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主走後,秦林慢慢的溜達過來,看着地上亂七八糟的圖案,似乎還有文字在上面。

秦林不認得這些字,可是突然一下想到了寄存在體內的劍靈,他心念一動將秦林喚出。

劍靈漂浮在那圖案上方,一段段文字傳入秦林的心中:《空間門陣》,用於獨立相鄰之空間領域傳送往來,陣法傳送中切勿動用個人能力移動加速,否則破壞陣法結構規則,必將墮入無盡虛空,孤寂永生。

秦林收回劍靈,心裏有些忐忑了,原來這大陸空間之間的傳送與域界傳送是不同的

秦林來往妖域幾次,雖然妖域曾經也是獨立的大陸空間,可是現在因爲特殊的變化,而且與開源大陸極其的靠近,所以來往傳送並不麻煩,只是幾息的時間便過去了。

可是這空間門陣按照着提示來說,還有掉入那什麼無盡虛空的危險?

秦林大大的吐了一口氣,不要去想那些晦氣事兒了,穿越這麼吊的事兒老子都遇到了,運氣屬於爆棚的人,肯定不會有意外的。

片刻後,林家的幾位長老都來了,林家家主神情嚴肅:“小子,陣法萬年未啓用,我們雖然知道如何開啓,但是開啓後如何利用你可知道?要是出了意外,我們林家可不擔負這個責任!”

林家顯然也是知道利用空間門陣是有風險的,所以事先申明清楚。

秦林點頭道:“林老前輩放心吧,晚輩自由分寸。”

林家的幾位老人也不再羅嗦,來到陣前圍成一圈盤坐下來,不停地念叨着咒語。

不一會兒,那陣中的圖案和文字居然開始浮動起來,林家的幾位老人閉目專心念咒,可是秦林卻是看的清清楚楚,隨着文字圖案浮起來中似乎還有一個虛幻的身影,只是眨眼便不見了。

秦林眉頭緊皺,不知道是幻覺還是曾經的仙人殘留的虛影這一刻徹底消散。

文字與圖案已經徹底的運轉起來,速度越來越快,完全的揉成了一團。

一道白光直衝九霄,林家的幾位老人睜開眼起身退開,顯然陣法已經開啓。

看着那道沖天的白色光柱,秦林一旦踏入,他就真的離開這片大陸了。

“秦林……”

聞聲看去,是那站在門外的林希妍。

秦林也沒想到她會過來:“你怎麼來了?”

林希妍似乎也不知道說什麼,沉默片刻,輕輕開口道:“你還會再回來嗎?”

秦林一愣:“這個,應該,可能會吧。”

本來秦林還在琢磨這林希妍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那林希妍丟下一句話,便走了:“我等你。”

“哇靠!”秦林腦袋一塌,你等我幹什麼?這丫頭不會因爲當初的那些事給誤會了吧?要是再來一個周雨欣,秦林可是真的吃不消了。

在靠近光柱後秦林對那林家老家主說道:“前輩,如果希妍有了誤會,您一定要跟她解釋清楚啊,別等我,等我幹什麼啊,我和她之間是不會有什麼的。”

林家的老家主冷哼一聲:“趕緊滾吧,指不定陣法什麼消失,不準回來了,我家妍兒對你沒興趣。”

秦林一陣大笑,跨入了白色光柱,隨後光柱猛的收攏起來,慢慢的消失不見,化作之前的那文字與圖案,再次飄落在地上…… 秦林踏入光幕後只是眼前一白,便瞬間陷入了黑暗之中,沒錯,一片黑暗。

耳邊呼呼的颳着風,秦林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一股力量的驅使下疾馳着,但是他什麼都看不到,比平日裏閉上雙眼還要漆黑一片。

既然無可奈何,秦林也就不掙扎了,任由這股力量帶着自己前行,免得一會掉入那什麼無盡虛空,寂寞一生多難受啊,想想都可怕。

秦林現在的修爲,少說也能活個千多年吧, 要是莫名其妙的最後千年都在漆黑一片的環境中度過,那滋味,想想都會把人給逼瘋!

在這種狀態下前行,真的是不知時月,閒來無事秦林便窺察着體內的戰意能量和血之奧義能量,體會着這兩種奧義能量帶給他的感覺。

戰意能量不用說,很親切,很溫暖,絕對能夠掌控自如,因爲這完全是自己的能量。

而那血之奧義,秦林現在雖然不覺得噁心了,可是也親切不起來,包括那血之奧義中的能量,很暴躁,很雜亂,可是在血之奧義的撮合下,慢慢的變得精粹了,這精粹就是血腥化了。

這股力量秦林也能夠掌控自如,可是他心裏就是覺得不舒服,不順暢,或許隨着歲月的磨合,以後要好一些吧。

之後又觀察那劍靈,劍靈其實就如同那開源國的大供奉一樣,都是殘魂。

可是開源國的大供奉是自己毀滅自己的,他有分寸,留下了一定的力量和意識。

生人有三魂,主魂,覺魂,生魂,開源國的大供奉便是隻滅了生魂,覺魂,而這劍靈是當年被別人擊殺之時,被滅的是主魂,覺魂只留了生魂。

三魂中,主魂主導人的意識,主魂不滅,相當於這個人其實還是存在的,只是肉身已死,如果能夠找回生魂和覺魂,甚至可以試着奪舍重生,之前也是提過,奪舍有多艱難,不過三魂俱在的人還是願意嘗試的。

幽冥便是三魂聚在,所以即使死了,也是墮入妖道,現在依舊很強。

覺魂主導人的心性,沒有覺魂的殘魂,無論生魂還是主魂都會反覆無常,讓人無法掌握,無法理解。

而這劍靈目前的生魂,便是永生之魂,常常被強大的存在用以剝離出他人的生魂來祭造成武器的器靈。

生魂存在久了,依舊會漸漸的產生出意識,當然,只是簡單的潛意識。

劍靈作爲一律萬年生魂,成爲器靈它已經早已接受,也沒有意識去改變,而受了契約的影響,他甚至慢慢的有了主魂的跡象。

生命體無論多麼渺小,在萬千年的歲月磨練中,任何的變異和進化都是有可能的,指不定這劍靈有一日便會自己練出三魂重生。

古往今來並非沒有過如此強悍的存在,傳言是神器修煉成人型,最終成爲強者,其實那只是百姓無知罷了。

傳說中任何一柄神器都是融合了某位強者的生魂的,而生魂來萬萬年的歲月中,不斷的磨練,修煉,領悟,最先有了主魂,然後再擁有覺魂,三魂齊聚,這柄神器便就屬於是真正的逆天神器了,因爲他已經是一個完整的靈魂體。

而之所以能夠在人型與器型之間隨意轉換,是因爲他的生魂早已在無盡歲月中產生了變異,有且是後來煉出的主魂覺魂,更完全是依附與器械本體,所以即使在生魂的本體牽引下成了人型,但是本質上,其實他依舊是器靈。


雖然這是事實,不過十數萬年也難以出現一柄這樣的神器,想這焚天劍靈萬年來也只是初具意識罷了,可想而知有多難。

正想着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呢,這方出現了一簇白光,秦林的精神一下就抖擻了起來,終於看到希望了。

越來越近,那白光刺得秦林都有些睜不開眼了,靠近之後就如同當初進入空間門陣那般,眼前一白,秦林一個哐當破空而出。

因爲秦林是徹底的將力量收斂起來了,所以當失去陣法的力量之時,秦林腳底一空,差點一個跟頭栽倒在地。

及時的穩住身型之後,秦林落在地上,無奈的笑罵道:“TM的,又是森林。怎麼老是這些雷同的場景呢?”

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也是沒什麼特別的,既然來到這個最強大陸他覺得還是低調一點的好,所以並未直接騰起,而是判定了方向之後,選擇步行。

在林子裏溜達,感受的大自然的氣息,這不論是修行之人還是普通百姓,都會覺得舒坦。

時不時的也會碰到一些小動物,秦林倒也是YY的期待着,開源大陸有劍齒虎,這個對秦林來說很牛B了,那這片最強大陸會有什麼猛獸呢?

強大的魔獸妖獸早已遷徙到諸神位面了,現在秦林所在的整個位面基本就算是人類的位面。

妖族盤踞與妖域,雖然單個實力很強,可是染指人類大陸對他們沒有任何意義,說不定還惹得神族和魔族的怒火將他們徹底給滅了。

人類就此已經數十萬年了,與上已位面的神魔各族之間差異越來越大,已經到了未知和不可想象的地步。

秦林也是真的不敢想,數十萬年人類遲遲沒有進展,而神魔各族本身就強悍,在這幾十萬年裏不斷的繼續發展着,到底與現在的人類大陸有多大的差距。

遙想在i接受血修羅意識傳承之時,那恐怖的弒神之戰!

光是幾位神族的大天使降臨,就需要整個位面所有的人族妖族強者一起抵抗,而且還根本無力抵抗,任憑屠殺。

最後啓動誅神大陣,整個位面的強者紛紛自爆,都沒有將這幾個大天使全部誅殺,那這神魔各族到底會恐怖到什麼程度?

是否神族族長,魔族族長只需一人便可將這個位面毀滅?

這些想法太過震撼,甚至已經打擊了秦林去渴望挑戰的勇氣。

哎,收回思緒,現在也還不是去考慮那些的時候,畢竟現在的自己根本沒資格去考慮那些。

勇氣是要有的,執着是要有的,理想也是要有的,秦林不會服輸,也不甘泛泛如此。

現在的他從實際出發,他要在這一位面成爲真正的強者,完成自己該做的那些事後,應該或許會去爲了自己瘋狂一次。

走出山林又行了許久,終於看到了一處小村落。

秦林也算按耐不住了,蹭蹭的加快步伐朝着那村落走去。

秦林的裝扮依舊是如此,不過髮型還是寸頭,那村中的人都望着秦林這古怪的模樣,一位大漢子上前似乎在問着秦林什麼,只是口音嘰裏呱啦的,似乎將的是方言?

秦林乾笑兩聲,先點頭表示自己沒有惡意,然後又打手勢,表示自己是外來人,不懂這裏的方言。

這些村裏的村民也是圍了上來,一陣嘰裏呱啦弄的秦林心煩意亂,既然聽不懂,那就離開算了,往大一點的城裏去。

匆匆的離開這羣圍觀的村民,秦林纔是大大的吐了口氣,繼續沿着小道走着。 .?走在這新大陸的小道上,似曾相識的一幕幕再次浮現出來。

.人,無論是誰,總會追憶過往,懷戀故人。

.許久以前,也是在類似這樣的小道上,靈兒,許凌飛三人一路嬉鬧着同行;

.許久以前,也是在類似這樣的小道上,他們遇到了一個少年,後來便是現在的殺皇秦一;

.許久以前,也是在類似這樣的小道上,秦林遇見了一個女子,那叫周雨欣。

.過往種種早已物是人非,現在的秦林,早已能釋懷許多遺憾的過往。

.“%(&%。”

.身後傳來一陣喊聲,雖然聽不懂,不過語氣卻是官方的,是在打招呼。

.秦林聞言轉過身來,眼前一個20來歲的青年,樣貌倒沒什麼特別的,只是一身的裝束讓秦林眉頭一皺,心道:我%(&!這什麼情況?

.那青年的裝束爲什麼讓秦林大吃一驚呢,因爲那TM活生生的一個魔法師造型啊。

.秦林咳嗽一陣,差點被這裝扮給嚇得嗆死。

.那青年不明白秦林的反應是爲了什麼,上前還是繼續打招呼:“&*&[email protected]¥#%¥¥#*&¥¥@&%。”

.秦林閉眼深深的吸了一口大氣,心中無比的巨汗:難道這個大陸的語言不一樣嗎?要是沒有類似於開源大陸那樣的儲音石之類的東西,那老子是不是又要開始學這裏的語言文字……我靠,能不這麼折騰人嗎?

.秦林苦笑着說了兩句話,那青年果然是聽不懂,秦林也是把妖域的那些老混蛋統統給罵了個遍,居然不告訴秦林語言不通用這個事,讓秦林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其實秦林也是誤會了,萬年前的語言幾乎都是通用的,因爲屬於彼此高度的開放流通階段,頂多文字不同罷了。

.可是這個位面各人類大陸都隔絕來往有萬年了,所以都慢慢的有了自己的變化,自然妖域的那些強者也不知道是這麼個情況。

.那青年似乎也是知道了秦林不懂人話……額,不懂這裏的語言。雖然很疑惑,但是也是打着手勢,表示沒關係,他沒有什麼惡意。



.秦林也明白,所以兩人便一起同行了。

.路上兩人簡單的可以打着手勢表達一下,可是最重要的一些問題,秦林是真的很無奈。

.秦林本來是想問問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快速的掌握這片大陸的語言,可是就是搗鼓半天也比劃不出這麼個意思。

.那青年也是聳聳肩,示意你別指手畫腳了,我不明白!

.秦林大大的嘆了口氣,心情真的不怎麼美麗。

.路上兩人也不怎麼交流了,剛好到達了一座城池,秦林呵呵一笑:“看起來挺大的一座城,希望能夠有奇人異士來治治我吧,我急死了。”?

.秦林大量着身旁的青年,他肯定這人是魔法師,因爲他能夠感受到這青年身上的能量波動,境界相當於開源大陸現在的元嬰中期。

.進了城秦林還以爲這青年不打算管他了,所以準備離去。

.結果那青年皺着眉頭把秦林拖住,示意讓秦林跟他走。

.秦林哦了一聲,呆呆的點了點頭,雖然不明白,但是肯定不至於害他吧?要是剛來就莫名其妙的被這麼個小年輕給糊弄了,那他真的是想一頭撞死了。

.秦林看着這城中來往的百姓,更讓秦林驚訝的便是這些人的樣貌居然不是同一種族!按秦林的解釋就是東西種族都有,當然他還沒有看到黑人……要是再有黑人出現,秦林真的是要吐出一口老血了。

.城中有些西方面孔,東方面孔,但是看他們的交流和接觸,似乎沒有一點障礙,很正常,也很自然。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