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怎麼樣?”秦少傑問道。

股市的事情,他是一點也不懂,但按照數字來算,百分之六十八確實要比百分之三十二要大的多。

“秦董,這是有人在惡意收購。”董樂樂說道。這幾個月,她也看了不少關於這方面的書來充實自己,所以對這些也懂一些。至少比秦少傑要強。

“他們大量收購我們公司在市面上的流通股,看似是在給我們送錢,但如果他們收購了一定的數量後在大量的拋出,這樣會給股民帶來恐慌的。這樣下去,公司的股價會大跌。到時候股民也會開始拋出手中的股票,這樣一來,對方就可以低價買進了。”

“那等他們低價拋出的時候我們收過來不就行了嗎?”秦少傑問道。

“不行的,秦董。”董樂樂直感覺自己是在對牛彈琴,焦急的說道。“我們公司的流動資金不夠。”

“資金不夠?”秦少傑想了想,說道。“資金的問題我來搞定就行了,其他的交給那些專業人士搞定。需要多少資金?”

“大概需要十二個億左右。”董樂樂說道。

“這麼多?”秦少傑有些納悶,當初李援朝說整個公司市值二十多億,可怎麼現在光百分之三十多的股份就要十二個億?

“是的,秦董,由於白薇小姐進軍影壇,這個消息一出,我們的股價漲了不少。”董樂樂說道。

“行,我先掛了,五分鐘之後錢就會到公司賬上。”

掛了董樂樂的電話,秦少傑又撥通了真田雄一的電話。

這個好久都沒見過秦少傑的RB男人,聽到秦少傑的聲音後有些驚訝,也有些興奮。語速極快的把那邊發生的事情說了一便,但無非也就是公司如何如何,賺了多少錢而已。

秦少傑沒心情聽他說這些,只是告訴他把錢打到皇朝娛樂的帳戶後就掛了電話。

隨即,秦少傑的眉頭便皺了起來。

白薇被歐陽錦糾纏,自己的公司又有人惡意收購,這難道是巧合嗎?

不行,我得去看看。

想到這,秦少傑便囑咐秋若帶着靈月幾人玩,把克里爾斯也留了下來,自己則是叫了一輛促租車,直奔皇朝娛樂而去。 “瑤瑤,幫我查個人,跟你一個姓,叫歐陽錦,東北人。把他家所有的資料都幫我查出來。”出租車上,秦少傑又撥通了歐陽瑤的電話。

秦少傑生氣了。他認準這事就是歐陽錦乾的,都不用想,肯定是他,修行界的人不會這麼幹,同樣,他也再沒有別的仇人了。

“你又要幹嗎?我在開會呢。”歐陽瑤小聲的說道。

“正事,是正事呢,快幫我查一下,好了,掛了。”說完,秦少傑便掛了電話。


……

“情況怎麼樣?”秦少傑的辦公室裏,秦少傑看着一臉焦急的董樂樂問道。

“對方已經收購了我們百分之十七的流通股,現在已經開始往外拋了,情況跟想象的一樣,公司的股價已經開始下跌。”

“資金到了吧?”

“到了,我們的操盤手已經開始護盤了。”

“那就行,幫我叫總經理進來。”

董樂樂答應了一聲,便轉身走了出去,片刻後,又帶着一箇中年男人敲門走了進來。

“秦董,我是楊學,您好。”中年男人自我介紹道。

他是秦少傑剛把娛樂公司收購過來時,李援朝派來幫秦少傑的人,秦少傑一直也沒換掉他。“你好,坐下吧。”秦少傑指了指辦公桌對面的椅子說道。

楊學道了句謝後便坐了下來,董樂樂很有眼力勁的倒了杯茶後就退了出去。

“楊經理,說說現在的情況。”秦少傑開門見山的問道。

“是這樣的。”楊學連忙組織了下語言,說道。“今天上午一開盤,就有一股資金開始收購我們市面上的流通股,到十分鐘前,已經收購了百分之十七的股票,現在正大量往外拋售。爲了不引起股民恐慌,我們已經開始收購他們拋出的股票,但現在也有不少股民已經開始跟風,公司的股價已經跌了百分之十。”

“有辦法沒有?”秦少傑皺着眉頭問道。

我們的秦少傑同學最在乎的兩樣東西,第一就是他的親人,第二就是錢。股價下跌,就跟在燒他的錢一樣,沒什麼區別。

“秦董,放心吧。”楊學笑了笑,並沒有像董樂樂一樣着急。

“本來我們的資金鍊是不夠的,不過您剛纔打到公司帳戶上的十二億美金別說護盤了,再開兩家這樣的公司也夠了,我們爭取在中午停盤之前把股價拉回到原來的位置,說不準還能更高。”


十二億?美金?

秦少傑被楊學的話說的愣住了。想了想,秦少傑一拍自己的腦袋。

可不是嘛,自己給真田雄一打電話,只告訴他給皇朝娛樂的帳戶打十二億,也沒說是華夏幣還是美金,結果,很實在的真田雄一直接聽了他大老闆的話,十二億美金五分鐘內轉到了皇朝娛樂的帳戶上。

這小子,你怎麼不轉R元呢,看來你也知道你們那的貨幣不值錢啊,秦少傑暗暗想道。


“秦董,我們資金充足的情況下,您又有百分之百的控股權。”楊學繼續說道。“所以,我們不必擔心對方。”

“那就好。”秦少傑點了點頭,問道。“楊經理,你對北方的歐陽家知道多少?”

……

歐陽集團,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掛在一幢高六十八層的現代化辦公大樓上,在太陽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晃眼。這就是北方歐陽集團的總部。

一整幢現代化辦公大樓高六十八層,是歐陽集團自己買地皮,自己建造起來的,可見歐陽家的財力是何等的雄厚。

“董事長,我們拋出的股票立刻就被買了回去,而且散戶拋出的股票對方也都在吸收。”一個年紀五十多歲,帶着一副金絲邊眼鏡的中年人看着坐在老闆椅上的歐陽璞說道。

歐陽璞的辦公室位於這幢大樓的最頂層,一整層都是。

辦公室裏的裝潢更是充滿了高貴,或者說——昂貴。


全紅木打造的辦公用品,純手工編織的羊毛地毯,歐式風格的金屬吊燈,水晶酒櫃裏價值不菲的紅酒。看上去這根本不像一間辦公室,更像是一座豪華的別墅。

歐陽璞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一切。

他喜歡這樣,讓他有一種睥睨天下的感覺。

“他們哪來的錢?”聽了中年男人的話,歐陽璞皺了皺眉頭。

“你不是說對方的資金鍊根本不夠嗎?”

“是,是的,董事長。”中年男人見歐陽璞皺起了眉,額頭上立刻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汗,才繼續說道。“董事長,這個不是什麼祕密。皇朝國際娛樂的市值最多也就是二十多億華夏幣,而且是固定資產較多,他們的流動資金基本全都投資到影視方面了,資金鍊不會超過兩億。而且,最近亞洲小天后白薇進入影視圈,皇朝爲她量身打造了一部電影,這部電影就耗費巨資,我想他們應該沒有多少流動資金的。”


“沒有多少?呵呵。”歐陽璞笑了起來,隨後問道。“既然你說他們沒有多少資金,那這些錢又是哪來的?百分之十七,將近六個億的資金,大風颳來的嗎?”

此時,歐陽璞心裏也有些納悶,難道那個年輕人還真有深厚的背景?資金拆借不是沒有,但這樣動輒幾個億借款,恐怕不好借,就算去銀行貸款,也不是幾分鐘就能下來的。

“我,這……”中年男人的冷汗嘩嘩的往下流,他可是知道歐陽璞的脾氣。這要是認爲自己辦事不利,打斷他四肢炒了他是小的,萬一找個沒人的地方把自己埋了,那理都沒地方說去。

“再去查,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收盤,給你半個小時,給我查出對方資金的來歷。”歐陽璞冷冷的說道。“如果查不出來,你就自己滾蛋吧。”

“砰”歐陽璞話音剛落,中年男人還沒來得及說話,那厚重的辦公室大門便被人從外面用力給推開。

“董事長,不好了。”歐陽璞的祕書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就連歐陽璞那冷冷的眼神都顧不上看,焦急的說道。

“董事長,不好了,有人在大量收購我們公司的股票。” “歐陽家?”楊學聽到秦少傑的話,先是一愣,隨後問道。“秦董說的是南宇文,北歐陽的那個歐陽家?”

“對,就是那個歐陽家,你瞭解多少?”秦少傑點了點頭說道。

這時候,秦少傑的手機也響了起來,是歐陽瑤發來的短信,通知秦少傑資料已經傳到了他的郵箱裏。

“瞭解的不多。”楊學說道。“歐陽家在整個華夏都很有實力,但主要的產業全都在北方,還有一些跨國的上市集團,涉及到的領域也很多,用富可敵國來形容的話,一點也不爲過。”

秦少傑一邊聽着楊學的話,一邊打開辦公桌上的筆記本電腦,登陸郵箱,把歐陽瑤傳過來的資料下載了出來。

“歐陽集團的市值有多少?”秦少傑問道。

“這個我還真不太清楚。”想了想,楊學才說道。“前年有一個小道消息,說歐陽集團的市值已經超過一百二十億美金,不知道是真是假。”

“差不多吧。”秦少傑拿起已經打印出來的資料看了看,隨手遞給楊學說道。“一百三十六億美金的資產,你看看吧。”

楊學疑惑的接過秦少傑手裏的資料,這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只見那幾張紙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全都是關於歐陽集團產業的,甚至連歐陽家的家譜都一清二楚。而且就連那些不掛着歐陽集團名字的產業全都列在上面。

“秦董,你這是?”楊學有些不明白秦少傑給他看這些東西的意思。

“一百三十六億美金的市值。”秦少傑說道。“楊經理,你是專業的,你說說看,如果要收購歐陽集團,需要多少資金呢?”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們玩,錢,我有。秦少傑暗暗想道。

就連歐陽璞也不會想到,秦少傑除了皇朝娛樂,就連RB的山口組所有的產業都是他的。秦少傑也聽真田雄一說過,山口組的錢可是比歐陽集團多了太多了。

“啊?”楊學被秦少傑的話嚇到了。

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耳朵,在發現自己沒有幻聽的時候,楊學才小心翼翼的問道。

“秦董,你,你是說要收購歐陽集團?”

“當然。”秦少傑點頭說道。“既然他們想收購我的公司,我爲什麼不能收購他們的呢。你說說吧,需要多少錢才行。”

楊學看了看秦少傑,在發現他不是開玩笑後,才說道。

“如果這上面的資料準確,那就是說,歐陽集團現在的總裁歐陽璞手裏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他的弟弟歐陽泳和歐陽霆分別有百分之十,他的兒子歐陽錦有百分之六,加起來,正好是百分之五十一,也就是說,他歐陽家是完全控股的。”

“那不是還有百分之四十九呢嗎,收購這些需要多少?”秦少傑問道。

“這……”楊學想了想,說道。“初步估計,需要一百億美金左右的資金。”

“要用這麼多嗎?”秦少傑問道。

“是的。”楊學肯定的說道。“我們要收購的話,對方一定會出資護盤,所以,我們必須要準備更多的資金。”

秦少傑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後,便掏出手機給真田雄一發了個信息過去,讓他就算砸鍋賣鐵,也準備一百五十億美金送過來。

發完信息,秦少傑又跟楊學聊了一些關於商業上面的事情,半個小時後,秦少傑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真田雄一的消息傳了過來,告訴秦少傑資金已經到位了。

秦少傑有些驚訝真田雄一的速度,這可是一百五十億美金,不是一百五十快。他竟然這麼快就弄來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砸鍋賣鐵了。

“楊經理,現在已經有一百五十億美金的資金到了公司帳戶上,開始收購吧。”秦少傑看着楊學說道。

“啊?”楊學再次嚇了一跳。但很快便反應過來。

“好,好,我馬上去辦。”說完,便轉身向秦少傑告辭。

我的個天,這秦董到底是什麼來頭啊,一百五十億美金,這麼短的時間就到賬了,難道瑞士銀行是他開的不成?

楊學不是有點激動,而是非常激動。這麼大資金的收購,他還是第一次接手,但對於曾經在華爾街混跡多年,也有不俗成績的他來說,這也讓他異常的興奮。看來,是到自己發揮的時候了。

……

“董事長,不好了,有人在大量收購我們的股票。”歐陽璞的祕書連門也沒敲,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歐陽璞見祕書連門不敲的就跑了進來,本來想發火的,可突然聽到祕書說自家公司的股票在本人收購,頓時一愣。

“怎麼回事?”歐陽璞問道。

“我,我不知道。”祕書聲音顫抖的說道。

“就剛剛,下面打電話上來說,公司的股票在被人收購,而且已經收購了百分之七,現在還在收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