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你是執意要找死。”

“好,那就莫怪本小姐不客氣了。”

“上!”

夜綰綰揮手道。

李武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張血紅的漁網,與江濤、另外兩個弟子,四人各執一角,同時騰身往旱魃罩了過去。

“血蛛網!

旱魃眉頭一鎖,頗是驚訝。

“沒錯,你還有點見識,正是要你命的血蛛網。”

李武得意道。

血蛛網一加身,旱魃的氣勁頓時就衰減了幾分,拼命掙扎了起來,他掙扎的越劇烈,那血蛛上的血光就越發的透亮,一點點的壓縮着空間。

原本化成人形,兩米來高的旱魃,被血蛛網鎖城了佝僂,痛苦的滿地打滾、哀嚎。

那淒厲的大叫聲,聽的人渾身一陣發毛。

“哈哈,看來宗主給我們挑選的這幾件法寶果真是殺旱魃的利器啊。”

“狗孃養的,我還以爲他有多大本事呢,原來也就是個三腳貓,只會躲躲藏藏玩陰的,真要開打,還不是分分鐘被咱們天魔宗所擒?”

李武得意洋洋的大吼道。

其他的幾個天魔宗弟子也跟着哈哈大笑,仿若旱魃已經成了他們的盤中餐。

“長老,我怎麼覺的有些不大對勁呢?”

“這旱魃也太弱了吧?”

夜綰綰素來謹慎,皺眉問道。

夜聖輝此刻也沉浸在喜悅中,當即撫須笑道:“大小姐,你可千萬別小看這血蛛網,他可是當年你父親在血海地煞宮斬殺數十個頂級高手,奪回來的,這麼多年了,才結成了這張網。”

“血蛛網的劇毒能侵蝕一切金鐵之軀,旱魃雖然厲害,但未必就能擋住血蛛網的劇毒啊。”

說到這,夜聖輝又指着旱魃口中的獠牙道:“看到了嗎?這隻旱魃一顆牙長一顆牙短,這說明了,他受過很嚴重的傷,旱魃的修爲就在這兩顆牙齒上,一顆獠牙受損,他的修爲必定大打了折扣,如此結合算下來,咱們拿下他就不足爲奇了。”

得到夜聖輝的肯定,夜綰綰心裏稍微放鬆了一些,又見那旱魃倒在地上痛苦的死去活來,估摸着八成是錯不了了,當即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把旱魃拿下來,立即撤出火焰深淵。”

守護在夜綰綰身邊的三個高手,連同夜聖輝往旱魃走了過去。

“侯爺,他們拿下旱魃了,這傢伙也太菜了,沒全沒看頭啊。”雷魔躲在暗處,頗爲掃興道。

“不應該,旱魃之力,無窮無盡,渾身更是剛硬無匹,就算是被血蛛網克住了,也不該這麼狼狽。”

秦龍皺眉道。

“秦龍說的對,這隻旱魃已經成了精,狡猾的厲害,魔宗妖女等人怕是要倒大黴了。”

秦羿神色一寒,冷笑道。 秦羿不會介意看到天魔宗全軍覆沒,天魔宗野心勃勃,未來必定會成爲他的重要絆腳石,若是能借旱魃之手滅了這批高手,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他的斷言沒錯,就在夜聖輝唸咒,想要封住旱魃時,原本還在慘嚎的旱魃,猙獰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陰森的冷笑,口中發出刺耳的尖嘯聲:“桀桀,你們這羣蠢貨!”

“吱嘎!”

旱魃一點點的發力,佝僂的身子慢慢張直,將他壓的連氣都喘不過來的血蛛網,在衆人眼前一點點的繃斷。

啊!旱魃之力!

旱魃爆喝一聲,血蛛網頓時化作了碎片。

強大的力量將周邊的等人震的連退了數步才穩住身形。

“不好,這傢伙是炸輸的,快撤。”夜聖輝驚叫了起來。

然而已經晚了,旱魃高舉雙臂,口中念動着屍咒,看起來平坦的赤土竟然如波浪般翻騰,火紅色的岩漿從地底噴泉般狂涌。

李武等人只覺的腳下一軟,他們同時沉入了火焰沼澤內。

沼澤內的岩漿泥土,無比的柔軟,而且與整個地下火河是連通在一起的,巨大的吸引力,以及濃烈的火毒撲面而來,根本就沒有迴旋的餘地。

“吞噬這羣無知、愚蠢的傢伙,讓他們知道在這片絕對領域,到底是誰的天下。”

旱魃癲狂的大叫着。

地底的熔漿如猛虎的滾動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李武幾人已經陷到了膝蓋。

幾人在瘋狂運轉真氣的同時,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叫聲。

火沼之下,含有劇毒的熔漿穿破他們的護身結界,腐蝕了他們的血肉,在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之下,他們的腿很快肉血消融,只剩下乾柴一般的被劇毒腐蝕的黑骨。

“大小姐,長老,快救救我們。”

“求求你們,求求你們了。”

李武、江濤等人發出痛苦的慘叫聲。

“救你們?”

“老夫自身都難保了,先走一步了。”

回過神來的夜聖輝,深知火沼有多麼可怕,見旱魃渾身殺氣騰騰,儼然有破天之能,哪裏敢逗留,運足了真氣,渾身鼓翼一般,長袍獵獵而起,生生脫離了沼澤的吸引力,騰空而起,飛身就要逃走。

“老匹夫,可以啊,居然能拜託沼澤的吸引力,不過你想走,晚了。”

旱魃本就是有心要戲殺衆人,又怎麼可能放他走。

只見他直挺挺的飛了過來,照着夜聖輝的雙肩上狠狠踩了下來。

“天魔之亂。”

夜聖輝作爲頂尖級高手,自然是有招數的,只見他手中的玉杖一揮,渡劫期的力量全部注入,足足有八百萬斤以上,瞬間玉杖化作數千根大杖,在天際亂舞,呼呼作響,聲勢極爲嚇人。

“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獻醜。”

旱魃不屑的冷笑了一聲,任憑玉杖加身。

砰砰!

七品冰玉杖落在了旱魃身上,應聲而碎。

作爲天地間最剛硬的凡體之一,旱魃連龍都敢肉搏,連神仙都不能輕易破防的身體,又豈是一個區區渡劫期高手所能打敗的。

啊!

夜聖輝發出一聲大驚。

他的冰玉杖追可是蘊養了數十萬年的法器,雖然爲七品,但實際上比起一般的元器還要厲害,裏面的北冥寒冰之氣,更是所向披靡,乃是火類剋星,堅硬無比。

沒想到只是沾了旱魃的身就碎了,這樣的強悍,完全超出了衆人的想象。

他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上古神魔了,這確實不是普通的人力能夠挑釁的。

砰!

夜聖輝驚訝之餘,旱魃雙腿穩穩的落在了他的肩上。頓時,他只覺泰山崩塌,兩肩一沉,整個人被硬生生壓入了火沼之中。

啊!

“旱魃大人饒命啊,小的知錯了,小的知錯了。”

當滾燙的岩漿腐蝕掉腿上的血肉時,夜聖輝也顧不上什麼面子,發出淒厲求饒慘叫。

“晚了,我要你看着自己是怎麼一點點融化成爛泥的。”

旱魃雙腿一曲,夾着他的頭顱,猙獰狂笑了起來。

夜聖輝拼命的掙扎着,只是這一切在山嶽一般的旱魃面前都是徒勞,旱魃的屍氣注入到他的頭顱中,讓他在劇痛中依然保持着清醒。

夜聖輝就這麼一點點的看着自己的腿,腰、小腹、心臟被火焰吞噬,直到整個身軀完全消融,他的元神依然清醒着,目睹了軀體完全被分解的過程。

籲!

旱魃深吸了一口氣,吞噬了夜聖輝的元神,滿意的仰着頭,落在了火沼之中。

此時的李武等人已經被沼澤吞噬到了腰部,眼看着夜聖輝的慘死,他們愈發恐懼抓狂了,淒厲的求饒聲,讓岸上的夜綰綰毛骨悚然。

шωш⊙тTk an⊙¢O

“李武,你別怕,我來救你!”

夜綰綰說話間,衝着旱魃拂袖一揮,頓時漫天揚起了修羅粉末。

對於這種粉末,旱魃還是比較反感的,連打了幾個噴嚏。

藉着這個機會,夜綰綰一展身形,閃電般的往來時的密道洞口掠去。

她現在只想離開這該死的地方,至於什麼護法,抓捕旱魃不力,全都是該死。

作爲魔宗的妖女,她考慮的永遠都是自己。

她的很快,天魔身法幾近到了極致的速度,數十里的距離,稍傾便至,她甚至已經看到了石縫,只要踏入那裏邊,就是一條生路。

然而,上天註定不會讓她如意。

一股腥風撲鼻而來,夜綰綰一頭扎入了鋼鐵一般的身軀中,擡頭一看,旱魃那張猙獰的臉正衝她桀桀怪笑。

她發誓從沒見過如此醜陋的面孔,這張臉上的肉早已僵化,眼窩深陷,四周一圈紫藍之中夾雜着兩點猩紅的瞳孔,嘴跟鼻子更是腐爛的只剩下大黑洞,散發着一陣無比腥臭之氣。

“我說過,我已經看上你了。”

“嗚,女人的味道,我彷彿已經有千萬年沒有嘗過了。”

“你說我是留你下來日夜享用呢,還是咬破你這細嫩的喉管,吸乾你的血液,再把你晾成人皮呢?”

旱魃看着懷裏妖嬈、美豔的女人,猙獰笑道。

“享你祖宗!”

“臭垃圾,滾開。”

夜綰綰平素雖然擅長跟男人周旋,但奈何旱魃實在太醜、太臭了,她爆喝之餘,兩袖之間彈出十道鋒利的利爪,往旱魃臉上掃了過去。

嗖!

利爪滑過,旱魃只覺的面頰一疼,幾滴赤紅的鮮血流了下來。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旱魃愣了愣,血紅的瞳孔在秦羿身上掃蕩着。

他發現有點看不穿面前的這個傢伙了。

要說他是先天期的高手,身上卻並無仙人氣場,而且這人是從外面進來的,也就是後天期的人,旱魃很清楚在先後期交換時,連三清、佛祖、天帝這些頂級的神祗都隕落、消亡了,一個修爲不顯之輩,是不可能存活的。

即便存活,也只能像他一樣躲在這種域外之地。

但這種奇怪的事,偏偏就這麼發生了。

而且這傢伙的語氣狂傲,看起來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他到底是誰,是什麼來頭?

旱魃心底在沉思。

“呵呵,我的主人好歹也是太乙正仙之流,你一個雜流也想讓我臣服,門都沒有。”

旱魃並沒有思考很久,很快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這麼說來,我就只能殺了你。”

秦羿頗是有些失落。

若是旱魃肯歸順,哪怕是到了出了這片火焰之地,像雷魔一樣只有渡劫期、準聖級別的修爲了,也是一個不錯的幫手。

只可惜,他不降,那便只能殺了用來另用了。

秦羿這句話說的很平淡,但在夜綰綰看來,簡直就像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就算是她父親在此,遇到旱魃只怕也只有逃亡的份,而秦羿卻牢牢掌握着氣場上的優勢,只這份英雄氣概,就足以令這個魔教妖女心動了。

她很想對秦羿說一句多加小心,但想了想還是閉上了嘴,這種極端對峙的情況下,秦羿任何分心都很可能有致命的危險。

“想殺我,就看你有沒有這本事了。”

旱魃不想再跟秦羿這麼對峙下去,這小子的氣勢仍然在增強,再這麼下去,他的鬥志一沉,更無勝算。

旱魃沉寂太久了!

若是在先天期,他橫行霸道,見誰滅誰,根本就不可能與秦羿僵持。

只是天地換新,沉寂無數萬年,對方一來就給了他一個下馬威,還有龍、魔護衛,這讓他本能的多了兩分懼意。

吼!

旱魃渾身肌肉如鋼鐵般隆起,身高暴漲三丈有餘,雙手一揮,兩道黑氣飛入火河之中,瘋狂的吸聚着岩漿。

唪!

WWW ⊙тt kan ⊙¢ o

岩漿滾滾凝成兩條火龍,張牙舞爪的往秦羿罩了過來。

“龍符,冰咒術。”

一旁的秦龍知道旱魃之力兇悍,張嘴吐出一股冰寒水柱,水柱抵擋着兩抹岩漿,在秦羿的頭頂,一白二紅交織,極是絢麗。

砰!

旱魃雙拳猛地一擊,兩道拔山之力暗藏於火龍之中。

秦龍哪裏抵擋得過,登時胸口印出了兩個巨大的拳印,被震飛了出去,狂噴鮮血,倒在地上翻騰了幾下,暈死了過去,不知生死。

“哈哈,原來是一隻剛成人形的龍,就這點本事也敢與我來鬥,莫說是你,就是秦廣王的黑龍王見了我也只有被宰的份。”

一拳打暈了秦龍,旱魃鬥志大作,仰天狂嘯道。

笑聲響徹整個山谷!

“還有什麼殺手鐗都使出來吧,讓我戰個痛快!”

一旁的雷魔顧不上去救助秦龍,唰的騰空而起,現出原型,手中的雷錘照着旱魃砸了過去。

轟隆!

雷電驚現!

整個天際黑雲翻涌,如末日降臨,電光如蛇在雲層中交織。

天雷?

旱魃面有懼色。

他本就是屍體所化,哪怕是成爲旱魃,雷一直是這種死亡魔神的剋星。

哪怕雷魔的修爲已經退化到不堪一擊,但那種先天期的氣勢擺在那,雷錘急舞,天雷繞着旱魃瘋狂的轟擊起來。

這些雷傷不了旱魃,但那種天地之威的壓迫下,旱魃神色大變,連忙運起神通:“冤魂盾!”

霎時,谷地陰氣瀰漫。

無數被旱魃吞噬的元神、遊魂匯聚成一道光盾,嘶鳴叫喊着,抵擋着天雷。

天雷每打到旱魃身上,必有一道亡魂消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