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元聽得如醉如癡,童露則是雙眉微凝,陽頂天不懂音樂,一臉懵懂,馮冰兒則聽得心驚膽顫,簫聲嗚嗚,又是在月下吹奏,膽小的是真有些害怕的。

一曲吹畢,青衣仕女欠身爲禮:“見笑了。”

銀元大讚道:“得聞仙子天音,三生有幸。”

童露同樣合掌爲禮,她是個懂的,青衣仕女這一曲,確實是吹得極爲動聽。

陽頂天卻是摟着馮冰兒,一動不動。

馮冰兒也聽得懂,可她害怕啊,雙手緊抱着陽頂天腰肢,整個人恨不得擠進陽頂天身體裏去,哪裏還敢跟青衣仕女對話。

“諸位慢慢賞月,我先回去了。”

青衣仕女微微躬身,隨即轉過身去,輕移蓮步,向後走去,越走身影越小,漸漸的就看不見了。

銀元合什躬身,揚聲道:“恭送仙子。”

青衣仕女身影消失,光圈也慢慢的縮小,最終全部縮進玉佛像裏面。

“阿彌陀佛。”銀元宣了聲佛號,對童露道:“露露,今夜你看到了,佛中有仙子,乃是唐時得道,距今差不多一千五百年了,真是讓人羨慕啊,所以,我準備追隨仙子,百年之後,或可追隨她成仙。”

說到這裏,他眼光炯炯的看着童露:“仙道就在眼前,你還要勸我回家嗎?或者就此頓悟,隨我一起侍奉仙子,或可一朝得道,永錄仙籍,長生不死。”

如果沒有碰到陽頂天,沒有陽頂天的解釋,沒有玄靈境,童露說不定真就給震驚了,真就聽從了銀元的話,但這話兒,她看一眼陽頂天,微一猶豫,道:“我先想一下吧。”

“也好。”

童露沒有當場應承,銀元似乎頗有些遺撼,不過他的性子,從來不是勉強人的人,便道:“你們趕了一天路,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說着,他走到石桌前面,用黃布遮住玉佛像,連盤子一起捧起來,送進正廳的神案上供了起來,隨即回了自己的屋子。

他的屋子在左廂,陽頂天三個的屋子在右廂,見他回房,陽頂天便和童露馮冰兒一起回房,他這會兒才發現,馮冰兒身子軟綿綿的,根本連路都走不了了。

陽頂天只好把她攔腰抱起來,到房裏,童露倒了一杯酒,送到馮冰兒嘴邊道:“一口全喝了。”


馮冰兒真個喝了一大口,童露給她倒的是68度的五糧液,也是她酒量好,否則還真喝不下去。

一口烈酒下肚,馮冰兒膽氣稍壯,訝異的看着童露兩個道:“這是鬼呀,你們不怕的嗎?”

童露皺了皺眉頭,看向陽頂天,她當然也怕,但有了上一次的經驗,膽氣稍稍大了一點,不過還是心中忐忑,問陽頂天道:“表弟,你說那個女的,女鬼,她是怎麼回事。”

陽頂天哈哈一笑,索性左手也摟了童露腰肢,坐在牀頭,道:“這樣的女鬼,電影裏好多,她要跟王祖賢比,還要差着幾分。”

他故意這麼說,就是爲了安撫童露兩個,尤其是馮冰兒,雖然給嚇壞了的馮冰兒更有女人味,卻也不想讓她們太害怕。

“那是電影啊。”馮冰兒道:“這可是活生生的鬼,會自己說話的。”

陽頂天知道,嚇着她們的就在這裏了,呵呵一笑,道:“其實只是不同的存在形式而已,電影爲什麼存在,因爲磁化的膠片上留下了光影,而這個其實也差不多,就是磁化了的玉石,留下了那個女子的影子。”

他這個解釋合理性不夠,所以馮冰兒還是搖頭:“如果是固定的影子,不會自己說話的,她這個不是。”

童露點頭,贊成馮冰兒的話,但她是練武練氣之人,又讓陽頂天帶着進了所謂的玄靈境,思維開闊一些,道:“表弟,她那個是不是陰神?”

“可以這麼說。”


她這麼一說,倒是開拓了陽頂天的思路,道:“這個女子應該是個練氣的高手,但沒有練成陽神,脫不得體,只好借兵解之類的法子,讓陰神脫體,然後借玉佛像中的靈力場存身,所以千年不滅。”

“不是鬼?”

馮冰兒跟着陽頂天玩了幾天玄靈境,對陰神倒是沒那麼害怕了。

童露卻道:“也可以說是鬼。” 陽頂天想了一下,點頭,他其實沒怎麼想過這個問題,道:“一般的鬼,有可能是陰神,但也不太對,陰神是無體的,別人摸不到他,他也摸不到人,撐死能嚇人,不可能真正傷人的。”

“鬼不能傷人?”馮冰兒眼光一亮。

“肯定啊。”陽頂天笑道:“都成鬼了,身體都沒了,怎麼傷人啊,撐死就是個影子,你打他固然不痛,他打你,可也打不傷啊。”

“那還好。”馮冰兒輕撫酥胸,隨又道:“不過也好嚇人的。”

“人往往都是自己嚇自己。”童露膽氣也壯了幾分,問陽頂天道:“那這個要怎麼辦?我表弟完全給那個女人的陰神迷住了,把她當成了真仙,想跟着她成仙呢,我表哥性子固執,他認定的事,輕易不會改變的。”

“這個容易。”陽頂天道:“我也練成了陰神的,我先前試了一下,這女鬼功力有限,呆會晚上睡着了,我陰神出去,找她較量較量看看,說不定就把她收了,那你表哥失了追隨的對象,自然就眼你回去了。”

“別去。”馮冰兒頓時就嚇壞了:“那女鬼是唐朝的,一千多年的老鬼了呢,你打不過她的。”

童露也有些擔心,抓着陽頂天手道:“是啊,那女鬼一千多年的修行,肯定好厲害的。”

“厲害個屁。”

陽頂天直接打斷她,而且爲了給她們壯膽,說了粗話。

他伸手在童露的翹臀上打了一板,道:“你也是練武之人,應該知道,無論氣也好,力也好,功也好,首先就要一個身體的,沒有身體,無論怎麼練,都沒有用,因爲沒有地方存放啊,就象猴子扳玉米,扳了後一個,丟了前一個,永遠存不在的,那扳得再多又有什麼用?”

他說着,在馮冰兒屁股上也打了一板,兩女都是一流的身材,打起來手感實在好極了,而且這樣的兩個女人,他抱在懷裏,想打就打,多麼的爽啊。

“那女鬼也一樣,沒有身體,別說一千年,就是一萬年又有什麼用?”他說着又看童露,道:“鐵鉢僧的師父不就是這樣嗎?死了就死了,肉體沒了,靈體就躲在念珠裏,又有什麼屁用,就是一部新奇些的電影而已。”

他這話有一定的道理,童露眉頭微凝,想了一下道:“你還是要小心。”

馮冰兒擔心更多一點,她主要還是害怕,道:“這樣的女鬼,還是不要招惹她吧。”


“沒什麼可怕的。”

陽頂天呵呵一笑,去她紅脣上輕輕一吻:“就象我們的冰兒妹子,借我一個朋友的話,我見你第一眼,就想草你了,可當時不敢想,這樣高高在上的女神,我怎麼可能草得到,但現在呢,高高在上的女神還不就是落到了我懷裏。”

馮冰兒俏臉脹紅,在他胸前捶了一下:“你就得意吧。”

“當然。”陽頂天得意洋洋,在馮冰兒肩頭一按:“來,女神姐姐,給哥吹一曲征服。”

這一路上,馮冰兒的身子已經給他徹底征服,所以這會兒陽頂天小人得志,馮冰兒雖有些羞,卻並不惱,玉顏如火,眸子裏,卻是春水氾濫,啐了一聲,卻真個在陽頂天身前蹲了下來,而且主動伸手幫他脫了褲子。

童露咯咯笑了兩聲,眉頭卻又皺了起來,她還在琢磨青衣仕女的事,陽頂天在她翹臀上拍了一板:“你也來啊,想什麼呢?”

童露也慢慢蹲下來,卻還有些出神,想了一會兒,她突然看着陽頂天道:“你的陰神,不是可以帶我們出神的嗎?那呆會兒你能不能帶我去。”

馮冰兒嚇一跳,卻一時嗆到了,咳嗽了兩聲,這才道:“童姐,你要跟他去捉鬼啊,那是千年女鬼,好厲害的。”

“不怕。”童露搖頭:“我覺得陽頂天說的是對的,沒了身體,就練不了功,別說練一千年,就練一萬年也沒用,她存不住,而表弟的陰神,是有陽體支撐的,可以源源不斷的提供靈力,所以應該比那女鬼強。”

她看着陽頂天:“對不對?”

“對。”陽頂天點頭:“有獎,來,棒棒糖一根。”

童露瞟他一眼,媚眼如絲……

無時事罷,兩女疲極而睡,因爲恐懼,反而更加剌激,消耗的體力精力也更大。

陽頂天輕撫兩女後腦穴位,讓她們睡得更熟一點,隨即靈體出來,便往正堂來。

他是漫不在乎的,因爲他已經完全看透了,那青衣仕女就是一個靈體,藉着玉佛像的靈力場存在着而已,沒什麼功力。

再說了,即便真是千年女鬼,他也不怕,因爲他借桃花眼,融合了玄靈戒,等於玄靈戒寵大的靈力場全化在了他身體內,可以做爲他身體的發動機,真要全力發動,到底有多大威力,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一點,自從融合玄靈戒後,桃花眼所有的法術他都可以施展了,便可見玄靈戒這個發動機的強力。

打個比方,以前的桃花眼,只是架航模,雖然航模主人想飛,可心再大,也飛不遠。

而融合玄靈戒後,航模變成了殲20,想怎麼飛,就怎麼飛,充沛的動力,可以讓它振翅千里。

說來也真是狗屎運,如果沒有桃花眼,他即便得到了玄靈戒,也破不了門,進不去,即便進去了,也無非是進進出出地,拿一點兒東西,當成一個儲物空間,至於玄靈戒本體那強大的靈力場,他是無法借用的。

而就是因爲有了桃花眼,然後在澳大利亞那一次,借大海的磁力場,讓桃花眼融合了玄靈戒,才成就了他今天的樣子。

這中間,桃花眼,大海風暴,然後還要加一個爲救盧燕燕喃兩個而激發的強悍心志,三者任缺其一,恐怕都無法融合玄靈戒。

但這樣的巧合,就是讓他碰上了,他就是有這樣的運氣,有什麼辦法?

而有這樣的功力,他當然不怕什麼千年女鬼。

就好象一個人揹着一家印鈔廠,他會怕花錢嗎?來吧來吧,看誰鈔票多! 陽頂天進了正廳,靈力掃了一下,並無異常,他把玉佛像上的黃布扯了,看了一眼,便就明白了,玉佛像內部,果然有一個靈力場,形成一個靈力空間,形式跟玄靈戒差不多,不過門禁非常弱,遠不如玄靈戒。

當時陽頂天就算有了桃花眼,都進不了玄靈戒,後來還是海上大風暴,藉着大海磁場,加上激發了心中的潛能,全力運使桃花眼,纔打開了玄靈戒門口的禁制。

而這個玉佛像靈力場卻幾乎沒有門禁,陽頂天甚至可以猜到,那個青衣仕女應該是死的時候,身邊帶着玉佛像的,身上的血浸潤了玉佛,然後靈體脫離身體後,就跟着進去了。

便如同一般的靈體,如果在附近碰到樹木之類的磁場,可以留存一段時間一樣,只不過玉佛像裏的磁場更穩定,青衣仕女就一直留存了下來。

想得明白,陽頂天更不在意,直接一閃就進去了。

玉佛裏面,跟玄靈戒一樣,別有天地,迎面見一座小山,小山下面,一座佛寺,寺廟不大,但頗爲精美,碧瓦紅牆,配上青山綠水,讓人心曠神怡。

“可以啊。”陽頂天暗暗點頭:“風景不錯。”

隨即感受了一下靈力,可就微微搖頭:“就是靈力弱了點兒。”

玉佛裏這個靈力場,靈力應該不到玄靈戒的百分之一。

山門是開着的,陽頂天邁步進去,一眼看到了青衣仕女,正在大殿上靜坐唸經。

大殿正中,供着一尊菩薩,陽頂天不信佛,也不知道是什麼菩薩,反正就是雕出來的,沒什麼用,陽頂天也不在乎。

一切法術,其實都是科學,都是對能量的運用,迷信是沒有用的,這是在陽頂天得到玄靈戒運使桃花眼法術之後,得到的領悟。

他一進殿,青衣仕女立刻就發覺了,呀的叫了一聲,急忙站了起來,慌張之下,甚至蹌了一下。

她掩着胸口,急叫:“你……你怎麼進來了?”

陽頂天也不答話,只是揹着手,要笑不笑的看着她。

青衣仕女心神稍定,隨即便生出明悟,當即跪倒在地,俯首拜倒:“小女子紫簫,拜見上仙。”

這個態度可以了,陽頂天微微點頭,手一託:“起來吧。”

靈體沒有實體,如果用肉體去摸靈體,是摸不到的,最多是特別敏感的人,微微有點感覺。

但靈體與靈體接觸,彼此間是有感覺的。

打個比方,就如磁鐵,你用手指放到磁鐵前面,一點感覺沒有,但如果拿另一塊磁鐵過去,立刻就能產生相吸或者相斥的力,而且這種感覺特別強烈,相吸,就死死的吸到一起,分都分不開,相斥,就無論如何不肯挨着,繩子綁着都不行。

這也是爲什麼凌紫衣她們都說靈體相交更浪漫更激情的原因所在。

戀你1001次:喬爺,扯證吧 ,彼此相觸,是可以感覺得到的,就和實體握手差不多,但現在的問題是,陽頂天相隔紫簫,還有四到五米的距離。

這麼遠的距離,照理說,是不可能產生感覺的,兩塊小磁鐵,隔着五米也有感應啊?不可能的。

可陽頂天一擡手,紫簫偏就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涌過來,一下子把她託了起來。

她剛纔拜倒,只是一種下意識的示弱,但這會兒感受到陽頂天強大的力場,她才真的心服口服,順着陽頂天的意站起來,又雙手合什,行了個佛禮,道:“紫簫得見仙顏,幸莫如之,還請上仙安坐,小女子奉茶。”

她說着,真個泡了茶來。

靈體無體,是喝不了茶的,更摘不了茶。

象盧燕等人靈體進玄靈戒,只能看,能聞,能聽,也能說,但不能喝,不能吃,不能摘,不能把戒指裏的任何東西拿走,因爲她們的手是虛的,可以碰到,拿不起來。

惟有陽頂天的靈體,成了陽神,纔可以做這一切,他即可以聞,也可以吃,雖然無體,但吃下的東西,可以瞬間化爲能量。

也能摘能拿,陽神是有實質的,甚至比本體更強無數倍。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