥。」

「原來如此。」長野奇應了一聲,隨即低頭跟她一起找了起來。

兩人翻翻找找個把時辰,終於在布斯雯一聲驚呼下找到了任務的關鍵道具。

用銀之戒掃描了一下,正是任務中所需的碎片。

「走吧!去物質研究所!」

布斯雯笑咪咪地對長野奇說,長野奇向她伸出手,布斯雯微微一愣才笑著將手搭在他手心。

飛行時,她側頭偷看著男人的側顏,這部遊戲劇情已經接近尾聲,之前她一直期待大結局,可真到了這個時候,她又有點捨不得這個男主角。

世上沒有不散的宴席,長野奇,我們一起珍視最後在一起的時光吧!

布斯雯閉了眼,情不自禁地觸及他的唇畔,長野奇一愣,下意識轉頭看她,瞥見夜色下紅得誘人的臉龐,鳳眸一沉,修眉一蹙,旋身扣她入懷,更加纏綿悱惻地與她的氣息交織在一起。

真正的流星雨劃過天際,銀輝夜色勾勒出天際相擁的兩人,流星似夢如幻,美得令人驚心動魄。 到了物質研究中心,例行安全檢查過後,兩人才進了研究室。

研究室的主管對著布斯雯左右看了好幾遍,才悻悻讓開了位置,恭敬道,「宮博士,請換防護服。」

布斯雯看了眼那主管,那人則繃緊了雙唇,虛心地移開視線。布斯雯移開視線,感覺主管又在偷看她,便扭頭盯著他,同上一次一樣,主管飛快地移開視線,只是這次實在憋不住笑意,噗噗笑出了聲。

布斯雯停下步子,想一問究竟,卻被身後的長野奇往更衣室推。

關上門,布斯雯轉頭對上鏡子,烈焰紅唇,眉眼嬌態,臉頰粉紅,一看就是情動時的小模樣。

布斯雯猛地吸口氣,打開水閥低頭拚命用涼水沖臉。

該死的,剛剛太入戲了,時間都忘了。

看看手錶,再推算時間,她們兩個估計都親了足足一刻鐘,嘴巴不紅才怪!

布斯雯恨恨地揪了揪自己的臉頰,暗罵自己太花痴了。

換上防護服,布斯雯再用涼水拍了拍臉,確定沒有什麼可疑的紅暈后才從更衣室里出來。

長野奇已經換上純白色的防護服同幾名科研人員早就那張碎片。

「從碎片上確實可以剝離出粒子殘留,但這種粒子實在太小了,按照我們這裡最先進的儀器,怕是不能完美地控制粒子內容物的用量,很有可能出現威力過大的問題。」主管嚴肅道。

布斯雯問,「一旦過量是否會牽連到其他星球?」

主管揪緊眉頭,點頭鄭重道,「會的,若是這樣,我們會給自己樹立新的敵人。」

布斯雯扶腮思考片刻,才下了決策,「你們盡量做,其他的交給我考慮。」

趁研究室主管帶領屬下研製粒子炸藥時,布斯雯走到宇宙望遠鏡前,微微傾身朝鏡筒內望去。

星海閃爍,行星浮動,一片人類迄今為止都沒摸索清楚的神秘地帶。

她找到蝙蝠人所在的星球,與火星類似,不過要紅些,表面環著非常漂亮的銀色帶子。

這樣漂亮的星球卻孕育了可怕的生命,難道越美麗的東西就越危險么?

布斯雯收起感嘆,將視角移到它周圍的其他星球,將所有與其鄰近的星球距離大致測出來后,便報給旁邊記錄數據的長野奇。

忙活到半夜,終於將所有數據測完,布斯雯拿起最後的表格,數過去整整有十六顆星球與它毗鄰。

若是真用炸藥把整個星球炸了,炸藥帶來的威力尚且不說,光是摧毀一個星球,它爆炸帶來的威力足以引發宇宙大爆炸,後果將不堪設想。

得想個辦法,看看能否除掉蝙蝠人的同時又能避免宇宙爆炸。

布斯雯想了片刻,才轉頭問長野奇,「你們原本打算如何用藥絞殺蝙蝠人?」

長野奇道,「出動所有防衛軍,每人配備帶有毒液的槍支,上星球逐個擊破。」

布斯雯搖頭道,「這樣效率太低了,而且成功率並不高,最好是能覆蓋全球地撒葯。」

長野奇聞言,陷入沉思。

凌晨十分,窗外飄來涼涼的雨絲,清涼的雨絲劃過,布斯雯心生一計,疾步走到窗戶前,伸手接著雨,眉眼含笑地說道,「人工降雨!將藥水參合在雨水裡,淋遍整個星球!」

長野奇順著她的思路想下來,「據我說知,那個星球並沒有雲層,人工降雨是不可能的,不過我們可以利用粒子爆炸將藥水化成雨水,道理是一樣的。」

布斯雯皺緊眉頭,道,「可問題又回到了最初的爆炸危害問題。」

長野奇道,「用你研製的鍋鏟,放大萬倍恰好可以包裹住半顆星球,承受粒子爆炸的威力應該足夠。」

布斯雯打了個響指,道,「那就分兩次,東西半球各一次!淋死那群喪盡天良的蝙蝠人!」

長野奇微微頷首,只是等布斯雯與主管等人商量粒子合成時,他慢慢皺起了眉頭。

翌日清晨,晨光從地平線延伸而出,寬闊平坦的廣場,蒼龍二號巍然佇立在陽光之中,其後是大了十倍有餘的飛船,地面整齊排列了一萬名精英戰士,人人皆全副武裝神態莊重。

通往飛船的甬道款款走來十幾名身著蔚藍色軍裝的人,男女皆有,只是有一人破例地穿了一身白色小西裝,站在中間顯得格外突兀。

作為地面研究基地的成員,制度的顏色與空中部隊不同,長野奇他們是藍色軍裝,地面的軍裝大多是綠色跟白色,防衛軍里的科研人員均視白色西裝為正裝。

幾乎是保持她初次來到這個遊戲世界的形象,她將長發挽成包子,臉蛋不必施粉便已清麗動人。

柳慧賢、長君等人陸陸續續登上飛船,布斯雯最後一個踏上樓梯,守候在上放的長野奇朝她伸來一隻手,布斯雯很自然地將柔夷搭上去。

才子佳人,唯美奇絕,見長君話癆看了,又禁不住感嘆,「恐怕只有長野指揮配得上女神了,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疾剛總監走過來,瞥了長君一眼,「再過一個小時就是決戰了,能嚴肅點嗎?」

長君哼哼兩聲,等疾剛總監走後,才喃喃道,「此行兇險難測,萬一死翹翹了豈不是沒得說話的機會了?還不讓人多說話了,真小氣!」

布斯雯走到他身邊,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老夫臨行前給你算了一卦,這一次你不但沒死,還能活到九十九。」

說罷,布斯雯就跟長野奇一道進到船艙內,長君醒過神,一直黏在她後頭9問,「女神,你說的是真的么?」

「若是真的,那我今年才三十歲,大戰過後還能回去跟老婆生兩個娃娃!」長君在後頭跳著,不停地問前頭施施然行走的人兒。

布斯雯搖頭嘆息,將來哪個孩子投到長君家中,恐怕要被這個話癆磨得耳朵起繭子,想想都有些可憐。

長野奇忽然湊近她耳畔,「若是這次我們能平安回來,我就退役回地面給你做家庭煮男,養我們的孩子。」

布斯雯嘴角微扯,問,「你種子都沒播過,哪來的孩子?」

長野奇一愣,似乎對她的大膽言辭頗為驚愕,花了好半晌才醒過神,笑道,「那我以後一定好好播種,不讓愛妻你失望。」

布斯雯方了,等完成了大結局任務她該回哪回哪去,才沒時間跟你耕耘,你丫還是抱著NPC生猴子去吧!

蝙蝠人所在的星球距離地球少說也有五十光年,亞光速灰機都得飛個五十幾年才能飛過去,更別提速度慢了十多倍的巨型飛船。

當然這都是在現實世界中才有的,蝙蝠人這個星球現實中存在幾率在億萬分之一,相當於沒有。由於是在編造出來的遊戲世界里,主宰者想有什麼便有什麼,完全不用考慮現實問題。

這不,防衛軍里的宇宙研究學專家們就在上空打出了黑洞,只要鑽進黑洞,不出個把時辰就能傳送到那個火星一般的星球。

然而在飛船進去黑洞穿行,一路上都是順風順水的,卻在出黑洞時劇烈地顛簸了好幾下。待飛船穩定下來后,駕駛員們交頭接耳地說什麼氣流對沖導致的顛簸,很正常的現象並不足以多慮。

布斯雯的意識鑽進銀之戒,拿出神龜昨天剛整理好的遊戲資料查閱起來,看到結局大boss時,布斯雯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再看一遍還是那個名字。

Boss:司徒容清。

布斯雯扭頭問神龜,「司徒容清不是連肉體都沒了么?怎麼興風作浪?」

神龜反問,「司徒容清俯身長野奇跟威廉醫生,不也是興風作浪了么?」

布斯雯尷尬一笑,「也是哈。」

神龜道,「他的存在形態僅僅是靈魂,不過也是因為如此,才能操縱萬物,包括你們的儀器。」

布斯雯頓時大駭,意識立馬回到宮清秋身上,平穩穿梭的飛船忽然靜止不動了,船艙內的燈光閃爍不停,操作台上紅燈頻頻發光,駕駛員們全部慌張得手足無措。

「啟動預備系統。」柳慧賢大聲對幾名駕駛員發出命令。

過了一會兒,一駕駛員神態焦急地說,「預備系統也報廢了。」

瞬時,船艙內所有人員都亂作一團,死她們十幾個高層領導倒是沒事,可整個飛船容納了防衛軍近萬數精英,一旦全軍覆滅,整個地球的防衛系統就崩潰了。

長野奇已經加入拯救系統的行列中,唯有布斯雯坐在遠處,閉目沉思。

長君急急忙忙走過,看布斯雯氣定神閑地坐於原位,不禁讚賞,「女神果真鎮定,慌亂也是一時,從容也是一時,我幹嘛要慌呢?冷靜下來,說不定腦子就夠用了。」

自言自語罷,長君深呼幾口氣后便面色從容地走向操作台前忙碌的人員。

英雄本色還沒維持幾秒,就被屏幕里突然出現的人像嚇得臉色煞白。

「別掙扎了,你們的飛船已經被我全部控制,現在你們的命運都掌握在我手裡。」

說話的是一個類似於變形金剛的機器人,聲音卻是司徒容清的。

布斯雯「卧槽」一聲,睜了眼走過去,立在屏幕面前。

變形金剛機械性地扭了扭頭,目光緊緊鎖著屏幕下方的女人,霸氣道,「只要你們把宮清秋交出來,我可以讓你們不死。」 布思雯剛從狗血星際保衛戰遊戲出來就被安排到另一部狗血總裁追妻火葬場文中,而且還穿在軟弱無能顧影自憐的總裁下堂妻身上,要不是看在男主另有其人,她估計得跟渣男總裁同歸於盡。

她穿到遊戲中便是曉曉與渣男總裁離婚現場,那現場簡直狗血得不能再狗血。



【厲氏總裁厲仲年攜女伴溫如玉出席首都慈善拍賣會,隔天又帶溫如玉出席商界精英宴會,更有人目睹兩人共同進出華光酒店,兩人疑似男女朋友關係,難道國民老公就此名草有主了么?】

【厲仲年掌控厲氏集團七年之久,將厲氏壯大為全國首屈一指的大企業,其產業橫跨全球十幾個國家,成為商國第一企業!厲少年僅二十五便有如此作為,實乃曠古絕今的天才!】

【溫如玉是紅遍全球的巨星,其溫柔體貼美麗大方,是個仙子般的人物。恐怕全世界只有溫如玉才有資格站在厲少身邊吧!】

【支持玉年夫婦~比心心~望天長地久~】

……

寬大的手機被一人用力拍在桌上,來者叉著腰肢,杏眸染著火,睥睨著沙發上無精打采邋裡邋遢的女人。

那軟趴趴的一團懶洋洋地給客人挪了位置,略顯蒼白的手指伸出,去勾桌上的一包薯片。

手背被兇巴巴的年輕美女用力拍了一下,「墨曉曉,跟你掛結婚證的老公正在外面跟別人秀恩愛,你是死了嗎?一點感覺都沒有?」

叫做墨曉曉的女人頹廢地癱在沙發上,亮如星辰的杏眸失去了原本美麗的色澤,姣好的面容膚色蒼白如紙,兩條明顯的青色眼圈破壞了如畫的容顏。

她將偌大的別墅看了一遍,嘴角噙著自嘲的笑,「本就是利益婚姻,他真正愛的初戀回來了,還那麼優秀,自然跟她好了。」

「可你才是他的妻子!你們都結婚快一年了,他起碼也得對你負責任吧?」

「從頭至尾都是我一廂情願,他厲仲年又是個神仙般高不可攀的人物,我能怎麼辦?」墨曉曉乾涸的眸子蓄滿了淚水,「我以為他會喜歡我的,這一年來我用盡了所有的努力,可還是抵不過他心裡的那個女人,我累了!桑桑,你知道那種付出了所有結果卻是一場笑話的感覺嗎?」

墨曉曉失控地捂著臉哭了起來,她的好閨蜜楚桑桑也紅了眼睛,坐到沙發上抱住渾身發抖的瘦弱女孩。

墨曉曉出身於首都名望大家,在大學時就暗戀上了風華絕代的厲仲年,只可惜那時候厲仲年與溫如玉相戀,她只能隱藏這份感情,看著他們幸福。

後來,溫如玉拋下厲仲年去國外發展,厲仲年對此極度失望並提出了分手。

兩人分手的消息傳出來后,墨曉曉花了很長時間才鼓起勇氣給厲仲年遞了情書,那時正是大四的畢業晚會。

出乎意料的是厲仲年答應了,不過兩人在約定的地點見面時,厲仲年提出的不是交往而是結婚。

墨曉曉為此激動了好幾天,然而在她懷著激動而又忐忑的心情與他商量婚事時,他在意的卻是國外的溫如玉,到最後他選擇了隱婚。

或許知道這樁婚事的只有墨曉曉的爸媽、墨曉曉、楚桑桑、厲仲年以及溫如玉幾人而已。

重生之最好時代 說來也可笑,他家裡人都不知道有她這個厲家挂名的少奶奶呢!

後來她逐漸明白了厲仲年與她結婚的原因,不過是想把結婚證寄到國外,刺激溫如玉回國罷了。

現在,溫如玉回來了,厲仲年的目的達到了。

那麼…她對他掏心掏肺一年!

不!從大一暗戀開始已經有五年了!

自始至終她都是厲仲年的棋子,用來挽回初戀的棋子而已!

墨曉曉抱著楚桑桑哭了一個下午,最後楚桑桑才拍著她的後背,勸道,「離婚吧!你值得更好的,不要在一個薄情寡義的男人身上耗費時間了。」

空氣寂靜許久,墨曉曉淺淡地應了一聲,自己給這樁婚姻畫上句號。

楚桑桑離開后,兩百平米的別墅區僅僅剩下墨曉曉一人。

結婚快一年了,他從來沒有回過這裡,每次都是她恬不知恥地找著各種借口去看他。

墨曉曉獨自吃完晚飯,獨自看電視看到深夜,而後在嘈雜的電視聲中窩在沙發中睡去。

到了與楚桑桑約定的日子,墨曉曉重拾荒廢已久的化妝品,繼溫如玉與厲仲年傳出緋聞后一個多月以來,這是她第一次化妝。

臨近下午,厲仲年平日里下班的時間,墨曉曉環抱著文件站在厲氏集團總部大廈下,望著高大的樓棟,她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這恐怕是她最後一次來到這裡。

下定了決心,墨曉曉鼓舞勇氣,在楚桑桑的陪伴下走進迎賓大廳。

兩人走到前台處,墨曉曉笑著說,「我們想見一下厲少。」

前台是一位清秀的女子,她見是墨曉曉,柳眉皺緊了,「墨小姐,厲少已經有女朋友了,請你別再來集團給他送湯送水噓寒問暖的勾引厲少好嗎?」

瞧瞧!

連他集團的前台都覺得她在勾引厲仲年,她這個正牌妻子華麗麗地成為了不要臉狐狸精。

楚桑桑氣惱地拍桌,「你知不知道她是誰?」

前台小姐不屑地嗤了一聲,「不要臉的狐狸精唄!」

楚桑桑氣憤地往前探身,「我家曉曉可是厲氏少…」

「桑桑!」墨曉曉忙拉住楚桑桑。

楚桑桑跺了跺腳,氣憤地抱著雙臂側開身。

墨曉曉抿了抿唇,盡量用溫和的語氣商量,「可以麻煩你通知一下厲少,說有個叫墨曉曉的找他?」

前台小姐斜眼瞧她,「不好意思,我忙得很!」

一個前台不過是招待來賓以供諮詢而已,能忙到哪裡去?

墨曉曉見她實在不願意便捏著文件垂下頭,這時一聲清麗動人的女音從背後響起。

「墨家小姐?」

墨曉曉轉身看去,全身冷了個徹底。

面前的女人高挑性感美艷動人,走到哪裡都是最亮麗的風景線,迷人的狐狸眼風情萬種卻不失大方清澈。

此人便是商國影后溫如玉,厲少的緋聞女友。

呵!怕是貨真價實的女朋友吧!

墨曉曉自嘲地想著,向溫如玉微微點頭。

楚桑桑看到溫如玉姣好紅潤的面容,再看她公式化的笑,總覺得是在向墨曉曉挑釁,怒火升上來,控制不住往前邁了一步,若非墨曉曉制止她,恐怕下一秒楚桑桑就要給溫如玉一巴掌了。

溫如玉環著藕臂,緋紅的嘴唇上揚幾分,將墨曉曉失落隱忍的神情收入眼底。

她看到墨曉曉手裡的文件,眸子劃過一絲微光,便問,「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墨曉曉斂住受傷的神情,既然是離婚,那就得瀟瀟洒灑的離,她是原配,自然要有原配的氣度。

她將文件遞到溫如玉面前,「這裡面有你跟厲仲年很想要的東西,而且我已經簽好名了,麻煩你交給他。」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