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姑楚君儀眼神漠然,七柄氣劍牢牢的將其定在了原地,……

《靈世之末》第兩百三十八章震退 「喲,那麼快就發現我了?」

蘇景行挑眉,意念伸進掌心空間,打開精氣丸罐子,取出十顆精氣丸,放在手心。

等大白鵝抵達斜坡,從空中降落時,輕輕一拋。

「鵝兄,接著。」

蘇景行甩出精氣丸。

「嘎~嘎~!」

大白鵝眼睛一亮,快速衝過來,在空中將十顆精氣丸,全部吞吃。

然後,降落到蘇景行劈砍出的平整空地上,煽動翅膀,興奮叫喊。

一回生,二回熟。

上次蘇景行過來,就和大白鵝關係處的不錯。

結果,在他吃下精氣丸掃除疲勞時,大白鵝煽動翅膀表示也想要。

這讓蘇景行意外之際,頗為欣喜的給了它幾顆。

大白鵝吞吃后很喜歡,又討要了幾顆。

蘇景行自然滿足它。

喜歡好,喜歡妙啊。

等關係熟稔的越發親近,不用蘇景行請,大白鵝估計就會願意跟隨他走。

因此,蘇景行現在巴不得見到大白鵝,加深親近度。

精氣丸而已,他存儲了一大堆。

開始還要靠它拿去賣錢,現在蘇景行不缺這點錢了。

相比起精氣丸,大白鵝這個靈寵更重要。

……

落在平台上的大白鵝,再次見到蘇景行,顯得很高興。

扁嘴巴一張一合「嘎嘎」叫喚不停。

蘇景行儘管聽不懂,但不妨礙他瞎比劃亂猜測。

一人一鵝,牛頭不對馬嘴的交談起來。

結果,交談久了,蘇景行還真稍稍聽懂了大白鵝一些叫喚的意思。

同樣的,身為靈獸的大白鵝,也聽懂了一些蘇景行的話。

這讓一人一鵝,都頗為欣喜。

你叫喚,我比劃帶說話,繼續似懂非懂的交流。

到傍晚時,蘇景行決定試著讓大白鵝發光。

連說帶比劃,用了大半小時,大白鵝總算聽懂是什麼意思。

一陣銀白色的光芒,緊接著從它身上綻放,籠罩半個斜坡。

不用睡著,也能放光?

蘇景行驚喜。

他本著試探的心思,想看看有沒有可能那銀白色光芒受大白鵝主觀意識的控制。

沒想到,還真可以!

鵝兄清醒著,也能發光!

這就方便多了。

蘇景行興奮中拿出《九步踏天》秘籍,翻到最後一頁。

嘩!

果然,和猜想的差不多,最後一頁隱藏了秘密。

深呼吸,仔細查看最後一頁上記載的內容。

「嘎嘎~」

大白鵝湊過來,伸長脖子,也打量發光的書頁。

蘇景行顧不上它,望著書頁上呈現的圖案和古老字體,屏氣凝神,一字一字,記在腦海中。

越看,臉色越凝重,瞳孔放縮越大,呼吸也跟著不斷加粗。

看到最後,心臟跳動的都快要從嗓子眼蹦出來了。

不是武功!

《九步踏天》秘籍最後一頁上記載的隱藏內容,不是武功,也不是秘技,更不是丹方、重要機密。

而是一段話,以及一張地圖。

地圖指向一處絕地,那處絕地不在禹國,位於禹國北面,隔著兩個大國的一個絕域內。

附帶的一段話,則是介紹那個絕域,以及內部的絕地,相關信息。

但真正讓蘇景行動容的,卻是其中一句。

「絕地內的寶物,雖可入超品,但不入一品,萬萬不要前往,切記!切記!」

這句話什麼意思?

第一,地圖指向的絕地內有一寶物。

第二,這個寶物能讓武者,晉級超品境界。

第三,沒有踏足一品,千萬不要去絕地!

超品……

一品之上,居然還有境界。

超品,超越一品?

蘇景行第一次才知曉,原來武道九品並不是盡頭,在一品的上面,還有更高的境界。

超品!

而地圖所指的絕地內,竟有讓人晉級超品的寶物。

這個消息衝擊力太大了。

蘇景行之前問過驚鴻劍仙,結果,驚鴻劍仙也不知道。

現在通過《九步踏天》秘籍的最後一頁上隱藏的內容,卻意外發現這個震驚的消息。

要不是蘇景行魂力變強,接受能力大增,這會兒的他,八成茫然的厲害。

即使如此,心跳也抑制不住快速跳動,如同擂鼓。

半響,才慢慢平息,深呼吸,將秘籍收回掌心空間。

「超品境界,自古就存在,現在沒人知曉,是因為後世沒有人再踏足過那一境界嗎?」

蘇景行沉吟。

「驚鴻劍仙不知情,或許是因為她出身普通家庭。」

「那些傳承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大勢力,應該也知曉超品這一境界的存在。」

「沒有傳揚開,想來是他們也選擇性遺忘了。」

畢竟,一品就已經很難晉級,更別說一品之上。

這種事如果隔斷了千年,誰還記得一品上面,還有境界。

只有去翻閱相關的古書,才會知曉。

「當然,也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超品境界,現世依然有存在,但知道的人極少!」

「沒幾個人知道,大眾自然慢慢遺忘。」

地星非常龐大,比地球大了十倍不止。

一個地球,就隱藏了無數秘密,沒有勘測清楚。

更何況地星。

據蘇景行所知,除去蒼莽山脈外,地星還有三分之一的區域,處於蠻荒狀態。

那麼大的地盤,裡面有沒有超品強者隱居?

蘇景行心跳一陣加速。

「吁——」

深呼吸,平靜心神。

蘇景行將這些距離他遙遠的念頭,拋到腦後。

一品都沒入,還想超品,太不符合實際了。

《九步踏天》秘籍上記載的內容,既然再三提醒,前往絕地前,需入一品。

那就先入一品!

至於眼下,凝聚出踏天真氣再說。

做出決定,蘇景行讓大白鵝飛離空地,吞吃掉所有蘊神丹,開始嘗試衝擊六品。

《九步踏天》,指的便是九步之間,匯聚全身的內勁、力氣,在開闢的丹田裡,融合那縷獨特氣機,牽引天地能量,最終誕生真氣。

這一過程,汲取天地能量是最後一步。

趁著凌晨到來前,蘇景行反覆嘗試前面的步驟。

等時間抵達時,感受天地間的陰陽之氣涌動變化,蘇景行正式展開了衝擊。

第一次失敗。

第二次還是失敗。

第三次,依然失敗。

第四次……

……

第二十五次,仍舊失敗。

眼看陰陽交泰的時段就要過去。

全心神沉浸在修鍊中的蘇景行,突兀被一陣乳白色光芒從天而降籠罩。

光芒加身,蘇景行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牽引丹田裡氣機極速盤旋,汲取到了時段內的一縷天地能量,融入其中。

唰唰唰~

呼呼呼!

耳畔彷彿有罡風在席捲。

乾枯空蕩的丹田內,一股銀黑色的氣流隨著氣機、內勁、天地能量的消融,成功誕生! 眾人看著近乎發狂的鐵莽,一個個頓足不前。

傑尼夫冷哼一聲朝前一步,「大家不要自亂陣腳,鐵莽已經鐵了心要叛族,大家不要留手,全力誅殺叛賊!」

話落,傑尼夫就身先士卒的衝上前去,此前他的光芒一直被鐵莽掩蓋他很不甘心,如今被他抓住了鐵莽的痛腳自然是想一腳將鐵莽踩死,讓他永不翻身!

鐵莽看著朝自己殺來的傑尼夫,眼中寒光暴起,要說之前他還不忍心對自己的族人屠刀相向,此刻傑尼夫渾身的殺意已經讓他心中的怒火熊熊燃起。

於是,眾人只見鐵莽的身形分裂出百道之多,一時間眾人心中的壓力倍增。

他們都清楚這是鐵莽的領域之能,分裂出的分身實力也很強,但是弱點也很明顯,本體受創分身也會消失。

所以,眾人紛紛朝著鐵莽的本體衝殺而去,之所以眾人能一瞬間找出他的本體,是因為此時鐵莽還護在林天成的面前,所以……

不過讓林天成感到意外的是,眾人都以為鐵莽分身出來是為了面對數倍於己的魔族仙軍,但是林天成卻看得很清楚,鐵莽分明是在用分身布置陣法。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