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凌立在空中,瞥了用愕然眼神望著他的趙炎一眼,向輝明多斯飛去。

輝明多斯總算鬆了口氣,道:「皚琳,你殺死了黑暗王,功不可沒!」

普西雷多仰頭倒了下去,無奈的閉上眼睛。

趙炎雙眼鼓得老大,盯著眼前飄散的煙霧,痴痴回想著奧瑪科在一起的畫面。

奧瑪科,你就這樣死了嗎……


怒火、內疚、憤怒,在趙炎的體內飛滋生。突然間,趙炎覺得自己腹部疼的厲害,彷彿一股烈火要在體內燃燒,全身熱,漲。

他仰天長喝一聲,暈倒過去。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巍峨的黑sè殿堂逐漸坍塌,一個單瘦的身影默默的站在殿堂zhongyang。兩團藍sè火焰瘋狂跳躍,早已將四面八方的丘陵巨人、人類魔法師看的一清二楚。

枯瘦的手骨從大巫妖梅米梅西的長袍里伸出來,他只是在虛空中輕輕一點,一道漣漪就自外擴散,到肉眼所能見到的盡頭才消失。

「王啊……」

大巫妖緩緩的升上天空,雙只手骨輕輕合攏,「砰砰」化為骨粉。他的面前,一道空間裂縫憑空出現。

大巫妖飛了進去,在身軀即將被空間裂縫淹沒的一剎那回過頭,藍sè火焰突然凝固。像是留戀,又像是絕望。

一道藍光掃過,黑暗殿堂主殿化為虛無。


殿堂的前端,查克斯靜靜的看著眼前生的一些,默默的搖了搖頭。

「查,你在想什麼?」一聲甜美的女人聲音響起,是他美麗可愛的妻子夢啦夢。

查克斯微笑道:「我在想,生在我眼前的這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

夢啦夢愛撫的摸著自己的丈夫,淡道:「等打完這最後一仗,我們就去過平靜的rì子,好嗎?」

查克斯轉過身,摟住自己的妻子,輕聲道:「好的,親愛的!能和你永遠在一起,才是我所追求的生活。」

查克斯深深嘆了口氣:「讓這該死的戰爭滾蛋吧!我想,此時陛下的內心一定十分痛苦吧!」

夢啦夢默默的閉上眼睛,靠著查克斯的胸口。

些許柔和的微風,掠過。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黃宮全軍覆沒,黃德格羅斯陣亡,「霸主同盟」就此消失。在這場大6最高戰爭的西方勢力中,只剩下梅帝國孤軍作戰。他們守住自己的老巢,和從四面八方而來的勢力抗衡。

黃宮的覆滅大大鼓舞了「勇者同盟」全體將士的信心。那一些尾隨在愛櫻王國身後的小國此刻也鬥志激昂,信心百倍,每個人都懷著一顆不打倒梅帝國不罷休的心。然而就在愛櫻軍大肆西進、桑rì軍洶湧北上的關鍵xìng時刻。作為同盟軍最高統領的趙炎,卻從前線撤了回來,離開了戰場。

黑暗殿堂的毀滅雖說對「勇者同盟」是個不小的的打擊,但人類和黑暗生物的戰爭理所當然,順應天意,並未遭到任何人的指責和漫罵。相反,得到的是無盡的支持。甚至在黑暗殿堂毀滅的第二天,就有不少人重新投入光明神的懷抱,信奉起光明神來。更有甚者三五成群有組織的修建起光明教廷來。趙炎對此不聞不問,安安靜靜的回到炎城,呆在火宮,對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理。

當然,誰都知道這是暫時的。而且愛櫻王國宰相卡西特和王后愛櫻莎商議,用武力壓制一切私建教會的活動。畢竟愛櫻國王當初幫助黑暗殿堂毀滅了光明教廷,現在難道他會允許光明教廷的崛起嗎?雖然這也不好說,但愛櫻莎在沒有得到趙炎準確答覆的時候,絕對要控制這種局面生。。

她涉政近五年,處理過的政務比趙炎還要多,她十分清楚眼前的形勢。拋開趙炎以前和光明教廷的恩怨暫且不說。艾雅大6幾大教會全部毀滅,如果此時允許光明教廷的修建,那麼就會有更多的教會崛起。那麼戰爭,恐怕就永遠不會繼續了。這場世紀之戰,無論最終的勝利者是愛櫻王國還是梅帝國,受損最多的始終是這兩個國家。愛櫻莎要控制一切足以控制的因素,穩住大局。這樣才能讓前方的將士們,不必擔憂家中的父母妻兒,安心的將jīng力投入到戰爭中去。

戰場上沒有了趙炎,凡迪科、英格瑞爾以及里郝帥挑起了重擔。凡迪科和英格瑞爾率西進兩軍,筆直挺進,靠著地jīng魔能槍的威能一路通暢無阻,直壓梅落里。而趙炎走時將桑rì軍的指揮權交給了里郝帥,這位經驗豐富的老將如臨大任,彷彿回到了十幾年前,歐葉家族輝煌無限的歲月里。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已被歷代家族的驕將靈魂附體,他承載著家族的復興和輝煌,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不是一個人!


金革戎馬,沙場稱雄!似乎每個同盟戰士都如同里郝帥一樣,將自己的熱血點燃,毫不吝嗇的向戰場上揮灑。。失去的,也許是生命、是未來;但換的,是榮耀、是更加輝煌的未來!

趙炎的離開,讓同盟有一小段時間的低迷。但很快,同盟軍迅向梅帝國壓進,戰爭依然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每個人都相信,沒有了黃宮支持的梅帝國,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對手。抱著這個信念。沒有人退縮,只有人向前。

愛櫻國王趙炎,此刻又在做什麼呢?

原來,他在漫無天rì的修鍊。每天從早到晚,不吃不喝,不休不睡,就獨自一人呆在火宮裡,不允許任何人打擾。誰來勸他,無論是愛妻艾瑪婭、還是兄弟斯格都被他怒罵的轟了出去。自此,他已經在火宮裡呆了兩個星期了,這哪能讓人不著急。雖然他們清楚趙炎非同一般的實力,但半個月時間不吃不睡,也的確讓人無比擔心。

斯格嚴密的封鎖這個消息,對外宣稱趙炎在處理炎城的事務,就連愛櫻莎他也給瞞著。他知道此時前線戰爭激烈,後方的事需要愛櫻莎處理。這時候千萬不能讓她分了心。

從當初趕跑盜森盜賊團修建火宮起,趙炎根本就沒有專心的在這個專門為他設計的地方修鍊過。。六年過去,他來炎城的時間也是越來越少。但這一戰過後,他明白了許多,也突然相通了許多。

和思多晶獸大戰的時候,趙炎深切的感受到自己根本沒有得到古烈斯秋的jīng髓,兩年過去了,古烈斯的奧義沒有絲毫的jīng進。看著師傅將七條炎龍瀟洒的放上天空以次來慶祝新年的時候,趙炎就動過要放下一切安心修鍊的念頭。然而和黃德格羅斯的戰爭,更是讓他深刻的體會到個人實力的重要。他深深的明白,身邊的這些強者,沒有誰是他所能指揮的動的。在關鍵時刻,沒有誰靠得住。

趙炎一千萬個不情願殺死奧瑪科,但他最後還不是死了嗎?

趙炎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卻不能阻止。儘管他明白奧瑪科非死不可,死他一個,能救下千萬億萬的人類。但看著自己的朋友用絕望的眼神看著自己,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時候,那份做人的尊嚴、國王的尊嚴,蕩然無存!

從皚琳將奧瑪科毀滅的那一剎那,趙炎的心已經死了。

然而就在這一刻,趙炎體內怒火燃燒,火因原飛的轉動,瘋狂的向外界吸食能量。。趙炎很明白自己的處境,與其說自己是在火宮修鍊,還不如是只有火宮才能保住自己的xìng命,只有火宮才足夠體內火因原對火能量的需求。

但趙炎覺得這樣也好,生命的威脅、jīng神的崩潰讓他能徹底的放下手中的一切,安安靜靜的修鍊,瘋狂的努力來忘記所有的煩惱。

趙炎早就想通了許多問題,他並不怪輝明多斯,也不怪皚琳。最起碼,他們的初衷和願望都是高尚的,是為天下大計著想的。趙炎更不怪奧瑪科,他肩上扛著種族的復興使命,相比他這個國王擔子要重得多。但就是如此,他還是把魔洛非克的靈魂製成神器,送給他唯一的朋友,從而放棄提升自己的最好機會。

這份友誼,已深深的鐫刻在趙炎心中。有時候他甚至天真的想,自己不要做什麼國王了,還要勸奧瑪科也不要做什麼黑暗君王了。倆人一起遊山玩水,探索力量和世間奧妙,不再去理會凡俗的權利鬥爭。


那是多麼美好的生活啊!

可惜的是,往往美好的,總是夢想。

正是因為如此,早就理清思緒的趙炎,依然想在火宮多呆一段時間。。他相信自己的那幫股肱之臣,不會讓他失望。他只想靜一靜、靜一靜……

然而就在第三個星期來臨的時候,趙炎突然撐不住了。體內的火因原猶如裂開了一般,劇烈的高溫從中滲出,燒灼著趙炎的五臟六肺。趙炎只覺得自己將要熔化成一灘沸騰的血水,血水表面上翻滾著熾熱的水泡。

高冷BOSS限時逼婚:纏吻99次 ……

趙炎昏迷過去。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卻愕然的現,自己居然還活著,自己竟挺了過去。

他用內視窺探體內,兩隻眼珠幾乎驚訝的快蹦出來。

火因原沒有了,而火元素卻多出了一個。那個新生的小火人和它的哥哥姐姐們有些不一樣,他個子稍微高些,全身燃燒的火焰要更加旺盛一些,從背後竟還有幾條短短的小尾巴。趙炎忽然間覺得這個火人竟有些面熟。

此刻,那新生的小火人正向趙炎打著招呼。

趙炎回笑道:「歡迎你,阿四。」

「主人,我的出現讓你受累了。」

嗯……這小火人還蠻客氣。。趙炎在心裡思考著,又道:「阿四啊!火因原怎麼不見呢?還有,你的哥哥姐姐們都有自己的特徵,你的特徵又是什麼?」聞言,阿大阿二阿三都樂呵呵的蹦達起來,彷彿在因為趙炎的表揚而開心一樣。

阿四說話時,背後的火尾猶如孔雀開屏般綻開。「其實……我就是直接由火因原轉化的。至於我的特徵,就是能隨著實力的增長召喚出更多攻擊xìng的火元素來。」

這樣看來,沒有了火因原,以後不會再有火元素出現了。但沒有了火因原,我的火系能量是不是沒有以前豐富了呢?

「沒錯主人,以後的確不會再有火元素出現了。」阿四感應到趙炎的想法后立馬道:「但主人放心,火因原是我,我就是火因原。而且, 北有南庭,予我深情 。所以,主人的力量只會更加強大。」

趙炎放心了一些,笑道:「這麼說來,你就是火因原,那你豈不是阿大阿二阿三的母體?」

「也可以這樣說。」

「看來叫你阿四把你的輩分給叫小了。」

「呵呵呵呵……」眾火元素們蹦蹦跳跳都笑了起來。。

阿四的出現,對於趙炎的力量增長是個飛躍xìng的突破。他竟在同一時間,領悟出古烈斯的奧義的第七層和第八層。然而實力,終於突破了sss級別,擠身到大6強者的行列。趙炎相信,憑古烈斯的奧義和四個火元素的幫助,sk級別以下的人沒有誰會是他的對手。就算是夜郎,他也相信能和他過上幾招。

實力大增,讓趙炎恢復了對生活和未來的信心。

他終於將腳邁出火宮,走了出去。

吸!呼吸一陣宮外涼爽的空氣,趙炎突然覺得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其實炎城內以炎熱為主題,就算在火宮外,空氣也十分乾燥炎熱。但趙炎就是覺得,剛才那吸進去的一口氣,是那樣的清新。

突然間,他仰頭一倒。半個多月來的飢餓和睏乏突然湧上頭頂。


「撲通!」

「老大出來了!」「啊!」「老大又倒下去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jīng彩內容等著你!」)

趙炎翻閱著擺放在桌上的文件和前線急報,大大小小共有幾百封。。斯格體諒趙炎,知道他猶如大病初癒,時間又十分寶貴,故此只是選擇了十幾封重要的遞給他看,說其他的他都看過,處理完畢,不必過目了。

趙炎聚jīng會神的看著這些文件,眉頭漸漸緊鎖起來。

「形勢雖然大好,但這樣下去,就算我們贏了,又有什麼意義?」趙炎將文件壓在桌面上,用手狠狠一拍。

斯格點點頭,嘆息道:「生靈塗炭啊!這樣打下去,就算我們勝了,王國會多出多少不完整的家庭?會有多少父母妻兒哭泣?」

趙炎雙手合攏,揉搓著手指,道:「現在的形勢和以前不同了,以前我們有幾十萬黑暗生物做炮灰,人類將士們的傷亡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但現在,梅帝國放棄周遍城鎮,集中保護帝國中心,所有的jīng稅、jīng良武器都集中在一起,我們要攻陷他們,就得耗費高出以前幾倍的代價。我們要勝利已不難,但要勝利的有價值,又豈是那麼容易?」

「老大,你分析的沒錯。但戰爭就是這樣殘酷的。」

「老斯,你有什麼辦法嗎?」

斯格為難的看著趙炎,道:「老大,對於戰爭,我一直厭倦……也一直沒什麼研究……」趙炎深深嘆了一口氣。。的確,他很清楚這位從火牢一起殺出來的老兄弟的個xìng,當初展炎城的時候,他還堅決反對阿拉樂斯建立軍隊呢!斯格也嘆道:「如果我們有以一抵百的先進武器,恐怕才能完成這個夢想。不過,這又怎麼可能呢?夢想始終是夢想……」

猶如一記驚雷炸向趙炎的頭頂,他雙臂在桌面上狠狠一撐,突然站起來,欣喜道:「不!一切都有可能!只要努力,夢想終會變成現實!」

「老大……你……你說什麼?」趙炎的舉動讓斯格一頭霧水。

趙炎朝斯格笑道:「老斯,你立功了!我有辦法了!」

「什麼辦法?」斯格無比期待。

「哈哈哈!我們不是還有地jīng嗎?」

斯格似懂非懂的看著趙炎,迷茫的咽下一團口水。

他可曾會知道,此刻在趙炎的心中,已燃燒起一團兇猛的火焰。

這把火焰,是激情之火!是創造之火!

……

夜裡,一片漆黑的炎城中只有幾處閃爍著明亮的光火。。猶如yīn天前的黑夜,零零散散只有那麼幾顆亮晶晶的星星。

而趙炎的房間中,卻是燈火通明。

他的書桌上,擺滿了幾百頁塗畫過的白紙。有許多都是地球上非常先進的武器。甚至有的白紙上還畫著動畫片里的機器人。趙炎用盡全力掏空腦海里所有的知識和智慧,將他們全部表達在紙頁上,以成為肉眼可見的思考點來進行創造。

他決定當心裡有計劃后,再去地jīng之城。因為火宮對於他來說,的確是艾雅大6上最安靜的地方。

他終於有些累了,將緊繃的全身放鬆,如死屍般靠在靠背椅上。

這一刻,趙炎有點懷念起愛櫻莎來,如果此刻她能在背後給自己那疲憊的肩膀按上一按的話,一定是這世界上最為美妙的事。

一雙白皙的小手落在趙炎肩上,由輕到重的揉捏起來。

趙炎靜靜的享受,他以為這一切只是他的夢境。然而他詫異的回過頭去,現這一切竟是事實。出現在他身後的,竟是原雲天國女子巧兒。

巧兒微笑的看著趙炎,手中的活並沒有停下,輕聲道:「不要動,我為你按會,安靜的享受吧!」

趙炎點點頭,果然回過頭去,閉目養神。

倆人都沒說話,但倆人卻非常幸福。

終於,趙炎開口道:「巧兒,這些年,辛苦你了。」趙炎哪能不明白巧兒的好,他也知道這些年來巧兒一直愛著自己,一直在等著自己。但他卻不愛巧兒,因為不愛,所以他不能娶她。他雖是國王,但一直卻堅持自己的cao守。除非非不得已的必要,不然他不會完成一樁沒有愛情的婚姻。

這些年來,圍繞在他身邊的女人不少。但最後,他也只和愛櫻莎、拉丹奴、艾瑪婭走入神聖的禮堂。他深愛著這三個女子,他相信自己能永遠愛著她們,才決定牽著她們的手,一直走到老。當然,在這三個女人之前,哆絲玲娜是最先和趙炎完婚的。但趙炎和她心知肚明,因為形式所逼,倆人才不得已完成了這樁政治婚姻。倆人之間,並沒有所謂的愛情。這也是讓趙炎覺得最為不適的地方。而偏偏哆絲玲娜,為趙炎生了個兒子,這又增添了趙炎的愧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