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足足過了一旬之久,她才終於勉強被明空真人評價為初入門徑了。

「明日我們正式開始煉製你的本命法寶。」

這一日黃昏時分,明空真人對顧微羽說道。

顧微羽聞言欣喜起來,她總算是可以加入到煉製本命法寶的過程。

這段時間,她一直在邊上旁觀著,看著一件件靈材在明空真人的手中變作不同的模樣,心裡痒痒的。

不過她心裡也清楚,就她這「三腳貓功夫」,她也就是幫一些「小忙」。

第二日清晨,顧微羽早早便起了,玉苓真人聽說了,也隨她一起去了煉器室,打算旁觀一二。

「來了?」明空真人盤腿坐於煉丹室內,指了指煉器爐,「把爐燒起來!」

明空真人聽聞顧微羽身具異火后,便決定這次煉製本命法寶就用顧微羽的天雷火。

這段日子以來,明空真人主要便是和顧微羽的天雷火相磨合。

顧微羽頷首,走到煉器爐前,自體內引出一縷縷天雷火拋於煉器爐內。

隨著天雷火出現於煉器爐內,整個煉器室的溫度節節攀升,可見這天雷火的霸道。

「好!控制好火候,我要開始熔煉靈材了!」

明空真人吩咐了一句,開始將煉製本命法寶的靈材用御物訣按照先後順序拋入煉器爐里。

天雷火燃燒著,那些靈材快速融化開來,化作一團汁液在煉器爐中沸騰融合……

很快,煉製劍胚的靈材都熔煉在了一處。

明空真人手指靈動得翻飛,快到化作一片模糊的虛影……

那團靈液飄到半空,在明空真人的手訣控制下,漸漸化作一把把泛著淡紫色的飛劍形態。

這一切說來很快,實則其中的過程很是漫長。

每一把飛劍的成型,都是明空真人和顧微羽付出心血鑄就的熔煉而成。

顧微羽站在旁邊,看著煉器爐上方緩緩成型、靜靜懸浮在半空的淡紫色飛劍,心緒都忍不住有了起伏。

「小丫頭,快逼出九滴精血!」

明空真人身上的長衫已被汗潤濕,在九柄飛劍全部成型的瞬間,急促得喝道。

顧微羽聞言立即劃破指尖,指尖冒出九滴精血,滴落在飛劍之上……

那精血似暗紅色圓珠,泛著奇異的光澤,飄落到飛劍上。

精血滴落的瞬間,便被薄如蟬翼的飛劍吸收了,原本呈現淡紫色的飛劍,也隱隱透出一抹血色。

與此同時,九柄飛劍同時發出嗡的一陣鳴聲,隱約間還似有雷鳴電閃在劍身浮現……

令人驚嘆的是,它們便好似有自己的靈性一般,飛到顧微羽身畔打旋……

紫筆文學 原本他是打算跟系統換點熱武器的,不過那東西系統根本不給他,所以他也只好退而求其次選擇了這款飛劍。

夏天靈將飛劍放大到足夠自己在上面盤膝坐下來,飛劍的四周還貼心的自動升起了一圈護欄。

這特么啥人啊,在飛劍上裝護欄?

這熟悉的即視感。

好了,他現在已經知道這把飛劍的靈感來源了。

夏天靈雙臂趴在護欄上,腦袋前伸,從上到下俯視著下方已經看傻了的暗魔邪神虎,不禁感覺有些好笑。

「傻了吧,小樣,哥會飛!」

話音未落,空氣中又出現了另一把飛劍的身影。

靈活的身形如同海洋中的旗魚,化作一道銀色的光芒朝著縮小了的暗魔邪神虎直衝而去。

暗魔邪神虎化作一道黑影飛快的躲避著飛劍的進攻,同時身前升起了一道灰色的氣流。

灰色的氣流呈現旋渦狀緩緩在它身前凝結,

暗魔邪雷,這是暗魔邪神虎最強的技能,也是它目前唯一剩下來的搏命技能。

幼年期的它沒有了飛行的能力,遠程進攻手段就僅僅只剩下了這一個。

它相信,只要能在對手身邊爆炸,這個會飛的奇怪魂師依然要死,勝利還是屬於它的。

轟!

寄託了暗魔邪神虎全部希望的暗魔邪雷電射而出,如願以償的攻擊在了夏天靈的飛劍之上。

然而讓它絕望的一幕出現了,飛劍周遭的護欄上升騰起了一個淡淡的透明色光罩,直接將這顆被寄予厚望的暗魔邪神雷攔在了外面。

不要說傷害到夏天靈了,就連這飛劍劍身上哪怕連一丁丁點小小的剮蹭都沒有。

造出來用於給低階修士體驗御劍飛行的專屬飛劍,怎麼可能沒有相應的防護措施?

在發展成熟的修真界,低階修士就如同牙牙學語的幼兒,那可都是很寶貴的苗子,要被各大門派精心呵護的,練習個飛劍如果遇到了危險那怎麼行?

於是,在飛劍的兩個劍訣上,其中之一就是這主打防護的厚土劍訣。

先前那一記暗魔邪雷僅僅打掉了御劍練慣用飛劍的十分之一的靈力儲備,夏天靈甚至可以坐在那不動讓它再噴上八顆。

九顆不行,都打光了可就摔下來了。

競技場下面,暗魔邪神虎不甘的咆哮著,猩紅的眼眸當中彷彿要噴出火苗。

「嗯嗯嗯,我知道你不甘,你這個技能本身是只有我會變成小時候的對吧?嗯嗯嗯,別叫喚了,我都懂。這就叫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夏天靈老神在道的晃了晃食指,而後眼神一冷,右手掐了個劍訣。

「該送你上路了。」

台上的那柄飛劍身上浮現出一抹白芒,陡然加速,鋒銳縱橫的劍氣甚至將擂台都印出了縱橫交錯的劍痕。

固定劍訣之一,庚辛劍訣。

主殺伐,為了讓低階修士在遇到險境時擊殺對手脫困使用。

徹底發力的劍訣絕非此時的暗魔邪神虎所能抵擋,銳利的劍芒噴涌而出。

它身體周圍的護體灰氣根本不值得一提,被飛劍輕易洞穿,頃刻間便斬掉了它的一顆虎頭,伴隨著噴起了數米之高的灰色血液砸落在擂台之上。

無論它的生命力有多麼強悍,被斬掉了頭顱的它在強悍的飛劍面前徹底斷絕了氣息。

周圍的一切變得扭曲,所有的空間瞬間破碎,無盡的黑暗再次席捲而至。

夏天靈從飛劍上站了起來,將另一柄飛劍召回后同時放回到乾坤戒當中。

眼前光芒大放,全身一輕,待再次腳踏實地的時候,夏天靈已經回到了星斗大森林之中。

失去的力量重新回到了身體當中,所有的實力完好如初。

在他的身前不遠處,暗魔邪神虎龐大的屍體上正漂浮著一顆奇異的柱子。

那柱子看上去通體黝黑,但卻散發著青色與藍色兩種光彩。

這便是暗魔邪神虎的本命之珠,也是夏天靈此行的目標。

在原本的時間線當中,這顆珠子在暗魔邪神虎死後破空飛走,穿越到了天珠變的世界成為了周小胖的金手指。

但現如今,這玩意可就歸夏天靈了。

早就被他囑咐好了的比比東一直緊盯著暗魔邪神虎的身體,在這顆珠子和夏天靈同時出現的一瞬間就將它抓到了手裡,同時動用神力將其強行禁錮了下來。

「給,你要的東西。」

比比東手中的珠子黑氣褪去,呈現出妖異的青、藍、銀三色。

夏天靈伸手接過,感受著其中蘊藏的力量,頓時笑了起來。

果不其然,在比比東將這顆珠子直接留下了之後,暗魔邪神虎甚至連魂環都沒有出現,一身的精華全部被奇異的大陸規則匯聚在了這顆珠子中。

可以說這就是一枚另類的神賜魂環。

「嘖,沒糟蹋你那先知的名號,確實料事如神,將一切的始末都算計在了其中。」

看了看遠處已經開始衰敗的巨大虎屍,比比東同樣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夏天靈的頭。

「短短八年的時間,你就已經從當初那堪堪到我腰間的小屁孩長成大小夥子了,誰能想到你今年才剛到十四歲呢?」

「哎呀媽,我都這麼大了,別摸我頭。」

「哼,我兒子,我樂意摸就摸,怎麼了?你不服嗎?」

「咳咳,沒有沒有,您隨意。」

夏天靈跟比比東調笑了幾句便張開了萬物復甦領域,坐下來恢復魂力。

無論是斗羅大陸還是天珠變中都已經說明了,暗魔邪神虎的本命珠子可不是那麼好吸收的。

當他徹底恢復如初之後,才召喚出了破曉武魂,同時將那顆好不容易才得來的珠子直接吞入了口中。

果然,暗魔邪神虎殘存的精神力形成了極為強悍的靈魂震蕩。

但是有用么?

先不說夏天靈的元神和精神力有多強,就單單他識海里的水火龍王也不是暗魔邪神虎這麼個體量能碰一碰的。

這點靈魂震蕩連水花都沒翻出來就成了水火龍王的養料,直接被吞吃了。

甚至這倆還有閑心提煉出來了一部分投餵給了雷鳴閻獄藤的靈魂。

美名其曰關愛晚輩,身為老闆的魂靈修為這麼弱簡直丟臉。

這事如果讓暗魔邪神虎知道了估計它又要無能狂怒,氣的跳腳。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最新章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全文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txt下載、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免費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

淺淡語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狗住,我能奶到地老天荒、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

。 劉全笑道:「哈哈,就是敢罵!」

張一山道:「就得敢罵,要不是物業進來了,你我還得掏物業費。他這一罵,許多業主也跟著吼兒吼兒了起來,這個說,請物業哩,誰給你們的權利?誰選你們業委會來?那個說,業委會沒有人選,你們就當不了這個家!有的說,一會兒自治哩,一會兒請物業哩,你媽了個逼凈是點子,他媽都是坑老百姓哩,都沒有一個好東西!有的罵道,什麼業主委員會,自封的吧?這年頭什麼人都有,業委會主任還有自己個給自己個封的,什麼呀,佔山為王呀,這麼不要臉!有的在一邊燒著搧著陰風,幾個能說的會罵的叫罵著,把個業委會罵了個通透!」

劉全笑道:「嘿嘿,還有這一齣兒?還怪熱鬧哩,你咋不早來跟我說說哩。」

張一山「嘿嘿嘿」道:「我也是才聽說,熱鬧吧,你要是還在那看門,不啥都看見了?」

劉全道:「我在那看門也沒有你鼻子尖,啥都聞見了,哈哈。」

張一山道:「好戲還在後面呢。郭敏香和侯磻在工作中越來越有矛盾,尿不到一個夜壺裡……」

劉全「哈哈」道:「他倆能尿一個夜壺裡嗎?兩人的機器都不一樣。」

王榮在一邊拾著「蹦」笑,「咯咯」的張著嘴樂。

張一山繼續道:「特別是這一次業主們因為請物業問題鬧了事,侯磻覺得自己在業委會裡勢力單薄,沒有人幫他說話。再一個,業主們這樣鬧,關鍵是他們眼裡沒有業委會,更沒有他這個主任,說白了,就是自己不夠硬氣,不夠二蛋!如果能找這樣一個人,進得業委會來,處處和自己站在一起,處處幫自己說話,並且有一定的威嚴,能震懾住別人和業主,那可就好了,郭敏香就好對付了,自己有了統一戰線。業主們也不敢鬧了,業委會往下面貫徹個什麼政策就會順當多了,於是他想起了陸連生,要把陸連生拉進業委會該多好呀。別看陸連生那麼二球,可在侯磻眼裡可不是十惡不赦。他覺得,他再混蛋也不會和錢有仇吧?自己要對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以利益許之,他不會不就犯哩。於是,他找到了陸連生。陸連生一看是他,也不知他葫蘆里買的什麼葯,這賴不好兒也是街坊啊,兩人又沒有私人恩怨,打招呼吧,就讓進了家裡坐在了沙發上。當聽說侯磻的來意后,特別是侯磻許他的好處后,便滿口答應,唯一的條件是,讓他在開會發言時站在自己的立場上。陸連生滿臉堆笑,嘴裡『中中』個不停。」

劉全道:「這你不服不行,利益這東西真是萬能的。在利益面前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何況,他們兩個也不是敵人。」

張一山繼續道:「這侯磻讓陸連生進業委會,那總得想個法兒吧,業委會的人員都定了,他以什麼名義參加他們開的會議呢?不知怎麼了,他草包肚子竟想出了個業委會辦公室主任這個頭銜,並通知郭敏香,為了好好的開展工作,他決定任命陸連生為業委會辦公室主任。郭敏香一聽,差一點笑掉了大呀,說,我們就這麼幾個人,你設什麼辦公室主任呀,有什麼事大家一起干就妥了,還專門設辦公室。再一個,你想任命辦公室主任,也得召開業委會呀,我們兩個說了不算。侯磻一聽惱了,什麼召開業委會,我是業委會主任,我有權利任命我的辦公室主任。」

劉全道:「嘿嘿,原來我知道他不照路,誰知他竟這樣不照路兒。這麼大兒一個小區,就這十幾個人,還用得著專門設辦公室主任嗎,真是亂彈琴,不懂裝懂。」

張一山道:「那人家要設的,誰也不和他一個樣,好在業委會也不是什麼官方組織,多個人就多個人吧,總比少個人強。」

劉全道:「是,按說是這樣,多個人多份力量,根據我的看法是這樣的。本身業委會就是為大家服務的,人是多多益善嘛。」

張一山道:「就這樣,業委會只要一開會,侯磻就把陸連生喊來了,那怕是幾個主任開會也把他喊來。陸連生頭兩回還只是聽聽,後來就發言了,而且霸氣十足,無論是誰,都得聽他的,別人一有不同意見,他就吹鬍子瞪眼,業主委員會成了他的一言堂,稍有不如他的意,惡語相向。別說侯磻讓他當同盟者了,他還嫌侯磻跟的不夠緊,弄的侯磻好不尷尬!侯磻在一邊抱怨他,你要氣死我呀,別說讓你同意我的觀點,現在是我成了你的跟班的。後來,侯磻也不喊他了,他們開會也不叫他了。他就主動通知業委會的人員參加會議,什麼主題什麼議程他說了算,最後請新物業他說了算。」

劉全「哈哈」大笑:「侯磻這是請了個爺爺呀!陸連生反客為主了,什麼叫反客為主,這就是最好的例證啊!」

張一山繼續道:「陸連生在業委會裡呼五喝六的,郭敏香不是支部書記嗎,天天的就像一個老媽子,叫幹啥就幹啥。侯磻這個業委會主任更是磨道里的驢子聽喝。江海洋路勝利看著風水不對,覺得這以後就是陸連生的天下,更是看著陸連生的臉色說話,唯陸連生之命是從,唯陸連生的馬首是瞻!」

劉全道:「這江海洋路勝利就是看風使舵的,看誰厲害他就跟你。原來在業委會裡上躥下跳把誰放進眼裡了?這陸連生一來,可比他們厲害,他們兩個馬上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有原來的想當家到當陸連生的應聲蟲,還不是想著讓陸連生給他們分一杯羹!」

張一山道:「這郭敏香原來想著當個小區的支部書記,純粹是有點事干發揮發揮餘熱,沒料到遇著一個惡棍,把自己的夢想給攪了,心想,這天天的還得生閑氣,還想著有點事干老有所為老有所樂呢,這不是自找沒趣兒嗎?不幹了,不幹了,說啥也不幹了,回家抱孫子啦!」 「只是這一血塔讓UP拿下,現在這盧錫安有點起飛啊!這波回家直接狂風之力了,說實話有點太誇張了。

「現在這傑斯已經徹底沒法和盧錫安對線了,因為盧錫安現在身上有閃現,是有機會能單殺他的!」

「是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