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隊指揮員這才一顆心放了下來。

「既然是老將軍說的,那就好辦了,那你們準備送他來這裡多久?」

「三個月夠不夠?」

「夠了!」

「……」

這麼長的時間,那是打定主意要將這個男人暫時關在這裡了。

——

溫栩栩無計可施下,最後還是找到了神鈺。

現在京城裡已經沒有人了,自從陳輕死了后,冷緒和霍司星兩人把他帶回家安葬,就再也沒有過來。

忽然聽到這樣的事,匆匆趕來的神鈺,也表示十分的震驚。

「他這是瘋了嗎?把你都趕走!」

「不怪他,是我自己太大意了,沒有收斂好自己的行為和舉止,我現在別的不擔心,就是怕他在觀海台沒人照顧,剛剛才有的一點復甦,又會被打回原形。」

溫栩栩收拾起了自己的難過,開始和這個男人著重聊起這個她最擔心的問題來。

神鈺能有什麼辦法?

唯一的辦法,就只能再想方設法把她再送進觀海台了。

可是,他們兩人都沒有想到,就在他們見面的時候,一直就在暗中盯著神鈺的人,發現了他們兩人

「家庭醫生?那是什麼人?」

聽到是一個女人,那莊子里,簾后正在因為第二次計劃也失敗了而怒火中燒的男人,盯著牆壁上密密麻麻的人物圖停頓了一下。

跪在外面的身影馬上解釋:「就是霍司爵的家庭醫生,上一次發現甜品店下毒的人,就是她。」

「是她?」

「對!」

這人又戰戰兢兢的遞了一張照片過來。

片刻,當著簾后的人接過這張照片,終於看清楚了上面的女人時,他眸光眯了眯,忽的,他就笑了。

「原來是她啊。」

「……主人,您……認識?」外面的身影嗅到了一絲不同,馬上,他抬頭望了過去。

然而,這簾后的人卻沒有說話了。

他將這張照片又放在眼前端詳了一會後,放在桌面上,一雙琥珀色的瞳仁,在窗外射進來的陽光下,重新綻放楚了明媚的笑意。

認識,怎麼會不認識呢?

他還真是忙昏頭了,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一個人都給忘了…… 而在她的身邊,則是一個葉向陽有些熟悉的身影,這個身影,他曾經見過他沒穿衣服的樣子,就是在那次他去捉白雲的奸的時候,意外地碰到在房間里卻是何採薇和她的富二代男友,這個身影正是那個富二代男友!

只見他下了車,頓時便很是親熱地把手摟在那個女孩的肩頭上,那女孩也不抗拒,兩人很是親熱的樣子,那個富二代還把頭不時地湊向那個女孩,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隨後,兩人就步入了一個酒店。

看到他們消失在酒店門口裏面,葉向陽頓時犯難了。他該不該把他看到的這一幕告訴何採薇呢?

躊躇了一番,葉向陽甚至都拿出了手機,可是最終,他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這畢竟是別人的私事,自己要是去從中挑撥,倒是顯得有點像是一個長舌婦一般。

就在葉向陽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他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一看,卻是唐湘雅打來的。

葉向陽有些疑惑地接了電話。

在他餵了一聲之後,那邊就傳來唐湘雅略帶焦急的聲音:「葉副主任,你在哪裏啊?」甜甜膩膩的,很是好聽。

「我在大街上啊,怎麼了?」

「大街上?我剛才聽說,你被衛生局長帶走了,有點擔心你,所以打個電話來問一下。」

聽到唐湘雅這直白的關心,葉向陽的心裏感到一陣甜蜜。能得到這麼漂亮性感的美人的關心,誰能不開心呢?

「哦,沒什麼,他只是找我說點事情。」

「什麼事啊?你認識他嗎?」

「也不算認識,只不過是都認識一個朋友,聊點私事。」葉向陽搪塞道。

「哦,是這樣啊,那你沒事就好。」

「謝謝你的關心,你現在在哪呢?」

「我在醫院啊。」

「哦,那好吧,我一會也回醫院了。」

「葉副主任,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倒是有個想法,想請你吃頓晚飯。上次你救了我,我還沒有好好地感謝過你一次,剛好我今天也沒什麼事,不知道你有沒有空啊?」唐湘雅有點靦腆地說道。

面對美女想邀,而且葉向陽現在也感覺想找個這樣的美人放鬆一下,聊聊天什麼的,頓時便應允下來:「可以啊,不過感謝什麼的就不必了,我們今天就算是出去放鬆一下吧,也可以算是慶祝我當上副主任吧。」

「那好,我們去什麼地方呢?」

「嗯,如果你沒意見的話,不如就去我一個比較熟悉的地方,那裏的飯菜味道還不錯,而且價格也比較實惠,老闆人也蠻好的,環境也還可以。還有,今天就由我來請客吧。」

唐湘雅說道:「地方是可以的,不過,請客還是由我來吧。畢竟,我還是要感謝一下你的。」

葉向陽笑了笑,沒再堅持:「那到時再說吧,我現在先回醫院了。」

「嗯。」

葉向陽攔了一輛的士,回到了醫院。

快下班的時候,葉向陽想了想,便給唐湘雅發了一條微信:「湘雅,一會下班,為了不讓別人看見給你帶來不便,我還是去醫院後面那個勞動路口那裏等你吧。」

很快,唐湘雅就回過了信息:「好的。[笑臉]」

其實,在這條平平淡淡的信息背後,唐湘雅看到葉向陽的信息時,內心還是有些失望的。她渴望着與葉向陽建立更進一步的關係,可是葉向陽卻看起來永遠是那麼紳士而且靦腆,也不知道他的內心到底是怎麼想的?

下了班之後,葉向陽就在約定的地方等到了唐湘雅。

當唐湘雅出現的時候,葉向陽的眼前不禁一亮,只見她今天穿着一條修身的藍色連體短裙,將她那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完美地勾勒了出來,尤其是胸前的兩團渾圓,簡直讓人看了有一種想要犯罪的衝動。而她的裙擺下露出來的兩條白皙嬌嫩的美腿,也是讓葉向陽看得有點發獃。

看到葉向陽那有些痴迷的眼神,唐湘雅的臉微微一紅,更添嫵媚,叫了一聲「葉副主任」,然後便走了進來,將她那渾圓豐滿的屁股往副駕駛上輕輕一坐,撩得葉向陽的心頭像是水波一樣蕩漾。

「湘雅,其實每次聽見你叫我葉副主任,我還有點不太習慣,不如,你就直接還是像以前一樣叫我葉醫生就好了,或者乾脆就叫我的名字也可以的。」葉向陽說道。

「叫你的名字?那多不禮貌啊,那我就還是叫你葉醫生吧。」唐湘雅用她那有如鶯燕一般的聲音說道。

「那也行。那我們就過去吧。」

「嗯。」

隨後,兩人就去了那家餐館,並要了一個包廂。

很快,服務員就跟了進來,並對兩人很是客氣地說道:「二位帥哥美女,請問要點點什麼?」

這時,唐湘雅就拿起了菜單,對葉向陽說道:「葉副主任,你看你想吃點什麼,今天就不用跟我客氣,你放心,我可是帶夠了錢過來的。」

葉向陽看着迷人的唐湘雅,說道:「其實我這個人對點菜沒什麼天賦,拿着菜單點了半天,最後點出來的還不好吃。我倒是覺得像你這樣的美女應該蠻會點菜的,不如就由你來點吧。」

唐湘雅略微有點靦腆地微微一笑,然後說道:「那好吧。」說着,就接過了菜單,點了三個菜,然後葉向陽就連忙說道:「可以了,點太多了浪費了。」

「哦,那好吧。那葉醫生你想不想喝一點小酒呢?」

「喝酒?其實我這個人對於喝酒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興緻,而且酒量也不是很好,不如就算了吧。」

「嗯……我看今天也很難得,應該還是我跟葉醫生第一次出來吃飯吧?不如就隨便喝一點吧,我的酒量也不好,要不就喝點紅酒吧?紅酒好像我還是稍微可以喝一點的。」

「那好吧。」

唐湘雅便對服務員說道:「給我們拿一瓶紅酒。」

「好的,請問要什麼價位的?我們這裏有588的,388的,188的和88的。」

「就拿188的就可以了。」葉向陽連忙說道。

「那好吧,就拿這種。」唐湘雅也說道。

「好的,二位稍等。」

服務員說着,就出去了。

頓時,剩下兩個人在包廂里,氣氛倒是顯得有點尷尬,還是唐湘雅率先地打破了尷尬,說道:「葉醫生,你經常來這裏吃飯嗎?」

「那倒也沒有,因為我這個人並不經常出來吃飯,也就是碰上一些特殊的日子,我和我的前妻……會來這裏吃一下。」

葉向陽說着,又勾起了他對以前他和白芸在一起的時候的回憶。還記得上次他和白雲一起來吃飯,也是在這個包廂,兩人那浪漫的點點滴滴,彷彿就在眼前,可是卻又恍如隔世……

…… 少年把江小狼當兩三歲孩子似的拋高高,讓江小狼一陣臉寒。

哥哥,我五歲了啊喂!

他被拋到半空中,順勢往前一躍,就從少年的頭頂飛了過去。

少年哈哈大笑:「哎吆,有內力輸出了啊。來來來,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他說着,一個急轉身,就向江小狼飛撲過去。

江小狼一笑:「來啊,怕你啊?」

他腳尖一點地,就飛躍出去三四米,躲開了少年的魔爪。

喬天羽坐在桌邊,說道:「好了,你們兩個不要鬧了,吃完飯,還有正事呢!」

葉飛揚收住腳步,重新坐回餐桌:「嗯,我是個好寶寶,最聽小姑姑的話!」

江小狼撇撇嘴,坐到他身邊,用筷子夾了一個水晶包,塞進了嘴裏,問道:「怎麼樣,找到我乾媽了嗎?」

葉飛揚笑道:「必須的啊,小CASE一件!」

江小狼就知道,有他出馬,就穩了。

「他們現在在哪兒?」

葉飛揚吃着一根烤腸,說道:「在一個私人別墅里,我讓小傑叮著呢。我們監聽到,那個男人,說上午九點去教堂,舉行婚禮。」

「啊?這怎麼行呢?你們怎麼不把我乾媽帶出來呢?」

江小狼急切地說。

葉飛揚道:「那個男人雇傭了二十多個保鏢,防守太嚴密,我們不好動手。況且,我們是來參加比賽的,不宜暴露身份。所以,等到了教堂,我們協助,你們動手!」

江小狼點頭:「好。」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