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事情。他可不想以後再發生了,這隻能是最後一次。

「辰星、雷牙、二牛、無雙……你們幾人要聯合行動,切不可單獨行動,這一次的敵人非比尋常,等一下我會告訴你們前去支援的方位。」

「辰月、柳紅、雅雲、母王你們留下,跟我在一起。」


「……」

「這一次敵人出動的數量驚人。以府內侍衛的實力,難以抵抗。我已經派去了支援者,你們只負責好各自的事!」

「……」

東方修哲說話的語速極快,聲音也變得有些焦急。

「記住,在保護自己的前提下消滅敵人!」最後,東方修哲又特別叮囑了一句。

由於陣法被破,那些原本充當炮灰的手下,如潮水一般殺進了府中,瞬間便與王府內的侍衛廝殺起來。

喊殺之聲,瞬間漫延開來。

戰鬥,異常慘烈!

只不過是照面的工夫,王府內的侍衛不斷死亡,在實力上,他們連廣笑間帶來的這些炮灰都不如。

「哈哈~好,不愧是『惡蠍魔』,辦得好!」

廣笑間突然揚聲大笑,整個人更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好似剛剛的一口惡氣,已經不復存在。

感受到自己手下的威猛,他整個人突然有一種主宰者的感覺,只是自己的一句話,便決定了整個王府上下所有人的生死。

看著不斷被慘殺的眾侍衛,廣笑間也算是找到了心裡平衡,不過,他的心裡還是有些在意剛剛在空中感受到的那股能量波動,不時地會抬起頭望上一眼,不過此時的鳳王鷹已經不知了去向。

「屬下請命,一定要將裡面的人盡數殺光。」

「屬下請命,絕不會放跑一個人!」

見到「惡蠍魔」受到稱讚,另外幾位凶魔立時沉不住氣了,繪繪站出來請求任務。

「也好,去吧,把我特別交待你們的那個少年,給我找出來。」

廣笑間大手一揮,並且在他的吩咐下,一些魔法師布置了一個強大的結界,將整個王府死死圍住,防止有人突圍。

「嗖嗖嗖!」

「嗖嗖嗖!」

廣笑間身邊的人,幾乎走光,只留下實力最強的四位凶魔首腦。

這四位凶魔,每一個都有著聖階的實力,雖然僅只是聖階初期,可是聖階以下的高手,很難抵擋他們的攻擊。

「咱們也是時候該進去了!」

廣笑間冷冷一笑,好似看到了勝利,兩眼冒出興奮的光芒。(未完待續) 廝殺中……

「不行,已經守不住了,敵人太強大了,我們阻止不了他們了!」負責守衛入口的侍衛們,浴血奮戰著。

面對敵人的強大,他們就算在人數上佔優勢,也無法抵擋住。


敵人手段殘忍,不過是片刻的工夫,侍衛們的屍體已經躺了一地,鮮血成河,火光漫天。

「殺啊,一個也別放過!」

「這些侍衛太弱小了,讓他們恐懼吧!」

「勝利是我們的,這些侍衛只是在垂死掙扎而已,殺啊!」

廣笑間的這些普通手下,一個個都是兇殘的角色,在遇到侍衛們這種沒有經歷多少廝殺的弱角色,簡直就像是一群餓狼,衝進了羊群。

如果眾侍衛不能在這裡把這些人阻攔下來,那麼府內那些還沒有來得及躲藏的僕人們,絕對會毫無還手地被殺害。

「轟!」

眼看著眾侍衛就要失守,一聲巨響突兀地傳出。

小日子 ,彌散著魔法的能量波動,一個又一個的魔法,向著兇殘的入侵者轟去。

這些魔法雖然等級並不高,可是,卻是如雨般密集,而且一個緊接一個。

水滴還可以石穿,更別說這些具有殺傷力的密集魔法了。

只這一下子,立時讓戰局發生了扭轉,原本快要支持不住的眾侍衛,再一次整齊了隊形。

「是援軍。我們的援軍到了!」

眾侍衛士氣大振,身上散發出來的鬥氣,不禁也變得強烈許多。

在這個南王府里。他們知道魔法師不多,而且每一個,幾乎都是府里的重要人物。

[綜武俠]天香学姐是藍孩

有這樣想法的可不只一個侍衛。

「吼!」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野獸般的吼叫卻是打斷了這些侍衛們的暇想。

「我靠,那些是什麼?」

「我的老天。那是骷髏獸,曾經聽說過。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天啊,你們快看,那些骷髏獸背上坐著的,好像是剛剛釋放魔法的骷髏法師!」

「大家小心。在這個王府里,竟然隱藏著強大的亡靈法師!」

一聲聲驚訝,驟然從這些入侵者的口中發出。

別說是他們了,就連一直在王府里守衛的眾侍衛,看到眼前的這個陣勢,也是被嚇了一跳。

來得這些援軍,竟然是東方修哲早期得到的骷髏獸和骷髏法師,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派上了用場,而且效果還是非常的好。

這些援軍的到來。不但分擔了眾侍衛的壓力,更是在精神上給入侵者造成了壓力。

「殺啊!我們反擊的時候到了!」

「讓這些該死的傢伙知道,我們王府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眾侍衛在短暫的愣神后。展開了反擊。

「嗷!」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一位重量極的援軍到了——血甲骷髏戰士!

如今的血甲骷髏戰士,在經過數次進化之後,已經擁有了聖階強者的物理攻擊力。

只是一個照面的工夫,便是秒殺了數百入侵者。

這些入侵者的血液,被它吸收。而他們的骨骼,則是被血甲骷髏戰士召喚成了「骷髏戰士」!

血甲骷髏戰士召喚出來的「骷髏戰士」。要比那些正常的亡靈法師召喚出來的骷髏戰士強大很多倍,不過卻是有著一個很大的缺點,那便是如果被破壞,不會自行修復,需要再次召喚才行。

血甲骷髏戰士在解決完這邊的危機后,沒有多做停留,身形一閃,已經到了另外一處地方支援。

然而,就算有血甲骷髏戰士,以及眾侍衛的拚命努力,仍舊會有漏網之魚。

並且,十三凶魔及其骨幹,俱都順利地潛入了府中,殺戮早已開始。

「轟隆!」


「轟隆隆!」

這些入侵者,不禁殺人,更是破壞著這裡的建築。

一棟又一棟的房屋在破壞中倒塌,火焰在夜風的幫助下,越燒越旺,濃煙滾滾,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氣中瀰漫。

就在王府內陷入一片大亂時,任天行正帶著東方龍、藺牙子等人,向著安全的地下通道轉移。

「不行,王府里來了入侵者,我不能這樣逃避!」東方龍突然停下了腳步。

「老爺,快走吧,敵人隨時都有可能出現。」任天行催促道。

「我怎麼可以讓我兒一人面臨這場災難!」東方龍表情堅決,一臉的剛毅,曾經將軍的他,豈會害怕這種場面。

「老爺,說句冒犯的話,你去幫忙只會起反作用,還是按照小王爺的吩咐最穩妥,別擔心,早在之前,小王爺就已經做了部署!」任天行再次說道。

「老爺,我覺得還是聽小公子的安排為好!」這個時候,藺牙子在一旁勸說道。

東方龍攥了攥拳頭,最終還是鬆開了。

就在幾人準備繼續前行時,突然,數道破空聲突兀地傳來。

「嗖嗖嗖!」

一側的屋頂之上,突然出現了三個人,正是「夜蛛魔」中的三位骨幹。

「我說怎麼看不見什麼人影子,原來是準備躲起來!」


「既然讓我們三位撞上了,你們就別走了,死在這裡吧!」

「乖乖告訴我們其他人躲在什麼地方,我們會讓你們死得痛快一些。」

三人完全沒有把東方龍幾人放在眼裡,一邊說著話,一邊釋放著逼人的殺氣。

「賊人休要猖狂!」

東方龍一聲怒喝。身上驟然包裹出「烈炎鬥氣」來。

與此同時,東方虎、東方天霸兩人,也是各自施展出「烈炎鬥氣」。

「呀喝。看你們的架式,是準備掙扎一下了,我最喜歡掙扎的獵物!」其中一位後背有些佝僂的男子面帶陰冷的笑。

「可惡,耽誤太長時間了!」任天行眉頭一皺,正準備出手,就在這時,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噗!」

剛剛說話的那位佝僂男子。身體驟然一分為二,鮮血從半空中灑下。甚是駭人。

這位「夜蛛魔」中的骨幹,竟然就這樣離奇地死了,實在是太詭異了。

這個突然的變故,可是嚇了另外兩人一跳。

「怎麼回事?」東方龍一驚。本能地看向任天行。

他原以為剛剛是任天行出得手,可是後者同樣露出茫然的表情。

「你們先走,這裡有我頂著!」

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緊接著,暗格的身影從黑暗之中漸漸閃現出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