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的親生父母呢、、、他們叫什麼、、可不可以告訴我、、、、”溫蘭小心地問道。

“哼、、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地府可沒有必要透露給你、、再者天機不可泄露,要你自己去尋找,你以爲這是你們陽間的法律啊,罰完就算完了,這裏是地府,冥界,罰完再接着罰,周而復始永不停歇的罰。”

“還有他們呢、、他們硬說我是他們的老婆、、要把我帶走啊、、、”溫蘭氣憤的說道。

“那也是你們陽間的事情、、還不歸地府所管、、地府也沒有必要插手陽間的事情,難不成你們陽間做什麼事情都還要地府來幫你們擦屁股不成嗎、、陽間的事情陽間得自行解決。至於他們兩個,專門用各種手段抓女孩子回去,然後做腎臟買賣的非法勾當,陽壽還未盡呢,地府還不能懲處他們,你要報警也好、、都隨便你、、、我先把你送出去先吧、、、”孫景陽說完便命令兩個警員將溫蘭拖了出去,而那兩個男子早已經是昏了過去。

“把她拖去陽間的派出所門口好了、、、、”溫蘭心頭一喜,便閉上了眼睛昏睡了過去。

孫景陽隨後也吩咐了保全將那兩個男人也拖了出去,該死,如果不是因爲今天是崔法官的誕辰之日,比較特殊,而且事情也已經夠多的了,就這三個人根本不可能安然無恙的。畢竟大好的日子絕對不能出一點點的紕漏。

想到這裏,他回到了大廳裏,此時的老爺子面色改善了許多,看來老爺子已經不生氣了,諸位執法官職員們也都紛紛起來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對了——。”老爺子向一旁一個戴眼鏡的助手使了一個眼色,那名助手連忙會意的下去了。

不久,那名助手便帶着洪俊走了過來、、、、、第一次面對這麼多的地府高層官員、、、洪俊不由心中一陣緊張、、、

在那名助手介紹完了之後,洪俊連忙有禮貌的一一鞠躬問好,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大人、、這位是、、?”司法部的部長陳芊芊疑惑的問道。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你們的新同事,以後也將是你們的新上司了,洪俊、、從即日起,他就會任職實習法官一職了,希望你們大家能夠相處融洽,相互幫助纔是。”閻羅老爺子笑着說完了。

“什麼、、、、讓他任職實習法官、、、、閻羅大人、、、這、、、不太合適吧、、、”輪轉部的部長楚傑不敢相信的說道。

“是啊、、比他條件相當的公務員有不少呢,大人怎麼會直截了當的就讓他當實習法官了呀,更何況,他並沒有在地府擔任任何的一官半職呀,就連一個公務員他也算不上啊。”電臺的臺長郭瑤也說道。

“閻羅大人這也太擡舉他了吧,他的生前有什麼過人之處嗎?”行政部的部長洛年也開口問道。

“是啊、、這也太擡舉他了、、”一時間,司法部部長陳芊芊,財務科主管夏依依;郵局主管劉子晴也紛紛議論到。

而心理工作室的林曉茜她們、孟婆、靈嬰所的齊琪、黑白無常、枉死城的城管秦浩、地府的資料檔案管理員黃輝、、、、、等都沒有開口說任何的話。而法官席上,作爲主角的首席法官崔玉、以及法官藍巖、索廉、程濤、閔旭也都沒有開口說什麼,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至於其他高級別的官員,地藏王、鍾馗、以及岳飛、花木蘭、蒙恬和蒙毅兩兄弟、和房玄齡與魏徵兩位德高望重的老師,也都沒有說什麼。

“喲、、看來、、你們一個個都不服氣嘛、、連法官席上的法官們都沒有說什麼呢、、你們有什麼好議論的。”老爺子壞笑着說道。

而洪俊早已經是緊張地要站不住了,他不由開始冒起了冷汗。

怎麼辦,面對地府這些個官員們的議論,他早已經快要嚇破膽了、、、、沒過多久,法官崔玉已經站了起來,他緩緩地朝洪俊走去,洪俊緊張的屏住了呼吸,看着眼前這張俊美的臉。

“你好、、歡迎你加入法官部、、我作爲首席法官歡迎你的加入、、、”崔玉毫不猶豫的伸出了手,洪俊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立刻伸手過去,他們握了好長時間的手。

“崔法官、、您這是、、、、”一時間,底下所有的執法官員紛紛議論起來。

怎麼辦,連崔法官都同意了,他們總不可能還心存不滿吧,就算是心裏有再多的意見,也只好同意了。

“小崔、、你、、、、”其他的法官們也愣了一下。

“你們都不要再說了,既然這是閻羅大人的安排,那麼我想應該不會有錯的,閻羅大人一定有他的安排,我們何不坦然的接受去歡迎他呢。”一時間,底下啞口無言。

就在這時,其餘的法官們也紛紛走上前和洪俊一一握手。

“你好、、歡迎新同事,以後大家同在一個部門多多指教哦。”

“是啊、、是啊、、、、”聽到這些,洪俊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但他也一時間覺得有些消受不起了,總以爲閻羅大人會安排自己做一個小官,沒想到居然是讓他直接做實習法官,一下子就升遷升的這麼快,的確有些受寵若驚了,他感嘆閻羅大人對自己的厚愛。

當然,誰也不知道,閻羅老爺子這樣擡舉洪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總之老爺子應該有他自己的想法吧。

很快、、鬼市慶典便結束了,所有執法官員紛紛回到地府投入到了工作當中,其他鬼魂們也紛紛回到地府。 陽間世界——市人民醫院,一輛救護車停了下來,從車子裏面擡下來一個大腹便便的孕婦,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這名孕婦渾身都是血、、、、、、把馮琳琳給驚呆了,她眼看着那名孕婦被送進了手術室。

就在她剛要離去的同時,卻發現了站在一旁的女鬼卜慧——

卜慧也看了看馮琳琳,不由露出了一絲陰冷的微笑。

“既然看見了就最好當做看不見——陰間的事情最好少管,不要以爲自己有陰陽眼就可以隨便亂說話了。”卜慧面無表情的說道。

“呵呵——我知道,你是來投胎的吧、、、呵呵、、我不妨礙你就是了。不過你也不要來惹我哦、、、”馮琳琳一邊說一邊將手伸進了衣服裏,她掏出了脖子上掛着的一個小金佛。

小金佛瞬間就發出了萬道金光,刺得卜慧的雙眼都有些睜不開了呢,卜慧連忙向後退了幾步,杏眼圓睜,表情極爲恐怖和痛苦。

“你、、、要幹什麼、、、還不把金佛收回去。”卜慧痛苦的說道。

“對不起啊,我這就收回去。”馮琳琳微笑着收回了金佛。

呵呵,她是有金佛護身的,自然是什麼妖魔鬼怪都不用怕的了,這個小金佛是她在國外的一個得道高僧贈與她的,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經書,畢竟她也是學佛的弟子。

“你不是來投胎的嗎,怎麼還不進去呀?”馮琳琳小聲的問道,她看了看四下裏沒有人。

“沒有用了已經,我的肉身早就已經死掉了、、她是我未來的母親,我是不放心她跟着過來的、、、至於妨礙我投胎的那個臭*子,我已經狠狠的教訓過了,真是不知好歹,我就晚到了那麼幾分鐘而已,她就推我媽下樓,也不知道老孃爲了投胎付出了多少、、、、她這樣給我搗亂,我不會放過她的、、”卜慧陰森森的說道。

“哦——還有這種事情呀——呵呵,要不這樣好了,我們來做個朋友,怎麼樣、、”馮琳琳那張美麗的臉蛋實在是讓卜慧羨慕嫉妒恨的要死啊,要不是看在馮琳琳胸前掛着金佛,又是學佛的人,她早就上去拔下那張臉皮爲自己所用了,但是,她不能這樣做——她不能——

她不但無法靠近馮琳琳,還不能出手去傷害凡人——

更何況,她一直都是知道這個馮琳琳和那個刑罰部部長吳飛的關係的,她可不想招惹地府的那些個官員,即便是一個很小的官員,能不得罪就最好不要得罪,要不然麻煩會越來越大的,對她而言始終沒有好處,她沒必要冒這個險。

“你是說,我們嗎——不要搞錯了,你是人,我是鬼,就彷彿一正一邪、一陰一陽、我們處在兩條永遠都不會有交集的平行線上呢、是絕對不能有任何的交際的。”卜慧疑惑的問道。

“是啊,有什麼不可以的,鬼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應該是人才對,不是嗎——、”馮琳琳笑眯眯的說道。

“呵呵——有意思,好啊,至少在等下一次投胎之前,也好有一個棲身之所,挺好的。”

“那就這麼說定了喲。”哼——先和你做朋友,到時候再利用你爲己所用好了,哈哈哈——

鬼可以做很多人不能做的事,去很多人不能去的地方,她馮琳琳一直期待着呢,心頭猛然升起了一絲陰森森的笑意。

“不過話說回來,你和我交朋友不會是另有企圖吧、、還是因爲自己長得太漂亮了,想要僱傭我做你的鬼保鏢啊——哈哈——你的如意算盤打的可真是響啊,也是,最近有不少女大學生失蹤的呢,不是被害了就是、、、、、少在我面前賣關子了。你們人類心裏在想什麼還能瞞得過鬼嗎。”卜慧一語道破了馮琳琳的想法。

“哈哈——老實說,我是有其中的一點點意思,但是、、一般情況下我還不需要任何保鏢來保護我呢,我還沒有殘廢到需要別人來保護我的地步,我可不像那些溫室裏的花朵一般這麼輕而易舉的就相信別人的話,就算真遇到有生命危險的事情,我也可以通知我那個王八蛋老哥來幫忙就足夠了。”一邊說,馮琳琳一邊將一個塑料小藥品捏在了手中。

冰與火之魔山 她冷笑着用兩個手指頭輕輕一用力——塑料瓶立馬就被捏得扁了下去,卜慧吃了一驚,好大的力氣呀。

哼——只有她馮琳琳自己的心裏清楚,她從小就力氣驚人,和馮國良比反手腕,常常能贏個一兩下的,那個時候的馮國良就已經是截拳道紅帶了,屬於相當厲害的級別了,就連空手道與合氣道也是手到擒來,出手極爲兇狠,劍道更是不用說了。而她自己也是跆拳道黑帶三段,對付那些沒安好心的菜鳥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這都要多虧了馮國良對她的言語刺激啊,要不然她還停留在跆拳道的初級階段呢,這一點她還得謝謝他呢。

“喂喂喂——老狐狸帶來的小狐狸,長大了可怎麼得了哦、、、、哈哈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打贏我,到時候就不用再做我的手下敗將了、。”每當想起這些話,馮琳琳幾乎就把它當成了動力一般,只是,她現在的實力雖然無法真正打贏馮國良,好幾次都只能勉強和馮國良打成平手,不過有這樣的成績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她知道,馮國良越是厲害,越是能打,就越是希望遇到一個對手,高手自古以來都是寂寞的,不是缺乏那種的寂寞,而是缺乏對手的寂寞,她馮琳琳也是一樣的想法。

馮琳琳想到了這裏便轉身離去了,在她離去的一瞬間,卜慧看見了,馮琳琳這位大美女的衣服裏面居然還藏着大大小小的刀子,有好幾把呢,媽呀,她有暴力傾向嗎?而且,還至今都是*女、、、、、、這麼漂亮的一個大美女,是個男人都會流口水的,怎麼會還是、、、、、、、

回到了自己護士站,馮琳琳自顧自的去工作了,給病人送藥的時間到了,她得抓緊時間去每個病房送藥才行。

陰間世界——地府,閻羅老爺子的辦公室裏,一陣清脆的響亮聲響了起來,正是閻羅老爺子辦公室書房裏傳出來的聲音,祕書朱玥嚇得臉色都白了,一旁的一個青年男鬼嚇得渾身發抖早已經跪在了地上。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怎麼可以擅闖閻羅大人的別墅呢、、、你還打破了、、照孽鏡、、、你完蛋了、、、。”朱玥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只見,照孽鏡已經裂開了,幾塊玻璃碎片散落在了地上,一旁的陰陽鏡則完好無損的擺放在那裏。

“朱祕書、、我、、、我只是想要來看陰陽鏡的、、、、請恕罪、、、饒了我吧、、、。”

朱玥正想說什麼,卻聽到了一陣怒喝聲,閻羅老爺子早已經站在書房的門口了,只見老爺子面色鐵青,怒火中燒。

“哪裏來的小鬼,居然敢進到這裏來、、、好大的膽子、、、膽敢打碎我的照孽鏡、、、。”老爺子怒喝道。

“閻王爺請您息怒啊,我只是、、、想要通過陰陽鏡、、來找出殺害自己的、、、兇手、而已、、我不認得哪一塊是陰陽鏡、、、我不是故意的、、請閻王爺饒了我吧。”男鬼嚇得臉色雪白,痛哭流涕地跪在地上懇求着。

“哼——沒有經過我的傳喚就私自闖進來、、你難道不知道未經傳喚就闖進老子的別墅,是重罪嗎、、至於殺你的人,時候未到,你急什麼、、?”老爺子怒氣沖天的說道。 “閻王爺,我已經死了十幾年了,到現在兇手都沒有抓到,而陽間到現在都沒有抓到害死我的真正凶手,居然還隨便槍斃了一個毫不相干的人、、、我氣不過、、才、、、、”男鬼委屈的說道。

當他知道陽間不但沒有查出害死他的兇手,居然把一個完全不相干的無辜人當做殺自己的兇手給判了死刑,而真正的兇手居然還逍遙法外,害的他十幾年都無法去投胎做人,這讓他十分的不滿,纔有了這次的舉動。

“好了,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打碎了照孽鏡就該受罰、、、保全,給我拖出去,打五百大棍。”老爺子怒氣沖天的說道。

“閻王爺饒命啊、、、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閻王爺饒了我吧、、、。”男鬼嚇壞了。

“閻羅大人,請看在他可憐的份上,還是從輕處罰吧、、、他、、、。”祕書朱玥哀求道。

“玥玥——我看在你是由公孫先生手把手教育出來的份上,已經很給你面子了,你不要以爲我平時寵着你、信任你,就可以自以爲是了,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了、、、公孫先生離開地府出走的時候,還讓我好好重用你、信任你、、、我對你已經很客氣了、、你不要把這客氣當福氣了、、他打碎照孽鏡的事情可不是什麼小事、、我只打他五百大棍,已經是格外開恩了、至於賠的事情,哼,他賠得起嗎、、、你要是替他求情,我連你一起罰,拖出去——”

頓時,朱玥啞口無言了,閻羅大人是真的生氣了。

只見,男鬼被幾名警員給拖了出去,很快,一陣陣慘叫聲便傳來了、、、

一下、二下、三下、、、、、、四百九十五、、四百九十六、、、、、五百、、、、

終於,五百大棍結束了,朱玥緩緩走上去,那個男鬼的後背早已經是血肉模糊了,甚至可以看見骨頭、、、、

她嘆了一口氣,給那個男鬼披上了衣服。

“他媽的、、氣死我了、、我一定會、、、好好的、、記住這五百大棍、、、、總有一天、、我要去人間連本帶利、、、的討回來、、、以泄我心頭只恨、、、、、、”男鬼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忍着劇痛很吃力的站了起來。

對於這次的事情,他委屈到了極點,居然讓他捱了五百大棍、、這一筆賬他當然要記在心裏,好在來日去陽間好好清算,他當然不敢去向閻王爺算賬咯、、、

“好了——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一陣子,過一陣子傷口就會養好的、、、有什麼事情到時候再說吧。”朱玥說道。

“嗯——朱祕書、、給你添、、、、麻煩了、、這次的事情、、。”男鬼說完,便由另外幾名趕來鬼魂朋友帶走了。

回到了辦公室裏,老爺子依舊在生氣當中、、

“打完了——。”

“是的——。”朱玥小聲的說道。

“以後可要注意點了、、對了,地府的工作量和業務量都要比以往的大增了,各個部門雖然都很忙、很辛苦,可是職員不夠卻是事實,擴編隊伍是每一個部門都需要的,所以必須要招攬新職員纔是上上策。不過,儘管地府怎麼擴編隊伍,增加新的工作成員,但是由於陽間的人心太黑了,因地溝油、三聚氰胺、酒駕車禍、、、等緣故而喪命的冤魂野鬼在不斷增加,他們怨氣沖天,邪惡無比,就算地府已經在盡力加派警員去追捕他們,可還是沒有太大的用處、、、、爲此、、所有的地府高層已經召開了緊急會議,經過投票商議,一致決定在地府重新設立一個外援部,並把外援部的總部設立在陰陽交界處,而工作人員自然就是人了,至於這些人一旦成爲了地府外援部的一名職員,工作期則定位一輩子,直到死的時候,如果工作出色,就會有一筆豐厚的獎金作爲回報,並且投生去好人家享福、、、、當然安慰、勸解、開導那些冤魂野鬼,讓他們心甘情願地下地府也是地府外援部的基本工作了,如此一來就可以爲心理工作室分擔不少工作量呢,還可以不浪費警力,真是一舉兩得。”老爺子一邊說一邊取出了一份文件遞給了朱玥。

朱玥聽到這裏,不由點了點頭,她知道,地府好歹也是一個講文明的法制世界,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使用暴力的,尤其是對那些冤鬼了,爲此壓力山大,爲了不使陰陽兩界失去平衡,地府也是不得已纔出此下策的。

至於那些被選爲地府外援部職員的人類,必須要口才好,還要有耐心,學會變通,懂得把死的說成活的,就算是騙的也行。

自然,這個任務就落在了孫景陽這個警務長的身上了,陽世間所有口才好、有耐心、機靈,年齡在十九歲到二十五歲之間的男男女女名單都被一一列了出來,不過爲了以防萬一,這些人幾乎都是陰陽師、降頭師、、、、的子孫後代,陳雲和孟飛的名字自然也是在名單上的了,這些人可以通過一個地府特製的qq羣來相互聯繫對方,這個qq羣是陽間一般凡人無法使用查詢的,並被允許可以靈魂出竅去陰陽交界處的外援部總部中心匯合、、進行報告、、

孫景陽接到了這個命令以後,立即命令所有警員將名單上所有男男女女的魂魄帶來進行面試並錄用、、、、、、

這件事情一直持續了很久才終於選舉了出來,至於孟飛,因爲是陳雲的關係而不得不認命,成爲了地府外援部的一員,因爲他也曾經通過靈的。

陽間世界——夜已經很深了,醫院的宿舍裏,馮琳琳獨自一人在上着網,卜慧則坐在了一遍,靜靜的看着她。

“你知道嗎,地府建立了外援部,到處在選拔人間的人才呢,有這樣的好事你怎麼不去呀、、?”卜慧一臉疑惑的問道。

“哼——我去幹什麼,我對那個沒興趣,我只在意我自己的事情,不用說去的人全都是陰陽師家的人了,我是學佛的人,去幹什麼、、還不如自自在在的做自己的事情更好。”馮琳琳毫不客氣的說道。

“喲——還真沒看出來、、、你學佛多久了啊?”

“有十來年了吧、、怎麼了。”

“唉——都說學佛的人是慈悲爲懷,心地善良的,我怎麼看你都不像啊。”

“哪裏沒看出來了?”

“你身上帶這麼多刀子幹什麼、、、?”卜慧的話說的沒錯。

“呵呵,防身啊,難道這也不可以嗎、、你不知道現在陽間的壞人很多嗎、、現在的陽間,你走在大街上,都已經沒有一個好人了,到處都是烏煙瘴氣的、、、、你看看、、、到處是毒氣啊、、、、。”馮琳琳冷笑着說道。

“對於你們人類來說是這樣的,但是我卻不這麼認爲,對於地府來說這就是命,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禍福不一、、、有的人可以長命百歲,有的人卻死於非命,這都是各自的命,每個人生來就註定了會發生什麼事的,由於前世所造就的業力不同,所以命運也就會有所不同了,你不用太在意這些的。”卜慧笑道。 “好比說,一個人一生下來就帶着大大小小的病,甚至是不治之症、、、你也不要覺得他太可憐了,也不要覺得老天爺對他太不公平,實際上這都是命中註定的、、、、是他自己前世造的孽太多了,這一世來當個短命鬼,有什麼的呀。”

“也許,你說的是有一點道理的吧。”

“不要太過於依賴風水,行善積德,多做善事纔是最實際的,雖然風水有時候是管用的、、但關鍵還是得靠自己的。雖然我知道人間壞人多,可是還是有好人的不是嗎、、、、地府也是一樣的,好鬼居多,有一些人生前並沒有犯過什麼大錯,只是一些小錯,那麼罰完了也就算了,或者有些生前有捐獻器官或是遺體的陰德在的,自然可以減輕或者免於處罰,地府裏面,有哪一個鬼去了以後沒有被罰過,捱過打啊,正常的。只不過地府的懲罰比較嚴厲罷了。”

見馮琳琳沒有再說話了,卜慧看了一眼電腦。

“你在看什麼呀?”

“我在看連續劇、、、是我媽以前拍的一些連續劇。”

“喲、、你媽是明星啊、、、叫什麼名字,說來聽聽、、、、”

“她算不上什麼大牌明星、、、你知道她的名字也沒用、、、她只是在年輕的時候演過幾部而已,但並沒有什麼名氣、、我也只有在想她的時候拿出來看看、、、。”

“哦,原來沒有什麼名氣呀,那我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了、、你繼續吧,我出去溜達溜達。”

說完,卜慧便消失不見了

就在卜慧在人間的大商場裏晃悠着,想到吃點什麼時,她就跑過去吸上幾口、、、簡直是太完美了。

就在這時,一個年輕男子正目不轉睛的盯着她看、、、這下卜慧徹底的火了、、、

“喂——你是誰啊,居然敢這樣盯着我瞧,信不信,我要你好看啊。”

“哈哈哈哈——。”只見那名男子笑了幾聲後,便消失不見了。

卜慧大吃一驚,他也是鬼嗎、、、可是看上去不像是鬼呀、、、她沒有多想便往那名男子消失的地方走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她終於停了下來,她看見了那名男子就坐在沙發上,似乎在等她的樣子。

“喂,你到底是誰呀?”

“哈哈哈,我是誰對你來講有那麼重要嗎、、我只不過是來這裏逛逛而已,沒想到就遇到了一個漂亮的女鬼,難不成連多看一眼也不行啊。”男子似笑非笑到。

“你到底是誰、、、是什麼人、、你好像不是鬼、、、也不是妖、、、、?”卜慧越來越感覺到男子身上的氣息沉重了,她有些害怕了。

“我不是人,不是妖,更加不是鬼了、、那你說我是什麼呀、、、”男子再次笑了起來。

卜慧正要說什麼,卻彷彿看見了什麼、、、、因爲她看見商場的柱子上、、、居然雕刻着一條條的金龍、、、雖然她已經隱約猜到了什麼,只是不敢說破,看着周圍人來人往的人類,卻誰也沒有注意到他們。

“你是、、、、、龍族的人、、、、。”卜慧話音剛落,男子便笑了。

“是又怎麼樣、、、。”男子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你是、、龍王的兒子嗎?”卜慧結結巴巴的問道。

在地府,她也曾經聽說過,早在上古時代,龍族就被尊爲神靈了,而在人世間的中國文化中,龍有着重要的地位和影響。從距今7000多年的新石器時代,先民們對原始龍的圖騰崇拜,到今天人們仍然多以帶有“龍”字的成語或典故來形容生活中的美好事物。

中國人自古以來都已龍的傳人自居,逢年過節都要舉行一些如舞龍燈、祭龍王、賽龍舟之類的喜慶活動,祈盼風調雨順、國泰民安、豐衣足食。

相傳,中國有十四條龍脈,九條地龍,五條水龍,水龍爲黑龍江、長江、珠江、、、、等五大江河,地龍是天山、崑崙山、、九大名山,所以中國的古代帝王都喜歡稱自己爲九五之尊或者是真龍天子,而被奉爲神靈的龍族自然是身份尊貴的了。

整個龍族勢力異常的龐大,除了東南西北四海龍王以外,還有無數的數不清的江龍、水龍、河龍、、、在三界,即便是冥界的勢力再怎麼龐大,和龍族勢力比起來,仍然是小巫見大巫,不足以相抗衡。卜慧她知道自己得小心了,若是自己一個不小心得罪了龍族,或是被龍族的任何一名成員給生吞了,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吃了虧連本都要不回來的。

她知道,就算她的舅舅是地府的法官,若是真的與龍族牽扯到了一起,地府也不會爲了一個小鬼,公然去和龍族撕破臉鬧翻的。

而相傳龍生九子,各有不同,這九個兒子分別是:贔屓(老大)、鴟吻(老二)、蒲牢(老三)、睚眥(老四)、饕餮(老五)、蚣蝮(老六)、狴犴(老七)、狻猊(老八)、椒圖(老九)。

其實,在傳說當中龍子卻遠遠不止這幾個,饕餮等等都被傳說是龍的兒子。其實所謂龍生九子,並非龍恰好生九子。

卜慧還無法斷定這位男子是哪一個龍族的成員。

“哈哈哈哈——我是饕餮、、、。”男子,不,是龍王的第五個兒子饕餮纔對。

據說饕餮貪得無厭,食量極大,什麼都吃,來者不拒的,此時此刻,卜慧很是害怕自己被饕餮給一口吃了呢。

“你不要這樣看着我,現在的我已經和古代時候的我不一樣了,那個時代我什麼都吃,吃的屍塊到處亂扔也沒事,反正那時候的官府也沒什麼本事,查不出什麼的,現在可不太行了,我要是再貪嘴吃的屍塊滿地扔,人間的警察打不死我,也得調查死我,到時候亂哄哄的看了多煩人吶。現在的凡人越來越能耐了,用的武器也越來越高科技了,到時候把事情鬧大了對我又沒什麼好處,我纔不自尋煩惱呢。再說了,現在的人太不乾淨了,什麼東西都吃,身體裏面都是毒素啊、、、。”饕餮壞笑的說道。

“哦、、、對了、、你是龍王的兒子、、那麼敖丙是、、、、?”卜慧小心的問了一句,她想起了那個從幾千年前就流傳到現在的傳說——哪吒鬧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果然,饕餮的臉色大變,滿臉怒氣的看向了卜慧,卜慧連忙閉上了嘴巴。

“他的確是我們龍族的成員,也是我們龍族幾千年以來的恥辱、、、。”饕餮說到這裏,他的眼睛裏已經散發出了陣陣的金光。龍族最忌諱的事情就是提起敖丙的那件事,雖然敖丙最後魂歸封神臺,被姜子牙封了神,但是隻要一想起被扒皮抽龍筋的事情,龍族難免還是會覺得不舒服。

“對了,你們龍族的其他成員呢,也都在人間生活嗎?”

“廢話,現在大海以及河流被人類污染的那麼嚴重了,龍宮哪裏還能住得下去啊,我們水族的成員因爲人類的隨意捕撈捕殺,正在急劇減少呢、、、這件事情我們龍族沒有拿你們人類開刀已經很不錯了,你們人類怎麼都不知道感恩戴德,適可而止呢,水族的平衡都已經被破壞成這樣了,都還只知道不停的捕撈和捕殺、、、早知道這樣,那我還不如再像以前一樣,吃了之後屍塊到處扔算了。” 卜慧沒有再說什麼,而是低頭不語。

沒過多久,市場到了關門的時間了,裏面的人已經紛紛離開了,卜慧也離開了那裏,饕餮看了一眼天空,隨即便化作一團金光騰空飛去了。

次日,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進市人民醫院的時候,人們又開始了一天的忙碌,醫院的腫瘤科402病房裏,一個瘦弱的身子躺在病牀上艱難的喘息着,因爲帶着呼吸機的緣故,所以不能說話。一頭美麗的長髮也因爲多次的化療而全都掉光了,整個身體變得十分瘦弱。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陳玲走了進來,她小心的走到了病牀前,輕聲的呼喚起來。

“尹瀟——尹瀟——你感覺怎麼樣了、、、?”陳玲一邊說一邊抹着淚。

這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卻因爲生病而至今都待在醫院裏度過,簡直是生不如死。

尹瀟吃力的睜開了眼睛,看向了陳玲、、、、慢慢的、、她將手伸了過去,被陳玲牢牢的握在了手裏、、、嘴巴里一直髮出的嗯嗯的聲音,似乎有什麼話要說似地。

看到這裏,陳玲連忙叫來了護士,護士小心的拿下了呼吸機、、、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