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話直視葉簡汐的眼眸說,「現在……孩子已經這麼大了,就算引產了體弱的那個,你的身體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葉小姐,你最近還是不要太激動的好,否則對你的身體不好。至於你發燒的事情,是小毛病,我會開退燒藥,等下你讓人給你送過來。」

葉簡汐腦子嗡嗡的轟鳴。

引產……

怎麼可能,醫生明明跟她說的,孩子一向很健康,又怎麼會體弱到夭折的地步。

「我不信,一定是你們騙我的。你跟凌老合夥想騙我,讓我交出來賬目對不對?」

葉簡汐怔怔的看著醫生,咬著牙縫說。

「葉小姐,醫者仁心,我不會拿這件事來欺騙一個孕婦。你自己不是也有感覺嗎?想必,你最近身體越來越不舒服了吧?你再頑固下去,這兩個孩子會拖垮你的身體,甚至要了你的命。」

醫生嘆息般說道,拿起醫藥箱,寫了一副醫藥單,放在桌子上說:「葉小姐,單子我給你放在這裡了,我走了。」

說罷,醫生拎著醫藥箱往外走。

葉簡汐看著他離開,緩緩地坐在了床上,手微微顫抖的覆在小腹上。

騙子。

一定是凌老跟柏原崇合起來伙來,想要一起欺騙她,讓她交出賬目!

……

心裡一遍遍地說著,企圖把那個可怕的念頭打消。

可葉簡汐越想,越無法說服自己,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醫生哪怕再怎麼欺騙,也無法在她的身體反應上造假。

上次洛琛『假死』后,她的身體就時不時的感覺到疲憊。

哪怕睡了一整晚,渾身還是透著一股無力,像是身體被鑿了一個大洞,身體的力氣源源不斷的流泄了出去。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是自己懷孕的反應。

但現在,越想越不對……

她懷天佑的時候,也有過嗜睡,但那種嗜睡,不會讓人感覺整個人精神氣都被掏空了,只是覺得困。

葉簡汐垂眸看著自己凸起來的腹部,酸澀的緊,她從不是一個合格的媽媽,打從懷孕以來,就沒好好的照顧自己,倘若那個醫生說的是真的,那就是她害了自己的孩子。

讓他們在娘胎里,就沒了生存的資格。

眼睛漲漲的,有溫熱的液體在打轉。

可葉簡汐一滴淚也流不下來。

「寶寶,對不起,是媽媽對不起你們,害的你們還沒出生就受那麼多的罪……如果這次媽媽能帶你們回家,無論如何,媽媽都答應你們,不會放棄你們中任何一個。」

哪怕……

以犧牲自己的命為代價。

她也不會讓自己的孩子沒命。 凌晨四點鐘,是夜色最深的時刻。

容子澈打聽完消息,迎著寒風,面帶冷色的走到車跟前,打開車門坐進去,沉聲說道:「黑市那邊沒得到消息,洛琛,你猜測的是對的,有人跟柏原崇聯手了。」

千萬賞金,沒得到半點關於那個女人的消息,那就證實了洛琛的猜測。

這個女人是某家人培養的,一直沒在任何人跟前露臉。

A市能排得上名的就那麼幾家,而在明知道情況對柏原崇不利,依舊跟柏原崇聯手對付慕家的,還真沒幾家。

他腦子裡首先想到的就是凌家跟顧家。

這兩家有足夠的權勢,又跟他們有過節,跟柏原崇聯手,還真是他們能做出的事情。

容子澈眼裡濃濃的殺意。

「阿琛,我這就去排查,等查出來結果,無論是誰,我絕不會放過他們。」

容子澈狠聲道。

「不用你去排查,接下來的事情,我一個人去做。子澈,你現在回去,跟清華準備公布賬目的事情,無論最後我跟簡汐是否回來,都要把賬目公布出來。」

一直沉默的慕洛琛忽然開口說道。

容子澈聽到他說的話,愣了兩秒,說:「你這說的什麼胡話?什麼叫是否回來?慕洛琛,你敢不會來試試?你不回來,我把你們家天佑、天寶勸都丟到大街上,讓他們去討飯去!」

容子澈話越說越激動。

慕洛琛眸色淡淡地抬眸望著他說,「你想怎樣就怎樣吧。」

「慕洛琛!」

容子澈氣的忍不住低吼。

慕洛琛卻沒再搭容子澈的話話,他讓子澈抽身,有自己的考量。他不是捨不得賬目,只要有一絲希望,他都會盡全力去救簡汐,哪怕把賬目交出去,亦或者用自己的命來換取簡汐的平安,他也願意。

但現在已經過去了一整晚,柏原崇絲毫沒聯繫慕家的意思,而是跟某個人一起合作逼迫簡汐交出賬目。

這件事怎麼想怎麼不對。

就在剛才,他明白了,柏原崇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打從一開始,柏原崇就沒準備讓簡汐活著回來。

既想要賬目,又要簡汐必須死。

這才是柏原崇真正的野心。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能把賬目交出去。否則賬目現身,他看到的只有簡汐的遺體。

他讓子澈回去看著賬目,也是為了防止柏原崇的人把賬目偷走。

他會親自去救簡汐,他沒辦法把簡汐救出來,他也會陪著她,絕不讓她一個人孤孤單單。

至於柏原崇,他也絕不會放過。

死也要把他拖入地獄。

慕洛琛神色淡然。

容子澈心頭卻突突的跳,因為他了解慕洛琛,一旦他露出這個神情,就是打定了主意,九頭牛也拉不回。

可他怎麼能讓他一個人去闖龍潭虎穴?

「阿琛,你聽我說,清華那邊一個人應付的過來,根本用不著我的……」容子澈企圖說服慕洛琛。

但他話說了一半,便被慕洛琛打斷。

「子澈,要不要我跟如意說一下,你一周前的晚上,在哪裡度過的?」

慕洛琛猝不及防的提起那天的事情,容子澈愣在了當場。

過了幾秒,他像是被核彈轟炸了似的,一把扯住慕洛琛的衣服,大聲喊道:「慕洛琛!你竟然拿這件事威脅我!我們不是說好了,誰都不提那天的事情嗎?你到底還是不是哥們!虧得我那麼信任你,才跟你說我的事情!」

容子澈雙眼通紅。

「你回去,那天的事情,如意就永遠都不會知道。」

慕洛琛聲平氣靜。

容子澈聞言,揪住他衣服的手,更加用力,手指擰得衣服變了形狀。

死一般的沉默了好久,容子澈猛地推開慕洛琛,「好,算你狠!為了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你連這麼下三濫的招都用,我不成全你,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說著話,容子澈扭頭,對司機喊道:「停車!老子要下去!」

司機平穩的停下車。

容子澈打開車門,從車上跳下來。

站在路邊,他雙緊握著拳頭,對車裡的慕洛琛說,「慕洛琛,老子知道你不會跟如意說那些話。之所以離開,是以防萬一,柏原崇那個老不死的,這輩子老子都不會放過他。 萌娃來襲:魔性媽咪 你給我聽好了,這次去,無論如何,都要平安回來,帶著嫂子還有我小侄子小侄女一起回來,你聽到沒有?」

黑眸望著雙目通紅的容子澈,慕洛琛沒有說任何話。

緩緩地關上了車窗。

司機很快發動了車子,車子飛快的向著遠方駛去。

放在兜里的手機叮叮的提醒來電提醒。

慕洛琛接通了電話。

「少爺,已經查到了那個女人的消息……」

電話那邊傳來周文達的聲音。

慕洛琛聽到『凌家』兩個字,神色冰冷,這事情打從一開始,他就想到了凌家。

因為他暗地裡調查賬目的事情,發現凌南晟在拿到賬目后,曾經去找過凌家大少,而在他找了凌家大少后,一直跟柏原崇勢不兩立的凌南晟,忽然跟柏原崇提出了合作。

能解釋的通凌南晟所作所為的說法,只有一個……

凌家大少或許跟賬目的事情有關係。

凌南晟跟柏原崇合作,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大哥。

凌家跟賬目的事情絕對脫不了關係。

他之所以在簡汐出事後沒去找凌家的人,是因為凌南晟。

他想凌南晟既然決定把賬目留給簡汐,想必已經把凌大少的事情安排好。

凌家又何必趟這趟渾水。

可沒想到…… 凌家真的跟柏原崇合作了。

慕洛琛的眸色森冷到了極點,對手機那邊說,「把人手都調回來,去凌家把他們的孫子綁回來,告訴凌家,想要回他孫子,不許驚動任何人,尤其是柏原崇。」

「是,少爺,我立刻去辦。」

通話結束,慕洛琛望著車窗外,薄唇緊抿。

冷情總裁,騙愛成癮 車內無人說話,寂靜無聲。

……

天邊泛起了魚肚白,第一縷陽光散落下來,又一天到來。

凌老爺子剛從車上下來,身邊緩緩地停下了另一輛車。

他扭頭看過去,目光不經意跟柏原崇對上,心裡微微的一沉:「柏先生,來的挺早。」

「早。」

柏原崇冷淡的打招呼。

「凌老,不知道你勸說葉簡汐勸得怎麼樣了?時間可過去一天了,我看什麼動靜都沒有。您老若實在沒辦法勸她把賬目交出來,那就把人交給我吧。」

緊跟著柏原崇的安亦舒柔聲笑著說。

凌老爺子睨了她一眼說,「柏先生,大清早就有隻狗在我耳邊亂叫,我可沒辦法打起精神做事。」

聽他把自己形容成狗,安亦舒咬碎了一口銀牙,「你……」

「亦舒。」

柏原崇不輕不重的開口叫了她一聲。

安亦舒硬生生的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凌老,你放手去做,我等你的好消息,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也不會令自己的兒子出事。」

柏原崇說罷,請凌老先進去。

凌老爺子朝著安亦舒冷哼了一聲,抬步邁入別墅里。

……

走到關押葉簡汐的房間跟前,凌老爺子抬眸看著站在房間跟前的紅葉問:「人怎麼樣了?」

「已經吃過葯了,現在在休息。」

紅葉平聲回答。

凌老點了點頭,推開門走進去。

房間里,葉簡汐剛起床,腦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不過或許吃了葯的緣故,溫度明顯感覺比昨天降下了不少。

聽到開門的聲音,葉簡汐看向門口。

見凌老進來,葉簡汐別過了臉。

凌老爺子知道她不樂意看到自己,可還是走上前,說:「感覺怎樣?還有哪裡不舒服?如果不舒服,告訴紅葉,她會帶醫生過來看你的。」

葉簡汐聞言,心頭微動,想著凌老爺子只是面硬心軟,否則也不會一再的關心她,於是說:「已經好了一些,不過燒還沒退下去。」頓了下,目光澄澈的望著凌老說,「凌老,只剩下一天時間了,過了今天,柏原崇和安亦舒不會再留我在這世上,我肚子里的兩個孩子,情況已經很不好,他們經不起半點折騰,你真的要看著我一屍三命嗎?」

皇后權利大:誰做皇上我來定 葉簡汐話說著,眼眶忍不住的泛紅。

凌老爺子眉頭緊皺,沉聲道:「我只要求賬目,葉簡汐,難道你孩子的命是命?我凌家的孩子就不是命?南晟已經因你而死了,你還想要我怎樣?」

葉簡汐回答不上凌老爺子的話,雙肩垮了下來。

凌老爺子背著雙手,走到窗口說:「葉簡汐,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你我都耗不起,你再思量思量,到底是人重要,還是抽很重要。」

話說完,凌老爺子轉身出了房間。

葉簡汐緩緩地倚靠在牆壁上,什麼話也沒說。

最後一天時間……

現在阿琛應該知道她被抓走了吧,不知道他會怎麼做。

守護甜心之羈絆薔薇 看柏原崇跟凌老的樣子,阿琛應該沒把賬目交給他們。

可她知道,若時間再拖延下去,阿琛或許會把賬目交出來……

她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葉簡汐眼裡深處滑過一抹決絕。

在凌老把她交給柏原崇和安亦舒之前,她若是還沒辦法逃出去,她寧可自殺,也不會讓他們用她來逼迫阿琛現身。

……

太陽緩慢的移動到西邊,天邊暈染了大片大片的血色的紅。

凌老爺子長長的舒了口氣,站起來準備去找葉簡汐再談最後一次話,但走了沒兩步,紅葉忽然神色有些慌亂的走了進來。

紅葉打小跟著他,素日里性格沉穩,很少見到慌亂的模樣。

凌老爺子見他這樣,心裡頓時生出不好的預感。

紅葉走到凌老跟前,附到他耳邊,低聲說:「先生,不好了,家裡打電話過來,說小少爺不見了。」

凌老爺子一口氣上不來,差點暈厥過去。

「他們怎麼看的孩子?我不是讓他們盯緊了嗎?」

凌老爺子暴怒。

聲音之大,引得其他人紛紛看了過來。

紅葉警惕的看了眼周圍,壓低聲音說:「先生,您別讓其他人聽到了,綁匪發來消息說,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事,特別是柏先生和安小姐,如果讓別人知道了……就把小少爺剁碎……」

紅葉話說到最後,聲音輕的幾乎聽不見。

凌老爺子死死地咬住了牙,臉憋得青筋暴起,走到門口把門關上,隔絕了外面的聲音,隱忍的問紅葉:「你確定綁匪提到了柏原崇跟安亦舒?」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