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抹熟悉的身影走入視野里,他將窗帘拉的更緊一些。

唯恐她看到自己。

暗戀囧事 窗外,葉簡汐跟查理步伐一致的往停車的方向走,快走到的時候,她下意識的回望了慕洛琛病房所在的方向。

陽光湧入眼睛,刺的眼睛生疼。

她眨了眨眼睛,有溫熱的液體順著眼角滾落。

不知不覺,淚流滿面。

慕洛琛躲在窗帘后,看著那抹身影站了一會兒,上了車,許久都沒動一下。

「少爺,你怎麼起來了?」

郭嫂走進來,看到慕洛琛拔掉了針頭,站在窗檯前,嚇得臉色一變。

「躺著有些悶,起來走走。」

慕洛琛淡淡的說了一句,邁開修長的腿,想要回病床上。

可剛走了兩步,身體忽然一沉,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向後倒了過去。

沒一秒,重重的摔在了沙發上。

郭嫂驚叫出聲,著急的上前扶他,「少爺,你沒事吧?少爺……」

慕洛琛仰躺在沙發上,目光悲涼的望著天花板,「我沒事,郭嫂,讓我安靜一下,很快就好。」

他低聲說著話。

郭嫂眼裡的淚水,忍不住涌了出來。

車子緩緩地向婚紗店行駛,葉簡汐依靠在車窗上,看著前面,雙眼紅腫而空洞。

「把溫度調低一些。」

查理出聲提醒司機。

葉簡汐聽到他說的話,稍稍拉回了一絲清明,「查理,對不起。」

「怎麼忽然說對不起?」

查理有些疑惑的問。

「我跟阿琛的事情,總牽扯到你,對不起。」

葉簡汐誠懇的說。

「傻瓜,說什麼對不起,我跟你結婚,有我的私心,沒你想象的那麼偉大。反正我最後都要結婚,與其和自己不愛的那些人結婚,倒不如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你自己說,是不是?」

查理藍眸里盛滿了笑意。

葉簡汐手覆在小腹上,「可我有洛琛的孩子……這兩個孩子是雙胞胎,還有天佑跟天寶。」

她嫁給查理,只會成為他的累贅。

而且最重要的是,哪怕跟他結婚,她這輩子也不可能愛上他,只會把他當成自己的朋友。

這對查理不公平……

查理望著她的小腹,嘴角含笑,伸手小心翼翼的探向她的腹部說,「簡汐,孩子從來不是累贅,他們是上天賜予的最好的禮物。天佑、天寶,以及這兩個寶貝,我從來沒覺得他們是累贅,相反的,我很喜歡他們。」

葉簡汐聞言,鼻子有些微微的酸澀。

他越是這樣,她便越覺得對不起他。

她寧願他對自己凶一些,責怪一些,那樣她反倒能安心一些。

偏偏他那麼好……

好到讓她無地自容。

車子緩緩地向前行駛,最後停在了婚紗店前。

葉簡汐下了車,看到眼前的婚紗店,微微愣了下。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家婚紗店,是那天她跟洛琛來的那家。

那天他帶她來,就是為了挑選婚紗嗎?

葉簡汐緊緊地攥著手心,眼裡的淚光攢動。

查理走到她身邊,俯首低聲問:「簡汐,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忽然想起一些事情,我們進去吧。」

葉簡汐垂下了腦袋,率先走在前面,不讓查理看出自己的異樣。 店長見到葉簡汐和查理,眼眸里閃過詫異,不過很快這抹訝異便被掩去,取而代之的是笑容。

上流社會的圈子,結婚、離婚,婚外情跟家常便飯似的,葉簡汐幾天換一個老公,看同一件婚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葉小姐,查理先生,你們來看婚紗嗎?請跟我到樓上,我們二樓有新定製的婚紗,保准兩位滿意。」

店長熱切的招待兩人。

葉簡汐跟在她的身後,腳步一步比一步沉重,心臟像是被一隻手拿捏著,幾乎要爆掉的感覺。

查理跟店長低聲的說著話,餘光里掃到她蒼白的面容,不由得停頓了兩秒。

這場婚姻,他從沒有期待過你情我願。

但……

現在他總有逼迫的感覺。

「查理先生,這邊請。」

店長溫柔的說。

查理拉回了視線,點了點頭,腳下的步子卻是慢了半步。

恰好葉簡汐跟上,他抬手輕輕的握住她的手,入手的肌膚冰涼的沒有一點溫度,緊繃的像是快要拉斷的弓。

查理似是察覺不到她的異樣,放慢了步伐,跟著她的速度,生平氣和的問,「簡汐,你想要什麼樣的婚紗?」

「我……都可以。」

葉簡汐輕聲說。

查理唇角帶著淡淡地笑,「結婚可是件重要的事情,怎們能都可以?簡汐,我們認真挑一下吧,到時候,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做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子。」

……最漂亮的新娘子。

葉簡汐聽到這句話,不由得有些出神,因為這番話,洛琛也對她說過,而他也的確做到了。

「簡汐?」

「嗯……查理,我們先上去吧,看看婚紗的款式,再決定要哪一個。」

葉簡汐說完,快速的向前走。

兩人交握的手,隨著她的加速,緩緩地分開。

看似不經意,卻讓人難以忽視。

查理站在頓了頓,而後跟上了她的腳步。

到了婚紗店的二層,燈光將房間照的通亮,每一件婚紗在光影交錯中,美的無與倫比。

葉簡汐從一件件婚紗前走過,眼前掠過那晚慕洛琛陪著自己看婚紗時的場景,眼窩熱的厲害,可死死地扣著手心,不敢讓淚落下。

婚事是自己親口答應的,到頭來要結婚了,她總不能要死要活。

「簡汐,這件怎樣?」

查理在不遠處叫了她一聲。

葉簡汐回過頭,看到查理和店長兩人捧著一襲婚紗,大片的刺白湧入眼睛,讓她有種被刺痛的感覺。

葉簡汐怔怔的看著那件婚紗,整個心臟,一點點的裂開。

難受到了極點。

因為那款婚紗,是那天她跟洛琛一起選得那款。

當時他固執的讓她試穿,她覺得莫名,沒想到最後查理挑了這款。

葉簡汐僵硬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查理抱著婚紗,走到她跟前,「簡汐,這件婚紗,你不喜歡嗎?我聽說是hi法國設計師Ero的新品。我曾看過她設計的衣服,挺不錯的……」

查理說著話,眼前的葉簡汐大滴大滴的淚掉落下來。

他餘下的話卡在了喉嚨里。

「簡汐,你怎麼了?不喜歡嗎?你不喜歡的話,我們選別的,或者去其他的店……」

查理說著,慌亂的把婚紗扔在地上。

店長心疼的臉抽出,想要上前,把婚紗撿起來。

可她還沒碰到,葉簡汐忽然蹲下身,抓住婚紗的一角,緊緊地抱在懷裡。

「我很喜歡,查理,我們就要這件婚紗吧。」

「……好。」查理直直的盯了她半晌,「你要不要先試試,合不合身?」

「嗯。」

葉簡汐點頭,轉身進了試衣間。

約摸五分鐘后,更衣間的門咔嗒一聲打開,葉簡汐拖著裙擺,緩緩地走了出來。

查理看著眼前的人,藍眸微微的睜得大了一些,很美……他早知道簡汐很美,可沒想到,她船上婚紗會這麼勾魂攝魄,讓人移不開眼睛。

「可以嗎?」

葉簡汐輕聲問。

查理微微的錯開眼睛,輕咳了兩聲說,「很好看。」

葉簡汐眨了眨眼睛,走到鏡子前,目光空洞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不知道……

當初阿琛看她穿上這件婚紗,是怎樣的感受,心痛嗎?

那個時候,自己為什麼沒看出來呢……

查理走到葉簡汐身後,手落在她的腰間,輕輕的拉了下婚紗說,「腰間有些寬了,要不要改動下?」

「不用,等結婚的時候,或許我肚子就凸起來了,寬鬆一些好。」

葉簡汐雙手交疊在小腹上,低喃般說道。

「嗯,你說什麼都好。」

查理看著鏡子里的她,目光深刻而眷戀。

……

挑選了婚紗,跟查理道別後,葉簡汐坐上了回醫院的車。

車子緩緩地向前進,經過市標時,葉簡汐不經意的看到,市標旁的時事新聞頻幕上,閃過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出聲讓司機停下車,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則新聞。

新聞里,主持人旁邊,放著一張慕洛琛的照片。

主持人字正腔圓的報導……

「今日,慕氏集團前任CEO發布聲明,自己跟妻子感情破裂,兩人正式離婚,為了補償其妻子,他決定將名下所有財產,留給自己的妻子,其兒子的撫養權,也歸其妻所有……」

葉簡汐聽著新聞里的報道,耳蝸里的血液不停息的瘋狂轉動,像是有海潮不斷的湧上來,衝擊著她僅有的冷靜和理智。

阿琛這是在斬斷兩人最後的路,也是為了給她正名。

如今他發布了聲明,以後她跟查理在一起,才不會那麼多的流言蜚語。

這個傻瓜……

纖瘦的手緊緊地攥在一起,葉簡汐感覺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都疼得難以忍受。

不知道忍了多久,大滴大滴的淚落下。

無聲的砸在那包裝精美的婚紗盒上。

……

日暮西斜,車子緩緩地停在醫院前面。

葉簡汐從車上下來,雙眼紅腫的緊。

她拿著從路口便利店買來的冰袋,邊敷邊往醫院裡走。

快走進醫院大廳的時候,身後響起一道聲音。

「簡汐!」

葉簡汐停下腳步,順著聲源看過去,只見裴娜站在不遠處。

葉簡汐拿著冰袋的手,緩緩地往下放了一些,「裴娜……」 裴娜高興的跑到她跟前,一把抱住她,大聲說:「你可算回來了,我都在這等了你好久了!」

「我不知道你回來了,之前怎麼都聯繫不到你?」

葉簡汐被她抱的有些喘不過氣來,抬手把她推開后,仔細的看著她一會兒,發現裴娜似乎比之前黑了不少,不過整個人都陽光了起來,那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活力,連帶著周圍的人也被感染了。

「我之前去山裡支教了,那邊信號不好。」

「你怎麼忽然想去支教了?」

葉簡汐聽到裴娜說的話,有些奇怪的問。

「我……」裴娜吞吞吐吐的說,「我前段時間,心情有些不好,就辭職了,剛好看到學校有支教的活動,就過去了。」

葉簡汐見她神色有恙,開口想問清楚。

可話還沒說出來,裴娜忽然轉過頭,指著身後的一個人介紹道:「對了,簡汐,這是楊樂,是我支教那邊認識的孩子,他今年考大學,考到我們市裡的交通大學了。」

葉簡汐這才注意到,裴娜身邊站著一個清俊的大男孩。

看起來十七八歲吧,上身穿著洗的發白的襯衫,下面是一條藍白的牛仔褲,長得眉清目秀的,骨子裡帶著一股倔強的氣韻。

葉簡汐看著眼前的男孩子,說:「你好,我是葉簡汐。」

男孩子伸出手,禮貌的跟她握了一下,「我經常聽裴娜提起你,你跟她是好朋友。」

葉簡汐聽他直接稱呼裴娜的名字,心裡閃過一抹異樣,但那種感覺很快便閃過。

想再抓住時,已經沒了。

「嗯,我跟裴娜是一起長大的,我們從小就是很好的姐妹。」

葉簡汐笑了笑說。

裴娜聽到楊樂直接稱呼自己的名字,瞪了他一眼。

楊樂倔強的抬起了下巴。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