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鬼佳驚訝的張了張嘴,通過預賽的她怎麼會不知道這塊就是跟結界之門一樣的存在呢?

“這石頭,是維持結界的能源晶石,你們都沒有發現吧?”秦楓嘿嘿一笑,露出了兩排整齊的牙齒,看上去嘚瑟的不行。

但是令秦楓無語的是,兩女短暫的驚訝後,甚至沒有鳥自己,自顧自的踏進了結界之門。

秦楓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頗有一番“卸磨殺驢”的感慨。

果然如秦楓說的這般,巨石後面還真的是別有洞天,一座城池出現在兩女的眼中,不同於結界外面的都市社會,這裏完全是復古的建築,這讓兩女有了穿越的錯覺。

“秦楓,我們先去逛一下,一會見!”燕若茜有些小激動的說道,甚至沒有跟秦楓說會面的地點,拉着鬼佳就往城池裏面跑去。

秦楓撓撓頭,果然女人就是不一樣,身上沒帶錢都能去逛街。

“喲,小夥,一個人啊!”就在秦楓剛打算進程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個陰陽怪調的聲音。

秦楓疑惑的轉身向後看去,一個俊美青年的身影映入眼簾,說是俊美,完全沒有誇大。

如果說秦楓的美屬於清秀,清高而一塵不染凡人話,那麼眼前的青年卻美的邪異,眉目之間透露着英氣,給人的第一感覺就不像什麼好人。

“小夥,別那麼拘束,俗話說得好,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咱們都是背井離鄉出來的浪子,出門在外,多交個朋友,多一份照應嘛,你不要……”青年見秦楓不斷打量着自己,便源源不斷的說了起來,大道理一套一套的。

“秦楓,不知怎麼稱呼。”也許是怕嘮叨,秦楓稍稍展現出一絲友好的問道。

“喲呵呵,行,爽快,我錢振華就交你這個朋友了。”青年哈哈大笑一聲,隨之便勾上了秦楓的肩膀。

不知道爲什麼,秦楓也沒有產生任何反感。

錢振華的親和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強,秦楓竟然不自覺的開始和他開起了玩笑:“喂!能告訴我你是幹什麼的啊?不會是誘拐青春美少女的吧?”

錢振華轉身對秦楓豎了一下中指,鄙夷道:“想我錢振華堂堂美青年,哪裏用得上誘拐啊!”

秦楓嘴角一拉,輕聲說道:“就你這副尊容,不去誘拐真是可惜啊!”

錢振華輕笑一聲,沒有再辯駁,似乎回憶着什麼,忽然問道:“兄弟,你這是要去哪裏啊?”

“這不是明擺着的事情麼,能不要這麼明知故問麼?”秦楓不客氣的說道,自己卻是向城門走了進去。

“……”

喧囂的街,此刻外面已經是夜幕降臨,但是在這座小城池中,居然還是朗朗晴空,一切顯得那麼不科學。

小城中央,一條寬敞明亮的道路上人山人海,車水馬龍,呼喊聲,叫賣聲,大呼小叫,不絕於耳,街道兩旁,大大小小的店玲琅滿目,飾品店,服裝店,小吃店……

街道的盡頭,也就是小城的城門口,兩名衣裝整潔的士兵手持長槍,昂頭挺胸,看上去英勇不凡,魁梧的體魄使人不覺產生一種強大的感覺。

“看,那邊來了兩個土包子。”一名士兵賊笑着對另一個士兵悄悄說道。

“看來又是兩個羔羊,我們好好表現一下,說不定老大會獎賞我們兩個美人。”另一個士兵臉上泛起yin蕩的笑容。

秦楓和錢振華兩人,風塵僕僕的樣子自然是引起了那兩個守城士兵的注意。

秦楓一邊向城內走去,一邊還打量着兩名士兵。

左邊的身材魁梧,國字方臉,一把絡腮鬍顯現出年齡在30歲左右,衣裝整潔,還真有一派官家風範,右邊的大同小異,只是相對瘦小一些,沒有了那麼濃密的鬍子,扎着一個小馬尾。

“不懂規矩是不是?”

秦楓還沒走進城門,就被那個絡腮鬍子的士兵一把推開,面向着秦楓拇指和食指輕輕搓了搓。 秦楓自然是明白了這個士兵的意思,但是這時候他卻開始裝傻充愣起來,一臉迷惘的看着那個士兵。

這時候,錢振華也湊了上來,有些靦腆的說道:“這個……大哥,你看我們兩兄弟風塵僕僕的樣子,實在沒有……”

“大哥,你看,說是土包子,身上怎麼會帶錢?”那個扎着馬尾的士兵直接打斷了錢振華的話,不屑的說道。

魁梧士兵收回手,眼中滿是鄙夷,“當強盜還要留下買路錢,你們身無分文還來安道城混什麼?”

安道城,這便是這座小城池的名字。

“這話就不對了。”這時,秦楓上前說道:“官有官的法,盜有盜的法,強盜靠打劫生活,難道,你們也是靠打劫營生?或者說,你們就是強盜?”

“小子怎麼說話呢?”馬尾士兵怒喝道,這不是指着他們的鼻子罵人嗎?

“這位大哥別動怒,我這兄弟說話是難聽了點,但是句句在理啊。”錢振華也不打算好好說了,開始挑釁眼前的這兩個頭難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

絡腮士兵還沒有反應過來,卻見自己的兄弟已經怒髮衝冠,也就明白了眼前的兩個青年不是省油的燈,立刻舉起手中的長槍,指着錢振華:“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闖,你可知,這安道城,殺人是不犯法的,特別是我們這樣的人。”

特別是我們這樣的人。

呵呵,真是很好的說辭啊,秦楓心中恥笑起來,很明顯,看這樣子,尼瑪就是異界的“城管”啊。

“殺人?就你們兩個?”錢振華眼中的不屑更甚,雖然這裏可以目無王法,但是同樣也可以以暴制暴。

虎落平陽被犬欺,龍遊淺灘遭魚戲。

沒想到剛剛進城就要動怒,這是錢振華現在的想法。

“大言不慚。”馬尾士兵怒喝一聲便舉槍向錢振華刺來。

秦楓剛想動手,卻看見錢振華雙臂一震,頓時塵土飛揚,模糊了秦楓的視線,電光火石之間,兩名士兵發現雙手發麻,隨之長槍在手中脫落。

速度之快,就連秦楓也自嘆不如。


可誰知……

下一刻,秦楓和錢振華卻已經在城市的街道中央了,只留下茫然不知所措的兩名魁梧士兵。

秦楓雖然心中有些詫異,但是很快就恢復到了常態,笑了笑,嘴上對着錢振華打擊道:“喂,打不過就直說,我出手,誰像你啊,面對兩個垃圾還用逃的。”

“切……”錢振華面對秦楓的數落沒有絲毫在意:“那是小爺大人不計小人過,真正動起手來,他們兩個還不夠塞牙縫呢。”

“就吹吧你。”秦楓繼續數落道,眼睛卻開始看着這座繁榮富饒的城市。

“不信?要不咱兩比比?”錢振華捲起袖子,準備大戰一場得樣子。

“打住。”秦楓立刻止住,這城中央打架,似乎,影響不好。

看到秦楓的樣子,錢振華得意的笑了起來:“怎麼?自己知道打不過小爺?放心,以後誰要欺負你,小爺給你打回來。”

“人妖,你說剛剛那兩個人,會不會回去叫救兵來找咱們的麻煩啊?”

“我想應該……等等,你叫誰人妖?”錢振華反應過來,頓時吹鬍子瞪眼,自己長得美不說,竟然還有人叫自己“人妖”。

“大哥,難道長得美也是錯嗎?就算錯,也是我老孃的錯哇,再說,我這能用人妖倆字來形容麼?這就俊美,自己沒有就不要妒忌……”

錢振華說着,還輕輕拍拍自己臉頰,不知道的人都以爲他有自虐傾向呢。

“好了,我明白了,這幅尊容叫俊美,你不要在講大道理了,小弟受益匪淺。”秦楓見錢振華又開始大篇幅的道理出來,頓時直冒冷汗,還沒有見過這麼羅嗦的男人,以後要是誰娶了他真是遭罪啊。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一副鄉巴佬進城的樣子,可就在這個時候。

蓬——

突然間,一座小樓之中發生猛地炸開了,兩道身影從廢墟之中出現在了大街中央,兩名青年,年紀與秦楓相仿,二十出頭的樣子,一名淡紫色長髮,眉清目秀,雖然比不上錢振華那麼妖媚,但是,也屬於帥哥的範疇了,而另一個則是平凡許多。

街道周圍的行人紛紛讓開道路,空出地方,拳腳相加,爲了避免惹禍上身,大家都抱着看戲的心情在看着。

“周旭,你不要欺人太甚。”那個長相一般的青年憤怒地看着那個俊美青年,口中憤怒的說道。

在錢振華的告知之後,秦楓知道了那兩個人的身份,似乎錢振華認識這兩個傢伙。

那個長相平平的青年,便是孫勝,此刻他正怒視着周旭,好像是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被叫做“周旭”的俊美青年依然寒着一張臉,好像別人欠了他的錢不還似的:“孫勝,在這安道城,實力就是王道,而我,就是王法。”

“你……”孫勝頓時一陣語塞,確實,在這沒有法律的安道城,只要有足夠的實力,就有制定王法的資本。


秦楓偷偷打量了兩個青年,周旭和孫勝站在中央對峙着,旁邊一名少女卻露出爲難的神色,少女穿的很單薄,黑色的秀髮並不是很長,十根修指僅僅扣在一起,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惹人疼惜。

“秦楓,你看那裏的妞正點嗎?”錢振華的的視線在兩個雄性身口身上溜了一圈,便將目光鎖定在那個少女身上,就差流口水了,輕輕推了推身旁的秦楓,一臉豬哥的樣子。

秦楓直接無視錢振華這個大情種,心中揣測着這場角鬥。

“周旭,即使你的勢力再大,我也不怕,道理在我這邊,你能把我怎麼樣?”孫勝惡狠狠地說道,他知道自己打不過周旭,雖然說這話的時候顯得有些底氣不足,但是面子不能丟。

“好,既然你講理,飄雨,你過來。”周旭向一旁的黑髮少女揮了揮手:“你告訴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的選擇到底是什麼?”

黑髮少女名叫飄雨,長相算不上絕色,但也可以算是美女了,今天的紛爭似乎就是因爲她引起的。

“孫勝大哥,周旭大哥,你們不要這樣好不好?我知道,這一切都是飄雨的錯,求你們不要不要這樣子了。”飄雨柔柔弱弱地說道,美眸中閃着懇求的目光。

“哇……聲音好好聽啊。”錢振華很享受的說道,惹來了秦楓鄙夷到極點的目光。

這時候,從廢墟之中又出現了兩道身影,妖嬈的身材,一看便知是兩名女生。

“快看吶,又出現了兩個美女。”錢振華現在的樣子根本就是和豬哥沒有什麼兩樣,身邊的秦楓實在受不了了,道:“終於知道你爲什麼找不到女朋友了,見一個愛一個,我要是女的,早就爲民除害了。”


讓秦楓無語的是,錢振華竟然直接屏蔽了自己的聲音,一點反應都沒有。 秦楓循着錢振華的視線看去,燕若茜和鬼佳竟然也在人羣中看熱鬧,難怪錢振華的亮眼會放光。

秦楓沒有多在意燕若茜和鬼佳,視線重新回到了周旭和孫勝的身上,看他們的打扮,似乎也是燕京大學武將分院的學生。

“喂,人妖,你是不是認識這兩個人?”秦楓一邊打量着周雪和孫勝,一邊向旁邊的錢振華問道。

“我怎麼會認識?不過看姿色,應該是校花級別的,不行,我必須要去搭個訕!”錢振華喃喃自語,腳步竟然不知不覺的向燕若茜走去。

“臥槽!”秦楓很不客氣的在錢振華的後腦勺上封了一記大火鍋,不爽道,“老子問你是不是認識那兩個男的?”

錢振華吃痛,撓了撓後腦勺,隨意道:“霸下班的兩個B級新生而已,沒什麼好在意的,爲了一個女人大打出手,這兩貨也不覺得丟人!”

霸下班……

確實,像錢振華說的那樣,在大庭廣衆之下,竟然爲了一個女人大打出手,畢竟還只是乳臭未乾的小毛孩而已。

“周旭,我並不是怕你,不要以爲比我先一步晉級就可以騎我頭上,你想要做這安道城的王法,我第一個不同意!”孫勝咬了咬牙齒,恨聲說道。

“不同意?你有這個資格嘛!”周旭不屑的撇了撇嘴,手指在虛空一探,頓時,一把天藍色的摺扇出現在手中。

孫勝神色一凜,也祭出了自己的武器,是一柄巨劍,足有孫勝的個子這麼高。

“哦?沒想到還有這麼好的東西!”看到孫勝的巨劍,錢振華的雙眸第一次不是因爲看到美女而大放光彩,微微一笑,露出兩排整齊潔白的牙齒,道,“好久沒做土匪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秦楓心中對錢振華的實力也好奇了起來,明知道對面是兩個B級實力的超人類,但是錢振華現在卻要上去搶東西。

那麼,錢振華的實力,很可能是……A級!

繼B級的鬼佳之後,又來一個A級的超人類麼?

秦楓的嘴角泛起了會心的笑容,沒想到會發展的這麼順利。

“你一個人行不行啊?不行的話,要不,我幫你啊!”秦楓眉目一挑,居然玩起了激將法。

可是,令秦楓無語的是,錢振華這傢伙一點骨氣都沒有,面向着秦楓咧嘴一笑:“那樣最好啊,我還擔心自己搶不到呢,不愧是好朋友,就交給你了,我去跟妹子搭訕!”

“臥槽,你還是不是男人!”秦楓炸毛了,自己就不應該激他,這傢伙臉皮比城牆拐角還要厚,怎麼可以用常理來對待?

看着錢振華的背影,秦楓第一次覺得自己嘴jian。

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