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不是預示着蜂組織又要捲土重來,這對於衆人而言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現在八隻眼組織還沒完全的瞭解,又突然來了一個非常憤怒的蜂組織,這讓現在的局勢變得越來越糟糕了。

“按照我的想法,這應該只是一個巧合,蜂組織應該不會有這麼快就又來到國內,畢竟上次的事情讓他們也是損失慘重。”

“我有不同的觀點,雖說上次的事情,我們的確讓蜂組織損失慘重,但蜂組織的整體實力我們根本不得而知,說不定這次的事情都沒傷到他們的元氣也說不定。”

周冉和徒遠先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不過,一旁的姚佳麗倒是一直沒有說話,好像是若有所思的樣子。

“這件事情不管到底是怎麼樣,對我們而言都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相反還讓我們很是頭疼。”

“我對於徒遠的看法更比較看好一點,畢竟徒遠曾經是臥底成員,對於國外的這種組織也比較瞭解一些。”

“我對於國外的這些組織也是有過一些耳聞,能在各個國家都有所發展的,一定都不是什麼善茬,所以我覺得上次的事情對於蜂組織來說應該無傷大雅。”

“但話又說回來了,這麼長時間遲遲不露面,肯定是還有別的方面的顧慮,這一點是我們目前還不得而知的,我認爲,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還是要搞清楚一點。”

“無心,你被偷襲的時候,他應該是想取你性命的纔對,那你在暈倒之前還見他有什麼其他的動作沒?”

“當時我已經察覺到了周圍有些不正常,便加強了警惕,可是沒想到他還是偷襲得手了,我在暈倒之前,看到他向我走了過來,我還以爲我這次凶多吉少了呢。” “那按照你說的來看,這人應該是看到了我與徒遠出現了,纔沒有繼續對你下手,如果我們倆沒發現你突然不見了,恐怕這次還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一拳秒殺系統

“周冉說的沒錯,不過可能還有一點原因,這個蜂組織成員對於自己的暗器還是比較有信心的。”

“這一點他還真的是可以非常的有底氣,因爲這次如果不是趙珈欣的醫術精湛,恐怕就是最後真的送到了醫院,也不會發現什麼問題。”

徒遠也是一臉擔憂的說道,不過現在既然能分析起這件事情,幾人還是非常慶幸無心能夠甦醒過來的。

既然知道了這件事情,以姚佳麗的性格來說,肯定不可能會就此善罷甘休,最起碼,還是要搞清楚一點。

那就是這次只是蜂組織個別成員的單獨行動,還是蜂組織的又一次來襲,這對於接下來姚佳麗的行動部署,將會是非常重要的一關。

不過,特別行動小組的人還是忽略了一點,其實也不能說是忽略了,因爲他們對於這一點一點就不知情。

因爲當時無心三人身處的度假村,其實是八隻眼組織的情報收集點,而那名蜂組織成員那天的目地也不是針對幾人的。

事實上,他在遇見無心之前,根本不知道幾人會在這裏,而他那天的任務,也是來八隻眼組織刺探一下情報。

現在的蜂組織因爲上次的事情,還是元氣大傷的,一方面是因爲他們損兵折將,痛失了許多優秀的人才。

另一方面,還是因爲他們成功的引起了中國警方的注意,這纔是他們不敢再輕舉妄動的原因。

都知道中國是僱傭兵的墳地,而且現在蜂組織又成功的吸引了中國警方的注意,蜂組織現在所走的每一步都是非常的艱難。

回到總部的阿奇瑪,對於蜂組織在中國的失利,都歸結到了自己的頭上,這一點,還是得到了蜂組織上峯的欣賞的。

蜂組織向來都是敢作敢當的漢子,這也是他們能夠與八隻眼組織在整個亞洲都分庭抗禮的主要原因。

不過,欣賞歸欣賞,阿奇瑪應得的懲罰,也是一樣都沒少了,阿奇瑪對此倒也是心甘情願。

但蜂組織的上峯還是手下留情了,並沒有按照之前的處理方式對待阿奇瑪,畢竟現在人才匱乏,此時又是用人之際。

所以阿奇瑪還是多少受到了一點照顧的,蜂組織上峯給了阿奇瑪一個機會,一個可以東山再起,捲土重來的機會。

當然,這個機會的難度也就可想而知了,蜂組織上峯給了阿奇瑪十個人,讓他去營救在韓國被圍困的八隻眼組織成員。

而現在根據蜂組織上峯的瞭解,八隻眼組織這次出動了至少有一百人,雖然還是久攻不下,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八隻眼組織餘下的時間不多了。

臨危受命的阿奇瑪,對於這樣的挑戰倒是沒有一點怨言,這無疑是自己最後的機會,雖然此行兇險無比,但在阿奇瑪看來,也並非沒有一點機會。

所以此時出現在中國的那名蜂組織成員,只是形單影隻的一人,其餘的蜂組織成員並沒有到來,阿奇瑪能不能帶領蜂組織的成員捲土重來,現在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不過,對於蜂組織內部的事情,姚佳麗等人還是不知道的,別說他們了,就算是八隻眼組織,對於蜂組織內部的動作也是一點都不清楚。

但既然現在無心無意中發現了蜂組織的成員,而且還將無心給無心偷襲至昏迷,所以無論如何,都是必須要搞清楚蜂組織的動向的。

爲了這件事情,姚佳麗特意將專案組的穆天陽也叫回了特別行動小組,因爲穆天陽現在的身份與之前還是有所不同的。

爲了能儘快的搞清楚蜂組織的最新動向,姚佳麗還是希望動用一切能動用的力量,只有這樣,才能更快的搞清楚蜂組織的最新動向。

被急匆匆叫到特別行動小組的穆天陽,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情況,不過,肯定是有什麼事情,不然,姚佳麗也不會這麼急着叫自己回來了,因爲她肯定也知道自己專案組的事情也不少。

現在除了周明之外,所有的特別行動小組成員都坐在了會議室裏,看着衆人嚴肅以待的面容,穆天陽也知道這次的事情還是非同小可的。

“天陽,既然你已經來了,咱們特別行動小組除了還在執行任務的周明之外,也算是人齊了,那麼就由我先給你解釋一下這麼急着叫你來的原因。”

“無心受傷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可是你可能還不知道一點,偷襲無心的人竟然是蜂組織的成員,而且那人還是幾乎與阿奇瑪形影不離的人物。”

“所以,我們現在有理由懷疑阿奇瑪和蜂組織又捲土重來了,雖然蜂組織至今還沒發生什麼讓我們都知曉的事情,但是我們還是要及時的做好準備才行。”

姚佳麗說的輕描淡寫,但是穆天陽心裏早已是波濤洶涌,一個八隻眼組織已經足夠讓大家頭疼的了,如果再多一個蜂組織的話,恐怕會更加的讓人難受。

而且,上次的事情,特別行動小組的人可是讓阿奇瑪和蜂組織吃盡了苦頭,蜂組織的所有人肯定都是對自己這方恨之入骨。

自己還好,現在恢復了專案組組長的身份,就算是蜂組織有心報復,恐怕也會忌憚於自己的身份,所以自己暫時還是安全的。

可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雖說大家個個都是身手不凡,又有姚佳麗來統領全局,一般情況下肯定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但是,凡事都不好說,畢竟蜂組織也不是吃素的這次無心受傷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所以穆天陽對於特別行動小組其他人的安危還是非常的擔心的。 所以,現在重中之重,一定是要搞清楚蜂組織這次的動向,不管是幾個人的到來,還是像上次一樣大部隊涌入,都必須要將他們的動向掌握了才行。

這也是這次事情的最主要的原因,現在所有人都已經知曉了這個情況,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如何將這件事情合理的分配下去。

當然,這還是要看姚佳麗的安排,她本身就是特別行動小組的組長,而且對於這種事情也是十分的瞭解,所以這件事情無論如何也是會落到她的頭上。

最重要的,還是因爲姚佳麗有這個能力,能夠提出行之有效並且大家都願意去執行的任務,這纔是最爲關鍵的一點。

大家也是將目光紛紛的對準了姚佳麗,姚佳麗對於大家的眼神也是一目瞭然,隨後姚佳麗也不猶豫,直接開口說道。

“這次的任務我已經想好了,不過可能還有一些遺漏的地方,你們對於這樣的事情應該也都不陌生,所以在我說完之後,也希望你們都發表一下自己的建議。”

姚佳麗環視了一下四周,發現所有的人都是堅定的點了點頭,姚佳麗對於大家的能力還是十分的認可的。

而且相處了這麼長時間,加上她本身就是心理學家的身份,對於每一個人的脾氣秉性也是很瞭解,所以她知道這個時候都是大家注意力非常集中的時刻。

自己在這個時候說出的話,也是能百分百的傳達給其餘的人,這對於姚佳麗來說,現在就是最合適的時機了。

“相信大家對於現在的形勢,也是都有了一個大體的認識,所以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還是很嚴峻的。”

“現如今,我們首要的任務就是先要找到蜂組織成員的所在地,查清楚這次蜂組織來中國的主要動向而且,不管是針對我們,還是國家,我們都必須要將蜂組織的陰謀給粉碎掉。

姚佳麗所說的,也基本上與大家所想的相差無幾,所以大家現在還是想要知道具體的任務分配。

“你就直接說需要我們做什麼吧,我們直接照做就是了。”

腹黑男神的呆萌甜妻 ,隨後急切的說道,姚佳麗對於穆天陽這樣的語氣一點也沒有反感,反而還十分的欣慰。

因爲這反應出了大家對於自己行動的信心,以及想要了解蜂組織動向的決心,隨後姚佳麗也不再囉嗦,直接開口說道。

“既然如此,那接下來我就把這段時間的任務部署,給大家分配一下,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蜂組織的實力大家也都瞭解,與八隻眼組織也是不相上下的。”

“周冉,你還是與徒遠一起行動,你們兩個人的默契程度現在也是非常的不錯,所以你們兩個人也應該要承擔更多的任務。”

兩人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姚佳麗說的其實也是事實,兩個人大大小小可是執行了不少任務,而且上次度假村的事件。

兩人也是同心協力,一起纔將冰心成功的送進了八隻眼組織,讓情報工作能有更多的發展。

所以現在兩人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都是非常優秀的,而兩人現在合作之後,無疑是一加一大於二的。

這對於姚佳麗來說,的確是最願意看到的結果,所以,現在徒遠和周冉,可以說是姚佳麗的左膀右臂。

不管有什麼樣的事情,姚佳麗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周冉和徒遠,這一點可能姚佳麗也沒有發現,不過,這的卻是事實。

“徒遠周冉,你們二人明天開始準備調查,因爲上次我們見到蜂組織成員的時候,也是在度假村裏。”

“所以,明天開始,你們二人就從度假村開始着手調查,至於怎麼調查,從哪裏開始,我就不過問了。”

兩人都各自點了點頭,這次姚佳麗給兩人的任務無疑是最爲艱鉅的,雖說任務比較艱鉅,但兩人的信心還是非常的足的。

有了上次的事情,讓徒遠和周冉現在也是信心十足,而且,這也說明了姚佳麗對於周冉和徒遠的信任。

所以兩人無論如何,都不會有其他的想法,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姚佳麗對兩人的信任。


“放心吧,我們兩個一定不辱使命,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蜂組織的最新動向給找出來,一定不讓蜂組織能有機可乘。”

看到徒遠一臉諂媚的模樣,周冉也不禁露出了笑容,現在的徒遠真的越來越會討姚佳麗開心了,看來兩人或許還真的有可能也說不定。

“徒遠說的也是我想表達的,大家也放心,我們兩人一定不辱使命,,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

看到周冉面帶微笑的說道,徒遠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周冉,好像自己的那點小心思他一下就明白了。

“現在他們兩個都有了任務,那我與無心也不能閒着啊,雖說我最近手頭上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

“可能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但不管怎麼說我也是特別行動小組的一員,無心雖然這段時間受傷了,但是現在也恢復的差不多了,我們還是想盡一份自己的力的。”

無心也想表達這樣的想法,但是,因爲無心自己本身就不善言談,對於這樣的情況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整好穆天陽還把自己想表達的說出來了。

這讓無心很是感激穆天陽,但也沒說什麼,只是感激的看了眼穆天陽,隨後便將目光又對準了姚佳麗。

姚佳麗對於兩人的目光也是看的一清二楚,她對於這樣的結果還是非常的滿意的,因爲這說明自己領導的特別行動小組還是非常成功的。

不過,對於兩人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姚佳麗心裏說實話,還是有些沒想好的,因爲她的想法與穆天陽分析的差不多。

這次雖說是把穆天陽給緊急的叫了過來,但這次的事情其實也是可大可小,按照她的考慮,還是讓周冉和徒遠先調查一段時間。

等到兩人有了一個大概的結果,然後再看看給穆天陽和無心分配一下任務。 可是,現在穆天陽既然提出了要求,姚佳麗不管之前怎麼考慮的,此時都不能打消二人的積極性。

對於這一點來說,姚佳麗可以說是非常的有發言權,畢竟她可是實打實的心理學家,對於人心的掌握已經到了一種境界。

所以,姚佳麗再思考了一會,決定還是給二人都分配一下任務,一方面是增大調查蜂組織的機率,另一方面也是讓兩人知道自己都是同樣倍受重視的。

“天陽,你也說了,你這幾天的事情還是比較多的,所以我認爲你現在最需要做的,還是回到專案組裏。”

“不過,你可以利用你專案組組長的身份,讓手下的人去調查這件事情,因爲蜂組織現在已經構成了犯罪,只要他們來到我們中國的土地,我們中國警方就有義務將他們繩之以法。”

穆天陽重重的點了點頭,姚佳麗的話真的是說到了他的心裏,現在自己的確是有很多事情要忙。

可是,自己也是希望能夠爲特別行動小組盡一份自己的微薄之力,姚佳麗所說的任務,算是將自己所有的問題都給解決了。

對於這樣的結果,穆天陽自然是非常的開心了,而且他對於姚佳麗也是越來越佩服了,而且,他根本一點也想不到這只是姚佳麗臨時想到的主意。

由此可見姚佳麗對於事情的把控能力有多麼的強,只是在這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內,就能想到穆天陽心裏想到的問題,這心理學家的身份還真的不是浪得虛名。

看見穆天陽的表情,姚佳麗心裏也是稍稍的鬆了口氣,自己雖說對於自己的能力還是非常的認可。


但這件事情還是太過於匆忙了,就怕自己的決定還有一些需要考慮的地方,不過現在看來,這種顧慮是不可能存在的了。


穆天陽的事情其實還不算太難,最難解決的其實還是無心的任務,無心的性格姚佳麗這段時間也是有了一定的瞭解。

雖說這段時間他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許多方面都是得到了提高,但有一點,姚佳麗知道他始終還是沒變的。

而且,這一點,也是姚佳麗不一樣他變化的,那就是他的殺手本色,這次的事情讓無心栽了這麼大的一個跟頭。

不管從哪方面來說,無心都不可能不去報復,這件事情就算是自己出面,恐怕也根本起不到一點改變。

而且,姚佳麗本身也沒想着阻止無心,只是她覺得現在的時機還不成熟,還不到讓蜂組織成員直接就被無心殺死的那個地步。

既然現在決定調查蜂組織的最新動向了,那肯定就是要將蜂組織的動向調查的清清楚楚才行,不然自己部署的這些任務就算是白費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