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漩渦彷佛玻璃一樣被直接破碎開來,三百羅漢個個口吐鮮血飛落出去,面如金紙。這一刀的可怕已經完全超越了整個陣法的極限!

燃燈佛祖臉色一變,驚呼道:「天境八重天?不對,只是七重天的修為,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法力?」燃燈佛祖本以為雷克頓還是和當初一樣是天境五重天,剛好這個陣法可以困住他,卻沒想到雷克頓早已經突破了。

雷克頓的身形緩緩地浮現出來,他的渾身都被烈焰包裹,火鱗金甲映射著光芒,整個人彷彿一尊可怕的殺神一般。

他的血色雙眸看向了燃燈,說道:「燃燈,你還有什麼手段嗎?」

燃燈佛祖長嘆一聲道:「雷施主果然好手段,貧僧嘆服,這三百羅漢陣之敗,也是天數如此。」

忽然,雷克頓雙眸一凝,手中的霸鋼刃猛然朝著虛空揮出!


轟!

恐怖的氣浪翻滾起來,整個南海之上海浪滔天,海底火山噴發,風雲絕跡,甚至有黑色的空間裂痕浮現出來!

那虛空之中,一連串海藍色的定海珠突然出現,幸好雷克頓早有防備,一刀轟在了定海珠之上。這二十四顆定海珠本是趙公明的絕世大殺器,在封神之戰中被燃燈陰掉,就成了燃燈佛祖偷襲傷人的絕佳法寶。

二十四顆定海珠,每一顆都有七萬斤重,堅硬無比。而且攻擊的時候無聲無息,難以察覺,絕對是偷襲傷人的利器。

雷克頓幾乎是在一瞬間揮出了二十四刀,將二十四顆定海珠給擋開了。

「燃燈,你還真是不愧老陰人的稱號。」雷克頓罵道,「這樣都能玩出偷襲來。」

燃燈佛祖見得自己一招偷襲沒有奏效,也不氣惱,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佛門也有伏虎之術,所謂陰不陰,全在言語之間。」燃燈佛祖的臉皮,絕對不比雷克頓的火鱗金甲薄。


「那就吃我一刀!」

雷克頓直接運使著風遁術,一瞬間閃到了燃燈佛祖的頭頂上,黑色的霸鋼刃如驚雷一般落下!

現在的雷克頓法力大進,刀鋒之上甚至浮現出空間裂痕。雷克頓的刀,已經足以劈碎空間了!

燃燈佛祖雖然是一個陰人,但不代表他正面戰力不強,有定海珠在手,他八重天的法力甚至足以匹敵九重天的高手。

只見燃燈佛祖捏動法訣,二十四顆定海珠飛舞而來,與雷克頓的霸鋼刃正面對轟起來!

二十四顆定海珠,乃是通條教主所造,集二十四諸天之力;霸鋼刃,妖皇妖刀,以世間最堅硬的霸鋼所鑄造,號稱神兵殺手。

轟!

一連串的轟鳴聲響起!

整個南海都被這一記對拼給掀了個底朝天,海底暴動,龍宮震懾,天象大變。霸鋼刃與定海珠,本來都是至剛至強的法寶,以力為尊,以強為道!

一旁的觀音菩薩臉色已經白得和紙一樣了,雷克頓這般可怕的實力,他根本連對抗的能力都沒有。現在觀音菩薩只希望燃燈佛祖能贏下雷克頓,不然自己可就完蛋了。

「再來!」

雷克頓怒吼一聲,忽然閉上了雙目,手中的霸鋼刃緩緩地揮舞起來,以一種玄妙的軌跡攻向了燃燈佛祖。

「嗯?」燃燈佛祖臉色一變,雷克頓的刀法之中,彷彿蘊含著連他也看不懂的東西。

幽冥界之行過後,雷克頓的奕刀式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層面之上。

燃燈佛祖捏動法訣,二十四顆定海珠翻飛起來,迎向了雷克頓。但是讓燃燈佛祖驚詫的是,自己的二十四顆定海珠無論如何進攻,卻彷彿陷入了泥潭一般,根本碰不到雷克頓的半點!

雷克頓施展開奕刀式,整個人進入了玄妙空靈的狀態,原本暴怒的妖王,此時彷彿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絕世刀客。

刀,舞動,一切隨刀而動。

燃燈佛祖一直淡定的臉色終於不再淡定了,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完全陷入了刀的世界之中,霸鋼刃就是整個世界。

猛然,雷克頓的雙眸睜開了。

依然是血色的雙眸,但是卻有另一種感覺。

燃燈佛祖驚恐地發現,一切都變慢了!自己的動作變慢了,遠處的海浪變慢了,呼嘯的風變慢了,整個世界都彷彿變慢了。

這種感覺,燃燈佛祖曾經感受過一次,那是在很多年前,他第一次見到准提佛祖的時候。

「時間法則之時間減速!」燃燈佛祖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些發乾。

時間減速之下,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黑色的霸鋼刃朝著自己的頭頂落下!他已經沒有任何的機會防禦了,雷克頓的刀還是一樣快,而他的一切都變成了慢動作。

雷克頓的雙眸之中殺機已現!

這一瞬間,燃燈佛祖幾乎回想起了自己的這一生,這漫長的一生,充滿著爭議的一生。

「阿彌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雷施主還是停手吧!」

一個高亢的聲音從天際響起,浩大的佛音充塞的了天地,絕強的法力將整個世界都控制了。

轟的一聲,在這絕強的法力之下,雷克頓的時間法則被直接轟破了。

「嗯?」雷克頓眉頭一皺,來人居然以**力硬生生地破了自己的時間法則,這等法力絕對是准聖級別的。

燃燈佛祖終於逃過一劫,他發現自己渾身都已經被汗水濕透了。但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燃燈佛祖慶幸無比。

「弟子燃燈,拜見大日如來佛祖!」燃燈佛祖對著虛空之中亮起的佛光,恭敬地行禮道。 此時,落迦山之上,金光萬丈亮起。

天空中梵音高唱,佛號漫天,西方佛教之代教主,大日如來佛祖,帶著佛教五百羅漢,三百菩薩,浩浩蕩蕩而來。

一旁原本臉色蒼白的觀音菩薩也面露喜色,趕緊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弟子見過大日如來佛祖。」你讓觀音菩薩怎麼不高興?眼看著連燃燈佛祖也敗在了雷克頓的手下,自己性命就要不保的時候,如來佛祖大駕到來,現在三界當中還有誰能要了他的性命?

雷克頓負手而立,看著聲勢浩大的佛教眾人。

如來佛祖看著燃燈佛祖和觀音菩薩,隨後又對雷克頓說道:「雷施主,你為何來落迦山這等佛門清凈之地搗亂?」

裝,繼續裝!雷克頓暗罵一句,如來佛祖這個傢伙臉皮絕對不比燃燈佛祖差,他怎麼可能不知道觀音菩薩殺了黑熊精的事情呢?這分明是裝無辜。

雷克頓冷笑道:「好你個如來,裝什麼傻?觀音殺了我妖國妖王黑熊精,正所謂殺人償命,我以我妖國之律法取觀音之性命,有何不可?」

如來佛祖看向觀音,說道:「阿彌陀佛,觀音大士,可有此事?」

觀音菩薩冷冷地看著雷克頓一眼,又答道:「啟稟佛祖,確有此事。不過弟子乃是無意傷了那黑熊精的性命,為的是自衛,那黑熊精兇殘成性,弟子不得不出手。」

聽了觀音菩薩的回答,如來佛祖相當滿意地點點頭。不得不說,這個觀音菩薩深得如來佛祖一系的傳統,那就是臉皮厚,厚得刀槍不入。

「哈哈哈!可笑!」雷克頓忽然狂笑起來,「觀音,我一直以為你不過是一個人妖,一個賤人,沒想到你的臉皮都這麼厚。我黑熊兄弟兇殘成性?也虧你能說得出口啊!」

如來佛祖長嘆一聲,聲音沉痛地說道:「阿彌陀佛,雷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觀音大士誤殺了那黑熊精,也非是有意,你又何必再造殺孽呢?不如今日就此罷手吧。」

雷克頓舉起妖刀霸鋼刃,指著如來佛祖道:「如來,別說是你,就算是接引、准提兩位佛祖在此,本妖王也要取了觀音的項上狗頭!」

「本妖王的兄弟,慘死在觀音的手中,若是本妖王不用觀音的血來祭黑熊兄弟,本妖王有何面目立於三界之中!」

雷克頓的話斬釘截鐵,佛教一方的人紛紛側目。

落迦山上,佛教兩位佛祖,其中一位還是准聖如來,此外還有五百羅漢和無數菩薩,將雷克頓圍在其中。但是雷克頓神色不變,持刀而立。

「阿彌陀佛!」一旁的燃燈佛祖也說道,「雷施主,你這般強詞奪理可違了道理。黑熊精之死乃是天數如此,你又造殺孽,我佛教也不得不出手對你行伏虎手段了。」

燃燈佛祖一代陰人,深諳以多欺少的道理,這時候當然要趁機解決了雷克頓。剛才雷克頓展現了可怕的時間法則,這等人物作為佛教的敵人,絕不能留。

如來佛祖也喟然長嘆道:「阿彌陀佛,雷施主,苦海無涯,回頭是岸。」

雷克頓冷冷地看著佛教眾人,說道:「哼!本妖王難不成怕了你們?要想動手,就來吧!」

「觀音!」雷克頓的屠刀指向觀音菩薩,「你殺我黑熊兄弟,本妖王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替兄弟報仇,為我妖國子民奪回尊嚴!」

那觀音菩薩有了如來佛祖撐腰,竟然絲毫不懼,大笑道:「妖國子民?可笑可笑,不過是一群妖孽而已,人人得而誅之!所謂的妖國,不過是一群低賤的妖孽搞出來的笑話罷了!」

「好一個一群妖孽,好一個人人得而誅之!觀音,你嫌自己的命太長了是不是?」

一聲暴喝從天空之中傳來,只見一個威武雄壯的身軀落下,站到了雷克頓的身邊。雷克頓看著這個身軀,緩緩地說道:「大哥,你來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平天大聖牛魔王!

「觀音,你說誰是低賤的妖孽?」

隨後,海浪之中,觀音菩薩的死對頭,四海之主覆海大聖蛟魔王敖海,手持著黝黑的探海戟,躍出水面來了。

「我妖國新立,居然就有人敢如此侮辱我妖國?這種人不死不行!」

隨後移山大聖石鐵獅、驅神大聖葉無神、通風大聖諸葛通也一起到場了。

天空之中,忽然暗了下來。不對,不是暗了,而是被一隻巨大的大鵬鳥遮住了日光!

金翅大鵬鳥,渾天大聖鵬魔王莊鵬,也飛落到了落迦山的上空。

「他娘的,誰敢害了俺黑熊兄弟!俺老孫今天非要將他活宰了不可!」孫悟空的聲音響起,金色的猴王腳踏著筋斗雲,手持定海神針如意金箍棒,竟然也來到了場中。


落迦山上,妖族八大聖匯聚一堂。

「八弟,我們來了!」

雷克頓這個時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兄弟之情,永遠不是言語能表達的。當你最最艱難,最最危險的時候,真正兄弟是永遠都不會拋棄你的!妖族八大聖,永遠是一條心的兄弟,哪怕對手如何強大,他們也從來不會畏懼!

「妖皇陛下到!」

獨角鬼王熟悉的聲音傳來,只見天空中有一駕龍車緩緩而來,周圍有盛裝的妖兵護衛,還有妖官開路。龍車之中,端坐著妖族的新妖皇董永。

一時間,整個落迦山之上,妖國眾人和佛教眾人對峙起來。兩方几乎是所有高層盡數出動,只為了兩個字,尊嚴。

「原來是西方佛教代教主大日如來佛祖,董永久仰了。」董永朝著如來佛祖拱手行禮,神色之間已經有了些許帝王姿態。

那邊佛教眾人的臉色相當之難看,本以為他們只需要對付一個雷克頓便是,哪想到整個妖國幾乎是全體出動。

如來佛祖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神色絲毫不變,對董永說道:「阿彌陀佛,原來是妖皇陛下。」

陡然,妖族八大聖神色一變,如來佛祖這一句話之中,居然包含了他准聖級別的法力在其中,恐怖的佛音沖向了董永。董永現在還只是天境二重天,根本無法承受如來佛祖這般可怕的攻擊。

董永一聽到這聲音,只感覺頭痛欲裂,身體幾乎要崩潰了!

便在此時,一聲大喝傳來!這大喝之中,包含著絲毫不弱於如來佛祖的法力,直接將他的攻擊化解,董永這才安全下來。

「董永多謝九靈長老!」董永拱手朝著天空中行禮。

一陣風飄過,九靈元聖的身形也出現在了場中。一旁的雷克頓趕緊行禮道:「弟子拜見師父。」其他妖族大聖也行禮道:「拜見九靈前輩。」

「好你個如來。」九靈元聖看著如來佛祖道,「恃強凌弱這種事情,你幹起來還真是熟練啊。」

「阿彌陀佛,我不過與妖皇陛下打個招呼,何來恃強凌弱之說?九靈老前輩多慮了。」如來佛祖緩緩答道。剛才九靈元聖一聲大喝,輕易地化解了自己的佛音攻擊,看起來這個百萬年沒有出手的老傢伙,實力深不可測。

九靈元聖也見慣了如來佛祖厚臉皮的功力,當即不再扯嘴皮子,對著那觀音菩薩說道:「觀音,我聽說你殺了我妖國冊封的妖王黑熊精,可有此事?」


觀音菩薩此時臉色又成了一片蒼白,面對著九靈元聖,他也不敢不回答,便說道:「九靈前輩,那黑熊精確實是我所殺,不過只是誤殺……」

「這就夠了!」九靈元聖直接打斷了觀音菩薩的解釋,回頭看向董永,「妖皇陛下,此事按照我妖國的法律,該如何論處?」

董永緩緩地答道:「按我妖國律法,外人殺我妖國諸侯妖王者,當誅!口出言語辱我妖國者,罪加一等!」

牛魔王看著觀音菩薩,大吼道:「這種人,定當凌遲處死,碎屍萬段!」

「拿他的頭顱點天燈!」移山大聖這個漢子也大喊起來。

「宰了他!」周圍的妖王和妖兵們都大吼起來。

佛教這邊人人的臉色都相當難看,觀音菩薩更是兩股戰戰,如果真的以妖國的法律處置他,那他絕對死得比誰都難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