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重力,是,什麼?”

“它是整個天道的威壓啊,我是天空,難道大地晴物源沒有跟你說嗎?”

“沒有,不過,什麼是天道威壓?”

“這個呀,是地球上的天道規則的權威,只要你把它全部都抗下來了,你就能超脫地球任何法則,所有的元素都不會受到限制,就好像,你第一次弄水元素的時候天道沒有發覺,等你水元素大成的時候召喚了水元素的形態,但是隻有一會就消失了,其實在那個時候,你已經被天道注意到了,你要做的,就努力突破地球上的天道,然後突破宇宙的天道,最後突破世界的天道,後面兩個還有點遙遠,但地球上的天道還是很好突破的。”

白荷綻詳細的解釋了一下重壓的來由,不知道秦朝前修煉的老道聽到她這句話會不會給氣死,天道有那麼好突破麼?地球史上,從沒任何人無法突破天道,沒有任何人!

現在,紫然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不是驚的,是被重力壓的。

“天道,有,多少斤?”

“要用噸來算!”白荷綻細心的糾正道,不過估計紫然不希望她糾正……

“多少,噸。”紫然氣血上涌,汗水染便了衣裳,滿臉通紅,連呼吸都那麼困難。

“比地球重!”

“噗!”

紫然差點沒一口鹽汽水噴出來,竟然比地球重,不行,我不玩了,不玩了,自己纔多少力氣,三千?六千?那和整個地球比起來,夠嗆啊!

“停!”停止重壓,快,哥們要受不了了,紫然現在已經趴在地上了,連動彈都難。

“啊,你說什麼停啊?”白荷綻沒有理解,自己說的正起勁呢,你好端端說什麼停啊?

“重,壓!”

“……”

紫然感到身上一輕,癱軟在地,不是不想起來,是沒力氣起來,估計連站起來都難。

“你剛剛說告訴我一個祕密,什麼祕密啊?”

“你是天煞孤星,你知道的,對不對。”

“嗯,知道啊,這怎麼了?”

“喂,你可是天煞孤星誒,你難道不應該害怕嗎?”

“我害怕?爲什麼我要害怕?”

紫然莫名其妙的,白荷綻則是以手掩面做崩潰狀。

“天煞孤星,難道不可怕嗎?”

“哪裏可怕了?”

紫然心道一句:大驚小怪。

“看來你是不瞭解天煞孤星的恐怖了。”

“天煞孤星,一般是十八歲後覺醒,在十八歲之前,具體症狀就是沒朋友,沒親人,沒好友等等等等,十八歲後,它的恐怖就纔開始發揮。”

白荷綻頓了頓,又道:

“天煞孤星者,其必定不凡,要麼資質通天,要麼機智過妖,要麼天賦神通,要麼有大氣運,不管是哪個,到最後都將天下無敵,有一個天煞孤星等於有一個絕世天才,是這個時代的幸運,也是這個時代的悲哀,因爲天煞孤星體質覺醒後,當地整個世界都會發生巨大災難,首先,孤星被衆叛親離,甚至被驅逐出境,這只是最初的,到了中期,孤星所過之處,災難重重,能想出來的災難都能來光臨孤星一次,但是這一年孤星重來不會死,哪怕是被烈火焚燒、寒水凍肌也不會,到了末期,孤星將會被全世界追殺,天下再大,也無他的容身之所,在孤星十九歲生日那天,孤星會帶着絕大部分生命在天道神罰之火所燒死,箇中滋味,你想想。”

“我纔不信嘞。”

紫然表面一副不信的樣子,心裏其實已經信了七八分。

“你不信?那讓你體驗一下。”

白荷綻睜着大大的眼睛,其中閃過一絲喜色,雙手在紫然的眼前一擺,紫然就暈過去了。

“下面,是友情客串時間。”

-————上一位天煞孤星十八歲這一年的經歷,紫然體驗該文豬腳,進入快進分割線————

“陸雲,起牀了,今天我們還要去魔靈山上去採藥呢。”

至尊毒醫:傾城無雙 ——肖曉筱

陸雲:主角,陸家最小的子孫,天煞孤星,陸家有史以來最有修煉天賦的人。

陸雲急忙收拾好裝備,匆忙開門,看到眼前打扮得不食人間煙火的白衣女子,頓時呆了。


“呆子,走啦。”

肖曉筱嬌嗔道,陸雲也馬上反應過來,不好意思的乾笑兩聲,兩人就隨着隊伍出發。

昨天,肖家、陸家兩大家族決定讓年輕一輩去魔靈山上採藥,漲漲見識,由家族修爲最高的扛把子——肖珂肖曉筱之父、陸騰帶路。陸騰,陸雲的伯伯

上了魔靈山,陸騰給每個人發了一個玉枚,說是要在危急時刻捏碎玉枚,陸騰會來救他們。

“肖曉筱,我陪你吧。”

肖曉筱是肖家年輕一輩最出色的人,不過天賦還是比不上陸雲,爲了讓兩家聯姻,肖家讓肖曉筱找機會接近陸雲,讓兩人結出一番美好的婚姻。

“好啊。”

兩人採着藥,看着風景,後來,肖曉筱提出去魔靈山山頂最高的地方看更美的風景,因爲魔靈山山中厲害的妖獸不多,所以陸雲想了想也就答應了,這十萬米高的山峯讓兩人費了好一會才爬上來。

兩人來到懸崖邊上,陡峭的懸崖壁像是被刀削一般鋒利,不過在這裏可以看到的風景也很多,很美。

“你看,這風景多美啊,我們不如許個願吧。”

“好。”

在陸雲合上雙掌,閉上眼睛的時候,心情是那麼美好,可惜,不等他許下願望,肖曉筱一招回旋踢,將他踢進了生命的深淵!

陸雲被踢下去的時候,眼神那麼惶恐,強烈的墜落風壓讓他喘不過氣來。

懸崖上,肖曉筱冷冷一笑:“哼,誰要跟你聯姻,我喜歡的是陸崖哥哥。”

PS:知音說好了的兩更來啦,哇噠噠,知音覺得自己真是奇了怪了,明明在想劇情的時候把主角和女主角虐的很慘很慘,慘的都把自己給感動哭了,偏偏在寫的時候聖母心腸大爆發,把自己想出來的歪劇情全推翻,知音真覺得自己賤哈 說着,捏碎了手中的玉枚,等到陸騰、肖珂上來時,肖曉筱裝出一副哭泣的樣子,道:“我們剛剛被火炎獸襲擊了,陸雲哥哥爲了保護我,將火炎獸和自己,同,同歸於盡了……”

……

此乃主戲之外的話我們尚且不提。

按照天煞孤星的特性,陸雲並沒有死,他在掉落懸崖的時候,被一隻鷹霸獸接住了,不過他也在鷹霸獸的背上昏迷了,等到他醒來的時候,落在一個原始森林裏,被外出獵獸的傭兵團帶回了塵國最大的皇城——塵奕城。

但是他不小心得罪了塵國的皇帝——塵落軒。

年少氣盛,他認爲自己並沒有錯事實上的確沒有錯,所以並沒有低頭,塵落軒礙於皇帝面子,不好跟一個修爲在他眼裏不強的人太過分計較,只好宣令,將陸雲驅逐出國,剝奪塵國身份。

於是,陸雲便出現在塵國境外,塵國的境外是另一個大國——宇國,兩個強盛的國家邊境上總是有着一些可怕的人物,比如死亡傭兵、殺手組織、不法交易組織等等,因爲天煞孤星體質,陸雲沒能成功加入任何一個組織,反而開罪了所有組織,陸雲在生死之間遊走,修爲提升的很快很快,這都是來之不易的。

半年之後,邊境之地天災不斷, 賽爾號之友誼羈絆

又過去了一週,陸雲曾經稚嫩的臉如今線條也變得冷硬,半年的生活讓他擁有了一種成熟的氣質,給他的魅力加分不少。

這一週,有一個人成功混進了塵國,但其他人除了陸雲全死了。

這一週,一個地震整壞了邊境的一個大山,陸雲也成功走進了宇國,在死神鐮刀上跳了半年舞蹈的陸雲累了,只想找到一個安穩的地方,娶一個妻子,就此度過餘生,可讓陸雲崩潰了,他走到哪裏,哪裏的人就會受到天災地禍,死傷慘重,這像是一種詛咒,半步不離的跟着陸雲。

又過了一個月,這個月,全世界都開始尋找陸雲的痕跡。

原來,陸雲走過的地方通通發生了災害,這讓全世界在慶災樂禍的同時都感到不尋常,那位混進塵國的邊境者一路飛黃騰達,當上了塵國數一數二的高官,待遇好的驚人,不過他與陸雲有仇,一次,他翻閱書籍,找到關於天煞孤星的特性描寫,想想陸雲,覺得這種體質與陸雲有點相像,本着有仇必報的精神,他將這件事添油加醋的上報了塵落軒,塵落軒又傳給了全世界這個訊息,衆口鑠金,本來這個邊境逃犯在全世界人的嘴下,也相信了陸雲是天煞孤星的事情,儘管本來就是全世界都信了,就連當事人陸雲也信了,隨後,全世界都在尋找陸雲的痕跡。

所以,有兩個月,陸雲都是在躲避外界,可是他到哪裏,哪裏就會發生災害的事情實在太明顯了,所以在躲了兩個月後,他,無可避免的現身了。

又來了三個月,陸雲都是在被追殺與反殺之間度過的。

還有一個月,不知從何處起了一種青色的大火,從大陸的東方燒起,還根本無法弄滅,這一個月,全世界都不追殺陸雲了,全都往西方逃亡了。

大火燒得很快,很多跑得稍微慢上一點的人都被瞬間燒成了灰灰,陸雲十九歲生日那天,大火終於燒到了最西方,看着無數人被活活燒死,陸雲眼睛滿滿的淡然,這些人總想讓自己死,他們也該死,不過,追殺我的代價,這些死亡,已經夠了。

他灑然一笑,不顧他人驚異的眼神,走向大火,背影蒼涼,寂寞。

陸雲走進青色火焰後,天地下了一場雨,澆滅了大火……

▲ttκǎ n ▲co

我佛,前世我有何罪,爲何今世忍受他人難忍之苦?

我道,我種下了什麼因,如何來的這果,敢問有誰可破,又誰能緩?

到底,陸雲,還是有怨言的.

“呼,嚇死我了.”

紫然想起剛剛的種種,不由被嚇出一身冷汗,臉色也變得很糟糕,剛剛他扮演着陸雲的角色,可以說是徹底的投入,在白荷綻的幻象下,紫然忘記了自己是“紫然”,而是被灌入“陸雲”角色的記憶,於是就把自己當做成爲陸雲,現在,恢復記憶後,扮演陸雲的那一年記憶差點把紫然嚇死,天煞孤星,最可怕的不是那種讓人無法接受的災難,而是那種由心底煥發的無助感情.

“哥哥,你醒了.”

“嗯對,時間過去多久了?”

紫然一直沉入在陸雲的角色裏,如果真的和記憶的時間一致的話,那麼地球早就洗白白了,但由於是幻象,所以紫然也不確定具體時間過去了多久.

“一秒都沒過去,怎麼樣,我沒騙你吧,天煞孤星體質恐怖吧.”

“恐怖是恐怖,有解決的方法嗎?”


“有啊,就是剛剛的那個重壓,什麼時候你可以抗住了,天煞孤星體質就對你無效了.”

“啊!”一提到這個重壓紫然就苦起了臉,“有別的辦法嗎?”

“有啊有啊,不過嘛,估計比重壓還難十倍。”


“是什麼?”

“一:和天道用精神力拼搏,拼贏了就可以,不過,你這點精神力好像不太夠用,你和天道的精神力差距就像是沙塵的海洋的區別,二:我可以讓你和天道打一架,打贏了,你就不是天煞孤星了,不過嘛,這差距嘛,你想想是一滴水厲害,還是滔天的火焰厲害吧,三:打爛天道……”

“行了行了,你別說了,就抗重壓。”

紫然越聽,壓力就越大,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道:“話說,這幻境也經歷了,這重壓也抗過了,怎麼還不出現離開的門啊?”

“你想離開啦?可以啊。”

白荷綻小手一揮,周圍場景迅速變換,變成了陸雲這個人悲劇的開始:魔靈山山頂,經歷變換場景已經很多次的紫然表示見怪不怪。

“離開的方法有兩個,一:跳下去,安,別用這種眼神看我,你只是精神上的體驗而已,現實中毫髮無損,二:殺了肖曉筱,看我多好,你扮演陸雲的時候被肖曉筱弄下懸崖,我可是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耶,謝謝我吧,不客氣。”

紫然細細思索一會,決定跳下懸崖,殺人這種事情他實在難以做到,上次殺了蛇九是故意的,而且也沒見血,主要殺蛇九的原因是因爲他欺負自己的戀雨,還有,自己可是復活了他的,這次,肖曉筱和自己無怨無仇的,自己爲什麼要殺她?沒錯,哥哥就是聖母一樣的雷鋒。

壯懷激烈,紫然昂首擡頭,看着天空堅毅的向懸崖邊上走去,記得某次不經意的往下一瞄,紫然差點嚇壞了,十萬米的高空可不是說笑的,好嚇人,就是那不經意的一瞄,紫然看見,山下有着綠幽幽的鬼霧,深不見底,腳下是不齊的斷壁,沒有任何小樹石頭可以借力,這麼一跳下去,那可是真玩完啊,紫然不想玩完,於是退回來了。

這一退,紫然細細的思索一下,最終決定,跳懸崖,哇哈哈哈哈哈,跳懸崖誒,很刺激的誒,反正死不了,就當玩蹦極啦,紫然這麼一想,只覺得渾身的熱血都被激動了,皮膚緊繃,瞳孔緊縮,哇噠噠,懸崖,我,紫然,來啦!

紫然一步步的走到懸崖邊,低頭看腳下恐怖的懸崖,只覺得大腦一聲巨響,給自己帶來更多的刺激,我長這麼大還真沒玩過蹦極耶,在做一件很刺激很刺激的事情之前,一定要給自己絕對的恐懼,這樣纔能有更好的體驗。

紫然突然擡頭,手指着天,道:“天煞孤星,去你……啊!!!”

紫然說到“去你”兩字,誰知道,突然間後背被誰用重力踢了一腳,還沒說完,就被弄下了懸崖,紫然剛剛的想要跳崖的熱血瞬間沒了,要知道,自己主動跳下去,和被別人弄下去,完全是兩種概念,就像是自殺和被殺,自殺者死後的眼神是怨毒的,被殺者的眼神是恐懼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