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蛇吐信子是有節奏的,遲緣聽到腳下來自於蛇的動靜,她低頭看着那條蛇,凝神細聽蛇語。

遲緣恍然大悟,她自言自語的說:“原來他在那,怪不得我找不到他。”

遲緣知道了顧栩的位置,她從廢棄的磚牆上跳下來。

顧栩聽到有腳步聲襲來,他倏地睜開眼睛,顧栩拿住青銅劍,緩緩地起身坐了起來。

顧栩視線迎接着遲緣的到來,他坐在地上,看着高挑利落的遲緣。

遲緣來到了顧栩身前,她看到虛弱疲憊的顧栩,忍不住勾脣嗤笑。

遲緣搖着頭笑道:“顧栩,顧影帝,沒想到一個聞名世界的大明星居然會落到這種境地。顧影帝你知道嗎,你現在狼狽的如同喪家之犬,真可憐。”

顧栩擡頭他笑容燦爛的盯着遲緣看,笑容裏盡是不屑與嘲諷。

現在這個世界上只要是個人就有資格嘲諷他顧栩,但是眼前的這個女人沒有資格嘲諷任何人,比起鬼怪,蛇牲的骯髒讓鬼都嫌棄厭惡。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在一片斷壁殘垣的破舊的拆遷區中,遲緣找了顧栩一夜。

就在遲緣不知道該往哪裏走,不知道顧栩在哪的時候,一條花蛇如同一陣及時雨,蛇出面告訴了遲緣故意的位置。

遲緣片刻不耽誤,沒花多長時間立馬就找到了顧栩。

遲緣原本想好好的打擊數落顧栩,卻不想她的冷言嘲諷,反而讓顧栩燦然一笑。

顧栩笑容中的不屑與嘲諷是那麼的顯而易見,遲緣低頭看着顧栩,心裏騰的燃燒起一股怒火。

遲緣的內心深處是自卑的,但是她的自卑不容許別人知道。

遲緣深知若是自己現在生氣了,如同給顧栩嘲諷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遲緣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遲緣可是人,身爲人怎麼可以被一隻鬼嘲笑呢?

不管遲緣有多麼的骯髒,多麼的不堪,她也是人,一個活生生的人。

遲緣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住內心的惱怒,她盯着顧栩學着他的笑容。

遲緣笑道:“我沒時間跟你這樣一隻鬼在這片鬼地方聊天,廢話我也不多說了,把東西交出來。”

如驕似妻 原本坐在地上的顧栩站起身,他拿着青銅劍的那隻手背在身後。

顧栩說:“你在說什麼,爲什麼我聽不懂你是什麼意思呢?”

遲緣道:“劍,偃月劍,那是我們楊家的寶貝,你這個外人,噢! 嗟來的食 不對,你這隻厲鬼有什麼資格拿着它。”

顧栩驚詫的看着遲緣問:“你姓楊?”

遲緣臉色微變,她回答道:“我媽是楊家人!別廢話了,把偃月劍給我,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顧栩把偃月劍亮出來,雙面劍鋒鋒利透着閃着凌冽的殺意,青銅劍在陽光下,光澤閃閃,看起來就不像尋常之物。

顧栩看着偃月劍靜靜地說:“還,當然要還。”

“那給我吧。”遲緣攤開手掌道。

顧栩看着遲緣,不屑的笑道:“你?麻煩問一下你是誰。”

“你!”遲緣猛地收回手,怒目瞪着顧栩,“你別太不識好歹了,我警告你別逼我動手。”

顧栩笑看遲緣問:“你確定要和我動手嗎?”

“……”遲緣盯着顧栩不語。

顧栩朝遲緣走了兩步說:“如果想和我一決高下的話,那就先找到我再說。”

顧栩的話音還未落地,他手執青銅劍,加快腳步,猛地朝遲緣衝過去。

顧栩的加速帶起了一陣疾風,遲緣身上的風衣衣角被風捲起,一股讓人窒息的壓迫感襲來,遲緣不自覺地朝後退步。

顧栩朝遲緣快步走過去,他的身影不斷的虛化、模糊、嗖的一下,身型模糊的顧栩一下子鑽進了遲緣的身體中。

遲緣的身體猛地一僵,她陡然瞪大眼睛,一股駭人的寒意席捲遲緣的全身上下。

灼灼的烈日的烈日下,遲緣的臉蛋在飛快的變化着,一會是遲緣的臉,一會是巨蛇的臉,一會又模模糊糊的出現顧栩的五官輪廓。

顧栩邁步從遲緣的身體中穿過,他朝前跑了兩步。

顧栩從遲緣的身體中穿過,他跑了兩步,轉頭看向遲緣,遲緣的身體依舊僵硬的如同被冰封一般。

顧栩不屑的輕笑,拿着青銅劍,身體飛快的消失在遲緣身後的廢墟之中。

楊暖暖和蘇月的小家中,楊暖暖從櫃子裏翻出身份證和戶口簿。

楊暖暖站在櫃子前翻開戶口簿,一本戶口簿上只有楊暖暖一個人的名字,她是自己的戶主。

“準備好了嗎,親愛的老婆大人。”龍少決站在臥室外問。

楊暖暖高聲答覆:“馬上就好。”楊暖暖拿着戶口簿和身份證跑出去。

龍少決開着車載着楊暖暖,兩個人往民政局去。

高冷總裁住隔壁 楊暖暖坐在副駕駛座上,她歪頭盯着龍少決的臉。

從上車之後楊暖暖就這樣盯着龍少決看,到現在爲止,她的視線一刻也不曾離開過龍少決的臉。

不知道車行駛了多久,龍少決的臉上漸漸地浮上一道動人的笑容。

能被自己喜歡的小人這樣盯着看,感覺真好!

楊暖暖看到龍少決笑,她換了一個姿勢,繼續盯着龍少決看。

前面是紅燈,車緩緩地的停下來。

車子剛停穩,龍少決連安全帶都沒解開,身體直接傾向了楊暖暖,龍少決伸手,大手扶着楊暖暖的後腦勺,把她往面前一帶。

龍少決的脣封住了楊暖暖的脣瓣,楊暖暖楞了一下,隨即伸手抓住龍少決,讓自己的身體更加靠近龍少決。

一個悠長動情的長吻,纏綿悱惻的氣憤在狹窄的車廂中蔓延,再蔓延。

龍少決閉着眼睛,深情的用自己的舌-尖描繪着楊暖暖的脣瓣。

楊暖暖捲翹濃密的眼睫毛撲閃撲閃的,她主動張開嘴巴,讓虎入山。

因爲這一個主動張嘴的小動作,讓楊暖暖默默地紅了臉頰。

脣瓣廝磨,水乳交融,他們雙雙墜入這個和諧綿長的深吻之中。

外面的路口紅燈早已經跳到了綠燈,一輛黑色的跑車遲遲沒有啓動的意圖。

這輛黑色的跑車之後汽車排成了長龍,汽車的喇叭鳴笛聲此起彼伏。

洛少,離婚吧 外面的世界已經被鳴笛聲佔領,車裏的兩個人對於車外的吵嚷毫無察覺。

楊暖暖臉頰通紅,臉紅的原因一半是因爲害羞,一半是因爲憋的。

楊暖暖對親吻很陌生,當龍少決的吻徹底攻陷她的脣齒時,楊暖暖臉換氣呼吸都不會了。

楊暖暖完全靠龍少決度氣而呼吸,她眼睛一眨一眨的慢慢睜開。

楊暖暖的視線一瞥,她看到了對面的信號燈已經是綠燈了。她連連推搡拍打龍少決的身體。

“綠燈了,已經是綠燈了。”楊暖暖口齒不清的道。

再次深-吻一分鐘,龍少決鬆開楊暖暖。

龍少決幽深的眼眸中染上了一層濃郁的情-欲,他呼吸沉重的盯着楊暖暖看。

楊暖暖脣瓣通紅,臉頰紅撲撲,她同樣急促的呼吸着新鮮的空氣。

龍少決眼睛有些泛紅,他盯着楊暖暖,似乎在猶豫要不要就這樣結束這個吻。

等楊暖暖呼吸平緩了之後,她呵呵一笑指着車外道:“已經綠燈了,我們可以走了。”

龍少決坐直身體,他重啓啓動車輛,車速還沒提,車行駛的很慢。

龍少決側眼盯着楊暖暖道:“今晚我一定不會放過你,暖暖,你真甜。” 第二天一早楊暖暖一睜眼就看到了守在牀邊的龍少決,暖暖以爲龍少決一夜沒走,卻不曾想到龍少決只是剛到而已。

深夜楊暖暖在甜美的夢境中沉迷,顧栩與嚴錫纏鬥一夜幾次差點喪命,幸好有傑森出手相助。

傑森重傷嚴錫,爲顧栩爭取了一天的時間。

傑森看似是爲了報恩纔出手相助顧栩,顧栩卻不知道傑森這個人只替楊修賣命。

傑森之所以出手相助顧栩全是受了楊修的命令,而楊修是爲了什麼,恐怕只有楊修自己知道。

車朝着民政局一路行駛過去,遇到紅綠燈,狹窄的車廂中纏綿悱惻,龍少決楊暖暖雙雙沉醉在深吻之中。

龍少決和楊暖暖所承諾的車輛之後,數不清的車輛已經排成了長龍,車輛的鳴笛聲此起彼伏。

楊暖暖不經意的睜眼發現信號燈已經跳轉到綠燈了,她推了好幾下龍少決才勉強的鬆開了楊暖暖。

龍少決坐直身體,他急促沉重的呼吸略微平復了一點。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楊暖暖低頭喘着大氣,她臉頰緋紅一片。

龍少決重新發動了車子,車輛開始緩緩啓動。

龍少決側頭看咋楊暖暖道:“暖暖,今晚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龍少決不得不承認,他着迷了,他爲楊暖暖沉迷了。

楊暖暖瞪了他一眼,怒道:“不要臉的老流氓。”

“哈哈哈,流氓?我就是流氓。”龍少決爽朗一笑。

楊暖暖瞪着笑容燦然龍少決,半天說不出一句話出來。

安靜開始綿延,隨着時間的流逝,楊暖暖的眼神漸漸平和,薄怒褪去。

楊暖暖想起自己曾經對婚禮丈夫做過無數種想象和規劃,她表情有些不自然。

難道就這樣嫁出去了嗎?

不這樣,我還能怎麼樣呢?

參加與龍少軒龍少爺的盛世婚禮嗎?

“我忽然覺得我很吃虧。”眼看着民政局就要到了,楊暖暖有點悶悶不樂的開口道。

龍少決看了一眼楊暖暖問:“從何說起?”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說:“我們沒有戀愛過,你沒有告白過,你沒有求過婚,沒有婚禮,沒有結婚照,沒有戒指。 武俠之戰盡群雄 別人關於結婚有的一切,我都沒有。”

“所以,你現在的心情很失落,對嗎?”

楊暖暖想點頭,但是看着俊美如斯的龍少決,想起他顯赫不凡的家世,楊暖暖又覺得自己賺了。

龍少決是什麼人,她楊暖暖又是什麼人,能和這樣優秀的人領證結婚,楊暖暖還要什麼?

什麼都不需要,只是龍少決這個人就足以讓楊暖暖嘴笑歪了。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心裏直覺的自己是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可,不管怎麼說楊暖暖也是一個小女生啊,她對婚禮的渴望可想而知。

楊暖暖想了想搖頭說:“有你就夠了。”說着楊暖暖伸手抓住了龍少決的手。

龍少決認真的開着車,沒有說話,心裏暗暗的開始策劃楊暖暖想要的一切。

除了結婚照那一項龍少決沒有滿足楊暖暖,其餘的一切他都會給楊暖暖最好的。

因爲,楊暖暖值得擁有全世界最好的一切。

龍少決現在無法留下一張照片,他的身影在相機裏無法顯現。

辦理結婚登記的大廳中,龍少決和楊暖暖坐在婚姻登記員對面,他們的手緊緊地拉着一起。

龍少決楊暖暖默契的相視,他們嘴角的笑容都出奇的一致。

很快結婚證就登記好了,婚姻登記員站起來把兩本紅通通的結婚證遞在龍少決和楊暖暖面前。

婚姻登記員笑容燦爛的說:“新婚快樂,祝你們早生貴子,白頭到老。”

從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出來,外面陽光明媚,雲淡風輕。

龍少決牽着楊暖暖道:“老婆。”

“恩?”楊暖暖疑惑的擡頭。

龍少決停住腳步,他伸手扶住楊暖暖的肩膀,讓楊暖暖直視他的眼睛。

龍少決問:“你應該喊我什麼?”

楊暖暖笑了:“我想想。”說着她做出了思考的模樣。

楊暖暖笑着說:“我想我應該喊你老……”楊暖暖的話還沒說完,龍少決褲口袋中的手機響起。

因爲龍少決的手機響起,楊暖暖不得不暫時保持沉默。

龍少決掏出手機,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他幽深的眼眸不留痕跡的劃過一道厭惡。

龍少決正打算掛斷電話,一條信息跳出來。

信息的內容:少決,我想你,我昨天被一個道士打傷了,你能不能來看看我,就現在。只要你來看我一眼,你想要的東西,我立馬雙手奉上。

發信人是顧悠悠,當然來電顯示上是沒有顧悠悠的名字的。

龍少決看了一眼信息,他擡頭一望,對面正好有個藍色的垃圾桶。

龍少決隨手一擲,手機穩穩的落進了垃圾桶中。

“老婆~”龍少決低眼看着楊暖暖。

楊暖暖看着他警惕的問:“你想幹嘛?”

“想吻你。”

“那就來吧。”楊暖暖突然伸手,她雙手緊緊地環抱住龍少決的腰,踮起腳尖,把臉伸向龍少決。

龍少決也不客氣,低頭強勢的吻住楊暖暖的脣瓣,如同暴風驟雨一般的狂-吻襲來。

在帝都沒有人不認識顧栩,顧影帝,所以顧栩在大白天想要行走在帝都街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要顧栩一出現勢必會造成轟動,引起交通癱瘓。

但今日一身黑衣的顧栩泰然自若的遊走在帝都熱鬧繁華的接頭,一個又一個行人與他擦肩而過,卻無一人對他側目。

這裏的行人好像都自動過濾了顧栩的存在,或許是他們已經忘了顧栩。

是誰把顧栩存在於21世紀的所有跡象都抹去的呢?

顧栩看着一個個疾步快走,與自己擦肩而過的路人,他啞然微笑,表情苦澀的難以言喻。

原來,沒有了嚴錫的相助,他就是一個普通人,普通到讓所有人都自動忽視的普通人。

顧栩突然上前他攔住了一個揹着書包,穿着打扮很時髦的的女生。

這女生身上揹着的雙肩包上印有顧栩粉絲會的應援標誌,她手裏拿着的手機上套着顧栩個人Q版形象的手機殼。

這個女生肯定是顧栩諾大的粉絲羣體中的某一個,看到了自己的應援物,顧栩立馬衝上前攔住了那個女生。 顧栩從市郊一片狼藉的拆遷區來到了市中心,到了這裏他突然發現,他居然被所有人遺忘了。

作爲一個時下最紅最火的演員,顧栩拿過那麼多影帝,他在全球都有不凡的知名度。

中國幾乎沒有人不認識顧栩,可是就這樣一個老少皆知的大明星光天化日的走在鬧市區的接頭,居然沒有人認出他。

獨走在熱鬧繁華的街頭,與不同的人不停的擦肩而過,沒有人驚訝於一直高居神壇的知名明星就在身邊。

那種被所有人拋棄的感覺席捲心頭,顧栩看着熟悉的世界,他的心撲通撲通的亂跳着。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