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就是九洲盟的一個條件,那更是火上加油,怕是連正氣盟也會給自己下一個什麼正氣追魂令的。

如今之計只有近早離開山海星,到別的星球去闖蕩一翻,方爲上計。

可人家凝香仙子都說了,飛離山海星是不可能的,只能靠傳送陣了,好在自己身上有黑煞傳送令,想來要是山海星的元嬰老怪知道了此事,怕是全家都出動來找自己也是有可能的。

無奈下,曾浩只能選擇儘快問出傳送陣的下落,自己好儘早離開山海星。

“哦,曾兄想要知道跨星球的傳送陣在那啊?看來曾兄身上定然存在着黑煞傳送令了?”凝香仙子似笑非笑的說道,眼睛便是睜的大大的,望着曾浩。

“仙子說話了,在下第一次聽過世上有跨星球傳送陣,又什麼可能會擁有開啓傳送陣的黑煞傳送令呢?”曾浩想都不想,直接否認道。

雖然他不覺得凝香仙子會這麼容易相信他,不過他還是不會就此說實話的。


“呵呵,看曾兄緊張的,山海星一共有記載的跨星傳送陣有三個,至於沒有記載的小妹就不清楚了。把地圖給我,我給你標上。”凝香仙子嬌笑一聲說道。

他雖然不覺得曾浩身上有黑煞傳送令,但想來對方應該有辦法啓動傳送陣,纔會如此問的。

雖然凝香仙子戰鬥經驗等於零,可對於修真界的事情還是知道的很清楚,自然不會去探聽曾浩的隱私。

“哦,那就有勞仙子了。”曾浩雙手抱拳說道,然後又拍向儲物袋,拿出一塊玉卷遞給了凝香仙子,這玉卷正是山海星地圖。

凝香仙子微微一笑,接過玉卷,貼在了額頭之上,靈識注入,查看了起來。

曾浩一直都在注意着他的表情,不到萬不得於,他還真不想把自己所用的玉卷給別人看。

裏面記錄着曾浩來山海星後,所去過的所有地方以及各地方的講述。

如果,一盞茶後,凝香仙子的表情變得驚駭起來,靈識久久不退出玉卷。

曾浩自然知道,這凝香仙子一定在查看自己的記錄了,好在當年傳送自己到山海星的傳送陣曾浩並沒記錄在此地圖之上。

大約一頓飯後,凝香仙子終於將靈識退出了玉卷,只是臉色依然十分驚呀。

“曾兄,想不到你竟然跑偏了五海域,只是曾兄地圖中所說的魔族,可都是真的?”凝香仙子一臉驚懼的問道。

曾浩在聽到凝香仙子此問時,不由暗暗點頭,同樣內心輕嘆一聲。

在他想來,凝香仙子應該會問自己去過那麼多的古址,應該得到不少寶物纔是。

可此女隻字不提寶物之事,反而問起了自己在地圖玉卷中記錄存在魔族以及魔淵通道之事。

這足以說明此女心志堅定,不被物質所動,同樣嘆惜自己近來物質慾望越來越強。

“嗯,的確,在下曾在島中島與一名魔族一戰過,又在西海域發現魔族的老巢。至於那魔淵通道,在下也曾闖過,只是前行一半就讓人發現了,不得不退回。”曾浩也不隱瞞,只是輕描淡寫的說道。

“哦,那道友所記錄的魔淵通道有三外分岔道又是從何得知的?與及魔族血祭通道之事又是?”凝香仙子好似很注重此事,追問道。

“此時嘛?在下就不方便說了,不過有點在下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早則數百年,晚則數千年內,魔族一定會從回來人界。”曾浩毫不在呼的說道。

也難怪了,在曾浩看來,就算是魔族以最早的速度來到人界,那時候自己不是坐化了就是金丹期大成,指不定結嬰都有可能了。

到時候就算人界戰敗,自己也不見得就會死在魔族手中,論速度,曾浩還是很有相信的,再說自己不是還有靈園空間的存在嘛?大不了就躲在靈元空間內不出。

然就在凝香仙子還想說點什麼時,曾浩突然眉頭一皺,臉色陰沉了下來,站了起來。

“仙子,外面有靈獸發現了仙府,仙子是要留下,還是跟在下一同出去看看?”曾浩沉聲說道。

“我也去。”凝香仙子在聽到這話,才恍然大悟過來,自己二人還在上百萬米深的地下呢?

某片雪地之上,積着厚厚的雪層,原本很是安靜的雪面之上突然一陣陣地震傳來。

這時,從遠方慢慢走來一個黑點,隨着時間的推進,黑點足漸變白。

原來這是一隻身向七八丈的雪猿,通體雪白,長長的手臂上長着一個圓圓的腦袋。

此雪猿跟人類一樣,都是雙腳站地,步行,只是他那長長的手臂足有六七丈之長,都拖到了地面之上。

一路慢慢走來,雪猿邊從地面上抓起一把把雪花扔到嘴裏,邊張着他那張牙舞爪的大嘴啃食着雪花。

然就在這個時候,雪猿一手抓起一把雪花就要扔進自己的大嘴時。

原本平常的雪花突然靈光一閃,兩道人影同時出現在了雪猿面前。

其中一名男子輕輕一招手,原本抓在雪猿手中的雪花突然容化,一枚只有母指大小的黑色珠子緩緩從雪猿手中飛起,的溜溜的飛射向那名男子手中。

這剛出現的兩道人影自然就是曾浩與凝香仙子了,那黑色小珠子正是靈園珠。 嗷,雪猿雙手高舉,發起一聲憤怒的獸吼聲。

曾浩苦笑一起,快速的將拉起凝香仙子,飛向了高空中,躲過了獸吼聲帶來的衝擊波。

“這是六階巔峯的紅眼雪猿,曾兄小心了,紅眼雪猿身體強悍,力大無窮。”凝香仙子見到此雪猿後,臉色變得十分凝重起來說道。

經凝香仙子提醒,曾浩這才發現,此雪猿擁有一雙血紅的眼睛,看起來十分暴躁。

“仙子小心點,在就此等在下吧。”曾浩頭也不回,丟下一句話,自身遁光一起,衝向了雪猿而去。

紅眼雪猿,天生就是雪地霸主,如今讓曾浩在其口中奪走食物,又向自己衝擊而來,一副挑釁自己的模子,讓其變得更加暴躁起來。

只見,紅眼雪猿高高跳起,提起那足有六七丈長的手臂,一拳擊向了曾浩衝來的遁光。

曾浩瞳孔一縮,他沒想到,紅眼雪猿這隻足有七八丈高的靈獸,竟然也能擁有如此敏銳的速度。

他可不打算和紅眼雪猿來場近戰,只是想試試紅眼雪猿的速度罷了。

就在紅眼雪猿拳頭將要打到曾浩遁光時,曾浩所化的遁光雷聲一起,下一刻消失在了原地,遁出到了數百米外,從新停下了遁光。

剛纔臨遁走時,他很清楚的感覺到肉痛的感覺,那是紅眼雪猿拳風給帶來的刺痛之感。

曾浩心中駭然,以他身體的強悍,竟然還能讓拳風擊痛。

他不敢想像,如同正面讓這一拳擊中的下場,怕是強如他也會吃不消吧。

紅眼雪猿一擊不中後,變得更加暴躁起來,雙手高舉,一落地後,便衝向了曾浩而去。

紅眼雪猿每跑一步,雪面上都會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

曾浩見紅眼雪猿衝向了自己,不由臉色一沉,冷哼一聲,身上白藍色光芒一閃而逝,昊天劍一個盤旋,從他身體內飛出,發出一聲聲嗡吟之聲,呼嘯着朝紅眼雪猿斬去。

轟,一聲巨響傳遍了整個雪域,昊天劍倒飛而回,紅眼雪猿也倒退出去數步。

停在半空中的曾浩身體晃晃了,自從他得到昊天劍以來,還是第一次見昊天劍被飛擊出去。

就在此剛,昊天劍飛射到了雪猿面前,一個盤旋,斬向了紅眼雪猿。

在面對昊天劍的斬下,紅眼雪猿擡起他那六七丈長的手臂,從下往上一挑,擋住了昊天劍的同樣,也挑飛了昊天劍。

曾浩心中暗歎,紅眼雪猿不愧是戰鬥形的靈獸,身體敏銳,力量也大的出奇。

唯一可惜的是紅眼雪猿遠攻不行,但如果能配上像昊天劍這類的巨形武器,曾浩相信,就算是他,也得退避三舍。

嗷,紅眼雪猿顯得更加憤怒暴躁,狂吼一聲,再次撲向曾浩而來。

曾浩內心暗暗叫苦,自己雖然法寶衆多,可惜的是都不敢用出,而對這種力量形的靈獸,一般法寶被其擊中,怕是連主人也會受到牽連。

無奈下,曾浩只能一擺手,昊天劍再次迎上紅眼雪猿,這次曾浩學乖了,不敢再跟紅眼雪猿硬碰硬。

只是控制着昊天劍纏住了紅眼雪猿,與紅眼雪猿纏鬥在了一起。

然就在紅眼雪猿纏鬥在一起,一時間難分勝負之時,突然滿天飄起了花瓣。

花瓣如同有規律的般,盤族着圍上了纏鬥中的紅眼雪猿以及昊天劍。


這些花瓣都是一些蓮花花瓣,正是曾浩召出了滅盤蓮花,施放出來的花瓣劍陣。

與此同時,滅盤蓮花之上的曾浩雙手掐動手決,身體中冒出大量的黑霧,下一刻,一個七八丈高的黑影緩緩凝實,吼叫了數聲,只是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此黑影單手拖着一杆通體黑色的長槍,衝向了紅眼雪猿而去。

昊天劍,長約一米左右,成年人三隻手指般寬,也算得上是一件較大形的武器。

可比起眼前七八丈的紅眼雪猿來,昊天劍就是一根牙籤。

紅眼雪猿在面對昊天劍,打又擊不中,想要衝過它,可昊天劍不但有重量,速度也非常之快,加上供應的真氣是曾浩的風系真氣,速度更是提高了不少。

如此一看紅眼雪猿越打,心頭的悶氣就越大,更顯的暴虐起來。

一看到跟自己差不多大的黑影時,更顯出了他的暴虐,吼叫着就衝向了迎來的黑影。

此黑影不是別的,正是曾浩萬魔真身決裏的萬魔真主幻影了,這也是此功法最實用的一招,可幻出萬魔真主的幻影。

萬魔真主,便是當年偷學人族修道功法的魔族,最後讓魔族奉爲萬魔真主,成爲魔族中的神魔第一人。

而這萬魔真身決就是由從萬魔真主而來,所化真身也是他的影像。

魔族也是近戰的高手,自然不會懼怕紅眼雪猿,黑色長槍一挑,刺向了紅眼雪猿。

紅眼雪猿不退反進,那長長的大手一把抓向刺來的長槍,跟萬魔真主幻影戰到了一起。

半空中的曾浩見到此景,眼角不由一挑,此紅眼雪猿比起他想像中還要難纏,也更加強悍。

竟然跟黑影戰到了一起,還隱隱佔了上風的樣子。

讓曾浩吃驚的是,此紅眼雪猿靈智好似很高,至少比起一般靈獸要高上不少。

並不會像別的靈獸般,用身體去擋住法寶的攻擊,而是能躲就躲,不能躲也會用手臂去擋。

將自己身體較弱的部位全保護了起來。


曾浩臉色一起陰沉着,他很清楚,要想拿下紅眼雪猿,自己必須再出殺招,單是黑影是絕對做不到這點的。

無奈下,曾浩一揮手,昊天劍加入了戰團。

然曾浩還是覺得不保險,雙手掐動手決,圍着戰團的花瓣再次動了起來,開始緩緩旋轉了起來。

凝香仙子在高空中看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內心不由再次動搖了起來,自己同樣身爲築基中期的修爲,可且是一點忙也幫不上。

看着兩隻巨物在打戰,再看了看曾浩,此時曾浩再盤坐在蓮花坐之上,雙手各抓住一塊仙石狂吸着,明顯他使用了某個極消耗真氣的神通。 花瓣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慢慢形成了一個以花瓣爲主的龍捲風。

這是曾浩配合了花瓣攻擊,以及萬法歸元陣內的劍陣,加自己自己風系的龍捲風,所創出來的神通。

配合了三種神通的花瓣龍捲風,雖然攻擊也是很犀利,可相對的,消耗真氣也同樣讓曾浩難以接受。

無奈下,每次施展此神通,曾浩都配合上滅盤蓮花以及仙石來助自己回覆真氣。

嗷,嗷,紅眼雪猿在黑影與昊天劍的纏鬥下,又加上成千上萬朵蓮花的助攻下,終於節節敗退。

身體上多處讓花瓣斬傷,當然,這也只是皮外傷吧了,對於紅眼雪猿來說並沒什麼大不了的。

只是那憤怒的吼叫不絕於耳,紅眼雪猿攻擊也是越來越加強悍。

可同樣也是破綻百出,也不再防守,每次都狂暴着攻擊着黑影。

突然,花瓣中閃動起了一絲絲青芒,伴隨着一聲聲龍嘯聲。

紅眼雪猿剛擡手準備再次撲向黑影時,一道青芒從花瓣龍捲風中飛出,刺在了紅眼雪猿左則的小腹之上。

由於青芒的速度太快,加上紅眼雪猿更本就沒有去防禦着偷襲,這才讓青芒輕意得手。

嗷,一聲慘痛的狂吼沖天而起,響徹雲霄,紅眼雪猿停止住了攻擊,雙手高舉,狂吼了起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