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三道雷電的威力比起真正的渡劫之雷,也差不了多少,他只要被其中的一道劈中也必死無疑。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石火光之間,樂柏迅速的祭出一個黑色的木魚擋在頭頂。

咔嚓!

木魚碎裂的聲音讓樂柏心頭一顫,立即大聲喊道:「我認輸!」

空中的三道雷電直接就在空中慢慢消散,楊恆也拿下了他的第一場勝利。

「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裁判對楊恆問道。

每一場比賽都會有消耗,裁判在比賽結束之後都會例行公事問一遍。

「不用了,下一個吧!」楊恆淡淡回道。

這一戰對他來說根本沒什麼消耗,他也想早點連勝一百場進入到下一輪的比賽。

楊恆接下來又不緊不慢的挫敗了幾個對手,而且都沒有使用大道的力量。

沒多久,擂台上的那幾個神人境後期的修士已經沒有人在去挑戰,被挑戰的全都是幾個神人境中期的。

而其中楊恆的修為最低,挑戰他的一直都沒有停過。


楊恆估計這第一輪的比賽超不多要結束了,他雖然不懼,但也不想一直這樣無止盡的被挑戰下去。

眼看著又一個神人境中期的修士來挑戰他,他直接發出一道神識攻擊,再用貫虹劍將對方砍成重傷。

他以雷霆之勢挫敗一個同階對手,挑戰他的修士立即就少了很多。

在他連勝了三十多場之後,廣場上之前那些蠢蠢欲試的修士終於全部沉寂下來,這第一輪比賽也全部結束。

總共十四個修士進入了第二輪的比賽。

因為第二輪的比賽隔天進行,楊恆離開擂台之後,直接朝著客棧的方向走去。

「沒想到你的運氣真不錯,實力居然比的上一般的神人境後期修士。」祈勝韓不屑的聲音突然從後面飄來。

楊恆轉頭看到去,在祈勝韓旁邊還站在一個至尊境界的修士,看他們兩個的樣子,好像是有些關係。

「你這運氣也不錯,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居然已經進入到了神人境後期。」楊恆淡淡回道。

祈勝韓哂笑道:「即使你的實力再強,但是遇到真正的神人境後期,你肯定沒有活命的機會。」

頓了頓,他又接著說道:「第一輪比賽讓你僥倖晉級,在第二輪比賽要是遇到我的話,我一定會要了你的命!」

楊恆也懶的再理會對方,轉身就走去。

「對了,我忘記告訴你了,這位天佑尊者是我現在的義父。我的義父很照顧我,我的實力提升的這麼快,都是我義父的照顧!」

祈勝韓得意的看著楊恆的背影說道。

楊恆心裡一頓,腳步卻沒有絲毫停留,徑直朝著前面走去。

我叫崔奮進 ,楊恆很早就來到了廣場上。

進入第二輪的十四個修士抽籤之後,兩兩飛上了擂台。

楊恆的對手是一個神人境後期蘊養境的修士岺海。

岺海也是光明帝庭一個家族的子弟,岺家的實力雖然比不上陌家,阮家這樣的家族,但也是一個知名望族。

兩人客套一番之後,岺海一聲大喝:「楊恆兄弟小心了!」

他的話音一落,周圍的光線立即就變得暗淡起來,空中一條金龍俯衝而下,發出陣陣驚人的龍吟之聲。

一股強大的空間力量將楊恆迅速鎖定,使得他的身體完全不束縛,隨時可能被空中的金色撕裂。

雖然有七個擂台同時在進行比賽,但明顯的是楊恆他們整個擂台的比賽最為激烈,瞬間就吸引了周圍所有修士的眼球。

「岺海一上來就用威力這麼大的戰技,看來是想一招擊敗楊恆啊!」

「是啊,楊恆的名聲雖響,但實力還是低了一點,估計這一戰要拜下來了!」

……

楊恆感受著周圍的空間束縛力,立即就知道對方也領悟了大道的力量。

不僅是空間大道力量第一重,還有金之大道。

他身上的氣勢迅速上升,直接衝破了周圍的束縛之力,身體再次恢復了自由。

岺海的空間大道力量雖然也已經到了第一重,但是跟他比起來還是有一些差距。

楊恆手裡的貫虹劍直接朝著上空劈了出去。

一道耀眼的銀光劃過,白色的劍芒朝著虛空劈去,似要斬裂整個天穹。

「吼…」

低沉的龍吟聲使得廣場上所有的人心頭一震。

金龍大嘴一張,以氣吞山河之勢朝著飛來的劍芒咬了過去。


「轟…」

劍道和金之大道兩種無形的力量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巨大的悶響。

整片空間隨之一陣晃動,劍芒和金龍也隨之變得虛幻起來,迅速的暗淡下去。

金龍巨大的雙抓一撕,白色劍芒最終全部寸寸碎裂。金龍去勢不止,帶著強大的龍威朝著楊恆壓去。

楊恆臉色也稍微有些凝重,他之所以能越級秒殺對手,完全都是因為他掌握了大道的力量。

他現在的對手同樣的掌握了大道的力量,他已經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優勢。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轉念之間,他立即運轉「滅世雷」,三道紫色的雷電從空中強勢劈下。

「吼…」

金龍被發出一陣咆哮聲之後,被紫色劈成了點點金光,最終慢慢消失不見。

「他居然在神人境中期就掌握了大道的力量!而且還接下了岺海這一招,太不可思議了!」

「確實不一般!岺海遇到這樣的對手,想要取勝恐怕也沒這麼簡單咯!」

……

周圍的修士看到金色被擊散,一個個都驚嘆不已。

岺海看到自己強悍的一擊,既然被楊恆隨手接了下來,他的臉色立即變得陰沉無比。

他的這一招完全可以完敗同階對手,卻被神人境中期的楊恆給接了下來。

而且對方也掌握了大道的力量,他知道今天不使出全力的話,怕是很難擊敗整個神人境中期的對手。 白毅跟着玲兒丫鬟來到了方琳的府邸,這府邸極爲寬敞,其內花草縱生,假山嶙峋,約有數千米之長,然而白毅卻有幸的得到了一處屋舍!

這屋舍雖只有十幾平方,但相對之前的住所而言,也有着雲泥之別,白毅心中暗自欣喜,但是此刻他在意的還是懷中的十塊靈石!

那是他突破修爲的關鍵!那是他改變命運的契機!

“以後你就住在這兒了!我家小姐儘管要了你,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在府邸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你的身份依舊是下人!你的職責就是哄小姐開心!現在你還是趕緊突破修爲吧,免得日後你跟隨了小姐,連他的腳步都跟不上!”

這丫鬟看着白毅緩緩而道,神情中充滿了輕視與鄙夷,可是這番話在白毅心中卻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在刺痛着他的心!

“修爲!修爲!修爲!!!我不甘是弱者!我這一路顛簸,只因我是弱者才無力反抗!我定要變強!!!”

白毅看着這丫鬟縱身離去,依舊還站在原地,雙目之中爆發出了一道冰冷的寒光,這丫鬟雖也是下人,但是不難看出他在方琳心中的地位,就連她的修爲白毅也看不出絲毫。

“如今我體內已有九十二條升騰之氣,加上這十塊靈石應該足夠我突破修爲了!”白毅找了一處靜地,依地而座,開始了吸收靈石之力!

白毅拿出了一塊靈石,開始了吸收,頓時體內便感到了一絲涼爽之意,股股靈力順着身體進入了筋脈、五臟之內,體內原有的升騰之氣像是受到了某種刺激一般,竟在體內爆發,欲要衝出一般。

“嗯?”就在這時,白毅感到體內那血蟲居然開始了移動,僅僅是數息之刻便將體內的靈力全部吞噬,下一刻白毅猛然睜開了雙眼,其內一片震驚。

“該死,沒封印這血蟲的活動範圍,損失了一塊靈石!”白毅臉色陰霾,一臉的憤怒與恨意。

媽媽,我會帶你回家! !”

白毅連忙運轉寒冰訣來封住這血蟲,片刻之後他纔再次睜開了雙眼,其內依舊是震驚之情!

“沒想到這血蟲吞噬了靈力居然有了變化,相比於之前更龐大了一些,要是一直如此,那這血蟲定會成爲我心中之阻!定要趕緊突破修爲,否則日後會壓制不住它!”

白毅再次從懷中拿出了一塊靈石,隨着體內的吸收,白毅猛然感覺自己的九十二條升騰之氣居然多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勁氣,彷彿還要再次多處一條升騰之氣一般。

感應到了這,白毅一臉欣喜,連忙拿出了兩塊靈石再次吸收!

“喀喀喀······”

“九十三條升騰之氣!!”白毅雙眼爆射出了一道精光,連忙將剩下的所有靈石全部拿出來吸收。

“居然還有上升的空間!···九十四條升騰之氣!”

“九十五條升騰之氣!”

“九十六條升騰之氣!!”

“嗯?靈石沒了······”

白毅摸了摸懷中,臉上一副無奈,這靈石已無,但是自己的修爲還未突破,這如何是好?

白毅感到自己體內還能產生升騰之氣,這升騰之氣越多那麼到了聚靈境便會越強!這一刻白毅真正感到了貧窮,內心對於靈石的渴望······

一連數天,白毅天天打坐,他依舊在納氣,他在準備再次衝擊下一條升騰之氣!

“玲兒你快些,我要看看上次那人突破了沒有?”

就在這時,方琳快步而來,他看見白毅端坐於地,靜心修煉,雙目之中多了一絲讚許之意,隨即發現白毅的修爲依舊是煉氣期,而體內的升騰之氣已然達到九十六條!

“此人當真有如此天賦?放眼我方家天驕也就止步於九十五條升騰之氣,他居然還未突破修爲!此人到底是什麼妖孽?若他強大,我必定能橫行一方!哈哈哈哈···”方琳一臉的震驚之情,隨即一臉的興奮。

“此人莫非真的是一個下人?我定要去餘伯那問問清楚!”方琳身旁的丫鬟也是一臉的詫異。

“給小姐請安了!”白毅連忙站了起來,對着方琳行了一禮,面帶微笑道。



“好好好!沒想到給你十塊靈石助你突破到了九十六條升騰之氣!你若能達到一百條,本小姐我大大有賞!玲兒在給他一百塊靈石,助他突破修爲!一個月之後我再來看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一百塊靈石?他只是一個下人啊!”玲兒看了一眼白毅,再次看向方琳,輕聲說道,神情之中充滿了疑惑。

“快給他!”方琳聽到這話微微皺起了雙眉,神情略有不悅,立馬輕聲一喝。

“好吧!”玲兒輕拍一下儲物袋,從中拿出了百塊靈石遞給了白毅,白毅連忙雙手捧着,內心一陣欣喜。

“謝小姐賞賜!!”

“行了,你好好修煉!玲兒我們走吧!”方琳點了點頭,隨即與那丫鬟一同離開了,白毅看着這二人離去,立馬再次吸收靈石之力,頓時體內轟鳴,九十六條升騰之氣洶涌澎湃,越要衝破身體,渲泄而出一般。

“九十七條開!!”白毅大聲一喝,這數天的積累也是瞬間爆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