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完全顛覆了她在韓峯心中的形象,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都不會相信!可是眼前的這一切,又由不得他不信!難道,生活就是真的那麼殘酷?

如果說在這以前,韓峯要對付樑文博的時候,至少還會考慮趙靜的感受!

傾城絕世神靈師 ,趙靜是和樑文博談戀愛,這樣子的話,他還是可以接受的。不管趙靜是不是貪圖享樂,但也算是正常的。但當他看到這個錄像的時候,他心底僅存的那一絲柔情,也化作了憤怒!無比的憤怒!

如果說以前,只是嚇唬嚇唬樑文博,那麼現在,他就是要動真格的了!他想借着打擊樑家父子,給趙靜一個警告,或者說是讓她懸崖勒馬!

“只要把這個公開,絕對具有震撼力!標題就來個‘父子共同的小三’!哈哈。”大眼人說着,合上了電腦。

“我看,還是起個具有震撼力,而且直接的名字,就叫……就叫‘建設局副局長父子的3P’!”夏武想了想,起了個名字!

“你們說,如果把這個錄像公佈出去,會不會把樑振天拉下馬?”韓峯若有所思的問到。

“只要公佈出去,他想升職的可能就沒有了。至於能不能把他拉下馬,那就要看咱們的力度和策略了!”夏武這麼分析到,然後又說:“咱們的目標,不是不讓他升職就行了麼,難道又增加難度了?”

“我想把他一步到位的搞定,不知這會不會實現呢?”韓峯想了想,還是決定把真相告訴他們,“你們知道麼,錄像中的這個女的叫趙靜,就是我以前的女朋友!”

“什麼?她是……你,女朋友!”夏武和大眼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是的,以前我以爲她只是和樑文博,誰知……竟然……”韓峯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她以前可不是這個樣子,跟我那麼長時間,也只是拉拉手而已。可是,現在……”

韓峯一口氣,把杯中的茶都喝完,接着說:“雖然,我們分手了,但是我也不想她這樣!所以,要儘快的把樑振天拉下馬,那樣才能救她於水火之中!”

“可是,你確定她不喜歡這樣的生活嗎?即使樑振天倒下去,還會有王振天、李振天,那樣的話,你管的過來嗎?”夏武對於韓峯的想法,卻是存在着不同的看法,“何況,你用這樣的方式,她一定能接受嗎?會不會特別恨你?”

“我不管她喜歡不喜歡,反正不能這樣墮落下去!”韓峯斬釘截鐵的說。

“如果我們把錄像公開,即使把她的臉,打上馬賽克,無孔不入的網民,也一定會知道,她就是趙靜!你想過,到時候該如何收場嗎?會不會給她帶來更大的麻煩?”別看大眼人平時嘻嘻哈哈的,其實腦袋瓜聰明着呢!到了關鍵時刻,總能抓住要害!

“是啊,這個問題其實還很重要的!”夏武也附和的說到。

“這……這個問題,我還真沒有想到。”經大眼人一說,韓峯也覺得,這個問題必須要搞清楚,否則到時候,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那你們說,該怎麼辦?”韓峯這回徹底沒轍了,只好問他們。 “我覺得,這個事你得跟她好好談談,如果她想要的就是這種生活,那你也沒必要管太多!如果是被逼的或者其他,到時候咱們再想辦法,把樑振天往死裏整!”大眼人說。

“我覺得大眼人說的,挺有道理的。如果你爲她好,就一定要先搞清楚她是什麼意思!否則,反而會害了她。至於,你想收拾樑振天還是樑文博,咱們也不一定非要用這種方法,就看你如何取捨了!”夏武說。

聽了兩人的意見,韓峯陷入了沉思!良久,才緩緩的擡起頭,說:“既然這樣,就按你們說的辦!我先找她談談再說。”

說着,韓峯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老大,幹嘛去?你不說還有一個事情麼,咋不說了?”大眼人見韓峯要走,趕緊叫住他,提醒道。

“哦~,你看我,光想着趙靜這事了,差點忘了正事!”韓峯一拍腦門,緩過神來。他也是太投入了,連這個事都給忘了!

“是這樣,……”韓峯接着就把昨晚遇襲的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然後對大眼人說:“據我判斷,不管龍門的掌門來沒來,這個曹玉珍一定會去找這些黑衣人的。所以,還得你出馬,盯緊曹玉珍。”

“只要她出門,你就一定要注意,只要查清楚龍門派的人現在何處,就算是大功一件!”

“好嘞,交給我了,這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大眼人說着,一仰脖,把杯子中的水,都倒進了嘴裏,然後立馬走出了一品軒茶樓。

大眼人走後,韓峯和夏武也分別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韓峯現在做的第一件事,當然是給趙靜打電話!可是,電話響了好久,才傳來了慵懶的聲音:“誰呀?這麼早就打電話!”

“我,韓峯!我想找你好好談談!”

“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難道還想再來打我一頓嗎?請你以後不要再給我打電話!”說着就掛斷了電話。

韓峯聽着她的口氣,真恨不得把她也揪出來打一頓。但他還是深吸了兩口氣,把一腔的火氣壓了下來,又撥通了趙靜的電話。

“你煩不煩!我還在睡覺知道嗎?……”趙靜在電話那頭有些惱火的說到,但是韓峯沒讓她把話說完,就搶過來話頭,說:“趙靜,你如果還接着睡覺的話,那全國人民很快就會知道,你趙靜跟樑振天父子一塊亂搞!”

韓峯本不想把這事告訴她,而是想直接問問,她對樑家父子的看法。那樣的話,趙靜的意思會更真實,他也就知道了該怎麼辦。

可是,看趙靜的架勢,根本不會給他問話的機會。所以韓峯不得不直接來點猛料,逼她過來談!

“什麼!你胡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趙靜聽韓峯這麼說,心裏是一驚,“難道他知道了什麼?”

wWW¤ttκΛ n¤C○

“你不要狡辯了,我手裏都拿到了證據,如果你不想讓這視頻在網上出現的話,就趕緊到一品軒茶樓來!”韓峯沒辦法,爲了見她只好出此下策。“只能你自己來,別忘了!”

“韓峯,你不要亂來啊!不然,我可是會報警的。”趙靜有點不相信,但還是心虛,只好搬出警察來壯膽!

“那好,我把這視頻發給你!但是,我只在這裏等你半個小時,否則後果自負!”韓峯實在是壓不住直冒的火,直接掛了電話,“我爲了解救你,還要挨你的威脅,挨你的罵,憑什麼!”


當趙靜接到那份視頻的時候,僞裝的那份倔強,和那顆看似堅硬的心,頓時一下子都崩潰了!眼淚“唰”的就流了下來,撲到牀上,哭喊着:“爲什麼!爲什麼我的命這麼苦啊,誰都要和我作對!”

哭歸哭,正事還是不能耽誤的。雖然她現在恨死韓峯了,但也怕他一衝動,真的把視頻放到網上去,那可真就糟了!萬一傳到媽媽耳朵裏,她肯定會接受不了。以媽媽剛烈的性格,結果她想都不敢想!

“煩死了!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我該怎麼辦呢?”趙靜一邊流着眼淚,一邊在地上亂轉,連衣服沒穿都沒有注意。不過,這也可以理解,她畢竟是一個小女生。遇到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不知該如何處理也很正常。

本來,樑振天和樑文博都是在這裏睡的。只是今天一大早,樑振天就帶着樑文博一塊出去了,還特意告訴她,不要給他打電話,今天的事情很重要!

“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趙靜想了想,還是掏出手機,給樑振天撥了過去。電話倒是打通了,但是響了半天也沒人接!她又打過去,還是沒人接!一直打了十幾個,都是這種狀態!看來他是沒拿手機,或者調成靜音了?

她擡頭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二十分鐘了,她不敢再耽擱,趕緊穿上衣服,直奔一品軒茶樓!

其實,韓峯也只是那麼說說,如果不是考慮趙靜的感受,哪還用費這麼多周章,直接往網上一掛就是了,方便快捷、省事省力!

韓峯見到趙靜的時候,她的臉上似乎還有未乾的淚痕,眼睛紅紅的,明顯是哭過的痕跡!讓人見了,會不由自主的心疼!可是,韓峯一想到錄像中,她那賣力的表現,就又不由的厭煩起來!

“你想要什麼?到底想怎麼樣!”還沒等韓峯說話,趙靜就把帶有“LV”標誌的小包,重重的擱到了桌子上。兩隻眼睛噴着憤怒的火苗,死死的瞪着還在品茶的韓峯。

“坐!今天,我們來好好的談談。”韓峯卻是不慍不火的說道,“首先聲明一下,這次來不是爲了我,而是爲了你!我不想再讓你,過着這種賣身求榮的生活了!”

“爲了我,你是爲了我?說的倒好聽!誰知你肚子裏是咋想的!”趙靜十分惱火的說道,然後又帶着幾分蔑視的說:“你連偷拍這種下三濫的事,都做的出來,還有臉說別人是賣身求榮?”

“至於偷拍這個事情,並不是要針對你,而是樑振天!我之所以來找你,也是因爲牽扯到了你。如果不是我,這個視頻恐怕早已經在網上,被億萬網民瀏覽轉發了!” “你……,你……,真的……?”聽韓峯這麼說,趙靜卻不知說什麼好了。

“趙靜,雖然咱倆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但我覺得,我們至少還算是朋友。所以,我不能就這麼看着你……”本來他是想用“墮落”這個詞的,但是又怕刺激了趙靜,只好又換了一種說法:“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你這樣!”

“韓峯!你不要以爲自己是什麼,還用不到你來教訓我!我怎麼樣,都用不着你來管我!你還沒有這個資格!”雖然,韓峯已經儘量小心的選擇含蓄的表達,但還是深深的刺激了趙靜。但當她想到,錄像還在韓峯的手裏時,又降低了聲調說:“韓峯,我現在不想聽什麼大道理,我既然選擇了這樣,那是我的自由,不用你說三道四。”

“我知道,有些話你不願意聽。但是你要知道,說這些話的人,都希望你好好的生活,並且幸福快樂。但是,如果你爲了貪圖享樂,而偏離了正常的軌道,這些真心爲你好的人,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

“真心爲我好?真心爲我好,就是這樣的?那我需要你的時候,怎麼不出來說話?那個時候,你在哪裏?”話說到這裏,趙靜不由的想到了,那些最痛苦、最無助的日子。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

那時,她和韓峯還在熱戀中。那段日子,也是她最快樂幸福的日子。然而,這樣的幸福生活,被母親一張無情的癌症診斷書,徹底打破了!

那段時間,她母親一直感到身體不適,到醫院一檢查,被診斷爲中晚期肝癌!聽到這個消息,趙靜頓時如五雷轟頂!

她家本來就不富裕,父母都是棉紡廠的下崗工人。父親的身體也不好,還經常吃藥。家裏的主要收入,就是靠母親在菜市場旁邊擺了個煎餅攤。現在母親病了,對這個家庭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按照她家的情況,別說手術了,就是連控制的藥物都吃不起!此時的趙靜,覺得作爲家中的獨女,是時候該爲這個家庭,做點貢獻了!

一開始,她是想把這個消息,告訴韓峯的。但是當她想到,韓峯的家庭也不富裕,即使說了,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只不過是徒增兩人的煩惱而已!

正當她一籌莫展的時候,在去醫院的途中,正好碰到了樑振天。

樑振天被趙靜的青春、美貌所吸引,積極的向她示好。這時,趙靜也得知,樑振天就是建設局的副局長。


在做出決定之前,她的心裏也非常的矛盾,畢竟她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女孩。與韓峯談了這麼長時間,也就僅限於拉拉手。偶爾擁抱一下,那都算是她的底線了!讓她一下子,做出這麼大的跨越,是需要勇氣的!何況,對方還是一個可以做她父親的人!

但是,當她看到母親那痛苦的樣子,和被疼痛折磨的大汗淋漓,卻還在堅持幹活的時候,她這才終於下定了決心!

趙靜在做出決定後,本想把自己純潔的身體,首先獻給自己深愛的韓峯,也算是對他的一點補償!誰知,韓峯卻對她的頻頻暗示,視而不見!準確的說,是韓峯根本就不懂!她又是比較矜持的女孩,這種話她也說不出口,最後也只好便宜了樑振天。

也許是現實太殘酷,也許是破罐子破摔。自從跟了樑振天,趙靜一改從前的性情,變得潑辣勢利、風騷魅人。與之前單純溫柔、純真善良的她,簡直是判若兩人!

也許,只有這樣,才能從樑振天那得到母親治病的錢,才能讓他幫忙安排母親的手術,才能給自己買別墅,才能……。

這樣的生活,估計連趙靜自己,都從來沒有想過!

“現在被人偷拍,估計就是自己需要付出的代價吧!”趙靜心裏這麼想。其實,她現在倒是無所謂了,就算是去當小姐,只要有錢賺,她都願意!她擔心的是,要是被母親知道了,天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來!

雖然她母親已經做了手術,而且也很成功。但還是要定期的去醫院檢查,必要的時候,可能還要再次做手術。就算平時,也要按時吃藥,且要保持穩定的情緒。這事,要是被她母親知道,肯定氣都氣死了!

“你……,你,別哭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我一定會幫你的!”趙靜正在那亂想呢,忽聽韓峯這麼說。

韓峯最怕女生哭,女生一哭他立馬沒轍。要是有什麼難題讓他幫忙,就算刀山火海,他也要挺身一試!何況,眼前的這位女生,並不是一般的女生,而是他的前女友!

“趙靜,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你纔會變成這樣?”直到現在,韓峯才突然醒悟。按照趙靜以前的性格,就算是打死她,都不會做出現在這種事。那是發生了什麼,才促使她做出如此的改變呢?

韓峯現在纔想到,是不是自己有什麼地方疏忽了?

剛剛止住哭聲的趙靜,聽到韓峯如此說,原本壓抑在心中的苦悶和委屈,像決堤的洪水,瞬間淹沒了她的身心,她再次痛哭起來!

腦海中浮現出,樑振天第一次爬到她身上亂拱的樣子,那副嘴臉讓她噁心了幾天;還有她拿着幾沓紅色大鈔,給媽媽的時候,那副質疑的眼神;還有自己爲了討好樑振天,在牀上賣力,在牀下看島國毛片學習的心酸……

“哎,趙靜,你……,有什麼事,我一定會幫你的!”韓峯看趙靜哭的如此傷心,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他這才察覺,他倆之間,竟已變的如此陌生。

“你會幫我?可是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呢!你不覺得,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嗎?”趙靜一邊哭一邊說。說完她又趴在桌子上,抽泣着。

韓峯見狀,不知所措的坐在那裏。

趙靜又哭了一會,擦乾了眼淚。等她再坐起來的時候,臉上已經又帶着微笑了:“不好意思,咱們還是說正事吧!”

“到底發生了什麼,使你變成這樣?你能告訴我嗎?” 不知爲什麼,面對趙靜這樣的笑臉,令韓峯有些不安。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說不說,又有什麼用處呢?我早已不是你認識的趙靜了。”

趙靜收起了笑容,嘆了口氣,又接着說:“人家說‘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雖然你我分開,也不過幾個月的時間,但我感覺,就像是過去了十年。一切都是那麼不可預料,我的心也在分手的那一刻,徹底的死了!”

如果說趙靜,還想找個可以訴苦的人,韓峯無疑是最合適的!可是現在,她早已把那些心酸和苦澀,自己消化了!現在,她都已經麻木了!

趙靜端起面前的苦丁茶,喝了一口,說道:“咱們還是說正事吧,你怎麼纔會把這錄像還給我?”

韓峯見趙靜確實不想說,也不好再勉強,便單刀直入的直奔問題的老根而去:“這錄像並不是針對你,而是樑振天。如果萬一,樑振天倒臺了,你會怎麼辦?”

“這……這是真的嗎?”趙靜聽到這話,腦袋裏突然一片空白。

雖然,她不喜歡樑振天,也不喜歡樑文博,但是她至少已經習慣。更爲關鍵的是,樑振天還是她家的錢包。她媽媽的藥費、檢查費,那可不是一筆小數字,而且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另外,還有各種各樣的事情,都是由樑振天來處理。如果,他倒臺了,她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當然是真的,不然我怎麼會來找你!”

“韓峯,求求你,千萬不能這樣,否則我媽……我媽媽……她,她就不行了!你告訴我是誰,我去求他們!”趙靜現在是真急了,不是爲樑振天,而是爲媽媽!

“阿姨,阿姨她怎麼了?”韓峯也聽出了趙靜話裏的意思。

此時的趙靜,早已經六神無主。只好把這事情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的經過,都詳細講了一遍。她話還沒有說幾句,就早已淚流滿面,是邊哭邊講的!惹得韓峯,鼻子都酸酸的,想落淚。

韓峯聽完,他真有把自己殺了的心!如果,他能早點發現趙靜的反常,如果他能多瞭解一些真相,如果他能去她家問一問……

太多的如果,可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靜,是我對不起你,讓你受委屈了!”韓峯說着,坐到了趙靜的身旁,把她摟在懷裏。

“也不怪你,這都是我的命不好!”趙靜擦乾了眼淚,擡起臉看着韓峯,“韓峯,只要你不再看不起我,我就心滿意足了!”

“靜,我從來沒有看不起你,否則今天我就不會來!”韓峯拍了拍趙靜的後背,堅定的說。然後,話題一轉:“靜,你還是離開樑振天吧,我可以給你錢,給阿姨治病,這些都不是問題!你相信我,我現在已經有500萬了!”

“韓峯,謝謝你!”趙靜推開了他,接着說:“但是,我早已回不到和你在一起的時候了。雖然,我不喜歡樑振天,但也不討厭,我再也不經不起任何的折騰了。我只想把媽媽的病治好,讓父母過上幾天好日子。”

趙靜喝了口茶,又說:“如果你給我錢,你可能覺得沒什麼,但我會覺得那是施捨,我的心裏同樣會不安!那跟現在又有多少區別呢?何況,樑振天雖然目的不純,但畢竟還是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了我,幫了我媽媽!就衝這個,我現在也不能離開他!”

“那你就爲了這個,願意跟樑振天這個老東西一輩子?情願把自己整個人生都毀了?”韓峯說着說着,情緒就有點激動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