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她在自己的府邸里是說一不二,大過天的存在,凰非卿也因為她勤勉而格外寵愛,以至於她都忘了,這是一個格外殘酷的年代。

凰非錦眼裡滿是恐懼。

瓏五對於九合的上道很滿意。

「陛下!」凰非錦想要上前:「臣妹只有您一個長姐,求陛下開恩。」

瓏五:偽女主這演技都是一個學院畢業的嗎?這深情洋溢的,演的她都要信了。

瓏五似乎是被說定了,摸著下巴點點頭。

凰非錦心中一喜,就聽瓏五道:「皇妹說的也有道理,不過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既然犯了錯,就不能不罰這樣吧,就每人各打五十大板吧。」

瓏五還怕他們撐不下來,還很人性的分了十天打。

凰非錦每天受著皮肉之苦,有口難言,畢竟她被當成抓獲,這點處罰真的不算什麼。

本以為這樣就完了,誰知道隔天聖旨就下來了:慎親王私入禁院,降為郡王。

宮裡那邊,敏君挨了罰,直接被廢去位分,打入冷宮。 禮部尚書一聽可了不得了,她就這麼一個兒子,不知道廢了多少功夫才送進宮去的,居然讓人給廢了!

可等她一打聽是緣故,立馬連一句話也不敢說了,簡直恨不得馬上就和敏君斷絕關係。

原本凰非卿又兩位正二品君兩人,現在敏君被打入冷宮,另一個勤君可就得意起來,要不是瓏五還是一個也不見,他估計都已經要擺出貴君的架勢了。

搞了偽女主,瓏五心情不錯的在皇宮瞎逛。

若愛已成婚 作為一個皇帝,她當然要熟悉自己的領地了。

儘管是這裡的主人,凰非卿自己也沒有把整個皇宮都逛過。

結果就是,瓏五很正常的迷路了。

哎,瓏五坐在牆頭上嘆氣。

早知道就帶著九合了,先吃塊糖壓壓驚,[小白來份地圖。]

系統:……

它就是個移動地圖吧?小姐姐現在不需要用積分換地圖,用起它來更加得心應手了。

但是,已經是孤兒的系統只能被奴役啊,可憐。

系統給瓏五換了個地圖就匿了,瓏五還坐在牆頭上打算吃完剛拆的一包蘇點再回去。

「你個傻子,讓你幹個活都干不好!你活著幹嘛!」牆另一邊傳來宮女尖細的罵聲。

瓏五抬眼看過去,牆根地下,一個衣衫單薄的少年抱著一堆衣服手足無措的站著,旁邊的宮女面紅耳赤的在破口大罵。

瓏五眨眨眼,抬手捏住小法陣,看了看旋轉的符文,嗯,這是她家的智障啊!

宮女推搡著少年,看著他沒有反應的樣子,惡向膽邊生,拿起旁邊的棍子打過去。

少年驚恐的抱頭蹲下,而預料之中的疼痛卻沒有落下。

一隻素手抓住了那個囂張的宮女。

「你是誰!」宮女被人攔住扭頭就要罵人,可看到瓏五身上的鳳紋長袍時,嚇得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參參參見陛下!」

在宮裡,有資格穿鳳繡的就只有陛下一人了。

瓏五壓根就就沒有搭理宮女,她上前拉起地上的少年,「有沒有傷到哪?」

少年畏畏縮縮的往後退,不敢看她。

瓏五:……

不大對呀?就算是女尊社會,這孩子怕的也有點過頭了吧?

瓏五把他拉回來,他身子的明顯顫抖了一下。

「陛下,他是個傻子。」宮女小聲道。

瓏五:!!!

她剛才以為她是故意罵他,居然是真的傻了?!

這時候已經有掌事宮女被驚動了,急急忙忙的跑過來。

「參見陛下。」

瓏五沒搭理她,少年明顯是沒有安全感,她一靠近他就抖。

瓏五從身上摸出一塊糕點,聲音格外的溫柔:「這個給你。」

少年似乎被著溫柔的聲音安撫了,小心翼翼的抬起頭,偷看了她一眼又馬上低下頭。

瓏五慢慢走近他身邊:「沒事,很好吃的,你嘗嘗。」

少年貼著牆,猶豫了好幾下,可能是糕點香甜的味道是在太誘人,他還是伸出手拿了一塊,然後迅速縮回去。

瓏五就看著他把糕點一口吃掉。

「去拿茶水來。」

這是對掌事宮女吩咐的,宮女趕緊去拿茶水,小心點侍奉給瓏五。

她們這些在宮裡侍奉的低等女官,許多人一輩子都不能見上陛下一面,見了也是誠惶誠恐。

掌事宮女不敢出聲,陛下忽然駕臨,卻對她們這一個沒人管的小傻子這麼好,她現在心止不住的突突直蹦。

一方面是怕這小傻子衝撞了陛下,陛下怪罪。

另一方面,她也怕萬一陛下真是看上了他,那她們以後可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瓏五拿過茶水,溫柔的給少年,少年對她的戒備似乎是因為之前那塊糕點少了不少,接過來就一口悶。

「咳咳咳……」少年喝的太急,再加上剛才一口把糕點塞進嘴裡止不住咳嗽起來。

「慢點,沒人跟你搶。」瓏五輕輕的拍著他的背。

少年身形單薄,瓏五看著他大概還沒有她高,就這體格,來一陣風都能吹倒。

「去叫九合,回宮。」瓏五說了一聲,馬上有人飛奔著去叫九合。

九合一早起就發現她家陛下不見了,正在那邊找到雞飛狗跳的,一個從來沒見過的小宮女就跑來了,說陛下在浣衣局。

九合馬上就帶著人趕過來了。

到了地方就見她家陛下正溫柔的給一個髒兮兮的少年喂水。

九合:!!!

這哪來的小妖精,不是,小乞丐?勾引她家陛下!

「陛下。」九合過來。

醫者爲王 瓏五拉起少年:「走了,我帶你去吃別的好吃的好不好。」

她輕聲細語的樣子九合都沒見過。

這個忽然出現給他好吃的女子,少年莫名的信任她,她不打自己,也不罵自己,還給自己好吃的。

少年乖巧的點點頭,像個小孩子似的跟著瓏五。

瓏五拉著他上了鳳攆,九合瞪大了眼睛。

「陛下……」

「怎麼了?」

九合不知道怎麼開口。

怎麼了?!

這可是鳳攆!連后君都不能隨便坐的,只有鳳後有資格陪侍左右,您拉著一個不知道哪來的髒的跟個小乞丐似的男子上去了,居然還問怎麼了?!

當然九合不敢這麼說出來,她只能委婉的勸解瓏五,這樣不合規矩。

然鵝,瓏五絲毫不為所動,起駕回宮。

九合嘆氣,也只能跟著。

回了宮裡,瓏五叫人抬了一大桶熱水,給這個智障洗澡。

他格外抗拒,見人就跑,縮在角落裡不肯出來,因為是瓏五親自帶回來的,宮侍們也不敢用強。

九合也去安撫了半天也沒用,瓏五好說歹說,連哄帶騙才弄出來。

最後沒辦法,只好把人都攆出去,她親自上陣。

瓏五:……

這輩子還沒給被人洗過澡,不知道從哪下手。

算了,洗吧。

瓏五任勞任怨像個老媽子似的把他洗乾淨撈出來,換了一身乾淨衣服。

換了一身華麗的衣衫,少年更加緊張了,兩隻手不停的互相捏握。

「沒事,放心。」瓏五握住他的手。

少年抬眼看著她,眼睛懵懵懂懂,卻黑溜溜的格外惹人愛。

瓏五笑著摸了摸他的小狗頭。

「走吧,帶你去吃飯。」

聽到吃飯兩個字,少年眼睛亮了亮,更加可愛了。 瓏五叫人準備了一大桌的飯菜,少年還沒看到的時候,就已經聞到香味咽了咽口水。

「你叫什麼名字?」瓏五拉著他坐下。

少年不說話,往後縮了縮,顯然還是有點抗拒。

系統歡快的上線:[小姐姐有資料哦,要不要接收一下()]

瓏五:[你什麼時候開展新業務了?]

系統:[哎呀,人家也是要革新換代的嘛,小姐姐要不要來一份,只要一百積分哦!]

其實是它在不受控制自發任務之後自己檢查了系統,才更新成功的。

這個暫時就不告訴小姐姐了,不然她又要壓榨它。

瓏五:……

她就知道,小白怎麼可能做虧本的買賣。

[來一份。]

[好嘞,您的資料馬上到達。]系統去划積分。

和接收自己的記憶不太一樣,瓏五感覺像是在看別人的檔案。

君離,前朝後裔。

清凰國建國也有百年了,他頂多也就是個前朝剩下的血脈。

君離從小被一個老侍衛撫養長大,侍衛的爺爺是前朝的御前侍衛總領,所以這個老侍衛繼承了爺爺的遺志,一心復國。

在他的培養下,君離從小對清凰國就有非常大的敵意。

在他十六歲的時候,他化名姬離進宮,打算刺殺凰非卿。

然而事情卻沒有他想象的那麼順利,他進宮一年也沒有見到過凰非卿,更別提報仇了。

同時他也發現,皇宮並不像他想象的那麼簡單,凰非卿也沒有老侍衛形容的那麼邪惡。

反而在凰非卿的治理下天下太平,百姓安居。

姬離有些灰心,他覺得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了,沒有必要再給百姓徒增戰爭。

可在他和老侍衛說過後,老侍衛暴跳如雷,直接拿出了姬離母親臨終前留給他的信。

信上寫著凰非卿怎樣殘忍的折磨她這個前朝貴族的後裔,怎樣對前朝遺脈趕盡殺絕,一樁樁,一件件,都慘絕人寰。

姬離深受打擊,決定要給母親報仇。

於是他再次進宮,但凰非卿怎麼說也是女皇,身邊的暗衛死士又不是擺設,姬離準備還是不夠充分,刺殺失敗受傷逃走。

這件事甚至都沒有驚動凰非卿就結束了。

姬離大約是運氣不太好,兩次進宮都沒達成目的不說,在逃脫追殺后他躲回了浣衣局后,因為體力不支在浣衣局暈倒了,好巧不巧就磕到頭,變成了個——小傻子。

後來凰非錦那邊就篡位了,姬離就這樣一輩子在浣衣局裡被人欺凌打罵,做了十幾年是苦力,最後給別人當了替死鬼被殺了。

至死姬離都沒有能恢復神智,而那個老侍衛,在宮外領著人掀起了幾次暴亂運動后,就徹底被滅了。

瓏五看完資料嘆氣,咋這麼可憐?

姬離乖乖吃飯,瓏五讓九合去找了太醫過來。

太醫還沒有回來,勤君就來了。

瓏五帶了一個男子回了昭慶殿的消息早就已經傳遍了後宮了,原本她冷待後宮,大家就已經很焦慮了,現在又帶了別的男子回來,他們能不著急嗎?

勤君打扮的還是比較素雅的,看著很有溫潤如玉的君子氣息,和外面穿的囂張跋扈不太一樣。

「參見陛下。」勤君行禮。

「有什麼事嗎?」瓏五對這些后君真沒什麼意思,她連遣送後宮的聖旨都準備好了。

要不是九合抱著她不讓頒布,像唐僧似的念個沒完,他們現在早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

寵妻當道 勤君的小侍送上來一個食盒:「聽聞陛下今日休息,妾身帶了母家送來的柚子請陛下品嘗。」

柚子在個時代算是比較稀有的水果,勤君的母親是戶部尚書,能弄到也是正常,所以他可以大大方方的帶過來說要和瓏五分享。

瓏五留下柚子把人打發回去:「沒什麼事你就回去吧。」

勤君表情凝固了一瞬,他連開口問一句這個男子都沒來得及,就被陛下給打發出去,他覺得臉上頓時有些火辣辣的。

但是勤君也不是不知進退的人,他能在眾多侍君中脫穎而出成為品級最高的,還是有些城府的。

勤君施施然的退下了,九合也帶著人回來了,他送的柚子瓏五順手賞了九合。

九合抱著柚子謝恩,但心裡是懵逼的,誰告訴她她就去請了個太醫為什麼就得了賞賜了,陛下今天不太對呀?

太醫恭恭敬敬的給瓏五請安,瓏五指了指姬離:「給他看看,磕到腦子了。」

「是。」太醫是個五十多歲的老婦人,從隨身的盒子里拿出手帕要給姬離診脈。

姬離立馬站起來,跑的老遠。

太醫站在原地,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陛下?」

瓏五上前把姬離拉回來:「沒事,就是看一下,你乖乖的,一會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太醫低著頭,在宮裡要想活的久,就只能是一個全瞎全聾的人。

姬離也不知道聽進去沒有,反正是不跑了,瓏五拉著他的手,「就這麼看吧。」

太醫也不敢說什麼,上來把脈。

「回陛下,公子這是傷在了頭部,經年淤血未清,才會導致如此的,待臣開出藥方,去除淤血,應該就會逐漸恢復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