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道印跡,

這是一道刻苦的愛戀,

這是一道何止是血濃於水的傾情,

化都化不開的結合,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走著,走著,滾滾的清淚奪眶而出,豆大,豆大的流淌在林風的臉上。

軟軟的沉重的腳步拖著林風的身體緩慢的坐在樓道上大哭了起來。

在這一刻,林風直感到自己彷彿就是被人遺棄的孤兒一般存在一個封閉的世界里,心裡的那一道猛烈的抽動的痛,燎心燎肺的。看著的眼前全是閃閃的亮光。灼目燒眼。刺痛著元神識海。

嗚嗚的大哭,莫名的傷心,悲痛的思念,在這一刻折磨著林風最脆弱的一面。

然而,林風萬萬沒想到的這一哭,緊接著的另一場折磨立馬降臨到他的身上。


同時,林風的這一哭,終於改變了林風的一生和這個世界的一切。

因為。一聲爆吼如雷的響了起來「那個不要命的狗奴才在嚎喪?打擾本少爺的雅興?」


「呯」的一張大如門板的腳掌狠狠的踢在林風的腦袋上。「揍死他」又是兩道聲音吼道,然後又是一頓猛烈的踢腳轟擊在林風的頭上。

「哇」的一口鮮血順著林風的嘴唇飛了出去。

「呯」一聲啪啪巨響,林風飛騰的身體劃過半空飛過樓道,飛過天井,腦袋猛的一下撞在立柱上又斜斜的落下,在樓下一片「嗚」的噓聲中撞在一道巨大柔軟的物體上,翻了個滾,又慢慢滑了下來。

「哇,哇」不同兩聲嘔吐之音。

一道鮮血,

一道污物。

巨大柔軟的物體突然一翹。一道污物噴口而出,濃濃酒氣污物濺了一地。

林風「哇」一口鮮血吐出。腦袋中「嗡」的一聲響,侵入腦海的一滴血滴,滴落在右面大腦深處烏黑封鎖一片的黑暗中,一道纖細微光的口子破裂,一點無形的力量彷如墨汁入水的輕慢飄逸回蕩在元神識海中。

五彩流離的玉盤激激的抖擻著顫動不已。

隨著無形的力量飄搖的落上玉盤,緩緩飄動的玉盤激厲厲的猛烈在元神識海中彈跳亂蹦起來,五彩琉璃的巨大光芒瞬息擴爆在林風的整個元神識海空間。

嗚嘯激厲的力量快速激蕩穿透過林風全身筋絡百骸。

「嘔」又是一口污紅血水噴出,林風緩緩的居然睜開了眼睛。

只覺得身體里一陣劇痛過後,林風便全身毫無感覺得坐了起,睜眼看到體性肥胖如豬的王虎居然就躺在自己身邊,嘴邊一地污物的睜著眼睛望著自己嘿嘿的笑著,「兄弟!你被人打了?腦袋都在流血了!」

「是么?」林風軟軟的答道,隨手摸了一把。

「血!」還真的是血,滿手一把。「還真他/媽的被人打了!」

王虎猛打了一個酒嗝,猛力的一把肥手搭在林風的肩上,大聲道:「誰敢欺負我王虎的兄弟,我擂死他!」

摸索著半響,用力的往林風懷裡一扔,一面閃亮金色的圓形令牌落到林風染血的手中。

「拿去,誰他/媽欺負兄弟,就去欺負回來。」

說完,「額」的一聲沒動靜了。

林風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伸手又摸了一把頭上的鮮血,眼神一下冷厲的望向四周。

「這誰他/媽的打的我?」

「啊」的一聲驚叫,四周黑壓壓一片暗影人群叫了出來,見著林風冷厲的眼神掃動過來,無人不冷顫的抖動一下身體。

「來人!」林風猛然一吼。

門外立馬跑進來幾名軍士。見到林風滿頭都是血,不禁都大吃一驚,看到林風手中圓形的團龍令牌都是一凜,有令在手,如同代理隊正,全隊人馬無人不從,何況就和王虎等幾名軍官的關係,隊里又敢何人不從?

同口齊聲:「林隊正有何命令?」

「將他們全給我圍起來,全集中在這大廳里!」

一聲令下,四面八方早先安排的里三層軍士,全副武裝的雄姿跨步進來。

「誰敢動我們?我們的主人是「宗府」的人!」

「好大的狗膽,敢動我們的人!」

「簡直是找死……」

「啪」的一道黑長槍影爆響,拍打在一名吼叫得最大聲的侍從身上。

一聲尖叫怒氣響起「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林風一聲大喝,「來啊,但凡不老實的全給好好招待!」

「吼!」四周一片軍士齊吼,嘩嘩鱗甲響動,一片冷鋒刀光泛動,利箭掛玄,齊齊的對準人群。

滿廳人群一下靜了下來,面對森森鋒利的戰刀和冷冷的箭鏃,誰還敢動。不管咋說。赤手空拳的人敵不過有兵器的人。何況還是龍蛇軍!

林風看著滿廳一下老實下來的人群,滿意的點了下,暈,伸手又摸了一把頭。

忍了忍道:「誰家的主子打了我,說,別說我從那邊掉下來你們都沒看明白吧?」

人群中,有人朝著樓上方向指了指。

林風眼神骨碌的轉向一看,點著頭道。「哼哼!都說打狗得看主人。這主人不在,老子就不打你們,要打也得等主人在了。」

「來呀!隨我上樓去請主人!」

林風將手中長槍一放,一名軍士接過,指向廳間一群侍從僕人丫環。

隨後,林風帶著一隊全副武裝的軍士騰騰的上樓去了。

「你們左右搜,叫這些「天之嬌子」全下樓結合。」

林風捂著滿頭的血,氣勢洶洶的直奔暴打自己的樓面而去。

「咣當」一聲巨響,眾軍士一腳踢破房門,嘩嘩的鐵甲響動。身形快速的沖了進去。

林風滿臉怒氣跟著沖了進去。

「嘢!」一片驚愣之聲。


只見房中一片光赤人影,污穢不堪。

三名少年分別各自正摟著幾名俏麗少女干著哪事。

一名赤身肥壯的少年一面猛摟著一名十二三歲光身少女正抖弄著自己肥壯的屁股。身下少女早已沒了聲氣,另一面用力揉搓著一對飽翹的玉峰,不亦樂乎。

一名軍士大罵一聲「畜生」猛的一腳踢了出去,「哇」的一聲慘叫,一片白花花的人影便飛撞進屏風後面去了。

另一名少年正猛拎著一團長發在自己腰間不停的拉動著,整個頭正埋在另一名女子的群里拱著,被突入其來飛彈倒塌屏風猛力的勁力波及,還沒反應過來就撞翻在地。

床上一道厲吼叫道:「你們什麼人?犯死罪了,敢打「宗府」的人!」

「就是他!給我揍下摟去!我在下面等著!」說完,林風騰騰的又回到了樓下。

一名軍士正準備了一盆水來,見到林風下來,趕緊弄了一張濕巾給林風搽了搽,然後找了一名廳中丫環,嘩的一聲尖叫中扯了一截裙布過來,給林風包紮在頭上。

正是也和林風走得近的一名新兵孟超然,林風感激的謝了謝這位孟超然。

隨後一陣「咚,咚,咚,」大群腳步響,一群滿臉怒氣,罵罵咧咧的「天之嬌子」被趕了下來。幾個士兵拎著三個被打成紫黑難分的「少爺」進了大廳。

「人齊了?」

一名軍士上前道:「北樓沒查!」

「為什麼沒查?」

「因為她們人少,而且全是女的,天一黑就住下了,這廳中吵嘴的沒她們!」

「哦!全是女的?既然這樣,倒是不好去打擾人家,」林風望了廳中道:「廳中有誰和北樓相識的?去叫叫!就說本官……本人說的,重新分配房間,要是不下來,老子就叫弟兄們放火燒了這間驛館,看你們住哪兒?」

「有就快去。要不然這把火一放,可就「走水」啦!」

「什麼?你是什麼人?有何權力這麼做?」一片大吼。

「放屁,敢威脅本公子?」

人群一下群情疾憤,侍從僕人丫環小姐少爺又鬧做一團。

「吵什麼吵?」林風大叫一聲「就你們這些,還「宗府」的試練生?我看就一群膿包,連個房間都要掙,都要吵,簡直就是丟臉到家了,你們不羞愧,害臊么?」

「啪啪啪」,一陣清脆掌聲響起。

一名玉樹臨風的公子哥和一名紅袍雄壯魁梧漢子走了出來。

林風抬眼一望,「咦!這不就是白天見過的大美女?」

雖然一身男裝打扮,在林風眼裡依然粉面玉瑩,剪水含春,酥/胸挺拔,身材嬌俏,柳腰搖擺,如迷如幻的出現。

驚得林風雙目神神的看了過去。

心中猛然驚呼而出「姐姐!」(未完待續。。)

ps:各種求!你的點擊支持是最大的動力 「怎麼這樣裸的眼神看人家。這麼多人,不知道女孩子會害羞么?」

朝夕月心裡升起一絲嗔怪,氣著這個「淫賊」,有點面紅的想低下頭。

身邊的貼身丫頭小月卻一下拱出了頭,滿眼狐疑的上下左右的「盯」著林風看,「小姐,那個大頭兵頭上包著一塊裙布。」


夕月連忙掩飾的輕咳了一聲,猛的輕拍了一下小月的小腦袋,「回去,別在人前失禮了。」

「噢」小月一下縮了回去,一對小眼睛看著林風一頭包著的布條更加的狐疑了,只是沒注意到自家小姐的表情。

「不知道這位軍爺掌燈時分,把我們大家全趕下來時什麼意思?總得有個說法吧?」夕月挺了挺腰,胸脯一下綳的圓鼓鼓的,覺察到了什麼,立即微微的塌了下胸口,鎮定威武的說道。

林風此時被起先一陣暴打折騰后,再被元神識海里一點無形力量刺激,精神莫名的清晰透徹起來,眼前看著的一切在自己眼前恍如渺小的事物,也許,就是自己純粹的入不了自己的眼。

對著這位明明是女孩子卻要裝公子哥的女孩子說道:「叫你們下來,自然是有事給你們商量。」

「什麼事有這樣商量的嗎?」人群中一道憤憤的聲音吼起。

林風眼睛一愣,沒好氣的道:「我叫你說話了嗎?有跟你商量嗎?」林風狠狠的反問了幾句,才罵道:「自作多情,沒事出頭找罵啊?」

夕月聽著林風這麼傲氣的話語。心中莫名的歡喜。想不到色心大膽量也一樣大。心中滋滋的情愫就如身旁獸油火把的火苗一樣的洶洶激蕩,連看林風的眼睛都似乎在燃燒。

俏丫頭小月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才氣勃發,有些激動的林風,特別是看到那件濕漉漉粘著些許血跡的軍袍,半截袍布早已不翼而飛,敞著的胸口間,破爛的軍袍中好像有個圓形的圖案模模糊糊的時候,一雙眼睛頓時亮了。

林風望著滿廳的人群道:「今日接到重要軍報。有一隊外域生蠻流蛇流竄向我們這裡,統領大人親率三軍前去迎敵,所以,統帥大人為了照顧各位「宗府」天之嬌子,為了你們的安全,才派了我們五隊前來保護你們。」

「說來,我們龍蛇軍全體上下對你比寶貝還寶貝的拱著,怕你們吃不好,睡不好呀,沒保護好。所以,為了大家保持旺盛的精神。足夠的精力,去完成你們的試練任務,今天才暫時委屈一下你們到這大廳來,商量商量!」


轟,怒罵忿恨叫囂一下又暴起一大片聲浪蓋過整個大廳。

雙眼一掃全場「別再下面喧嘩嘀咕!我知道你們心裡想什麼!別吵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