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家老二從塞外請來的亡音高手,先給姓秦的將上一軍,以壯我輩聲威。”

薛高山看向安化千等人,洋洋自得道。

“薛老,你也是江北武道德高望重的前輩,如此污衊一個後輩,是不是太小人行徑了?”

安化千一挫茶杯,冷哼道。

“安老兄,我知道你們全真教都是高雅之士,你今日來,除了報殺子之仇,只怕也是覬覦秦侯那一份丹藥吧。”

“你我既然是半斤八兩,就別給自己臉色長光啦。”

薛高山冷笑道。

“哼!”

安化千一拂袖,話不投機半句多,不再言語。

就在薛高山洋洋自得之時,秦羿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老兒,就這點破招數,也敢拿來丟醜?”

秦羿傲然一笑。

陡然,他神色一寒,殺機循着其中一道聲波,鎖定了藏在暗中耍詐的小人,運足真氣,猛然大喝:“滾出來!”

轟!

頓時晴空之中如同響了一羣炸雷,餘音不絕,轟隆作響。

不少修爲低的人,當場被震的口吐鮮血,從椅子上翻了下來。

砰!

人羣角落處,一面目陰鷙的老頭,陡然發出一聲慘叫,凌空踏步就要遁走。

秦羿剛剛這一聲,如驚雷般,重創了他的肺腑經脈!

他深知邪音被破,必死無疑,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然而,他想走已經晚了!

“啊!”

秦羿衝着半空又怒吼了一聲!

唪!

真氣形成一道環形音波,如波紋般捲住了那人。

砰!

那人此時雖然已經遁入半空,卻是躲閃不及,當空竟被音波轟炸成了碎片。

一時間,血雨紛飛!

吐聲隔空殺人,這是何等神通?

“好小子,年紀輕輕,竟然步入了宗師境界!”

一直垂眉不語的清虛道人,雙目一凜,眼中滿是詫異之色。

“秦羿,當真了得,想燕九天在這個年紀,也不過是內煉巔峯境界,他卻已經位列宗師,當真是天縱之才啊!”

“祖師爺,我若折殺此等天才,豈不是與蒼天爲逆?”

安化千心中嘆息了一聲,眼光閃動,若有所思。

薛高山更是鬱悶的直拍手心:“哎呀,損失我漠北亡音老叟,我兒可是花了好幾千萬,才請來的邪音高手啊,竟被這小子一聲斬殺,實在太過可恨了。”

原本還聒噪厲害的各派中人,見秦羿如此神通,登時啞口無言,一個個心驚膽顫。

全都望向了上首幾人!

“清淨了!薛莊主,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秦羿冷然笑道。

“好啊,秦侯果然修爲高絕,今天咱們就好好的算上一筆賬。”

“大家有怨報怨,有話但說無妨。”

薛高山擡手道。

“秦侯,你殺我師叔!這筆血債如何償?”

“你奪我崆峒派上古神器,又該如何算?”

“沒錯,你玷污我劉家大小姐,罪該萬死,今天一定要交代清楚。”

一時間,衆人紛紛找託詞誣陷秦羿。

這會兒比的就是一個慘,誰更慘,待會瓜分的利益就會越大。

哪怕是跟秦羿八竿子打不着,想方設法也得編個理由,毀他一嘴!

“溫絕,你也來了,如果沒記錯,小妍是你親妹妹吧。”

“怎麼,你有怨言?”

秦羿的目光落在了溫絕身上,揚眉笑問。

“秦羿,你錯就錯在太狂妄了。今日天下英雄取你狗命,便是天意。”

“溫絕不過是順天而行罷了。”

溫絕猙獰咆哮道。

他原本是想借助洪幫的力量與秦羿決一死戰。

但他等不了,更不想錯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所以不惜把親妹妹都搭上了。

在他看來,只要能擊殺秦羿,奪回江南龍頭之位,一切都是值得的。

“明白了,你還是想反!”

“很好,任你等東南西北風,老子照單全收!”

面對義憤填膺的衆人,秦羿淡笑如常。

他早看穿了這些人的狼子野心,辯駁根本毫無意義,唯有一戰正名。

“哎,世風日下啊!”

安化千等有良知的武道之人,紛紛暗自傷感。

“秦侯,你也看到了,既然你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那就得付出代價。”

薛高山喝了一口茶,森冷笑道。

“什麼代價,說來聽聽。”

秦羿淡然笑問。

“離開的代價!”

“只要你自廢雙手,並把名下所有的財產、地盤全部轉讓出來,並把丹方供出。”

“老夫保證你和這位溫小姐,能夠活着下山。否則,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前妻太淡定,離婚101天后 薛高山一拂長鬚,意味深長的大笑了起來。

立即邊上有人端上來了托盤!

托盤上放着地圖、宣紙、刀子等!

“準備的倒是挺齊全!”

“如果我不答應呢?”

秦羿擡手打翻了托盤,森然笑問。

“那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別怪老夫不客氣了。”

“列位,誅殺秦賊,殺人者,可獲頭功!”

薛高山朗聲大喝下令。

頓時,各派的高手如雨點般齊齊騰空,將秦羿逼在了會場中間。

“小妍,怕嗎?”

秦羿看着懷裏的玉人,淡然笑問。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便是死了也不怕。”

溫雪妍堅定的點了點頭。

“好,那我今日,便你帶你離開!”

秦羿大笑一聲,說話間,真氣催發到極致,如同一頭狂猛的獅子,怒吼着往山下要道衝了過去。

“別走了秦賊,殺!”

衆人連忙出招相阻,一時間各種兵器、招式漫天飛來!

“就憑你們這些宵小之輩,螻蟻一般的垃圾,也想攔本侯!”

“風在我手,天下我有!”

“風刃狂斬!”

秦羿右手曲指一張,出口成咒!

八字咒一出口,頓時山間狂風大作!

山間本來多大風,正是因地置宜戰法!

衆人頓時被狂風吹的雙眼難開!

旌旗紛紛折斷、血幅亂飛!

狂風如絞肉機一般,凝成無數道風刃,以秦羿爲圓心,波浪般捲了出去。

每道風刃都有丈許,如同數十把天神利刃,收割着生命!

秦羿只是掐訣,掌控着真氣,口中的咒語慾念愈急。

他對敵很少用術法,正是因爲術法單挑不佔優勢,只適合羣攻,而且極其消耗真氣。

他掌握有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法,本命是火,真氣卻是走的陰寒路子!

風出於林,算是木系真法中的一種,使用起來並不算順手。

這道風刃狂斬,霸道無比!

已經是他能夠使出的風系大陣中的最高之法了! 啊!啊!

一時間場上風刃亂舞,血肉橫飛,幾如人間煉獄。

秦羿白衣如雪,左手摟着佳人,右手輕置脣邊,控法低吟。瀟灑的身形立於風中,衣衫獵獵作響,傲若天神!

“不好,這小子是武道雙修!”

薛莊主一拂手,一道罡氣大盾擋在衆人身前,抵擋着風刃的狂襲。

安化千等人也是大驚!

秦羿年紀輕輕,修爲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不曾想他更是雙修神人,這還了得,假以時日,怕是天下間,無人能敵啊!

“各位,咱們不能再等了,否則秦羿就要殺下山了。”

薛高山大驚道。

“無妨,我先去會會他!”

龍嘯天一拍桌,彈身而起,飛身就要上前。

一旁的馮萬里是個人精,怕龍嘯天放水,趕緊搶了過來,陰笑道:“龍老弟,咱們還是一起聯手吧。”

“我也去!”

清虛道人等人同時應聲。

秦羿表現出來的強橫實力,已經讓他們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

他們必須把這個天才扼殺在搖籃之中,今日要不下死手,更待何時。

龍嘯天心頭暗歎無奈,他確實有心幫一把秦羿,說到底,還是太惜才了。

但架不住這羣老狐狸的毒眼啊!

衆人飛身而上,如幾座寶塔,將秦羿包圍在廣場之上。

場中鮮血淋漓,秦羿的白衫上卻是一塵不染,他的心依然很平靜。

他深知,這時候絕不能心生恐懼,唯有一戰到底!

主戰的是薛高山、馮萬里、安化千、清虛道長。

四人各佔據東南西北,四個位置!

龍嘯天在後方掠陣!

這個陣容幾乎是不可能突破的!

“秦侯,識趣點就乖乖把丹方、地盤交出來,自廢修爲,我可以放你們這對鴛鴦一條生路。”

薛高山擋在正前方,森冷笑道。

“休想!”

秦羿大喝之餘,右手狂轟而去!

狂雷動!

轟隆!

雷電交織,一記巨拳砸向薛高山。

薛高山畢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當即全力拍出一掌!

砰!

空氣發出一聲巨爆,薛高山竟是被震的氣血翻涌,但總算是擋住了秦羿這奮力一擊。

“這小子果真實力不俗,一起上,殺了他。”

薛高山面色一狠,大喝道。

於此同時,馮萬里等人同時出擊。

四位宗師,其中兩位劍道大師,四拳,兩劍,齊齊襲來。

似乎是避無可避了!

“幽冥壁!”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