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解釋,張昊天忽然明白爲什麼面前的這隻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算下來,他能變成現在這樣也都是因爲自己,要不是自己忘了還把他留在這裏等着了,肯定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再說了,那些來找麻煩的鬼肯定也是來找自己的,所以,歸根結底都是自己害了面前的這個傢伙。

“要不,我養你吧!”張昊天順嘴說了這麼一句,只是這剛一說完,心裏瞬間後悔了。

自己從來不想養鬼,總覺得這是限制了他們的自由,鬼本來就應該是自由來去的,非要養着,要不就是加重了他們的怨念,要麼,就是耽誤了他們的下一輩子。

當初養丫頭的時候就已經想過了,自己是絕對不會養着什麼鬼的,但是當時情況特殊,那是三叔留下來的小鬼,也就養着了。

但是面前的這隻,真的不能養啊!

“那個,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我是想說……”張昊天想要趕緊解釋一下,自己剛纔就是順嘴一說,不是真的,自己寧可多送他一些東西,讓他早些投胎轉世,也不想養着他。

“你不用說了,我答應你。”那隻鬼倒是很歡快的答應了。

這要是能被張昊天養着,總好過於重新回到那家商場裏面啊!

“不是,其實我的意思是說……”張昊天趕緊繼續解釋,想着這事兒自己就是說錯了,自己根本就不想養什麼鬼啊!

但是這會兒,那隻鬼顯然沒有要聽張昊天解釋的意思,甚至都已經在暢想着以後和張昊天一起生活的樣子了。

張昊天無語了,覺得自己要是再不好好解釋一下的話,肯定會弄出更多的誤會的。

“那個,其實我是想說,我剛纔說錯話了,我這樣的真的不適合養鬼。”張昊天趕緊解釋,這事兒可不是一般的事兒,要是自己勉強養了這隻鬼,肯定也是要出事兒的,爲了自己不出事兒,還是解釋清楚比較好。

那隻鬼原本還興高采烈的等着張昊天來養着自己呢,被張昊天這麼一說,那隻鬼瞬間就不太高興了。

“你這不是耍我玩兒呢嗎?是你說要養着我的,現在又來跟我說不養了,好玩兒嗎?”那隻鬼的脾氣原本也不是太好,尤其是現在有一種被人耍弄的感覺,更是覺得不怎麼美好了。

張昊天趕緊解釋,說是自己不太適合養鬼,希望這隻鬼理解一下,自己剛纔也是一時口誤,如果可以的話,他也很願意賠償一下面前的這隻鬼。

總是就是,只要是不讓自己養着這隻鬼,做什麼都可以!

但是那隻鬼越聽,越不高興,伸手指着之前放着丫頭骨灰罈的那個架子,“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你之前明明就是養着一隻小女鬼的,現在你來跟我說不適合,是我不適合呢,還是你不適合?”

張昊天真的是百口莫辯了,“那個是我三叔養的,我算是繼續養,根本就不是我願意養的啊!”

這話是實話,張昊天真的不是特別想養鬼的,尤其是一想到李不忘用鬼來做各種壞事兒,張昊天就覺得這種事兒難以接受。

但是誰能想到,現在這事兒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自己真的很冤枉的好不好!

但是這些話,在那隻鬼看來,相當的沒用,甚至還有一些像是要掩飾的樣子,“好!你有本事!今天你就是欺負我了,這件事兒,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別的不說,這種事兒能隨便開玩笑嗎?自己是鬼,他是人,這都是一諾千金的!

之前自己承諾了會在這裏等着他回來,自己做到了,就算是那些鬼來找麻煩,自己本可以直接離開的,但是自己還是堅持等到現在,他現在居然耍弄自己!

那隻鬼真的快要被張昊天氣死了。

張昊天也是好言好語的解釋,甚至還說,這都是自己的錯,希望那隻鬼不要着急,更不要生氣,自己肯定會給這隻鬼找到一個歸宿的,至少要給這隻鬼一個說法。

但是不管怎麼說,那隻鬼就是不相信張昊天說的話,並且看的出來,那隻鬼的雙眼開始變得越來越發紅了,像是隨時可能變成厲鬼的樣子。

這讓張昊天更加着急了。

原本這隻鬼就是那種沒什麼害處的,現在要是真的因爲自己,變成了那種厲鬼,怨念越來越重,一個弄不好,真的會傷害到外面的人的。

所以這件事兒必須要儘快解決,說什麼也要解決掉!

張昊天又嘗試了幾次,想要解釋一下,讓面前的這隻鬼不要激動。

但是那隻鬼現在就在氣頭上,不管張昊天說什麼,那隻鬼完全都聽不進去,到後來,乾脆,直接瞪大了那雙血紅色的眼睛,徑直離開了張昊天的家。

張昊天各種想要阻攔,但是並沒有任何效用,那隻鬼根本就不聽張昊天的解釋,甚至連張昊天說什麼話也都不管了。

“你等等啊!這件事兒都是我的錯,你再聽我解釋解釋,我保證能給你一個很滿意的結果的。”張昊天在那隻鬼穿過窗戶離開自己家之前,還是不斷的呼喊着那隻鬼,希望他可以聽自己解釋,不要這樣意氣用事,再說了,生氣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有這個時間,就不能好好的聽自己解釋一下嗎?

然而,這會兒那隻鬼也是鐵了心了,這個仇,說什麼也要報一下了。

目送着那隻鬼漸行漸遠,張昊天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這個根本就是一件很小的事兒好不好,爲什麼要上升到這種高度呢?這不是很明顯的要簡單複雜化嗎?

但是就算是張昊天相當的無語,還是隻能默默的忍着,誰叫自己說錯話呢,這也都是自己的錯。

霸氣女友:冷少我來愛 想來,那隻鬼離開了這個房子,還不知道會去哪兒,天南海北的,自己是沒辦法追蹤的,現在就算是想解釋也沒什麼好的辦法了。

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到那隻鬼找回來的時候,自己再好好解釋也就是了。

張昊天默默的想着這些,轉身看着自己被收拾的很乾淨的房子,默默的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

周瑩瑩那邊的狀況現在已經變得十分糟糕了,周圍整個房子,幾乎都變成了那個停屍間的樣子了。

眼看着周圍的燈光越來越昏暗,周瑩瑩開始擔心。

上次自己從這個停屍間離開的時候,是張昊天拍自己肩膀的時候,換句話說,就是張昊天把自己從這個停屍間裏面帶出去的,這次張昊天回他自己家裏了,這可怎麼辦?這要是沒人帶自己離開這裏,自己真的可以離開嗎?

周瑩瑩心裏糾結,但是還是十分淡定的在停屍間裏轉了一圈兒,想看看那隻求救的鬼會不會再出現,要是還能得到更多的信息的話,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因爲這些信息可以幫着自己更加了解那隻鬼的情況,早點兒解決了,也省的再這麼時不時的來這種地方。

但是這一次和之前的情況有些不太一樣,這次停屍間還在,但是那個求救的聲音不見了,就好像是這地方空蕩蕩的,並沒有任何鬼一樣。

周瑩瑩心裏納悶兒,這是什麼情況?不會是那隻鬼已經離開了這裏了,或者是已經放棄了求救吧!

可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爲什麼還會被帶到這裏來?就不能不要再拽自己來這裏了嗎?

周瑩瑩在心裏吐槽着,想着或許自己可以從那邊的那扇門離開這裏,然而,當週瑩瑩的手剛觸碰到那扇通往外面的大門的時候,身後的牆壁,再次發出了聲音。 “既然都來了,那就帶我一起離開吧!”

之前的那個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只不過,要說之前還是那種可憐巴巴的聲音,這次就是壞笑着的聲音了。

周瑩瑩轉身看着身後的牆壁,想知道那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是等了好半天,周瑩瑩並沒有等到那個聲音再次出現,整個停屍間唯一有變化的,就是原本就很昏黃,看上去隨時可能熄滅的燈光,慢慢的熄滅了。

周瑩瑩以爲這個地方會徹底變成黑暗的,還在心裏害怕呢,結果這害怕還沒等持續多久呢,那個昏黃的燈光竟然就又亮了起來了。

這是什麼意思?沒事兒玩這個燈光很好玩嗎?

周瑩瑩在心裏吐槽,但是還是不敢掉以輕心,生怕自己一個不留神,再被那隻鬼給算計了。

這年月,人都不見得就都是好的,就更別說是鬼了!尤其是這個傢伙還處心積慮的把自己帶到這裏來了,能是什麼好東西?

周瑩瑩不停的提醒着自己,千萬要小心謹慎。

但是等了好半天,那個聲音還是沒有出現,甚至整個房間,也沒有任何變化,這讓周瑩瑩心裏開始擔心了,那傢伙不會真的就把自己丟在這裏吧!

想來,剛纔是因爲自己要開門,所以纔會出現聲音的,自己這次要是再去拽那扇門,會不會再出現聲音?

周瑩瑩抱着試試看的心情,再次去拽了那扇門,果然,這一拽,那邊的牆壁就又出現了聲音了,“求求你,帶我離開這裏吧,我是真的不想繼續留在這裏了,我留在這裏的時間也太長了!”

這一次,那個聲音又變成了祈求的了。

周瑩瑩聽着那傢伙說話了,趕緊問了一句,“爲什麼是我?還有,你希望我怎麼幫助你?”

這傢伙幾次三番的找自己和張昊天來幫忙,總也應該說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自己也好知道能不能幫忙,如何幫忙啊,這還什麼都不知道呢,自己能幫什麼忙?

“我,我,我說不清楚,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會在這裏,你噹噹好心人,早點帶我離開這裏吧。”

這是那傢伙第一次回答周瑩瑩的問題,雖然這個答案並不是能讓周瑩瑩滿意的那種,這機會就跟沒說沒什麼區別了。

“你到底是誰?”周瑩瑩想着,這傢伙既然不肯說原因,那自己問問是誰,回頭再看看有沒有相關的新聞,就算是沒有,自己知道這個是停屍間,只要找到了這個停屍間,大概也能知道這個地方有沒有叫那個名字的人了。

這邊周瑩瑩想的實在是太美好了,甚至都已經想到了之後自己應該做什麼了,然而,那隻鬼並沒有回答周瑩瑩的話,而是繼續在那邊不斷的重複着,讓周瑩瑩趕緊帶自己離開這裏。

周瑩瑩聽得心裏煩躁,但是也沒辦法,自己現在根本就找不到可以離開這裏的辦法,就好像是自己被那隻鬼困住在這裏了一樣。

這可怎麼辦?自己真的就要被這隻鬼給永遠的留在這裏了嗎?

張昊天這會兒檢查了家裏的情況,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這個家似乎有些太空蕩蕩的了。

以前自己最喜歡回這個家了,每次三叔都會給自己準備各種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就放在那邊的餐桌上,之後還跟自己說,要想再吃點兒什麼就直接說,三叔肯定給做!

一想到從前的美好時光,張昊天心裏就覺得難受,從心裏往外的疼。

現在三叔不在了,周瑩瑩的父母也都不在了,原本這兩大家子的人熱熱鬧鬧的,現在好了,就只剩下自己跟周瑩瑩了。

再一想到周瑩瑩,張昊天趕緊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估摸着自己出來的時間也很長了,這要是換做是其他的時候,自己不回去都沒事兒,但是現在,真的很擔心那隻求救的鬼再找來,到時候只有周瑩瑩自己,要是真的出什麼事兒了,那就真的要怪自己回去的晚了。

又檢查了一次房子,沒什麼太大的事兒之後,張昊天鎖好了自己家的大門,直接奔着周瑩瑩的家又走了過去。

剛走到周瑩瑩家的門口,張昊天想都不想的伸手開門。

只是這一開門,周瑩瑩那邊的門,也竟然慢慢的打開了!

周瑩瑩就這麼站在停屍間裏面,眼看着那扇門外面就是自己的家,還有張昊天,周瑩瑩就想都不想的往外衝,恨不得直接就這麼衝到張昊天的身邊。

然而,周瑩瑩還是想的太好了,左腳剛邁出那扇門,右腳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拽住了一樣。

周瑩瑩不得不停下往外衝的腳步,低頭看了一眼,發現自己腳踝處,竟然有一根白色的,看上去像是紗布一樣的東西。

張昊天距離周瑩瑩多少有些遠,但是還是看到了周瑩瑩沒辦法離開那個停屍間的狀況,三步併成兩步的朝着周瑩瑩的方向衝,張昊天想都不想的就直接拽住了周瑩瑩的胳膊。

周瑩瑩也跟着一起用力的往外奔,但是腳踝上的那根看上去沒什麼力度的紗布,竟然比兩個人的力氣加起來還大很多。

“想想辦法。”周瑩瑩着急的都快要哭出來了,自己也不想再回到那個討厭的停屍間了,那地方實在是太冷了,也實在是太詭異了。

還有,要是自己就這麼被拽回去了,下一次自己還能不能出來還不一定呢!

張昊天倒是沒想那麼多,唯一想的就是不能讓周瑩瑩被拽進去。

兩個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算是把周瑩瑩從那個停屍間裏拽了出來了。

隨着停屍間那扇門的慢慢關閉,原本還赫然在眼前的停屍間,也跟着慢慢的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就好像是從開沒有出現過一樣。

周瑩瑩看着那個停屍間的消失,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這要不是張昊天出現了,自己還真的沒辦法從那個地方出來呢!

這種心有餘悸的感覺,讓周瑩瑩整個人相當的不好了。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沒什麼事兒了,趕緊從地上爬起來,也順帶着把周瑩瑩從地上扶了起來,關切的問着,“你怎麼樣了?”

周瑩瑩搖頭,“放心,我沒事兒。”嘴上說着沒事兒,但是實際上,哪兒就是真的沒事兒啊!

兩個人剛坐好在沙發上,周瑩瑩就把剛纔的事兒全都說了一遍。

張昊天聽的十分認真,心裏也十分好奇,“那傢伙爲什麼總選在我不在的時候出現?還有,爲什麼總是針對你?我總覺得那傢伙一開始的目標並不是你,但是後來變成的你。”

“這個,我也不知道。”

周瑩瑩哪兒就知道這個啊!再說了,要是周瑩瑩真的知道的話,豈不是早就解決了?還至於等到那隻鬼來找自己麻煩嗎?

實際上這個問題周瑩瑩也很想知道,並不是真的很想拽張昊天下水,但是這件事兒,還真的很希望張昊天能跟着參與進來,至少有個人跟自己搭個伴兒,在那樣昏暗的停時間裏,自己也不至於太過於害怕了。

房間裏一陣沉默,周瑩瑩以爲是自己說錯了話了,張昊天以爲自己是說錯了話了,於是誰也沒好意思再開口說這個事兒,都想着要改變一下話題。

然而,兩個人的腦袋裏裝着的,滿滿的還都是這個事兒,根本就沒辦法轉移。

想來想去,張昊天覺得自己可以把家裏的事兒跟周瑩瑩說上幾句。

爲了緩和一下尷尬的氣氛,張昊天真的把那件事兒說了出來。

周瑩瑩一臉無奈的看着張昊天,“這個也可以啊!就不能多聽兩句解釋的話嗎?這一時說錯話的時候誰都有,這都在你家裏等了那麼長時間了,還在乎多等這一會兒啊!”

在周瑩瑩看來,這事兒是真的太不可思議了,就沒見過這麼脾氣不好,還着急忙慌的鬼!

“誰說不是啊!我就很想知道了,他就真的這麼節約時間嗎?再說了,我也不是沒解釋過,是他不肯相信,甚至連聽都不肯聽我說完。”張昊天原本就覺得自己冤枉了,被周瑩瑩這麼一說,更覺得自己冤枉到家了。

“那沒辦法了,這鬼啊,都有執念,他要是認準了,覺得你在耍他,肯定會一直繼續這種情緒的,誰叫他們是鬼呢!”周瑩瑩也真的沒什麼好的辦法了,鬼這種東西,太多都有執念了,只要是他們認準的東西或者是事兒,肯定不會輕易的善罷甘休的。

“哎,只能是算我倒黴了,回頭等他再找回來的時候,我再試試看看,要是聽我解釋最好了,要是真的來找麻煩,我也不是好欺負的!”張昊天說出了自己的態度,這事兒本來就是個誤會,壓根兒也不是自己故意的,人非聖賢,誰能不錯!

這自己也知道錯了,也解釋過了,他還是不肯聽,不肯放過自己,那就全都是他的事兒了,怪不得自己了。

說到這裏的時候,周瑩瑩也被張昊天的情緒感染了,“就是,咱們誰是好欺負的!”

那不過就是去取一隻鬼,想要來跟這些人對抗,根本就不是對手!別說是什麼執念了,就算是再厲害的鬼也都見到過了,不還是被張昊天給抵擋回去了。

周瑩瑩忽然又想到了那隻鬼,“你說,一直找我麻煩的那隻鬼,我要怎麼處理了?”

想着每次那隻鬼都會在張昊天離開的時候出現,或許是他懼怕張昊天也說不定,但是不管怎麼樣,最後還是隻需要自己來單獨的面對那隻鬼,所以,最後肯定還是自己去解決了那隻鬼才行。

“他就沒透漏其他的信息嗎?”張昊天好奇的問着,想知道是不是那隻鬼說過什麼,但是被周瑩瑩給忽略掉了。

然而,周瑩瑩相當肯定的點了點頭,“他沒透露其他的任何信息,甚至,我都在那個停屍間裏找不到任何線索。”

想來,那就是個普通的停屍間,跟很多小醫院裏的停屍間都沒什麼兩樣,典型的昏暗的小房間,一排停屍櫃,再就是一張桌子,用來平時登記個什麼事兒,或者是放什麼東西,其他的,真的就什麼都沒有了。

“要不,咱們試試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個停屍間。”張昊天提議。

現在貌似所有明確的線索都沒有,真的只能靠自己尋找了。

那個停屍間是現在相對來說最大的線索了,按照周瑩瑩的說法,那個停屍間的面積不是很大,應該不會是大醫院的那種,但是城市裏小醫院基本上是不會有停屍間的,所以,這個方向大概可以朝着周邊的市縣尋找一下。

可這事兒還是有些說不通的地方,如果是周邊的市縣裏的某一個醫院裏的停屍間,那距離這裏可不是三五公里的距離了,那隻鬼是如何來這裏,還精準的找到自己還有周瑩瑩的呢?

張昊天心裏各種疑問,這會兒非常的想要弄清楚了。

周瑩瑩表示贊同,但是也知道,這個不見得就真的是個很好的方向,只是,病急亂投醫,總也不能什麼都不做啊!好歹做點兒什麼事情,萬一真的懵對了也說不定呢!

抱着這樣的想法,周瑩瑩纔算是答應了張昊天的方向。

“我大概記得那個停屍間的具體大小,還有那些停屍櫃上面的一些特點,你等着,我這就給你畫出來!”

在周瑩瑩看來,這些東西要是直接說,那肯定是說的不會太明白了,所以還是自己直接畫出來比較直觀,也比較讓張昊天容易理解。

要說周瑩瑩這繪畫的工夫也還真的算是不錯,一張白紙,一根鉛筆,沒多大工夫,一張簡單的草稿就形成了。

周瑩瑩指着一些關鍵的地方,仔細的說着那些地方的特點。

比如停屍櫃第三排的櫃門上,掛着一個老式的鎖頭,那東西年頭肯定不少了,現在都很少有停屍間再用這種東西了。

還有,那張桌子,那似乎是學校裏的雙人課桌,靠近牆壁的那個角,還因爲一些原因少了一小塊兒,這些周瑩瑩全都記得清清楚楚的。 第75章這個世界欠你的愛意,我給!

在場所有人都沉默了,陸司寒在發怒!

「陸薰茵,我警告你一遍姜南初是我的人,你敢對她動手,別怪我不客氣。」

陸司寒的聲音就好像是寒冰直刺陸薰茵的心中。

從前陸司寒總是溫柔的喊著自己薰茵,何曾這樣連名帶姓的叫過自己,而且他居然還要對自己不客氣……

陸司寒說完之後,牽過姜南初的手往房間走去。

觀光電梯內,姜南初垂下了頭。

「陸司寒,我讓你丟臉了。」

姜南初顫抖著聲音說,自己不是一個合格的未婚妻。

緩了很久,陸司寒還是控制不住的緊緊擁住了姜南初。

「沒錯,你害我丟臉了,這是我的地盤,我卻沒有保護好你,陸司寒真沒用。」

陸司寒隱忍著怒氣說,不過才離開五分鐘,自己護在心尖上的人就被欺負了。

姜南初感動不已,原本還以為這一次會和他大吵一架。

「陸司寒,我很認真的告訴你,那些照片並不是真的,床上照片是PS的。」

姜南初想要堅強一些,吸了吸鼻子說。

「我知道,我也信你。」

電梯很快抵達九樓,姜南初握住陸司寒的手前往套房,卻感覺手心一片濕膩。

姜南初立刻抓起陸司寒的手,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背已經受傷了,此刻鮮血淋漓。

「是之前拿紅酒瓶去砸屏幕的時候被割開了。」

「你怎麼不早說,我記得房間里有醫藥箱,我拿過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