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辦公大椅上窩著,哪也不想去。

小老弟兼總管王文井,給他捏捏肩頸,放鬆一下。

堂兄弟二人,鬱悶一天,忙了一天,累的跟狗一樣,還上火。

王文井按著按著,感覺越來越不對勁,說洪哥,這莫不是有人在搞你,搞咱老王家?

「誰?怎麼這樣說?」王文洪火起,一下子撐起來。

「不知道」

「不知道你說個屁啊?」王文洪火氣變失望,又癱在椅子上。

「不是,我是感覺這一次,爆發的太突然了。就天星製藥那些個職工,沒人暗中遞刀子,他們能那麼整齊劃一?沒人暗中相助,省城、媒體啥的,能這麼同步?我看,這怕是有人精心策劃,有預謀,有想法,專門搞咱老王家呢!」

「嘶~~~~」王文洪倒吸一口涼氣,小眼睛都瞪了起來。

「馬的,文井,你說的有道理啊!給我查,查看背後是誰在搗鬼!要是查出來,我把血給他放了!」

王文井想了想,「洪哥,不用查吧?所有事件,最終指向了什麼?」

「拍賣啊!」

「拍賣?」 三人相視一看,張揚立刻將捲軸展開,平攤在大雲上,一副色彩設色工麗雅緻,富於層次感。多處採用了朱紅、硃砂、石青、石綠以及白粉等色,對比強烈。原來裏面藏着的是這樣一副畫。

「這是……」吳芯對這副圖畫產生了似曾相識的感覺。

畫面展露的一瞬間,張揚即刻就意識到了什麼。是的,原來傳言是真的。

穆妍眼神直直的盯着那副殘卷,神思複雜。

「穆妍,穆妍,你怎麼了。」吳芯察覺到了穆妍的異樣,喚了她兩聲,她仍舊沒有反應的盯着那副殘卷。

「這是~~」穆妍一直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裏,這副殘卷如此熟悉,殘卷上的人如此熟悉,啪嗒啪嗒啪嗒,穆妍的眼淚像斷了線了珠串一樣掉落。

張揚和吳芯均轉頭盯着異樣的穆妍。

吳芯看着這樣並不是辦法,跟張揚對視了一眼。

張揚立即將殘捲圖畫收卷了起來,裝入捲軸。

穆妍不舍的搖搖頭,眼淚依然啪嗒啪嗒的掉落,試圖去攔住張揚的手,被吳芯一把抓住。

穆妍突然泣不成聲,整個身體幾乎癱軟在吳芯身上。

「咱們要儘快離開這,不要耽誤了時間,扶上她。」張揚拿着卷抽,一手扶著穆妍。

三人上了大雲朵。雲飛行的速度比剛剛來的時候更快的疾馳著,不過幾分鐘,便來到剛剛進來的門邊。

女童依然再此等候着他們。

女童非常可愛的笑着,有些調皮的看了看狀態不佳的穆妍,頭微微斜揮動了一下手臂,便出現了一道門。

穿過了門,他們又回到了那個色彩貧瘠的回市大街,扶著穆妍,三人以儘可能快的速度想儘快回到回市的出口。

長長的大街,彷彿非常的長,比來時的路並不止長一倍。

「為什麼我們還走不出去?」吳芯有些着急,原本預計這也是半個小時的時間便能回到剛剛從帛畫處,卻是如何走也走不出去,前方只是一直是一條又長又筆直的街道,街道兩旁就是沿街的店鋪,形形色色的小牌匾上寫著名字,街道上空無一人,店鋪商戶門窗緊閉,他們已經在這條街道上行走了許久,按照手錶上的計時,已經行走了快2個小時了,幸而穆妍的神智稍有恢復,可以自行行走,只是她的神色一直很憂愁,一直陷入在自己的思緒里,也不與他們交流。

長長的道路並看不到盡頭,一致的街景,難道他們走錯了方向,如果是這樣,他們回頭就等於有2倍的路程,那麼還可以及時趕回回市的出口嗎?吳芯有些憂心。

「我們先停下。」張揚說道。是的,吳芯所有的擔憂正也是張揚的擔憂。張揚皺着眉,小爺還就不相信了,走不出這破畫。

回市不是人畫的嗎?說白了就跟遊戲一樣,都是人設計的,肯定有什麼系統bug,應該是這個設計者故意設計了什麼場景,讓他們就是走不出去。

那一扇扇緊閉的門窗之後不知道是什麼一番情況,吳芯倒是有些萌生了隨意進入一家店鋪問問路的心。不過在想想這詭異的回市,那一扇扇門後面是什麼確實無法想像,隨意闖進去又不知道會有什麼禍端。

聽到張揚說先停下,吳芯也是同意的,這樣一直走明顯是一種最最錯誤的方法。悔恨剛剛應該問那女童應該怎麼走出這回市。

「張揚,你看……」吳芯指著掛在當空的太陽。

是的,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太陽瞬間落了下來,幾乎就是在一瞬間,你一眨眼的功夫,回市就進入了黑夜。想不到回市的日夜變換是在如此短暫的一瞬,是的,按照手錶的計時,現在也應該是外界時間的夜晚6時許了,也符合北京這個季節緯度的日落時間,只不過外界的日落是緩緩的,夕陽餘暉,美景詩意,而回市僅在一瞬之間,由此看來,回市的時間和外界是一樣的,猜想下,應該只有每逢特定的日子回市的時間長度才能和外界的時間長度是一致的,所以在特定的日子外界的人才通過時間的平衡進入回市,但是一旦過了這個特定的日子,回市的時間長度就會被成倍的拉長,變成世間方一日,畫中已數年的效果,大約是這樣的,才會說如果錯過了這一日離開回市,在回外界將會是垂垂老叟的樣子。

嘖嘖,細思極恐。《(修仙)女修》270那人 剛回來不到一天,孫科打電話跟她說,已經有人完成任務,經過他們找人核查,符合規定,就差後期維護,任務堂按照規定發放了積分。

他們手裡有了積分,便想兌換丹藥靈石,約好時間讓周雨薇送過去。

周雨薇有點驚訝,修真界的人,厲害啊,這才一個多月,就有完成任務的,好吧,她反正沒大事,去任務堂看看,畢竟大家都是幫她做事的,她一直當甩手掌柜也會不好意思。

開車進城去任務堂,陳家老宅平時大門是不開,大家可以走側門,任務堂平時很清凈,一天來個兩三個人的都是來辦理任務卡,

開業一個多月後,一些小任務已經有人完成,積分雖然不多,也夠兌換一些靈石和丹藥了,所以有部分人急不可耐行想兌換成資源。

周雨薇肯定不會拒絕,只要積分夠,她就給大家兌換的資源,

她不敢把資源放在任務堂,畢竟工作人員都是普通人,誰知道會不會有修士敢鋌而走險,直接上門搶劫。

她還是一月固定時間來一趟,給大家兌換資源吧,不然任務堂的幾個人就危險了。

任務堂是孫科武鳴玄清或者秦海陳智輝幾個輪流值班,每人一天,

又請了兩個女的做前台接待,兩個保安看門,兩個婦女,做飯打掃,暫時就這幾個人,平時大家還有自己的事要忙,

要說最清閑的就是孟玉珩,他的命相館直接關門,沒事就窩在任務堂,和來往修士交流,有熟人介紹的生意才會接下來,畢竟還要掙錢吃飯。

今天巧了,人還挺齊全,除了孫科,大家都在,大廳里還有十來個不認識的人,就連陸無雙都在和武鳴說著什麼。

眾人看到周雨薇來了,紛紛起身和她打招呼,

「雨薇你來了。」

「師姐,你可來了,大家等你好久了。」

陸無雙緊跟找說道;「雨薇,你帶的資源夠不夠啊,今天來的人都是想兌換資源的。」

她問的是所有人的心聲,他們全是修真界派出來試探的,要是清虛門兌換不出資源,整個修真界就能把任務堂砸了。

周雨薇面帶微笑,「大家放心,我們清虛門可是名門大派,弟子最多時有千萬人,怎麼這點資源拿不出來。「

周雨薇心裡很清楚他們的想法,但是她不怕,資源,她有的是,

她掃一眼大廳里的十多個人,有幾家小門派,還有幾個大門派以個人名義接任務的,特管局的小李居然也在其中,

小李沖她一點頭,他們特管局也完成了任務,

清虛門發布的任務,對於特管局來說太簡單了,他們代表的是國家,各級政府都要全力配合,城市類型的任務,他們比起修士們來說更有優勢,

所以小李著急交任務,兌換了資源好繼續接新任務。

周雨薇讓武鳴核對,開始給各人兌換,大部分人要都是靈石和丹藥,

特管局要的靈石和幾種對身體有好處靈藥,全是地球上非常稀少的,對延年益壽有好處的草藥。

能在段時間完成的任務積分都不多,所以也沒兌換出多少資源,對周雨薇來說,根本不叫事。

眾人兌換完資源,大部分里人離開,只有自己人留下來坐在沙發上聊天。

「無雙,你們崑崙派的任務如何了?」

周雨薇想知道一個來月,西北大沙漠綠化有什麼效果了嗎?

提到崑崙派的任務,陸無雙也犯愁,

「正在努力植樹種草,我師父聽了你的建議,讓土系法術高的師叔去幫助百草門清理河道,幾百年下來淤泥已經有二十多米深,

使用法術,消耗卻不小,清理出來淤泥全部送到沙漠,從邊緣開始,淤泥混合黃沙栽種,你提供的樹苗,倒是都成活了,要是想變成綠洲還要兩三年,就算用木系的法術催長,也沒那麼快。」

「嗯!還可以在樹下,在種植一些野草,那樣植被多了能保留水分,一點一點擴張,只要夠一定面積,就可以領部分積分了。」

「門派里的師兄弟這些都想到了,不但種草,還有各種耐旱植物,師父還費了不少靈氣,找到一處地下河,已經開始打造機井引水,我一位擅長水系法術師叔,還用這些地下水,隱入雲層,讓沙漠里下了一場大雨。」

一些大型的任務都是分階段,完成一部分就可以領取積分,不然等全部完工,就要耗費好幾年,那家也受不起那樣大的消耗。

談起大沙漠任務,周雨薇耳中便聽見叮咚一聲提示音,垃圾系統發布新任務,

她凝神進入系統,看下系統發布的最新任務是:全國的沙漠變成綠洲,完成任務獎勵積分多少,開通垃圾系統論壇許可權。

咦,獎勵積分她知道,開通論壇許可權,那是啥玩意?

現在也沒法細琢磨,等回去再說,當下依舊臉色如常的和眾人聊天,孫科不在,也沒法說沙漠任務的事情,

「武鳴你查下,任務堂還有多少沙漠綠化的任務,」

「沙漠的任務,等下師姐,我上網查下,」武鳴登錄入任務堂網站,搜索任務。

「師姐,我們發布的沙漠任務,都是按照一百平方公里算一份發布的,如今只有天山派和崑崙派各自接了門派附近地區,其他地區的任務沒人接單,

特別羅布泊地區,面積大,綠化難度大,有大面積沙漠不說,還有鹽鹼地,

國家曾經在哪裡實施大量核試驗,輻射污染嚴重,還沒人那家門派敢接單,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和高科技技術。「

周雨薇淡淡說道:「哦,那就先把北疆沙漠任務下架,你接下所有任務,讓孫氏來負責這個項目。」

「什麼?」武鳴驚得從沙發跳起來,「師姐,你暈菜啦,我們為啥要接下所有任務,你知道北疆的沙漠面積有多大嗎?「

周雨薇面色如常,「這是師父交代的,我們自己也要做任務,清虛門不能光讓道友們辛苦,

我已經是築基期的修為,你也是練氣修士,完成任務算什麼,再加上還有孫總和秦哥幫助我們。」

武鳴聽到是師父吩咐的,眉間舒展開,還是疑惑的問道:

「就算是師門任務,我們接一部分就好,幹嘛把所有沙漠任務都下架,任務堂關於沙漠的任務就上百,都下架都可惜,我們自己一下也完不成,大家一起做才能成功。」《通天神婿》第381章一百億,確實少了! 第946章

「顧東?呵呵」宋三喜搖了搖頭,「他只是一面之詞,而且明天上午才能決斷。他和我斗,什麼時候贏過?王文洪又如何,能頂的過崔老等一幫子老人?」

宋三喜說着,端著果汁飲了一口,又道:「有容,這麼着吧!我們賭一局,如果,市辦公大樓和體育館,遷到我的養雞場了,那字,我不簽。文件,作廢。如果,沒遷過去,我簽。而且,所有的一切,包括車,都給你,我凈身出戶,只穿一身衣物,帶着電腦和手機,離開。」

蘇有容淡淡的看着他,沉默了一下,才點頭道:「行。」

宋三喜,有點高興。

端起杯子,隔着桌子,舉起來,「有容,賭約,成!」

蘇有容舉了一下杯,沒和他碰。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

宋三喜笑道:「等這個事情搞定了,我就把農業公司轉給你。或者,賠償之類的,全部轉到你名下,我一分不要。」

蘇有容看着他,心裏好難受,冷冰冰道:「宋三喜,你是不是傻?」

「沒有啊!男主外管事業,女主內管票子,很正常啊!」

蘇有容搖搖頭,「我和你離婚,不是錢的事。你給我再多的錢,可能,都沒有什麼用。」

宋三喜眉頭一皺,很無奈的放下刀叉。

摸了煙出來,點上,「我不知道,這些日子,你到底發生了什麼。夫妻之間,開誠佈公,可以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