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視他們為玩偶的皇上,根本不會下台!

……

……

翌日清晨。

鹿一凡收拾好了行禮。

深吸了一口趙國這清新的空氣。

準備啟程去和之國了。

剛一到了大街上。

就看到了不少人興奮的拿著爛菜葉,臭雞蛋,爛番茄等東西,朝著玄武城的中心趕去。

「快快快!晚了就扔不到了!」

「千年不遇啊!沒想到現在還有公開處刑!」

「聽說已經馬上就要遊街示眾了。」

「這女的啊,據說是華夏的泥巴種。皇上說她是災星降世!」

「是啊,據說就是她剋死了天陽城城主,還有諸多皇族後裔。」

「我昨天晚上做噩夢了,說不定也是這災星克的!」

「最近我腳氣犯的特別厲害,肯定也是她害得!」

「我痔瘡出血也出的特別厲害,一定也是因為她!」

「走,去教訓教訓她!!!」

「……」

鹿一凡頓時無語的很。

你妹的,腳氣、痔瘡也能怨人家給你克的?

不過鹿一凡也很好奇。

到底是什麼倒霉蛋會被皇帝親自指控為「災星」?

很快的。

一輛高科技打造的仿古囚車出現在了鹿一凡的面前。

一個衣衫襤褸,披頭散髮,滿身血污的女子被關在裡面。

她被頭髮遮蓋住了臉,五官看不清楚。

身上的傷勢很重。

只剩下半口氣吊著。

當她一出現之時。

圍觀的人幾乎全都沸騰了!

漫天的爛菜葉,臭雞蛋和爛番茄,如同潮水一般的朝著她臉上,身上瘋狂的砸了過去!

那女囚犯或許是已經麻木了。

或許是已經疼的叫不出來了。

一動不動,宛如一條死魚一般,站在裡面。

污穢之物,幾乎是瞬間就將她弄的全身噁心的一批!

甚至!

旁邊押送的官兵都在那嚎叫!

「我丟雷樓母啊!!!別往我身上扔啊!!!」

「擦!!!我這得洗多久才能洗乾淨啊?別扔了!!!」

連他們身上都是一身惡臭,粘的全是爛菜葉葉。

幾乎變成菜葉人了。

可想而知,那女囚犯受到的攻勢有多猛。

鹿一凡在人群之中搖搖頭。

尤其是看到這些人,如同過年一樣開心的表情。

更是心中鄙夷。

看到別人比自己過的差,看到弱者落難,看到別人凄慘的樣子。

他們竟然會以此為樂!

可笑如斯!

「可又與我何干呢?」

鹿一凡自嘲的笑了笑。

數十億年來,他看到太多這種無聊的事情了。

他根本不會去管。

正扭頭要去玄武城的真元動車站時。

囚車已經停在了百米之外的玄武城中心。

囚車打開。

女囚犯差點摔倒在地上。

旁邊的押送者忍住了惡臭,扶住了她。

將她押送到了已經很久沒用過的處刑台上。

女囚犯抬頭望去。

看到了人群之中的鹿一凡。

下一瞬。

那個比以前更加年輕,更加帥氣,卻……氣質更加憂鬱的男子。

她瞳孔一縮。

身軀明顯一震。

「是做夢嗎?他……不是應該已經死了嗎?」

接著。

夏瑩瑩沾滿髒東西的臉上流下了兩行淚水。

「死之前的幻覺嗎?

呵呵,就算不是幻覺,我這個樣子,又怎能讓他知道?」

處刑官看了一眼自己手上古老的勞力士機械手錶,朗聲道:

「時間到!!!

準備處刑!!!」

劊子手手下一抖!

一把真元激光刀瞬間激射出了血紅色的刀芒!

刀芒接近了夏瑩瑩的后脖頸上。

直接將她後面的頭髮瞬間削的焦臭無比。

「此人,來自華夏的災星夏瑩瑩!

剋死了天陽城城主曹天陽,以及諸多皇族後裔!

奉皇上之名,當眾處死!」

此時的鹿一凡。

已經檢票入站,上了真元動車——一種靠真元能量發動的火車,速度是舊時代動車的數十倍。

真元動車已經啟動了。

可當「夏瑩瑩」三個字一出之時。

閉著眼睛正在休息的鹿一凡。

猛的睜開了眼睛!

一拳轟爛了動車的玻璃窗。

化為一道光束,瘋狂的沖向了玄武城中心。

「準備!!!」

劊子手的手抬起。

無比精準了定位在了夏瑩瑩的后脖頸處。

能保證手起刀落。

並且,速度快到血不會噴出來!

「處刑!!!」

隨著處刑官一聲令下。

劊子手狠狠的催動著刀芒向下壓!

夏瑩瑩已經能感受到那股灼熱的刀芒,幾乎在切割她的皮膚了。

她閉眼,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腦海中閃現著自己前半生的榮華富貴。

那如同夢一般的生活。

以及……

最後在人群中看到的那一個俊逸的身影。

「爸,媽,你們恐怕永遠也想不到,你們女兒會死的如此凄慘吧……」

夏瑩瑩悲極反笑,眼淚大滴大滴在她臉上向下淌著。

閱讀網址: 就在刀芒即將切割脖頸的那一刻!

只聽一聲破空之音,自玄武城之上如火箭一般飛來!

咻!

接著。

處刑官眼前一花!

就看到了劊子手眉心一點紅,直愣愣倒在了地上。

手中的那把真元激光刀失去了真元能量的支持,直接掉在了地上。

「誰?!」

處刑官冷汗直流的看著空中:

「誰敢在皇城劫法場!!!」

所有人,此時此刻,全都抬頭望去。

夏瑩瑩也抬起了頭。

只見在處刑台旁邊。

一處高樓的天台之上。

正端坐著一個年輕男子。

因為是大修真時代,幾乎人人有修為。

想看清楚百層高樓之上的人,簡直太簡單了。

天台之上。

微風習習。

吹的那男子長發飄揚,一張邪魅卻充滿了憂鬱的面龐完全展現在了眾人面前。

夏瑩瑩猛的嬌軀一顫,眼睛瞪的圓圓的,難以置信的看著那男子,嘴唇顫抖的道:

「鹿……鹿一凡……怎麼可能……」

此刻。

鹿一凡開口了:

「此人與我有舊。

我要帶走。」

語氣不容置疑。

不是請求。

反而聽上去像是……命令!

處刑官簡直無語了。

在玄武城劫法場!

而且劫的是皇上欽點的災星!

這簡直是彌天大罪!!!

若犯人真被帶走了。

那他能有好果子吃?

「玄武軍何在?!」

處刑官一聲暴喝。

嘩嘩嘩……

整齊劃一,手中持著批量生產的真元類武器的玄武軍邁著有力的步伐。

將整個處刑台包的嚴嚴實實的。

下一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