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藉助鬼怪的力量來消滅鬼怪,同時這種可以藉助鬼怪力量的人他們有了一個共同的稱呼‘御鬼士’,同時他們也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組織挑選着世界各地的精英來培訓‘御鬼士’。”

“‘御鬼士’雖然是可以說是一個新生的職業,但卻因爲有着各國的推動和順應時勢,所以很快的在各地開枝散葉。”

“同時因爲那些前輩高人的提出的方法和‘御鬼士’藉助了鬼怪的力量,因此世界各地的鬼怪****終於平息了!”

黃大師說道這裏,聲音漸漸地低了下來,似乎在緬懷着過去。

趙小川心中閃過一絲疑惑,他並不像郝大寶和蔣舟舟兩人一樣不知道黃大師的真實身份,所以他對於黃大師說的話抱有懷疑的態度。

比如黃大師口中的‘師父’,按照他的說法,他的師父應該是人類,而黃大師不過是一隻黃鼠狼。

一個黃鼠狼拜一個人類爲師,這件事情聽着都十分的詭異。

“我們手中的‘鬼器’莫非和‘御鬼士’有關?還有所謂的組織不會就是指我們的學校吧?”

正當氣氛壓抑時,郝大寶開口問道。

“沒錯!你們的學校確實是屬於華夏地區的培訓御鬼士的地方,而且鬼器正是成爲御鬼士的重要標誌之一。”

黃大師看着三人點點頭,說道:“實際上嚴格來說,你們已經擁有了鬼器,已經可以算作是初級的御鬼士了。”

“初級的御鬼士?莫非御鬼士還有劃分不成?”蔣舟舟好奇地問道。

“自然有劃分,畢竟這麼龐大的組織要是沒有完整的體系怎麼運轉?”黃大師隨口反問了一句後,又皺起眉頭道:“不過御鬼士作爲新生的職業,在劃分等級方面並不是非常的完整。”

“並不是非常完整?這是什麼意思?”趙小川疑惑的盯着黃大師問道。

黃大師解釋道:“我所說的這種不完整,其實還是和鬼怪本身有關係的,因爲御鬼士的力量都來自鬼怪,也就是所謂的靈體,所有說靈體的本身的力量的強弱就代替了他們的等級。”

“通過各個國家收集來的鬼怪情報,靈體一般分爲三類,束縛靈,外身,還有精神顯化三種。”“束縛靈便是類似老鄭頭和這個胖小子掌握的白練中的靈體一樣,可以通過靈體附身直接施展鬼體強大的的力量,但除了一些特殊的人,幾乎被附身的人都會對身體造成傷害。”

“外身,主要是通過役使靈體作戰,對人體精神消耗小,身體消耗小,但這其中要注意和靈體的交流,不然很容易被外身反噬,比如劉子豪所掌握鬼器便屬於外身,他也是屬於被反噬的典型例子。”

“最後一種,便是各個國家的前輩通過討論研究出來的最簡單,但也是最難以捉摸的精神顯化!”

黃大師說道這裏頓了頓,說道:“一般來說你們可以被學校選中,那就說明你們身上可以有着御鬼士的特有的資質,而學校要教你們的就主要是最後一種精神顯化。”

“前輩們通過研究發現當生物精神力達到一定強度時,可以通過吸收周邊遊離的靈體力量,也就是俗稱的鬼器,然後自己鍛造出屬於自己的鬼器。”

“但一般來說都這種方法形成的鬼器威力比較弱,精神力的強弱也限定了鬼器的發展,並且每到三大鬼節時鬼器中的構成的靈體都會反噬主人,所以十分的詭異。”

“等等!”趙小川忽然打斷了黃大師說道:“如果學校教我們的精神顯化,我們可以鍛造出屬於自己的鬼器,不是存在着很大的風險麼?”

“呵呵,想的倒是挺周到的!沒錯,自己凝練鬼器確實有着很大的風險,而御鬼士對於每個國家來說都是寶貴的資源,所以他們自然不會浪費。”

黃大師笑了笑,說道:“可是鬼器由於太過珍貴,更不會分發給一些資質差的人,所以他們通過鍛鍊你們的精神力,到了最後精神力最強的人將會被分給厲害的鬼器,而資質差的只能通過自己來凝聚鬼器。”

“鬼器原來是這麼來的!”蔣舟舟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白色骷髏頭的紋身,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忽然想起了什麼,問道:“大師,你剛剛的應該屬於鬼器的分類吧!那鬼器的等級優勢怎麼劃分的呢?”

“陰魂、幽冥、濁靈、鬼王、夜叉、羅剎,還有傳說中的仙。這就是靈體的基本劃分,同時正如我剛纔說的,其實鬼器也可以按照這種方式劃分的!”

“不過有一點必須說明,那就是如果自身的精神力沒有達到掌控鬼器的境界,也是無法使用鬼器,甚至會反噬的。”

黃大師臉色凝重了下來,說道:“有關精神力的劃分,前輩們也做出了詳細的劃分,分別是執念、信仰、玄冥、生死、涅槃、輪迴、超脫!” 雖然說他們的身手都不弱,但是九星幫裡面還是有一群人的,而且一個個手上都有槍,能夠用槍的,他們才不會傻了吧唧的去硬抗。

此時,車已經開到了九星幫的大廈樓下。

車剛剛停下,早就已經在這裡等待著的李成軒的人馬頓時站好了,等待李成軒下車。

這群人清一色的頂級裝備,從他們筆直的腰桿以及堅毅的目光來看,這些人無論放在哪一個國家的軍人隊伍裡面,那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只是,當他們看到車上下來的人以後,堅毅的目光頓時充滿了激動。

因為,他們看到了秦穆然!

「大人!」

剎那,所有人一個稍息,然後對著秦穆然敬禮!

沒錯,這群人就是西方冥王神殿的精銳,也是當初秦穆然讓他們跟著李成軒來到寒國,就是怕李成軒在寒國勢單力薄,受人欺負。

算一算日子,也有好幾年沒有見過他們了。

「兄弟們!好久不見!」

秦穆然看著眾人,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道。

「大人,您終於來寒國了!我們太想念您了!」

一人看著秦穆然,激動地說道。

「好了!別娘們唧唧的,我又不是女人,你他娘的想我幹什麼!我說幾年不見,你不會口味都變了吧!你要是喜歡女人,我們還是好朋友,你要是喜歡男人,我特么打的連你媽都認不出你來!」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說道。

「哪能啊!咱們可正直了!」

那人笑了一聲說道。

「今兒個要辛苦諸位兄弟了,九星幫,必滅!」

秦穆然突然目光凝重了起來,說道。

「大人,你就放心吧!這個九星幫,能夠擋的住我們再說吧!」

那人信心滿滿地回道。

其實也不是他們太自負了,而是冥王神殿,在整個西方世界,軍事力量都是數一數二的,因為他們的領導者,秦穆然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軍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自身槍杆子硬了,才沒有人能夠窺竊你!

冥王神殿擁有者伊萬澤雷亞這樣的武器大師,什麼樣的新式武器沒有?

「好!今天我們就將這個九星幫給滅了!丫的,敢欺負我小姨子,這件事,我絕對不能允許!」

秦穆然的目光中流露出濃烈的殺氣。

原本他想著等到花朵朵的毒癮治療好了再出手,可是沒有想到九星幫竟然對他們窮追不捨。

秦穆然不願意惹事,但是也不代表他怕事!

堂堂西方世界叱吒風雲的冥王哈迪斯,怎麼可能會遭受這樣的屈辱?

冥王不可辱,辱必殺之!

秦穆然抬了抬手中的自動步槍,便是轉身,向著九星幫的大廈走了過去。

此時,已經是深夜,九星幫的大廈一片黑暗,除了保安室的燈光亮著,裡面沒有一個人。

秦穆然扣動扳機,直接打爆了頭頂的幾處攝像頭,而槍聲自然也是引起了保安室里值班的保安,他們還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從中沖了出來,可是下一秒,眼前的場景就將他們給嚇住了。

一排武裝到牙齒的精銳人馬手持著自動步槍,黑漆漆的槍口對準他們。

「哦,我的天!」

一名保安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開門!否則死!」

李成軒帶著冥王殿的專屬面具,他實在是太容易被認出來了,帶上面具安全一點。

再說了,以前冥王殿執行任務的時候,也是帶著面具的,比如說此時的秦穆然,帶著他的冥王面具。

這個面具放在西方地下世界,只要看到了,就聞風喪膽了。

冥王親臨,諸神避退!

「我…..我開!」

面對這麼多支槍對著,那人說話都有些哆嗦。

但是,其中一個保安卻是想要在暗中偷偷地摁下東西來提醒九星幫,只是,他的手不過剛剛動,李成軒便是毫不客氣地扣動了扳機。

「嘭!」

一聲槍響傳來,那名剛剛想要有小動作的保安眉心便是出現一個黑洞,倒了下去。

「哼!還想通風報信,找死!」

帶著面具的李成軒再也沒有了往日在商場上那般的待人和善,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冷漠,彷彿沒有感情的殺人武器一般,冷冷地看著這些人。

「我…..我開!」

原本他們都存在著這種僥倖的心裡,可是當看到自己的同事被無情的殺死了,他們的心也徹底的慌了。

這是個什麼情況啊!

他們真的會殺人啊!

無盡的恐懼讓他們不敢再有任何的小動作,雙腿打顫,顫顫巍巍地打開了九星幫大廈的大門。

「轟!」

大門打開,冥王殿的精銳們動作迅速,瞬間沖了進去。

還沒有等那群保安說什麼,他們只感覺脖子傳來一陣巨疼,隨後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九星幫的總部在地下三層,所有人隨我殺下去!」

秦穆然取出那名保安身上的工作證件,然後沖向了電梯口。

「嘭!」

抬起槍,便是打碎了電梯里的攝像頭。

刷卡,摁下地下三層的按鈕,秦穆然等人便是坐著電梯向著九星幫的總部而去。

「叮!負三層到了!」

耳邊傳來了電梯到達的聲響,秦穆然等人已經打開了保險,手指搭在了扳機之上,只要電梯門一打開,前方有人,他們就直接火力壓制。

「鏗!」

電梯沉重的門緩緩向兩邊散開,當電梯門打開的瞬間,秦穆然的眼前出現了五六個人,這幾個人身著西裝還沒有注意到電梯里的情況,剛剛轉身看去,可是,臉上不過才露出意外的神色,但是下一秒,秦穆然等人已經無情地扣動了扳機。

「突!突!突!」

手中的自動步槍,漆黑的槍口噴吐著火蛇,剎那無數的子彈將這幾個人淹沒。

「嘭!嘭!嘭!」

無數的火光將他們充斥著,瞬間,這群人便是倒在了血海之中。

不過一個照面,甚至連對方什麼樣子都沒有看的清楚,便是已經下去見撒旦了!

秦穆然帶著李成軒等人踏出電梯,此時,九星幫的總部內,已經聽到了剛才的槍聲,一個個全部驚醒,拿著武器便是向著外面沖了過來。 “精神顯化實際上使用我們自己的七情六慾,也就是所謂的精神力量來構成我們的鬼器,而且因爲每個人的精神思維不同,構成的鬼器也完全不同。”

“李明浩的槍,歐陽蘭若的鞭子這些都屬於精神顯化的一類,而且按照你的說法,精神顯化剛開始時是很弱的,是隨着御鬼士精神力量的增加實力慢慢增強的。”

“另外,大寶和我手上的鬼器中的靈體是幽冥的境界,而舟舟手中的鬼器中的靈體比較特殊,雖然其中蘊含的靈體是陰魂境,可是發出的威能卻堪比鬼王境?”

半個小時後,趙小川聽到黃大師的話後,疑惑的重複道。

“沒錯,你說的基本上正確,但是有一點需要說明,那就是你們的情況都比較特殊!”

黃大師解釋道:“正如你所說,蔣舟舟得到的那件白骨手串的情況基本是那樣,但其中蘊含的靈體因爲數量很多,如果不是劉子豪身上濁靈氣息泄露,那些靈體爲了自保也不會成爲蔣舟舟的鬼器。”

黃大師聲音頓了頓,玩味的看着蔣舟舟笑道:“說道這裏,不得不說你的運氣當真挺不錯的!”

“那大寶他呢?”趙小川皺眉問道。

“他的情況更是讓我感到疑惑,要知道當年我得到這斷魂索也沒有少廢心思,可是並沒有降服其中玄冥境的厲鬼!卻沒想到讓這小胖子降服了了!”

黃大師看向郝大寶疑惑的說道。

郝大寶撇撇嘴,顯然對‘小胖子’這個稱呼很不滿意,但卻礙於黃大師的身份不好說些什麼。

“哎喲,這小胖子的性格挺不錯的啊!”

黃大師看到郝大寶的表情忽然有些樂了,指着郝大寶笑着說道。

“別光說我,按照您老的說法,這鬼器都要對應精神力的每個境界,那你看看小川的精神等級怎麼說呢?”

聽到郝大寶的話,趙小川也將目光投向黃大師,等候着他的回答。

“趙小川?他的精神等級我有些看不透!”

黃大師微微愣了愣,然後盯着趙小川半天,搖搖頭說道。

“哎喲,還有您老看不出來的?您老也太謙虛了吧?”

郝大寶學着之前黃大師的語氣,笑着說道,而趙小川則疑惑的看到黃大師。

黃大師臉上掛不住了,怒道:“這有什麼謙虛的?看不出就是看不出,要知道精神力可是最近這些年才被規定的,無論是誰都無法準確的判斷出別人的精神等級,只能憑藉着直覺來判斷。”

“原本之前我爲趙小川招魂時,感受到他的精神等級至少是信仰,但誰知道在剛纔的戰鬥中,他的精神等級竟然變成了生死,輕鬆的控制了青銅雙蛇。”

黃大師頓了頓,怒道:“最奇怪的是現在他的精神等級竟然變得十分的平常,甚至連執念都算不上,而且他居然本身沒有被青銅雙蛇反噬,當真是奇怪!”

黃大師說着說着,臉上的憤怒漸漸地變成了疑惑,皺着眉盯着趙小川的臉,似乎在思量着什麼。

郝大寶本來也是開玩笑,但看到黃大師的表情,連忙問道:“大師,那這樣子對小川沒有影響吧?”

趙小川和蔣舟舟聽到郝大寶的話,也立即看向黃大師,眼中充滿了擔憂。

“影響有沒有我也不能確定,這麼詭異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碰到,不過據我猜測着劉莊子的鬼婆婆可能知道一些關於此類的情況。”

黃大師皺着眉頭喃喃自語道。

“鬼婆婆? 最強修仙小學生 那是什麼?”

郝大寶和蔣舟舟臉上浮現出疑惑的神色,而趙小川臉色一變,記起了和黃大師的約定。

“什麼鬼婆婆?你們在說什麼?我有說過類似的詞語麼?”

黃大師聽到兩人的聲音,瞬間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連忙裝傻充愣,然後岔開了話題。

“對了,咱們之前說到哪裏了?對了,濁靈,之前說過劉子豪身上的那個黑色骷髏頭就是濁靈的一類,這也是我現在要重點講的。”

郝大寶和蔣舟舟兩人無奈對視一眼,只要聽着黃大師繼續說下去,而趙小川心中則出了口氣。

“千萬不能讓他們兩個人知道黃大師要藉助我的身體去奪取寶貝,不然他們肯定會不同意的,現在這計劃可不僅關係到若曦的安全,就連耗子也包含在內,所以一定不可以出什麼岔子。”

趙小川心中劃過這個念頭,忽然腦中一道光芒閃過,似乎想到了什麼。

“等等,現在的我們基本上一無所知,都是被黃大師牽着鼻子走!雖然他說了很多的事情,但是誰能證明他說的事情是真是假?還有他說的一切真的是這樣麼?”

跳出固定思維,趙小川看着依然在滔滔不絕的黃大師心中瞬間想到了很多,而此刻黃大師也講到了行頭上。

“沒錯,所謂的濁靈比玄冥的靈體更加的厲害,不僅如此,他們還和我們人類一樣,有着屬於自己身體!”

“比如說常說的殭屍、一些被附體的人或者野獸,都可以算作這一類。再例如之前的劉子豪,他身上的原本玄冥境的妖孽想要把他練成自己的外身,自己搶奪他的身體,這就算的上是成爲濁靈的一個標誌。”

趙小川見黃大師成功的吸引了兩人的目光,岔開了話題,心中暫時將之前的疑惑放到了一旁,然後也加入了討論中。

“對了,大師,你前面說你在老劉莊也遇到和多的濁靈,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當年的濁靈很多麼?”

聽到趙小川的問題,黃大師臉色一變,然後神情又變的有些落寞起來。

“正如我前面所說的,這裏的村民死後都被土葬在這裏,而這裏特殊的地勢造成了大量濁靈的誕生,但是沒想到,這裏的風水實在是太邪門了,這些濁靈就好像打不死的一樣!”

“最後無奈之下,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建築別墅區,改變這裏的地勢風水,希望可以鎮壓住這些濁靈。”

“最後也正如你們所看到了這樣,大量的濁靈都被鎮壓了,可是當初的我卻因爲一個疏忽,把一個完整的人親手變成了濁靈!”

郝大寶三人看着滿臉悔恨的黃大師,滿臉的不可思議,然後郝大寶疑聲問道:“你的意思是你把一個人親手變成了鬼怪?” 李成軒等人早就等著九星幫的人衝過來,要是真的想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九星幫給滅了,也可以,不過那樣的話,未免顯得有些太容易了,太沒有意思了。

大量的九星幫的幫眾聽到槍聲從裡面沖了過來。

不得不說,九星幫不愧是能夠在寒城橫著走的幫派,他們的精銳手中拿著的武器也是不弱,只是相比於秦穆然等人來說,則是差了太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