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一年!

蕭閻雲想殺人的心都有了,這些人也實在是太沒用了吧!都這樣了,配製解藥還要一年!

蕭閻雲不懂,但是身邊的那些陪同的人員卻很清楚,一款要從研發出來到最後確認無副作用然後在給人使用的時候,那不只是一年的時間可以搞定的!

其中有一個醫生在蕭閻雲還在糾結的時候,跑出去給韓風寧打了一個電話,說明了一下這邊的情況!

然後,蕭閻雲看著放在自己面前的手機,穩住了自己的情緒,以為會聽到無盡的責備,卻不想韓風寧只是吩咐了他幾句按照專家的話來做!

他原本就有些不好受的心此刻更不舒服了!這樣對他一句責備都沒有,還沒有那種將埋怨掛在嘴邊讓人心裡舒服一點呢!

這樣至少證明她在心中的地位還是很重要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基本上都被蕭閻雲他們給翻了一個遍!

不只是蕭家,韓家,就連陳家跟艾德他們也動用了自己的全部力量開始尋找那個男人的行蹤!

不得不說,夏熏染這一次找的人還是有那麼一點本事,竟然在這麼多人的尋找下硬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看著病床上臉色越來越蒼白的夏熏溪,蕭閻雲的脾氣已經有些不受控制了!

以前的好好人此刻已經變得異常的火爆,總是時不時的就發一通火,惹得一旁的工作人員都不得不每天提心弔膽的過日子!

上一次的緋聞時間直到最後在各種各樣的猜測中,官方發布了那天晚上的真相,一時間所有人都開始為躺在病床上的夏熏溪祈禱!

從一開始蕭閻雲的粉絲組織的活動到最後這件事也慢慢的淡了下去,只有雲粉偶爾會在微博下面留言讓他放心,她一定會沒事的!

基本上也沒有多少人再提這件事了!

每天的熱點都在不停的更換著,蕭閻雲知道這樣的熱點持續不了多久!

他現在就是想要借那些還在關注這件事情的人幫忙留意一下那個人的行蹤。一個人的能力總是有限的,可是群眾的力量卻不是那麼簡單的!

蕭閻雲甚至是在夏熏溪昏迷的那段時間還去找過夏熏染,問她要過解藥!

只是當那個臉色有些暗淡無精打採的看著自己的夏熏染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表情的時候,蕭閻雲就知道沒有希望了!

她那麼瘋狂的人,怎麼可能因為自己的威脅就放手呢!她就是那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性格!

從一開始就沒有抱多大的希望,此刻是這樣的結果,按理說也不應該生氣才是,可是他還是沒有紳士風度的給了那一口一個賤人的女人狠狠地一個耳光!

蕭閻雲冷冷的看著依舊笑得瘋狂的夏熏染一字一句的說到:「我以前總是覺得溪兒她太感情用事了,我竟然會覺得她對不起你!嘿……看來我那段時間確實是魔怔了!」

說著,猛的一個轉身大步的朝著外面走去!

如從地獄深處冒出來的聲音在整個小小的空間裡面響起!

「聽說你很喜歡男人,只要是她接觸過的男人,你就一定要搶過去!上一次的那些過男人你應該也很滿意吧!」

夏熏染的心中一個咯噔,隨即冷笑看著蕭閻雲驕傲的抬起脖子,不怕死的說到:「你不覺得你的威脅有點太無力了嘛!如果你能找到他們又怎麼會來找我!嘿……我告訴你,我得不到的東西她夏熏溪也休想得到!」

蕭閻雲忍不住握緊了拳頭,有些陰冷的聲音響起:「那我們走著瞧!」

如果一開始的時候還念著夏熏染的交情還念著夏熏溪的身份關係,對夏家有所保留,那麼現在他已經有些不管不顧了!

從咖啡廳裡面出來的時候,外面已經下起了雪,就像是第一次跟她見面的那個新年一樣,外面也是飄灑著這樣洋洋洒洒的雪花!

當時他只是覺得這個女人還不錯,卻沒有想過兩人會有這麼深的交集!

如果當時知道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從一開始他就不應該跟這個女人有太多的糾葛!

所以當蕭閻雲從咖啡廳裡面出來的時候,看著手機上面的陌生號碼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手有些顫抖!

是那個陌生的男人,他不知道這人從哪裡知道了他的號碼,只知道他說出讓自己一個人去的時候,他都沒有猶豫的答應了! 麗薩冷哼了一聲,就不再說話!

梁賢坐在沙發上,眼神陰冷如冰,他抬起頭看著王五道:「那他手裡的技術到底有多大的價值?」

王五立即激動道:「梁先生,您也看到現在梁氏的『愛語』有多火,而據我所知,顧棣手裡的技術是比7號產品更加先進的技術,這是顧棣當博士的時候的研究課題,當時有很多人都盯上了,可是這小子一轉身去探險了,再讓人找不著,我可聽說現在梁景銳正在和顧棣商量轉讓的事情,這要是又讓梁氏得到了,那梁氏的地位不說在國內,就是在國際上也是數一數二的地位了!」

梁賢眼睛一瞪,怒道:「我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說完,又轉頭對孫女道:「那你就和那小子周旋周旋,看他要怎麼樣才能讓出來?」

「是,爺爺!」麗薩乖巧的道。

談到這裡,梁賢也是非常的疲憊,他畢竟上了年紀,隨即對王五道:「我先去休息了,你和麗薩商量搞定!」

王五立即恭敬地起身送梁賢離開了!

等梁賢一走,麗薩就似笑非笑地看著王五,慢悠悠道:「王五,你忽悠的我爺爺來華國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就不信憑你的能力,還搞不定一個顧棣?」

王五心一驚,但是面上卻不動聲色,笑道:「麗薩小姐還真是想錯了,我真的搞不定那小子,他說我不夠資格和他談,如果梁先生不來的話,他寧可將技術無償轉讓給別人,我實在是沒辦法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有辦法了?」麗薩反問道。

王五嘿嘿笑著沒有回答。

「算了,反正我對這小子也很好奇,就當是順便的了,你將這個他的資料送我房間,越詳細越好,尤其是~他的感情經歷!」麗薩嬌笑道。

「好的,麗薩小姐!」王五恭敬道。

麗薩起身,無聊道:「那就這樣吧,好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王五立即將她恭敬地送到門口,看著麗薩消失地背影,王五的神色漸漸的變了,他想了想,對旁邊的手下道:「去把顧先生叫來,我有事和他說!」

「是,老闆!」

顧棣很快就來了,王五呵呵笑著對顧棣道:「今天就當是我冒昧了,我想問問顧先生,你有沒有女朋友?」

顧棣驚訝的看著他,疑惑道:「沒有,怎麼,王老闆想當媒人了?」

王五哈哈笑著,道:「對,你覺得麗薩小姐怎麼樣?」

「不錯,要身材有身材,要樣貌有樣貌,還聰明!」顧棣大加讚賞道。

「那給你介紹當女朋友,怎麼樣?」

顧棣驚訝的看著他,不敢置通道:「給我當女朋友?真的嗎?我不是在做夢吧?」

王五笑著點點頭,道:「我們麗薩小姐可是秀外慧中,聰明有決斷,是真正的巾幗不讓鬚眉啊,你,如果喜歡的話,我可以為你們牽線!」

「願意,當然願意了!」顧棣大喜道!

「哈哈,那就預祝顧老弟能如願抱的美人歸了!」說著,王五向著顧棣伸出了手!

顧棣眉毛挑了挑,和王五握了握手,手一頓,但是很快就恢復了平常,笑道:「那就先謝謝王先生了!」說完,兩人相視一笑。

顧棣回到自己的房間,很快閃身進了衛生間,然後緩緩地打開了手心,那裡有一張紙條!

梁賢的房間,他正在靜靜的聽著手下的彙報:「兩人就說了這些,其他的沒有了!」

梁賢聽完,點頭揮揮手,道:「好,你下去吧,繼續監視!」

「是,梁老!」手下恭敬地退了下去。

至尊妖嬈:邪妃扛上腹黑王 梁賢手輕輕的敲在腿上,陰沉的眼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衛生間,顧棣看完手裡的字條,臉色一變,然後將看完的字條扔進了馬桶,撥通了聯絡器!

「顧棣,你怎麼樣?」喬語立即問道。

「梁景銳在不在?」顧棣直接問道,「我有重要的事要說!」

「在,你等等!」喬語將手裡的聯絡器遞給了梁景銳。

「什麼事?」梁景銳冷冷的聲音傳來。

顧棣猶豫了一下,然後道:「我現在知道王五的真正目的了!」

「什麼目的?」

「他想殺了梁賢!」

聯絡器里一陣沉默,過了一會兒,梁景銳問道:「你確定嗎?」

「我確定,他剛才給我介紹梁賢的孫女麗薩,我被以為就是拉攏,可是,剛才,他給我偷偷的遞了紙條,想讓我配合他,殺了麗薩!」

「你怎麼想?」梁景銳問道。

顧棣好久沒有說話,大家也不著急,過了會兒,顧棣道:「麗薩是梁賢的左膀右臂,還是他唯一的繼承人,如果麗薩出事的話,那對梁賢是一個重大的打擊,所以我猜測,王五是和梁賢有深仇大恨,他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殺了梁賢,而我,決定配合!」

「不行,這太危險了!」喬語首先反對道,「一旦麗薩出了事,梁賢那麼陰險的人一定會找你算賬的,你的處境將會非常危險!」

「我知道,所以,我需要你們的配合!」

喬語為難的看著梁景銳,梁景銳沉靜道:「需要我們怎麼配合?」

「如果想讓梁賢不懷疑到我身上,那就只有當著他的面刺殺麗薩!」

接著,顧棣將自己的計劃說給了梁景銳!

梁景銳在心裡仔細的想了想,道:「好,我同意,時間就定在後天下午六點,西海私房菜館!」

「好,就這麼辦!」

說完,顧棣就斷了聯絡器。

「景銳,這樣太危險了!」喬語勸道。

「難道你要讓這個威脅永遠的存在嗎?」梁景銳反問道,「只要我們配合好,顧棣不會受到懷疑,相反還會得到梁賢的信任,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立即去做準備,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

約翰也道:「是呀,喬,我們還是按照顧棣說的做吧!「

喬語只好無奈的道:「那你們一定要確保他的安全!」

「放心吧,我們也不希望他出事!」約翰保證道。

接著三人就立即開始商量了起來!

很快到了這一天,早上麗薩剛一出房門,就看到對面靠牆站著的顧棣,一見到她出來,自認帥氣的甩了甩手裡的車鑰匙,問道:「要不要帶你出去逛逛?」

麗薩好笑的看著他,雙手抱胸,道:「你就是這樣和女孩搭訕的?」

「不,不,不,我從不和女孩搭訕,不過麗薩小姐倒是值得我破例,那要不要出去呢?」

顧棣勾了勾手指,誘惑道,「我帶你去看看什麼是真正的帝都!」

「不愧是帝都第二世家顧家的人,果然紈絝,行,那走吧,我還從來沒有來過帝都呢!」

「榮幸之至!」顧棣高興的在前面帶路!

「話說回來,你不會趁機逃跑吧?」麗薩懷疑道。

「那怎麼會?有你這麼漂亮的小姐勾著,我還能跑的動嗎?」顧棣不正經道。

麗薩笑笑,沒有說話!

兩人身後,王五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得意的笑了起來,可是,這個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王五皺眉一看,是梁景銳!

顧棣帶著麗薩好好的逛著帝都,而麗薩也是被帝都的風光深深的吸引了。

「千年文化的沉澱果然是不同凡響的,確實很漂亮!」麗薩興奮道。

顧棣看著她深深迷戀的眼神,心裡嘆了口氣,可惜了,比必須得死!

他笑了笑,道:「有機會再帶你去逛逛其他地方,現在天也不早了,我帶你去體驗一下帝都的美食,有一家傳統菜做的不錯,要不要去嘗嘗?」

「傳統菜嗎?我爺爺最喜歡了,你不介意我叫他來吧?」麗薩驚喜道。

「可以啊,老人家能來當然是最好的了,就當提前見家長了!」顧棣兩手一攤,換來麗薩嬌嗔的一拳!

經過這一天的相處,麗薩發現顧棣紈絝是紈絝,但是卻和那些二世祖不同,他見識廣博,談吐幽默,和他在一起,真的很輕鬆!

梁賢一聽是傳統菜,眼中湧起深深的懷念,幾乎是立即道:「好,我也好久沒有吃到傳統菜了,我馬上過來!」

掛了電話,麗薩抬頭對顧棣笑道:「爺爺說過來,讓我們直接過去等他!」

顧棣笑著答應了下來。

曾經,他考慮過,要不要直接殺了梁賢就得了,可是,王五暗示過,梁賢的身邊有很多人保護,刺殺他很困難,幾乎找不到機會,所以,他們只能創造機會,而辦法,只能是~

顧棣看了看眼前的麗薩,輕輕的撇開了頭,彷彿不忍再看她!

很快到了西海私房菜館,一進去顧棣就發現這裡直接被清場了,他驚訝的道:「怎麼回事?」

服務員正要回答,麗薩笑道:「是我爺爺了,他不喜歡別人打擾!」

顧棣明白了,這哪是怕別人打擾,這時怕有人刺殺他,真是小心謹慎!

隨即顧棣笑笑:「正好,還清凈,那就進去吧!」

說著,兩人進了私房菜館!

兩人坐了沒一會兒,就見外面緩緩地駛來一輛車,然後停在了門口,車門一開,下來一個黑衣大漢,他恭敬地打開車門,將一個老人小心地扶了下來!

「你終於來了,梁賢!」顧棣暗暗道。 根本就來不及跟其他人通知一聲,蕭閻雲直接開車來到了目的地!

經過一個郊外來到一個深山的時候,蕭閻雲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還是按照他的說法往山上走去!

看著現在山崖頂端的那個一身黑色風衣的男人,忍不住瞳孔微縮!

他還以為夏熏染找來的是一個不入流的角色,沒有想到竟然還真的是一個人物!

這人就算是走到人群中也不容易被人忽略吧!

之前只是憑著一點記憶給出的線索,現在真的見到這個人的時候,他突然有些明白為什麼他撒出的大網都沒用!

這樣的一個男人跟他描述的那個男人完全是不同的氣質,也難怪他們不會將兩人想到一塊兒去!

男子邪魅的一笑,看著一臉陰沉的蕭閻雲,忍不住稱讚到:「還真的有種!」

「解藥!」蕭閻雲沒有跟他廢話,雖然不知道這樣的男人為什麼最後會幫夏熏染,但是他現在更關心的是夏熏溪的安全!

「想要解藥啊……」

那人玩味的看著蕭閻雲那有些浮躁的表情,得意的一笑!

「聽說你們找到了傑克,不錯啊,竟然能請動神經科的巨頭!」

男子氣勢十足的在旁邊的石頭上坐了下來,完全無視蕭閻雲身上那冰冷的氣勢,只是頗為悠閑的為自己點了一支煙,慢慢的吸起來!

朦朧的煙霧中,蕭閻雲看著男子的輪廓竟然有一種此人就是暗夜王者的感覺!

很快蕭閻雲將心中那些狂七八糟的想法給甩到了一邊,有些不耐煩的看著他說到:「我想你今天叫我過來,不只是想要告訴我你了解了多少內情吧?」

乃木阪之成長 「當然!」男子舔了舔自己的后牙槽,淡然的說到:「我來只是想要告訴你,想要救她,就必須按照我的吩咐來!不然沒戲!」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很簡單!我要帶她走!」

嘭……想都沒想,平時溫文爾雅的偏偏佳公子突然一拳砸在了對方的臉上!

「你休想!」

男子看著憤怒的蕭閻雲,只是淡淡的勾了勾嘴角,用舌尖抵了一下自己有些酸脹的臉頰,就那樣意味深長的看著他!

憤怒,懷疑心疼……各種情緒將蕭閻雲給層層的包裹了起來,讓他恨不得將眼前一臉淡定的男人給從這個山頂上推下去!

像是蕭閻雲的怒火還不夠一樣,男子譏諷的一勾嘴角,冷冷的看著他笑到:「何必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你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那麼愛她,你只是捨不得她而已!相比於她。你更在乎的是自己!」

說著,男子突然靠近蕭閻雲的面前,好笑的看著他說到:「我有些時候真的很不能理解你們這樣的人。明明自己冷情得要死,卻硬要在那裡裝深情,這樣到底有什麼用?做給誰看?你不會是演戲演習慣了,忘了自己的本性了吧!」

來至於另外一個男人的冷嘲熱諷,而且這個男人還是曾經傷害過夏熏溪如今害她在床上躺著的男人,他怎麼可能平靜得下來!

手指握的咯咯作響,下一秒就有可能再揮他一拳的可能!

重生暖婚,厲少寵妻甜爆了 偏偏這個時候,男子像是不怕死一樣,依舊只是那樣平淡的態度,說著不一樣的驚人言論!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