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裏剛治療沒幾天,又一次被這麼摩擦,是個人都受不了這種遭遇!真是黴透頂了!

晨曦猛然感到不對勁兒了,臉一下了起來,她怎麼擦這裏了。

樣還沒退去,她又好奇了,這男人那裏怎麼這麼硬,肉肉不都很軟嗎,怎麼搞得。

晨曦又一次碰了碰那裏,我靠!難道這就是所謂的tng?這男人也忒忒忒澀了,大白天的還那麼,不知害羞!

她急忙收回手,她這又做了什麼?人那裏怎樣關她什麼事兒,最近怎麼老犯糊塗事,別人誤以爲她是小澀女了。

晨曦咬着下嘴脣緩慢地擡了頭。

是他,怎麼是他!

老天你也太會開玩笑了,千萬人的都市,才就幾天又讓我們相遇,您到底神馬意思!

晨曦一看到是哪個冤大頭一下坐到了地上。

嚇得她不知所措,怎麼辦怎麼辦,他不會認出她吧?

晨曦急忙扭頭,嘴裏不停的安慰自己,“不慌不慌,不能自個兒亂了手腳,不慌不慌。”

說不定他還沒認出是她,要認出了還能這麼淡定?

還好自己明智,早就做了措施,要不怎麼死都不知道了,要穩住,一定要穩住,別讓對方看出你的心虛。

晨曦忐忑的眯着眼小心的瞧了瞧冤大頭,死男人只是皺了皺眉,沒對她大打出手,應該是沒看出是她吧,應該是的。

看樣子那天跟着思琪去換了造型還是管點用了。

她的小心肝啊,差點被嚇死了。

, ?朱明很是納悶兒,怎麼現在的女人都這麼澀!上次是被偷看,這次是被偷摸,女人,怎麼就這麼和他那裏過不去!不會被誤認爲是小鮮肉了吧。[燃^文^書庫][www].[774][buy].[com]複製本地址瀏覽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

人長得帥也真夠麻煩!

還沒摸夠?這女人摸了幾遍還不夠,還要摸!又是哪一個不要命的女人這麼胡來,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女人!

朱明摘下墨鏡用那犀利的眼神細細打量起眼前的女人。

較小的身板,齊耳的短髮,整體還很清新,這穿衣打扮也不像個小澀女,可這動作怎麼這麼熟練,難道只是巧合或是弱智!

女人總算擡起臉看他了,可這張臉怎麼這麼熟悉,慢,這不是野蠻極品土女人嗎!怎麼又是她!

你這女人吃幹抹淨還要回味一次是嗎,好,看你怎麼玩得起!

奇怪了,這極品女人怎麼不跑了?她不會以爲他沒認出她吧!

小白,別以爲自己換了馬甲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敢在他面前玩這把戲,笨女人!

以爲剪了短髮,退了熊貓眼我就不認得你了,別忘了我可是見過不是熊貓眼的那張學生證上的照片。

朱明特意隱藏了得意心情,主動權已在他手裏,看她怎麼演這齣戲。

扁扁的小臉,圓圓的大眼睛,櫻桃小嘴,這麼看那張學生照不是ps的效果了,算你有點姿色。

這麼看他也多虧了見過那張照片,要不今天還真認不出這較小甜美的女人就是臭烘烘的野蠻女!

笨女人,裝的還有聲有色嗎,好,爺就陪你玩玩,免得獨自一人唱獨角戲無聊。

晨曦發現對方沒有絲毫認出她的氣息,可把她激動壞了。

“先生,對不起,對不起。”晨曦扶着地板站了起來,連聲道歉。

紫萱和哥哥這會兒也跟了過來。

“晨曦,沒事吧。”

晨曦心裏嘀咕,別喊名字啊,萬一被發現了怎麼辦,哦對了,這混球還不知道她姓什麼叫什麼的吧,應該沒事,白白擔心了一場。

“我沒事,就是這位先生的衣服被我弄髒了。”晨曦不好意思的指了指朱明。

話雖鎮定,可晨曦的心裏還是不安的敲起了鼓,沒事的,應該沒事,可定沒事。

晨曦不停地自我鼓勵,勉強表現的不驚不慌。

“朱明?真是你!”站在紫萱身旁的秀氣男人開口道。

這人不會是紫萱的哥哥吧,高高的個子,秀氣的臉,只看外表很難想象是紫萱的哥哥,倆人也太不像了吧。

“哥,你認識他啊,那就更好辦了,誤會一場,誤會一場。”紫萱拉了拉晨曦的胳膊,示意交給她的哥哥。

那帥哥真是紫萱的哥哥,這人和朱明這麼隨意,不會是舊相識吧。

“好久不見。”朱明那張冰塊兒臉仍無表情的說了一句。

晨曦想,你會說話的啊!剛跟你道歉了那麼多次你都不理我,還以爲他嗓子有問題呢?

原來你會說話的!那就是說,不領我的道歉是故意的了,算你狠!

算了,上次讓你受了傷,這次就不和你計較了。

晨曦扭頭跟着紫萱去了餐桌。

“一個人嗎,要不一起。”紫萱哥哥熱情的邀請道。

只見木頭臉點了頭,跟了過來。

艾瑪,不會吧,還要面對着混球吃飯?這飯還吃得下去不?

, ?“剛差點沒認出是你,這造型我喜歡。[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首發)”紫萱手拿着菜單小聲說道。

晨曦好想捂住紫萱的嘴,焦急萬分的她急忙使了眼色。

聰明的紫萱馬上換了話題,“晨曦,你覺得怎樣?我哥剛說的那個護工工作。”

可晨曦的眼和心都忙於計算危險係數根本無暇聽進任何話語。

“晨曦!”

“啊曦顯然沒回過神來,簡單敷衍道。

說句實話,她還真沒聽清是什麼工作,一心注意着混球的一舉一動,根本沒想別的。

晨曦捧着杯子喝了口水,她發現她越想表現的自然,心就越不踏實。

“就是太委屈你了,我在這裏認識的也只有我哥。”紫萱遺憾地扭頭看了看坐在對面的夏易。

“我聽紫萱說你急需一份工作,想找份在夜裏工作的職位是吧,正好我們醫院缺夜間護工,就是薪水低了些,但醫院有宿舍,還有食堂。”紫萱的哥哥滔滔不絕了說了一堆。

“什麼?醫院?”晨曦聽到醫院倆字驚訝的差點嗆水。

“咳,咳,咳。”

紫萱拍了拍晨曦的後背。

“還好嗎?”

夏易給遞過來一章紙巾。

晨曦點頭謝了謝。自己也太不淑女了,這場合還表現的這麼狼狽,哎,啥時候她也能典雅一些,實在是太失禮了。

朱明看着這一情景,暗自得意,這野蠻女原來討厭醫院,她是不是膽小,怕死人。要麼怎麼一聽醫院倆字就這麼驚慌失態,估計**不離十,小白,露出弱點了吧。

這麼看雖然遭到咖啡襲擊,但今兒也沒白來,得到了這麼好的消息。他敢肯定,孟晨曦不會接受這個工作。只要她不接受這份工作他就有辦法把她騙到別墅去。

晨曦接過來紙巾擦了擦手和臉,小心翼翼的喝了小口水才緩了過來。屢次失態,弄得她很是不好意思,晨曦微低着頭捋了捋頭髮。

坐在晨曦對面的朱明差點沒笑出聲,野蠻女還要裝淑女嗎?搞笑!

晨曦默默地哀嘆了一聲。

哎~喜事又要成泡沫了,雖然已經習慣了,但還是很失落。老天你是故意玩我的吧?

你妹的,怎麼偏偏是醫院?也怪她自己光顧着高興,都沒問清工作的地點。醫院,晨曦最討厭醫院了!醫院的門兒她都不想邁進去,就她這樣還怎麼在醫院工作!

過往的經驗告訴她亡靈最多的地方就是醫院,她可不會忘記那次住院時的遭遇!一張張蒼白麪孔讓人毛骨悚然,打死她也不去醫院!

寧願打包回家,也絕不去醫院!

可紫萱特意安排了這次見面,她總不能直接回絕了人家吧,還是等想好了措辭在拒掉好了。

晨曦裝着看菜單,心不在焉的翻了翻。

“光說工作的事兒了,忘了介紹了。”夏易這纔想起來孟晨曦和朱明不認識的事實。

“這邊是朱氏集團的…”

“哥,不用忙活了,在月城無人不知朱總的大名。

”紫萱小聲提醒了夏易。

“哦,對,這邊呢是我小妹的好友孟…”夏易的話尚未說完,朱明就站了起來。

“慢用,我有事先走了。”

木頭混球頭也不回,高貴的離開了餐桌。

什麼人,一點禮貌也沒有,不把人當人看,he,你是朱總就牛b了?高貴了?自戀狂!切!誰稀罕!晨曦撅了撅嘴。

, ?離開餐廳,晨曦獨自一人走在大街上。[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城市的中央,燈光明亮,照亮了寸寸土壤,彷彿這燈光發出了整個太陽的光芒。

城市的小巷,燈光淒涼,彷彿這燈光也要吝嗇自己的光芒。

以前只注意到月城的繁華,甚至以爲月城的夜景就是四個字‘金碧輝煌’,誰知自己居住的地方竟是另一個世界,失去了光芒,失去了生氣。

樹葉零零散散的飄落了下來,晚秋的夜顯得死氣沉沉。

晨曦此刻的心情也不就這天氣!該好好享受大學生活的她,在這小巷藉着朦朧的燈光尋找那看不見的那條路。

這麼想,自己活過來的18年太滋潤了,遇上了和藹的父母,從未體驗過什麼叫苦。一直以爲賺錢就是那麼個回事兒,可通過這次親身體驗讓她深刻的明白賺錢是多麼的不易!

花錢容易,賺錢難,她能養得起自己嗎?

對了,她的錢包裏還剩多少錢來着。

晨曦停在路燈下藉着模糊的燈光掏出錢包數了一遍又一遍,五百三十二元,怎麼就這麼點?不有一千多的嗎,怎麼花這麼多了。

她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花掉這些錢的。

晨曦很好奇,這點錢還能維持多久的生計?兩週?一週?就她這花錢速度頂多就一週吧。

怎麼辦,難道她只能去一個陌生的別墅當管理人? 獨家佔愛,樑少專寵逃妻 在一個無人居住的別墅裏獨自一人住?萬一那宅子是個鬼宅?哎呀還是不考慮了,回去直接拒掉好了。

還有一週,再等等,說不定真有奇蹟發生。

可千萬別再給她一個喜訊,又馬上潑她冷水,她弱小的心,真心傷不起!

晨曦剛要收起錢包時,一輛摩托車快速駛了過來,那燈光照的她都睜不開眼,就在那一瞬間手掌變空。

等晨曦回過神時手中的錢包已消失殆盡。

“錢包,我的錢包,靠,這麼胡來,小偷,你別跑。”

晨曦撕心裂肺的大喊,那可是救命錢,她身上的唯一的錢,在這沒錢寸步難行的社會叫她怎麼繼續活下去!

缺德強盜,壞強盜,有錢人遍地就是,怎麼就偏偏搶她的錢!

人倒黴起來喝水都塞牙,這不說的就是她嗎。

晨曦還沒跑起來呢摩托車就已經消失在那一盡頭。

晨曦連人臉都沒看清,牌照也沒看清,只見到是輛紅色的小摩托,如今錢包和強盜煙消雲散,叫她去哪兒找去?滿大街都是紅色的小摩托,怎麼找!

就這麼被搶,晨曦真的很不甘心!

不都說上天給你關上一個門的同時會開啓另一扇門嗎,她的那扇門呢?

老天怎麼就對她這麼不公!連唯一的命根子錢袋子也要從她這裏拿走!

老天,你是不是人?也是,老天又不是人,不能按常理評判。

這世道,這天氣,這強盜,晨曦氣氛,委屈,憤怒!

有氣無處發的晨曦一屁股坐到地上,瘋狂的撒野起來,四肢在空中亂舞。

反正空無一人的街道,就讓她任性一回吧!

晨曦朝着天空大喊,“我不會屈服,我一定會**!”

隨後惡狠狠地盯着那摩托車消失的地方,咬牙切齒的下了詛咒!

“壞強盜,敢搶老孃的錢,叫你不得好死!”

, ?回到家,晨曦無力的攤到在**上,四仰八叉。[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首·發

她苦澀地感嘆,“這日子還怎麼過!”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晨曦拿起手機一看,是聯通發來的手機欠費的短信。

不會吧,連手機也要和她過不去?還讓不讓人活!

木有半毛錢的她明天的飯票問題又該怎麼解決?

沒有錢的日子真特麼忒忒忒步步驚心了,簡直寸步難行!

晨曦猛地坐了起來,那眼眸掃到了桌上擺放的零食,激動地她差點沒哭出來。

雪中送炭啊,還好她提前儲備了乾糧,要不明天她就得打包回家了。

有食物有水不至於馬上餓死,還能搏一搏。

這個月的流量還沒用完,趁着月底前趕緊用掉好了。

晨曦剛打開數據,嘀鈴鈴,郵件提示音響起,打開一看,是那家招聘公司又發來了郵件。

“您想好了嗎,如果明日我們還未收到您的回覆,我們就考慮其他應聘者了,請您儘快回覆,謝謝。”

她差點忘了這個不靠譜的職位,以前她還能左挑右挑,如今山窮水盡,無路可走,由不得得她了。

要是這家能預付工資就好了,要是老闆真同意給她預付工資,那在差的條件都是浮雲。

對於目前的她來說沒有比oney更吸引人的,這錢關係到她的未來,爲了未來拼了。

說不定人僅僅需要一個人搭理別墅的清潔工而已,是她自己聯想翩翩想太多了。

住進別墅房租不也能省下來了嗎,她要能轉租現在租的小窩還能拿到一筆錢了。

宅子鬧不鬧鬼,夜裏靈魂出竅逛一圈就能確定了,沒什麼可擔心的。

晨曦打開手機,回覆了郵件。

第二天,天一亮,晨曦就躺下了。

她就怕白天那僱主要見她,與其等到影響睡眠,還不如現在就睡覺,這樣事情和睡眠誰都不耽誤誰了。

果然整九點時來了電話,約她見面,說地址已經發到她的郵箱裏了。

晨曦揉着眼睛放下電話,打開數據。

數據一打開,城市快報就自動啓動了起來,滾動今日的新聞。

“昨日晚凌晨時分,在外環東路發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輛紅色摩托被壓進大貨車底部,造成死亡,據警局提供的消息,此人身上搜出了女士錢包,身上酒精度超量…”

晨曦急忙點擊翻了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