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舅子可真有意思。

聽見幻影的笑聲,小輝擡頭看了她身側一眼,才發現馨馨不是一個人來的,還跟了一個古典型小美女,梨渦淺笑,眼波婉轉。

氣質很好,很漂亮。

一時間迷了眼,沒挪開。

“看什麼呢你?我幾個月不見你,你怎麼成了這樣,開着小車,換了行頭,臉頭髮都整成這樣,還盯着人家小姑娘看,你怎麼不去韓國整容,徹底把這張臉給換了呢?”

小輝被馨馨罵的,又低頭。

“姐,外人看着你,你得給我留點面子啊。”

“你還要面子了啊,你老實告訴我,錢從哪裏來的。”

“這錢是君凌哥送我的。”

“車子呢?”

“也是君凌哥買給我的。”

“他給了你多少錢?”

“他說我大學開銷很大,本來每個月說給我十萬塊錢的……”小輝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了。

馨馨大聲說:“什麼?每個月十萬?十萬?開什麼玩笑?我姐姐我從小打大,打工養活你,都沒見過十萬塊,他每個月給你十萬?”

“姐,你別那麼大聲,我沒答應,後來他每個月在我卡里打了兩萬。”

“然後你就收了。”

“我拒絕了的,可是他說大學太寒酸,人家會看不起的,說我長得一表人才的,好好拾掇一下,會很多女生喜歡……”

幻影又偷笑了。

馨馨怒說:“閉嘴,不是你的錢,你不該拿的。”

“姐,可是姐夫的錢,存在卡里數目越來越多,我就一時沒忍住,”

“車呢?”

“我拿到駕照那天,他答應我把超跑送給我,我拒絕了,那車太高調,然後他讓人送一輛小排量的車給我,車子很輕便,不費油,而且我沒住校,開車上學得十多分鐘。”

“爲什麼不住學校?”

“君凌哥說他有一房子空了,我想着空了也是空了,所以就住進去。”

馨馨生氣道:“瞧你出息樣,我當時和君凌關係本就不好,你居然理所當然的接受他給予的一切,你的臉呢?尊嚴呢?”

“姐,我錯了!”

馨馨伸手道:“把你卡給我。”

小輝後退一步,拒絕:“姐,你不能沒收我的卡,你收走了我怎麼辦?”

“還怎麼辦?你樣子像是貧困生嗎?還沒賺錢,就想着花錢了。”

“姐,不帶這樣的,我用君凌哥給的錢,投資了些潛力不錯的股,都賺錢了。”

“既然你會賺錢的,馬上把他給你的錢全吐出來。”

小輝哀嚎:“不要啊姐,你就放過我吧,你把我錢都沒收了,我日常開銷怎麼辦?”

“每天坐公交上下學,君凌的房子收拾一下,滾到學校宿舍去,吃飯在食堂,能花幾個錢?”

“別啊,姐你不能這樣限制我,我其實也沒花多少錢。”

幻影勸馨馨道:“馨馨姑娘,我看就算了吧,既然是殿下給的,殿下做事有分寸的。”

“對,君凌哥說不是給我的,是借給我,我以後畢業了還要還呢。” “還,你還的起嗎?卡給我,快點!”

小輝還在苦苦求情:“姐,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快點,動作利索點。”

小輝慢慢吞吞的把卡拿出來,不太情願的遞給馨馨。

馨馨把卡搶過來。

“你投資的股票給我賣了,然後錢轉到我微信裏。”

小輝哀嚎:“姐,你給我一條活路啊,卡你拿走了,股票你讓我拋了,那我怎麼辦?怎麼生活?”

“車子和君凌給你住房的房子,先給你用着,下個學期你最好給我申請宿舍,我每個月會打兩千塊錢給你。”

“姐,這怎麼夠啊,不是在我們小城市,在京城。”

馨馨訓斥道:“閉嘴,你要是能賺到錢了,你花費自己的錢,用多少我都不管,但現在是君凌給你的,一味索取會變成習慣,即便我每個月給你兩千,你還能拿最高獎學金,租房又不需要費用。”

“可是車子需要加油。”

“那你就給我坐公交車上學,少耍帥。”

“姐,你對我太苛刻了。”

“晚上你要有這麼多時間,去半工半讀,我大學也是這麼過來的。”

“可是,我上哪兒去找工作啊,現在大公司都要全職的。”

馨馨瞥了他一眼:“手高眼低。”

幻影出主意說:“馨馨姑娘,要不然讓鍾公子幫忙找個時間上能寬裕點,不影響學習的差事,給小公子。”

小輝看見這小美女,打趣的問:“姐,你上哪兒找的小美女,說話有點古人的感覺,叫我小公子?見外了,叫我小輝。”

“小輝公子好,奴家叫幻影。”

“幻影?好奇怪的名字……”

馨馨訓斥他:“行了,以前你都不是這樣的,現在都吊兒郎當,記住,好好給我上學,工作事情,我會幫着你問問鍾毓和君凌。”

“真的,姐太謝謝你了。”

“你三天之內,把股票給我拋了。”

小輝聲音弱下去:“哦!”

看了時間,都出來兩個小時了,日暮西山,天色都黯了。

“你回去吧。”

“哦,姐你不去我那邊看看?”

“明後天,我出來時間長了,早些回去。”

“好。”

給小輝留了電話號碼,小輝送她上車,幻影攙扶着。

兩人分道揚鑣。

……

到了別墅,天已經黯了,幻蝶說鬼王大人來過,提前把小幽給接走,冥界來了許多鬼魂,需要鬼後出面。

別墅四周,設置了結界,安排了醫生護士,還有保姆,廚師,給馨馨姑娘養胎用。

也不知君凌什麼時候才能忙完,上來看她。

吃過晚飯後,很早就洗漱,準備入睡。

剛躺在牀上,房間窗兩被風吹動,君凌出現在房間內,瞬移到牀上,雙手抱着馨馨。

馨馨還沒睡着,轉頭,就看見君凌白皙俊逸的臉龐,纖長分明的睫毛,微閉的眼睛,疲憊的下巴抵在她肩膀上。

馨馨輕聲問他:“很累嗎?”

君凌瞬間睜眼開,眸色漆黑:“不,不是累,而是太想你。”

馨馨轉過身,頭枕在君凌肩膀上。

君凌抱緊馨馨,手放在她肚子上,鬼氣探入。

孩子在睡覺,沉睡的很香。

還在母胎裏,卻蘊藏巨大靈力,契約了火鳳凰和麒麟,兩隻神獸給了他很強大的能量。

幸虧是他的孩子,鬼之子,一般的鬼嬰或者人類的孩子,一定承受不住,會連帶母體自爆。

他鬼氣緩緩的輸送過去,和馨馨聊着天。

“今天和司焰烈見面了?”

馨馨眸色微轉,暗中觀察他的臉色。

表面上風平浪靜,完美的眼型裏卻表露不高興。

馨馨打趣的問:“你吃醋了?”

“哼,我跟他吃什麼醋,你孩子都有了,難不成還會被他拐跑了。”

“這可說不定,你要是對我不好,不用他拐我,我自己先會跑了。”

“你敢。”

“孩子我也會帶走。”

君凌狠狠的親了下馨馨的臉蛋:“你去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

馨馨把臉上的口水印子抹下來,正經的問他:“你怎麼能給小輝買車子呢。他還是個大學生,今天一出來,那穿着打扮,還改了髮型,我自己親弟我都快不認識了。”

“小輝一表人才,稍微打扮一下,很帥氣的。”

“我問你,爲什麼給他買車子,爲什麼給他房子住。”

“我能給予你最好的,自然不想虧待他。”

馨馨伸手,把包包裏的卡拿出來,遞給君凌。

“還給你,想幫他不要直接給錢,給他安排能勝任的工作,讓他靠自己雙手創造價值,不是更好?”

君凌看都沒看一眼馨馨手裏的卡,直接取走丟掉。

“幾天沒閤眼了,馨馨,不想聽你說這些。”

言語間,吻上了去。

馨馨推開他:“給我忍住,孩子六個月大,不可以。”

“他不弱的,不像凡間孩子那麼容易離開母體。”

君凌又覆上來。

馨馨又推下。

“那也不行,我肚子都快變成球了。”

君凌又狠狠親了下馨馨朱脣。

表情很不滿,想索要禮物又不能如願的孩子。

尤其是那雙眼睛的,看着挺可憐。

馨馨咳嗽幾聲,掩飾尷尬,轉移話題。

問君凌:“孩子名字想好了嗎?”

君凌抱着馨馨,開始上下其手。

“還沒有,你呢,想過沒有?”

馨馨把他作亂的手挪開。

“君羨,只羨鴛鴦不羨仙的,這個羨字可好?”

“嗯,全聽你的,你說怎樣就怎樣。”

君凌又想親上去。

馨馨嫌棄道:“別鬧,醫生說了,得生了以後,出了月子才能過那種生活。”

“現在才六月,那豈不是還有五月到半年……”

“給我憋着。”

君凌一下從牀上站起來,把衣領解開。

最後,做到落地窗後的搖椅上,馨馨平時裏坐的地方。

“我還是在坐在這裏,怕一時忍不住。”

月光下,他坐着馨馨的搖椅搖着,棱角分明的俊臉沉思,

接着想到什麼,薄脣淺笑着問馨馨:“想要什麼樣的婚禮?”

婚禮,這麼快?

馨馨略帶羞澀,又很高興說:“什麼都可以,我不介意的。”

“我父王和母親都比較傳統,中式婚禮可好?”

“好!一切聽你的。” 君凌心情不錯,聽馨馨如此乖巧,瞬移到牀畔上偷親了馨馨一下,又返回到椅子上,繼續搖。

馨馨手摸了摸臉,好像有什麼冰涼的東西略過,手一碰卻什麼都沒有。

嗔了搖椅上,俊逸的男人一眼。

“你今天晚上老老實實的睡在搖椅上,不許上牀。”

“馨兒,我很累呢。”

“那你去隔壁睡。”

“本殿從冥界上來,只爲尋你,你讓我去隔壁睡覺,這怎麼成。”

“總之,你不能上牀,我是孕婦我最大,你要是敢擠我的牀,那我就睡搖椅,你看着辦?”

剛纔還在誇乖巧的女人,一點福利都不給他。

虧得他還心心念唸的,各種擔心她,好在今天媽媽帶去醫院檢查,孩子很健康,她身體很好。

不給福利,君凌也沒轍。

優雅站起來,一身炫黑色,身姿挺拔修長的站在牀頭。

俊秀俊臉蹙着淡笑,眸光熠熠生輝的看馨馨。

“怎麼了?”馨馨問他。

他目光太炙熱通透,看的她好緊張。

君凌伸手,解開第一顆釦子,露出白皙的脖子,性~感的喉結。

第二顆釦子,露出精緻的鎖骨,肌理分明的胸膛。

“君凌,我警告你,不可以的,我現在六個月,在凡人孕育中是最危險的時段。”

君凌薄脣笑意更深,動作還未停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