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快速的一幕。

瞬間點燃了寧遠城百姓與將士的熱血。

紛紛面紅耳赤的怒吼!

“華夏萬歲!”

“大唐不敗!”

“少將軍無敵!”

出城老將們則是鬆了一口氣,紛紛用手中武器拍擊手中的盾牌。

“砰砰砰!”

與寧遠城樓上的怒吼,奏響不屈的戰歌!

“呼…呼……呼……”

李易呼吸極速。

雖然他已經是三級武將,但是剛剛爲了擊殺同爲三流武將的巴爾克,他的精氣神都集中到了頂點。

最終送出絕殺一擊。

可是他畢竟年僅八歲,本就沒有多少體力。


傾盡全力,斬殺了巴爾克的他。

此刻他已經疲倦了。

但是!

他卻不能此時後撤!

只有咬牙再次暴喝!

“下一個!”

“好,好,小子!”

卡里怒及反笑。

巴爾克被斬殺的一瞬間,他也當場驚愕了。

原本被他視爲口中之食的李易。

居然贏了。

他有點難以接受。

特別是李易只有八歲啊!

“小砸種,我來與你一戰!”

卡里還沒有點將出招,一名年輕的大食將領,怒氣沖天的直接策馬殺了出去。

卡里怒喝。


“威達,給我回來!”

“卡里將軍,且看我取他頭顱回來給你食用!”

威達不聽將令,反而雙腿夾馬,加快了戰馬速度。

“殺!”

李易這次沒有原則防守,而是主動發起了進攻,迎着威達衝鋒。

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鏗鏘!”

瞬間。


李易便與威達交戰在了一起。

“踏踏!”

馬蹄踏地,不停的遊走,互相撞擊。

“原來你未到達三流武將。”

李易虛空晃了一擊,反手一甩方天畫戟,頓時斬斷了威達的左胳膊。

這時候他才發現,威達雖然很強,但是卻未能達到三流武將的程度,這讓他緊繃的神經稍微放鬆了一絲。

“啊啊……”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斷臂之痛,讓威達徹底瘋狂了,單手拿着長矛,連續的揮出,打擊在李易的方天畫戟之上。

鏗鏘聲連綿不斷。

這一刻,李易小臉上也露出痛苦之色。

本就氣力不多的他,怎麼受得住威達的發狂猛擊?

然而。

大食騎兵這邊,卡里也急了,連忙點出一名大食將領。

“圖斯,快去接回威達!”

“順便斬了那小畜生!”

之所以卡里着急,是因爲威達是他的私生子。


所以威達在卡里麾下,不怎麼聽取將令。

被點出的圖斯,沒有任何猶豫,策馬出擊。

而寧遠城這邊。

城外的一衆老將與賀名山寨之人見此,立馬怒吼。

“大食國捲毛畜牲,爾敢!”

“卑鄙!”

“快救少將軍!”

準備策馬而上。

可是有一道身影比他們還快,口中暴出如虎吼一般咆哮。

“捲毛畜牲,爾敢傷吾主!”

無雙戰將虎癡許諸,馬踏滾滾雪花…救主! 黑狼本受了傷,利用這裏的環境襲殺了追殺他的兩個人,但黑狼仍然保持着應有的警惕心,從後視鏡中,瞥見一人從後緩緩走來。

“警覺性不錯。”萬一緩步向黑狼走去,同時略加讚賞的說着。

“是你?”黑狼看清了是萬一,臉上表情頗爲驚訝。

萬一瞥了瞥黑狼的腹部,眼神微微下移,黑狼的傷口還再滴血,隨即閃身而上,快速在黑狼身上拍了幾掌。

萬一速度太快,黑狼根本沒有機會躲閃,只有一臉驚駭的看着萬一,不過,待萬一退了回去後,黑狼面色一變,驚呼着:“你……你幫我解開了禁制?爲什麼?”

“我想問你幾個問題,所以你還不能死。”萬一語氣平淡的說着。

黑狼與萬一交過手,在他看來,萬一無疑是他充當虎煞幫殺手這些年中,遇上的最爲厲害的人。

在萬一面前,他已經沒有任何想要反抗或是一戰的勇氣,當即問道:“你想知道什麼?”

“你爲什麼會被追殺?這二人是虎煞幫的?”萬一也沒繞彎子,直接問道。


黑狼聽後,面色微微一抽,心道,這還不是你害的,你還好意思問我?

但萬一問話,黑狼也不敢不回:“我被你封了經脈後,修爲大降,這些天我四處尋找疏通經脈的方法,但都沒有效果,我本想着回去請雲堂的堂主爲我疏通經脈。

但他卻說,一個任務失敗,修爲大降,再沒有任何價值的殺手,根本不配他浪費精力,而我也不需要再存在。

好在他一向自恃清高,並沒有親自出手,我這才逃了出來,但仍然被打傷。”

萬一聽後,也沒覺得自己當初做得有任何問題,畢竟,這黑狼當初是來殺他的,萬一沒有當場要了他的命就好了。

“這麼說你已經被虎煞幫列入了必殺的對象?”萬一挑眉問道。

“這個自然,我爲虎煞幫辦了不少事,也知道他們一些內幕,如今,我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他們不會讓我多活一天的。”

黑狼還算鎮定,並沒有爲這朝不保夕的生活感到有什麼可悲之處,畢竟,作爲一個曾經的殺手,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的。

甚至很多殺手,隨身攜帶着自己的遺書,這本來就是一份行走在黑暗中的職業,見不得光不說,腦袋也是隨時別在腰間,搞不好哪天睡下去後就再也醒不過來。

“我要去這雲堂看看,我想你應該會給我說說裏面的情況吧?”萬一平淡的看着黑狼說道。

黑狼面色微微一變:“萬先生你莫非是要對付虎煞幫雲堂?”

“這個你用不着知道。”

黑狼一聽,雙眼卻是一亮,隨即上前兩步,對萬一說道:“如果先生你是要對付雲堂,我可以給你詳細說說裏面的情況,甚至可以給你帶路。”

萬一微微一皺眉,冷眼瞥了一下黑狼,沉聲道:“你想利用我的力量爲你報仇?”

“不,不,黑狼不敢,不敢。”黑狼一聽,心頭一個咯噔,連忙擺手搖頭。

萬一又看着黑狼說道:“說實在的,我對你們這樣的人很不感冒,你如果想多活幾天,希望你能對雲堂內的情況說得清晰些。”

“好的,好的。”

黑狼哪敢不從, 細細的爲萬一講解了雲堂內有多少人手,佈局以及需要注意的地方。

萬一聽後,心頭微微一顫,隨即說着:“聽你這麼一說,虎煞幫中如你這樣的殺手,其實很多都是有把柄在虎煞幫手中,不得不爲虎煞幫效力?”

黑狼點頭說着:“先生說得沒錯,我就是因爲母親病重,求醫無門,後來被虎煞幫的人盯上,他們說可以幫我出錢給母親治病。

我當時欣然答應,但當我知道他們是要我殺人時,我立刻拒絕了,但他們已經控制了我的母親,我……我也沒有辦法,就這樣一步步走到今天,無法脫身。”

萬一雙眼盯着黑狼,沉聲道:“我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否則,以你手上沾的鮮血,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黑狼急忙點頭說着:“黑狼句句屬實,我拼命逃出來,就是爲了再去見見母親,只是希望消息還沒有傳到那邊。”

“雲堂之中,如你所說的這樣的殺手或是打手還有多少?”萬一隨即問道。

“雲堂中,我還認識兩位兄弟,他們都有親人被虎煞幫控制,這次如果不是他們暗中幫忙,我也逃不出來。”

萬一點了點頭,心中已經有了打算:“好吧,你應該對雲堂的崗哨換班很熟悉,帶我進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