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來自蘭城市,發現劉姐死亡的是王楠,而劉姐做鬼之後糾纏的也是王楠,那麼諸多的巧合,該也不再是巧合了吧?!

對了!查資料這種事,我可以找曼玲姐啊,她的弟弟可是警察!

想到這裏,我急忙的掏出手機,正準備打董曼玲電話的時候,門外‘咚咚咚’的響起了敲門聲。這突如其來的敲門聲,讓我差點再一次將手機摔在了地上,等董曼玲大大咧咧的聲音傳進耳膜,我這次放下手機拍了拍狂跳不安的胸膛。

起身打開門,剛想訓斥一番,卻看到董曼玲端着一碗熱氣騰騰且香噴噴的粥笑眯眯的望着我。

“呦!轉性啦?!這麼早就起來了?瞧我給你做了皮蛋瘦肉粥!”,董曼玲徑直側身進來,將粥放在了茶几上。“知道你一向不吃早飯的,所以順便多做了一份!趕緊吃吧!”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看着如此客氣的董曼玲,我也不好意思再發脾氣,可是現在我哪吃得下東西?!

“曼玲姐!”,我拉着董曼玲坐下,“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是不是錢不夠花了啊?”,董曼玲搖了搖頭,臉上的頭跟着顫抖起來。“等下我回去給你拿!”

“不是不是!你能不能幫我查一個人?”,我將王楠的資料拿到了董曼玲的面前,指着上面的照片。“能不能用最快的速度,幫我查這個女人的背景資料?”

“王楠?”,董曼玲拿着資料,喃喃的念出這個名字。“你不是做犯法的事情吧?”

“當然不是,我是要救人的!”,我急切的握住了董曼玲的手,眉頭緊皺。“你還能不相信我嗎?拜託了!”

“OK啊!我叫我弟幫你查!”,董曼玲掏出了手機,對我眨巴了一下眼睛隨後撥了一竄號碼。

只聽她恩了好多聲,對着資料將王楠的身份證號碼報了出去,隨後掛掉了手機。

“搞定!不過,我弟說了,他冒着被開除的危險給你查這個人,你得答應和他一起看電影!”,董曼玲似笑非笑。

……

(本章完) 好吧!看樣子董曼玲是把我給賣了!

曼玲姐的弟弟是個警察名叫董曼澤,比我年長一歲,長得還不錯。自從我住進曼玲姐的房子之後,便有事沒事的接近我,可是那個時候我有了梓書,自然是客客氣氣卻比較疏遠,想不到這小子到現在還打着這些小心思呢!看定影便看電影吧!相比起來,人命關天,還是王楠的事情比較重要。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等我辦好這件事,我陪他去看電影!”,我不耐煩的擺手。

“放心,我弟可是效率部隊出來的!一定能幫好你這個忙的!”,曼玲姐笑眯眯的拍拍我的肩膀,“弟妹,吃粥吧!”

弟妹?!我只答應她和董曼澤看電影,又沒有答應他做他老婆,這個女人是不是想太多了?!算了,讓她再那邊意淫好了,免得打擾我!

話說,董曼澤的確不是蓋的,我用最快的速度剛剛吃完粥,那邊董曼澤便把所有的資料傳到了曼玲姐的手機上。

聽到手機信息的聲音,我趕緊從沙發上面跳了起來,胡亂用紙巾擦了擦嘴巴便衝到了曼玲姐的跟前一把奪過她的手機。

手機上面顯示出王楠青澀時期的照片,下面的資料與張院長給我的基本一致,可是,父母和家庭情況那一欄卻是空白的。爲什麼會是空白的?這也許是最關鍵的啊!

想到這裏,直接回撥了董曼澤的手機號碼。

那邊董曼澤剛剛喂了一聲,我便迫不及待的發話。“董曼澤,王楠的家庭狀況爲什麼沒有?”

“初五?這麼巧啊?沒有想到在我姐的電話裏面也能聽到你的聲音,你說我們是不是有緣分?”,董曼澤粗礦的笑聲從話筒裏面傳了出來。

好巧?!你明明知道我就在這裏的好不好?!尼瑪,你是逗我吧?!

“是啊!真‘巧’!”,我咬牙切齒道,“你快回答我的問題好不好?”

“哦!父母那欄是空的,那是因爲她是在孤兒院長大的!”,董曼澤輕輕咳嗽了兩聲,終於正經道。

“孤兒院?!”,我皺緊眉頭。

王楠倒是和我有一樣的身世,這讓我對她更加的同情了,不過是不是還有什麼重要的信息遺漏了?!

想到這裏,我將劉姐的照片照進手機傳送到了董曼澤那邊。

“喂,董曼澤,能不能順便幫我查一下這個女人,叫劉湘雲!”,我將手機放在耳邊急切道。

“哇!陪我看一場電影,就讓我辦這麼多事?!”,董曼澤有些不悅,“萬一被上頭知道我以公謀私,我會被開除的!”

“一個禮拜!我陪你看一個禮拜的電影,總可以了吧?!”,我滿頭的黑線,都這個時候了,董曼澤還和我討價還價。

“好!一個禮拜!吃飯逛街看電影!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那頭董曼澤輕笑出聲,“給我五分鐘,我馬上幫你查出來!”

說完這句話,董曼澤徑直掛掉了電話,隨後我握住手機來回的在客廳裏面踱步,果真五分鐘不到,手機鈴聲再次響起,我急忙接通。

“初五,劉湘雲的身世很乾淨,無親無故,不過她在二十多年前領養過一個嬰兒!”,董曼澤說到這裏,壓低了聲音。“那個嬰兒就是,王楠!”

……

(本章完) 劉姐居然曾經領養過王楠,那麼折磨算來,王楠該稱劉姐爲養母?!可是,爲什麼劉姐在醫院工作了那麼久,也沒有坦露和王楠的關係?!而王楠爲什麼見到劉姐,卻像是毫不相識一般?!這裏面的隱情大了,絕對不像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莫非是王楠嫌棄自己有這麼一個醜母,所以便不想相認!?可是,縱使如此,劉姐死後爲什麼要糾纏王楠,甚至想要害死她?莫非,她的死真的和王楠有關?!王楠她……害死了劉姐?!不!張院長他們已經檢查過了劉姐的屍體,死因沒有異常啊!再說,若真是王楠害死了劉姐,劉姐死了幾個月早已變鬼,爲什麼卻不動手呢?!

想到這裏,我哆嗦了一下,徑直將手機塞進了曼玲姐的手裏,拎起包包便徑直推門離開。

“初五,你去哪?”,曼玲姐扶着門,衝着我喊道。

“我有急事!”,丟下這句話,我鑽進了電梯。

拿着地址,我匆忙上了一輛計程車,之後手機突然震動起來,看着上面的名字,我乾淨接通,裏面傳來了王楠的哭泣聲。

“王楠!王楠你怎麼了?”,我提高音量大叫,惹得前面的司機屢屢從倒視鏡裏面望我。

“初五,我在家!你快來!”,王楠抽泣起來,“現在那個鬼不在,可是我出不去!你快來救我!救我!”

“好好好!你別哭,我馬上就到!”,我柔聲安慰卻沒有掛斷電話望向前面的司機,“師傅,麻煩你快點!”

司機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慌張,便將油門往下踩去,一路狂飆帶我來到了王楠所住的清流小區門口。付了錢,我急急忙忙下車,徑直進了小區的樓道,由於王楠住在五樓,我也等不及電梯,便衝進了安全通道的樓梯口。一路狂奔,我一口氣竄上了五樓,儘管只有五層,可是因爲太過緊張,到了王楠家的門口,我已經氣喘吁吁,累的直不起腰來。

以前的我體力很好!可是,不知道是躺久了還是懷了陰胎的緣故,現在動不動就覺得身體虛弱,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肚子裏面的這個東西是在吸食我的營養和陽氣的。

可是,現在我能管到這麼多嗎?

看着那緊閉的大門,我正考慮要按門鈴還是一腳踹開的時候,門卻緩緩的打開了,而後王楠蒼白到沒有一絲血色的臉出現在我的視線之中。

“王楠,你……”

“初五!我好害怕!”,還沒有等我說完,王楠便撲過來,一把摟住了我。

趕緊到王楠的身體在顫抖,我趕緊扶着她進去,將門順勢關上。

將王楠扶到沙發上坐了下來,我站起身東張西望起來。這是一套很簡單的二居室,簡潔而又幹淨,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用餘光掃向敞開門的洗手間,我注意到洗漱用品全部都是一份。可是,就在我收回目光的時候,我卻撇到了坐便器的拐角處有一堆黑灰。

“別怕!現在是大白天,而且還有我陪你呢!”,我蹲下身子,輕輕拍了拍王楠的肩膀。“我先去上個廁所,馬上來好嗎?”

……

(本章完) “好……好!”,王楠使勁的點頭顫抖起來。

也不知是被鬼侵襲還是心生恐懼的緣故,王楠看起來很冷,剛剛他抱着我的時候,我都覺得寒氣逼人。這樣下去,身體大概會受不了的。

“王楠,我給你倒些開水,你先喝點暖暖身子好不好?”

我這樣說着,見王楠失神的望着地板卻不搭理,便徑直跑進了廚房,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杯子,索性拿來一個乾淨的碗倒了一碗開水來到了王楠的面前。

“王楠,你喝下去,身體會暖一些的!”,我將碗遞到了王楠的面前。

王楠怔怔的擡起頭,望了我一眼,隨後將淡漠的視線落在那個碗上。

ωwш ✿TтkΛ n ✿c o

“你是鬼!”,王楠突然將身子縮進沙發裏面,伸出手驚恐的指着我。“你想害我!”

“王楠,你冷靜點,我是初五!”,我趕緊將碗放在茶几上。

這個王楠想必被劉姐嚇的不輕,連神智都有些不清楚了,看來,我得想辦法把她帶出這間屋子,或者帶她去醫院,找辦法讓她鎮靜下來。

“你是初五?”,王楠抖着身體,聲音低了下來。“你不是鬼?”

“我當然不是鬼!”,我小心翼翼靠近王楠,輕輕的攤開手。“王楠,你不要緊張好嗎?”

“你不想害我,爲什麼給我端來一碗血?!”,王楠的臉突然變了顏色,伸出手手指指着茶几上面的那碗熱水。

這句話,讓我心驚了一下。我的眼睛可以見到鬼,也能看的鬼魅製造出的幻想,可是那碗裏明明就是一碗冒着熱氣,清澈透明的開水啊!王楠的神經,似乎已經到了即將奔潰的邊緣了吧?!想要幫助她,先得讓她相信我!

“不!這是水,真的是水!不信,我喝給你看!”,我端起那碗水,吹了吹,而後舉起了喝了一大口。“看到沒有!這是水,如果是血的話,我不會喝的!”

“呵呵!是啊!是水!”,王楠似乎是鬆了一口氣,而後伸出手接過碗,眼含淚光的看着我。“這是水,你也是初五!你不是鬼!”

“恩!我不是鬼!王楠,你喝點水暖暖,我先去洗手間!”,我溫柔的望着王楠,輕聲說道。

王楠點點頭,徑直將碗舉到了嘴邊,見此我轉過身徑直走進了洗手間。

關上了洗手間的門,我的視線落在了角落的那對黑灰上,蹲下身子,我用手在灰裏面翻找,找到了一塊指甲蓋大小的藍色油紙。藍色?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那劉姐穿的新衣服就是藍色。在見到劉姐之前,她一直都是那身陳舊的工作服,可是被我告之見鬼之後卻換上了這麼一套衣服,想必,這該是王楠燒給她的!果真,是心中有愧嗎?!

想到這裏,舌頭有些麻木,麻到連口水都滲出苦氣來。

按下馬桶的沖洗鍵,我洗了手便打開了門,和王楠淡漠的目光對上,我便徑直走了過去。 御寵狂妃 還沒有走盡,腳下一滑差點摔倒。低頭望去,地上有一攤水,順着沙發那邊淌了一地。

……

(本章完) 剛剛進來的時候,地上是乾燥的,哪來的水?!

疑惑的望向茶几上面的空碗,我的眉頭皺了起來。避開那灘水,我走到了王楠的面前。

“王楠,那個鬼還在嗎?”,我望着王楠的眼睛,壓重聲調問道。

“鬼?!”,聽到我的話,王楠突然站了起來,蹦到我的身邊緊緊的抓住我的手臂,驚恐的東張西望。“那個鬼不在了,她跑了!可是……可是她還是會回來找我的!”

看着王楠的鼻翼緊張的擴張、煽動,我輕輕的握住了王楠的手,對上她驚慌失措的眸子。

“爲什麼,劉姐要纏着你!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說到這裏,我停頓了一下。“王楠,想讓我幫你,就說實話!”

王楠聞言,愣住了,隨後一把打開我的手,激動的倒退幾步。

“我沒有做虧心事!我什麼都沒有做!”,王楠使勁的揮手,倒退着撞上了門,而後大口的喘息。“我和劉姐不熟!她活着的時候我經常給她買東西吃!爲什麼……爲什麼她要害我?!人變成了鬼,就都是害人的嗎?!”

看着王楠情緒激動的抓住自己的頭髮使勁的撕扯,我想要上前卻怕更加刺激到她,便停住了腳步。可是,此時,原本舌尖的麻木卻似轉移到了嘴脣,感覺到有液體掛到了嘴邊,我伸手一摸,居然發現是口水。擦了擦口水,我伸出手扶住了沙發。

“王楠,你真的不認識劉湘雲嗎?”,我眯着眼睛,企圖看清王楠的表情。

“我不認識!我說了多少遍我不認識我和她沒有關係!”,王楠大叫起來,猛的用後腦勺撞向門。

“沒有關係,你爲什麼燒衣服給她?!”,我大聲呵斥,可是明明使出了很大的力,聲音卻似蚊吟。

爲什麼我的腦袋這麼重,而且王楠的臉變成了三層,不停的重疊而後再分開。

“呵呵!哈哈哈哈!”

靠在門上的王楠愣了許久,突然笑了起來,眼中原本的癡癡呆呆被狡黠歲取代,只見她慢悠悠的伸出手理了理自己凌亂的頭髮,便徑直將門反鎖上了。

“累嗎?累就坐在沙發上!”,王楠陰冷的望着我,嘴角揚起一絲詭異的弧度。“是不是覺得舌頭髮麻,眼神恍惚啊?快點坐下吧,否則你撐不到我講我這個故事的!”

聽了王楠這話,我才覺得有些不對勁,剛剛的水!一定是剛剛的水!水裏面攙了東西,所以我纔會渾身無力!

“你在水裏放了什麼?”,我想要直起身子,卻渾身無力,只得灘在了沙發上。

“沒什麼,一點麻醉劑而已,不致命的!”,王楠輕笑出聲,徑直走到了我的旁邊點頭目不轉睛的望我,而後一把捏住了我的臉。“你說,你睡的好好的爲什麼要醒?!做個活死人不好嗎?非要做個真死人?!”

“王楠,你想傷害我?!”,我硬是憋着一股力氣說出這麼一句低到幾乎聽不見的話。

“不不不!你想錯了!”,王楠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隨後將嘴巴靠了過來。“不是傷害,是殺!我要殺了你!”

……

(本章完) “爲什麼?”,我從眼睛縫裏面望着王楠,感覺到自己的眼皮很重。

我是想從鬼的手裏救下王楠,卻沒有想到着了她的道,可是她到底爲什麼這麼對我?!

“爲什麼?!你說爲什麼?!”,王楠仰着頭笑了起來,笑了許久一把抓住了我的頭髮。“因爲在你醒來之前我一直是平平淡淡的,縱使我每天得心不甘情不願的照顧你,最少還是可以忍受的!可是你醒了之後我便見到了我這輩子最不想見到的人!不,不是人,是鬼!我你讓我見鬼了你知道嗎!?”

“你是指,劉湘雲?”,我喘了一口氣喃喃道。

“沒錯!就是她!”,王楠使勁的將我的頭髮往下一拉,痛的我不得不昂起頭對上她滿是紅血絲的眼睛。“你這個怪人!在牀上躺了一年都不死!醒來卻把那個老傢伙的鬼魂給帶來了!你想嚇死我嗎?!我告訴你,你們誰都嚇不死我的!”

“你肯承認她是你母親了嗎?!”,縱使我出於被動,嘴裏還是不服輸,縱使王楠威脅我,可是我不相信她真的敢殺了我!

“哼!母親?養母罷了!還是一個長的極其醜陋的養母!”,王楠說到這裏,鬆開我緩緩的走到一個櫃子前面,翻動着抽屜。“我從小沒有爸媽,在孤兒院待到六歲,才被劉湘雲給領養走。孤兒院裏面的每個小朋友都渴望被領養,我也是!可是,當那個長相醜陋的像是鐘樓怪人一樣的女人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第一次感覺到害怕!”

王楠轉頭望我,雙手繼續放在抽屜裏面翻找。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醜的女人,像是童話故事裏面的巫婆一樣,又矮又胖,嘴裏還有兩顆銀色的門牙!那時候,儘管我哭着喊着不願意,可是院長還是硬生生的把我塞進了那輛破舊的農用車上!”,王楠輕笑着搖頭,“從那一刻起,我的命運便被改變了!她長的很醜,醜到我不願多看她一眼,甚至沒有叫過她一聲媽媽!可是,她總是笑呵呵的露出兩顆銀色的門牙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把所有的好吃的,都讓給我吃!儘管生活很苦,可是我身上衣服永遠是乾乾淨淨的,小辮子也永遠是漂漂亮亮的!”

“既然她對你這樣好,爲什麼你不肯認她?!”,我無力的將頭靠在沙發上,氣若游絲。

“好有什麼用?!”,王楠突然失笑出聲,卻笑出了眼淚。“沒錯,她是供我吃喝,供我上學!可是,這樣的母親怎麼帶的出去?!我永遠記得我上大學的那一年冬天,她穿的像個要飯花子,被門衛趕走的情景!當時,我和我的同學經過她的身邊,同學笑她是個瘋子,我還笑了!”

說到這裏,王楠突然從抽屜裏面拿出一把明晃晃的手術刀,在我面前使勁的搖晃起來。

“我能告訴別人,這個瘋女人,就是我的媽媽嗎?!她配嗎?!她配嗎?!”,王楠大吼起來。

……

(本章完) 見王楠有些歇斯底里,我的的目光卻死死的黏在了她手中的手術刀上面。現在想起劉姐那天晚上對我說的話,她說,如果我再靠近王楠死的便會是我!那個時候,我以爲是劉姐是在警告我不要多管閒事,否則便會殺了我,其實她是在提醒我,最危險的人物其實是王楠而不是她!

爲什麼我那麼傻,當時沒有聽出來?!

後面,縱使王楠不說我大概也猜出了一二。劉姐對王楠視如己出,傾心照料,可是換來了王楠的鄙視和奚落。縱使女嫌母醜,那十多年的感情既然付出了也收不回去了!王楠上了大學,乾脆在外地找了一份工作,憶女成狂的劉姐便一路乞討跟來了這裏,陰差陽錯,居然被好心的張院長安排進了醫院做了臨時工。

“你知道嗎,當我看到那個醜女人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簡直快要瘋了!快要瘋了你知道嗎?!”,王楠在我思緒萬千之際,一下子衝到了我的面前,激動的用冰涼的手術刀抵住了我的脖子。“我好不容易擺脫她,她爲什麼還要出現?!她賣掉了家中所有值錢的東西給我上大學!爲什麼!爲什麼還能找到這裏來?!她是我的噩夢嗎?!我永遠都擺脫不了噩夢嗎?!”

“王楠,你簡直是個畜生!”,我氣喘吁吁,無視脖子上面的手術刀,憤怒的望着王楠。“縱使你們沒有血緣關係,可是你卻是她親手養大的啊!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她?!”

“怎麼可以?!怎麼可以?!”,王楠擡起手就重重的甩了我一個巴掌,打的我耳朵嗡嗡作響。“我寧願她當初沒有收養我!她破碎了我對一個母親美好的幻想! 總裁的私有寶貝【完】 她讓我這麼多年以來,活的不像是個人!”

“呵!”,我用舌頭頂了頂火辣辣的腮幫子,輕笑起來。“是你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人!但凡是一個人,都不會像你這樣沒有人性!”

“如果你是我,你會比我更沒有人性!”,王楠狠聲,徑直舉起手術刀的刀背輕輕的划着我的臉。“我不想別人知道我有這麼一個養母,於是,我藉着送東西之際,勸她離開醫院。可是,她不願意!她不但不願意,還說有我的地方纔是她的家!可是,只要她留在醫院,就終會有穿幫的那一天!到時候,所有的人都會看不起我!那麼,我努力來的一切都將會毀於一旦!”

王楠哈哈大笑起來,眼淚洶涌而出。

“當我知道她有心臟病,不能激動的時候,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王楠靠近我,壓低聲音,詭異的笑了。“那天晚上,我故意和她爭吵,引發了她的心臟病!然後,搶過她的藥,眼睜睜的看着她心梗而死!我親眼看着她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抽啊抽,直到身體變冷,直到沒了呼吸!哈哈!她的眼睛睜的滾圓,死不瞑目呢!”

聽了這話,我再也坐不住,張開嘴狠狠的將一口口水吐在了王楠的臉上。

“你是畜生!王楠,你該死!”,叫完這句,我整個人癱在了沙發上。

“該死的是你!”,王楠擦了擦眼淚,舉起了手術刀。“如果你不把她的鬼魂帶來,我也不會見鬼,如果我不見鬼,你也會活的好好的!是你!初五!是你把鬼帶出了地獄,而將自己生生的送了進去!”

“王楠,我我一定會把……真相,說出去!”,我握緊拳頭,視線中的王楠漸漸的模糊。

“不!沒有機會了!因爲,知道我祕密的人,都已經死了!”

王楠陰笑着說完這句,舉着手術刀刺向我的胸口,一陣劇痛在胸口蔓延,接着我的視線之內一片殷紅……

……

(本章完) 我能感覺到那手術刀冰冷的鋒刃正刺破了我的胸口,劃開了血管不豐富的皮膚之後卻挑痛了每一根神經,就在那痛楚在沿着刀刃迅速擴散蔓延的時候,一股鮮紅涌出濺紅了我的視線。我以爲那是來源我心臟的血液,可是那淒厲的叫聲卻發自於王楠之口。

可是那鮮血和我眼睛裏面的粘液和淚水黏在了一起,迫使我根本睜不開眼睛,通過那條勉強撐開的細小縫隙我看到王楠昂着頭,張開雙手緩緩的向後倒去。

那個動作極其之慢,慢到像是電影按了慢進鍵,當王楠的手撒開,我的胸口有某個重物脫離肌肉纖維,頓時一種虧虛感伴着劇痛洶涌而出,我甚至可以感覺到有一股炙熱的液體從我的傷口處噴了出來。

生命似乎隨着那股溫熱的液體而流淌,就在幾乎快要枯竭的時候,一隻大手從背後托住了我徑直倒下的身體,而後另一隻大手捂住了我疼痛的胸口。

“別怕,有我!”,一個低沉且充滿磁性的聲音在我的耳畔響起,我想要轉頭卻因爲疼痛的牽扯而作罷。

視線一片殷紅,此刻我的像是隔着一層紅色的紗幔觀看所有的一切,開始還想殺我的王楠,此刻正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而她的脖子上有一道平整的傷口,那傷口微微的外翻,稀薄的黃色脂肪全部被鮮血掩蓋,而那猩紅的血呈霧狀往上噴射而出。

王楠是被利器割斷了氣管,此時的她正隨着鮮血的流出而不停的抽搐,口鼻間冒出的暗紅色液體正不停的泛着泡泡。

我正想掙扎着起身去捂住她的傷口,一個身影卻比我更快的衝了過去,之間劉姐喊着王楠的名字一把捂住了她的脖子。

“囡囡!我是媽媽!囡囡,媽媽在這裏!”,劉姐將王楠緊緊的摟在懷裏,用手使勁按着傷口,可是那鮮血還是從她的指縫間洶涌而出。“囡囡不怕,媽媽在!媽媽會保護你的!”

看着劉姐泣不成聲,我的心也跟着痛了起來,一個

養母都能做到如此,爲什麼我的生母卻能狠心將我拋下?!

想到這裏,我的眼淚涌出眼眶,稀釋了血液,讓我的世界瞬間變得透明起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