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中年人也是雲家堡三大劍師之一,雲淵忙於堡中事物,沒有多少時間教授雲殊,雲殊的劍氣決還是由他親手教授的。

雲淵看了一眼修鍊中的雲殊,眼中微不可察的閃過一縷慈愛,嘴裡卻淡淡的說道:「我縱能護他一時,難道可以護他一世?這個世界,最終還是需要靠他自己來闖!若他真是一條真龍,就算沒有我的庇護,照樣可以翱翔九天吞雲吐霧;若他只是一條八腳蛇,縱然我費盡再多的心思,也不過浪費家族資源,與其如此,送他前往雨家安度餘生,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凝聚不了劍火,終究沒有培養的價值,不論劍術資質有多高! 雲家堡明面上雖是百里城三大勢力之一,看起來風光無限,可這些年來的處境卻並不好過,漸有式微之勢。

究其原因,還是後輩子弟不爭氣,沒有特別出色的英傑人物出現。

這一代成功凝聚劍火的雲氏嫡脈子弟中,修為最高的當屬雲濤,可也只是初入劍氣六層境界,以十八歲的年紀來說,這個成就不過平常而已!

反觀百里城另外兩大勢力,後輩之中卻是英傑輩出,至少擺在明面上的,就各有一個達到劍氣七層境界的子弟,年紀也才十**歲而已!

千萬不要小看這一層之差,劍氣九層境中一共有三道難關,第一關為劍氣三層到劍氣四層,這一關最為簡單;這第二關就是劍氣六層到劍氣七層,這一關雖然遠遠比不上劍氣九層突破到劍師的難度,可同第一關相比也是天地之差!

雲濤十三歲突破到劍氣四層,至今五年過去,也不過初入劍氣六層境界罷了,能在三年之後突破到劍氣七層已屬萬幸,可是和那兩家子弟一比,卻是完全落在了下風。

「唉,以殊兒的資質,若是能夠凝聚劍火,怎也不會比那兩家頂尖子弟差上分毫,難道我雲家當真要沒落了嗎?」想起雲家堡的困境,中年人情不自禁嘆息出聲。

雲淵沉著臉沒有說話,他身為堡主又何嘗不知家族如今面臨的困境,甚至家族子弟青黃不接還只是遠憂,更有迫在眉睫的近患需要去面對!

若非如此,他又怎會捨得將唯一的獨子送往雨家結親?終究不過是為了攀上雨家這根高枝,藉以渡過眼前的危難罷了!


時間緩緩流逝,夜幕漸漸降臨!

這個世界沒有日月,晝夜輪轉、光暗交替盡皆由天空中那柄神劍掌控。

此時,神劍劍身透射而出的溫潤光芒漸轉黯淡,原本被驅散一空的重重迷霧,再次將未央大陸覆蓋,不過縱然光芒轉黯,天空中的那柄神劍依舊是最耀眼的存在。

整個世界籠罩在重重迷霧之中,伸手幾乎難見五指!不過雲家堡中的下人早有準備,一盞又一盞的火油燈在雲家堡各處亮起。

練武場中更是如此,數十盞臉盆大的火油燈,將整個練武場照射的一片光明,比白晝之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夜空中的啟明星再次與神劍劍鋒交錯而過之時,這柄巨大的神劍再次發生了異變,淡青色的劍身之上漸漸泛起一道又一道火紅色的波浪!

這般異象顯然也引起了練武場中其他人的注意,只見有人高聲叫道:「快看,火種要出來了!」

此聲音一出,頓時原本安靜的練武場中頓時喧鬧了起來。

「火種終於要降臨了,也不知道今年能有幾枚火種降臨我雲家堡,希望不要低於兩枚!」

「這一次一定比去年要多,你們看神劍劍身之上的火紋,足足有七道之多,去年才僅僅五道而已!」

經這聲音一提醒,其他人方才注意到神劍劍身之上泛起的火紅色波浪足足有七道之多。

有些雲氏族人參加的天劍祭多了,也漸漸注意到一個規律,那就是神劍劍身上出現的火紋越多,那麼降臨的火種也會越多,雖然並非完全準確,但也大致如此。

「真的有七道啊!去年五道火紋就降臨了三枚火種,難道今年能突破這個數字?」有些雲氏族人興奮地叫道。

要知道,雲家堡這數十年來,每次降臨的火種最多也才三枚,甚至有幾次才降臨一枚火種,如果這一次真能超過三枚,那真是意外之喜了。

雲殊雖然沉浸在劍氣決的修鍊之中,可卻也留了一絲意識時刻關注著外界的動靜,此時聽到練武場上響起的喧鬧聲,遂也停止了劍氣決的修鍊。

恰在此時,堡主雲淵也走了過來,他掃了一眼盤膝而坐的六人,然後鄭重的說道:「劍火即將降臨,你們不需要有其他的動作,劍火會自擇主人,我剛剛講的注意事項,你們千萬不要忘了!」

說完,雲淵又再次警告的看了一眼雲殊。

雲殊心中苦笑,若他還是之前的雲殊,孤注一擲之下還真有可能做出劫奪火種的事情,只是此時的他又怎會為了劍火而丟了性命?

隨著另外五個少年點了點頭,雲殊將目光再次彙集到了天空中那柄神劍之上,心中微微帶著些激動的期待著火種的降臨。

又過了數息時間,神劍劍身之上原本有些微弱的火浪到此時已經極為清晰,就彷彿七個火圈緊緊的套在劍身之上。

「咻!」

雲殊彷彿聽到了一聲極為清亮的劍嘯,隨即那七個緊緊套在神劍劍身之上的火圈唰的如同炮彈一般,順著劍鋒激射而出。

這七個火圈剛剛脫離神劍劍鋒,頓時如同煙花一般爆炸了開來,隨即無數星星點點的火焰如同流星一般朝著未央大陸散落而來。

「來了,凝神靜氣!」

耳邊再次傳來雲淵的渾厚的聲音,雲殊連忙平復了一下微微有些激動的心情,抬眼望天,靜等火種降臨。


這無數星星點點的火焰,或三個一團、或五個一堆,朝著大陸各地灑落下去,其中就有數堆朝著雲家莊的方位而來。

神劍高懸未央大陸數百萬里上空,因此這火焰降落的速度雖然極快,可也並非一時半會兒就能立馬降落下來的。

又等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候在雲殊六人身邊的雲淵,臉色忽然變了,變得極為凝重!

「這……這是……」

「八……八字火?」

與此同時,練武場中還響起了兩個極為詫異驚喜的聲音。

其中一人就是之前與雲淵說話的那個中年人,另外一人則是雲濤的父親,同時也是雲家最後一名劍師。

他們身為家族劍師,言行舉止之間莫不是表現的極為沉穩自信,可此時卻再也保持不了平日里的穩重,慌忙奔上祭台,來到了雲淵身邊。

「堡主,那真的是八字火?」那個中年人首先忍不住開口問道。

雲淵凝視著那漸漸降臨的火種,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繼而又提醒道:「不要高興的太早,百里城可不僅僅只有我雲家堡一家!」

聽到這話,那中年人與雲濤的父親對視一眼,臉上也露出一縷憂慮之色。

此時,練武場中一干雲氏子弟被家族三位劍師突然間地舉動弄得迷惑不已,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他們大多數只知道劍火,這八字火為何物卻是不太清楚。

倒是有幾名實力達到劍氣九層境界的家族長老站起來出言解釋道:「劍火只是一個統稱罷了,實際上劍火也有高低強弱之分。按照品質高低,劍火可分為三葉劍火、八字劍火、以及燭光劍火!你們平日里所常見的劍火都只是最下等的燭光劍火罷了!」

「三葉劍火,八字劍火,燭光劍火?劍火中竟然還有這般分類!」雲殊也是第一次聽到劍火的劃分,心中默念了幾遍,將它們牢牢記在了心底。

此時,練武場中又有人提問道:「那它們之間又有什麼區別,又該怎麼區分?」

「區別?最大的區別就是他們的效果!三葉劍火我沒見過,也不知道!可這八字劍火咱們雲家堡中就有人擁有!」


聽到這話,不少人議論了起來,他們從未聽說過家族裡有誰擁有八字劍火。

好在,那家族長老也沒有賣關子,頓了頓就直接說道:「那就是咱們偉大的堡主以及另外兩位劍師強者!而這八字劍火就是突破到劍師級強者的必要條件之一,若只是燭光劍火,是永遠沒有進階劍師的可能的!」

話音一落,場中頓時響起更熱鬧的議論聲,不少人臉上還露出了沮喪的神色,這些人大都已經凝聚了劍火,而且都是燭光劍火,這豈不是代表著他們將沒有進階到劍師級的可能?

那名家族長老對此早有預料,他又笑著說道:「你們已經凝聚了燭光劍火的人也不要灰心,劍火並非一成不變的,等你們達到了劍氣九層境界,就可以以劍氣蘊養劍火,還是有極大可能將燭光劍火的品質提升到八字劍火的!」

「而且!」

家族長老的話音再次一頓,然後又繼續說道:「八字劍火對於戰鬥力的提升也遠在燭光劍火之上,燭光劍火只能進行一次爆發,可八字劍火卻能同時進行兩次爆發,兩次爆發的威力那是極為恐怖的!」

雲殊聽到這裡也是暗暗點頭,他已經弄明白劍火爆發的原理了,那完全是幾何倍數的提升。

比如假若原本的戰鬥力是十,而劍火爆發增幅的威力為兩倍,那麼一次爆發后戰鬥力就變成了二十,兩次爆發后就變成了四十,這威力增加的的確恐怖!

而且這也只是一個假設,據云殊判斷,劍火一次爆發增幅的威力應該在兩倍以上,那樣的話兩次爆發后的威力會更加恐怖。

「至於如何區分八字劍火與燭光劍火,這很簡單,從形態上就完全可以區分!」

練武場中再次傳來家族長老的聲音,他將手朝夜空一指,繼續說道:「八字劍火是由兩道火焰構成,這兩道火焰一左一右,形態上很像一個『八』字,因此得名八字劍火,就像那樣!」

雲殊也朝著夜空望去,原來不知不覺間,劍火已經降臨到了距離地面極低的位置,以雲殊的眼力已經可以看清那些火焰的形狀了。

在這些星星點點的火焰中,正中央簇擁著一朵形狀奇特的火焰,正如那家族長老所說,和『八』字極為相像。 數堆星星點點的火種看起來是朝著雲家堡落下,但這不過是錯覺而已,其實它們落下的真正方位是百里城方圓數百里地域,雲家堡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

且不說那些實力微薄,沒有劍師強者坐鎮的家族,就是實力在雲家堡之上的都還有兩家,因此這八字劍火最終歸屬至今還未可知。

練武場中,所有雲氏子弟都緊張地盯著那被簇擁在最中央的八字火種,不知它最終會花落誰家。

祭台之上,雲淵滿臉凝重之色,目光也在隨著那八字火種而動。

他身為劍師級強者,體內的劍火自然也是八字劍火,可他的八字劍火卻是從燭光劍火進化而來,已經沒有了再進一步的潛力。

但此時夜空中的那枚八字劍火火種卻不一樣,它還有著極大的潛力,就是更進一步成為三葉劍火也並非不可能。三葉劍火的效果還在八字劍火之上,一旦雲家堡能有一位擁有三葉劍火的子弟,那麼此人日後就算達到劍師七重乃至更高境界也並非不可能。

劍師七重境界的強者有多厲害?可以這樣說,只要雲家堡能有一名劍師七重境界的強者,在這劍師七重境界強者的有生之年,雲家堡都必定會是百里城附近的最強勢力,不會再有任何家族能與雲家相比!

如今雲家堡面臨的這些困境,對一個劍師七重境界的強者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落下了!落下了!」

練武場中,有人神色激動地喊道,同時他的手也顫抖著指著夜空中降臨的火種。

那數堆火種往下再次降落了片刻之後,明顯有了分離的趨勢,其中一小團脫離了隊伍,朝著東方某個方向射了過去,但是被簇擁在最中央的八字火種依舊朝這邊落下。

這一小團火種分離之後,其他火種像是收到了什麼信號一般,紛紛脫離隊伍,朝著百里城四面八方射去,而雲家堡練武場中所有人的心也都提了起來。

「一定是我雲家堡的,一定是!」不少人心中暗自想道,雖然八字火種就算降臨雲家堡也與他們沒有關係,可是宗族強大了,他們才會活得更好!

無數團火種紛紛脫離,到最後數堆火種之中只剩下了那最大的一堆,不過這些也並非都是屬於雲家堡的火種。

終於,這最大的一堆火種也分裂出了大約三分之一大小的一團,然後朝著西方疾射而去。

「那是千山堡與石頭堡的方向!」雲淵瞬間判斷了出來,與身旁的中年人對視了一眼,懸著的心也微微放下。

這兩家的實力都在雲家堡之上,其中千山堡更是與雲家堡交惡,八字劍火如果落在他們手中,以後雲家堡的日子定然不好過。

好在那八字火種並沒有隨著那一小團火種而去,這相當於去掉了一個強勁的競爭對手。

「又要分離了,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希望八字火種最終降臨到我雲家堡!」雲殊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八字劍火的火種,因此很快發現那堆火種又有分離的趨勢。

只見,原本密集的擠在一堆的火種,忽然以八字劍火火種為中心,裂開了一道細小的裂縫,其他人的注意力也都在這八字火種身上,因此也都第一時間察覺到了這個異象,也都知道最關鍵的時刻來臨了。

在雲家堡眾人的注視下,那一道微小的裂縫越來越大,終於最後一堆火種也分裂成了兩半,各自朝著兩個方向射去,其中之一徑直朝著雲家堡落下。

「八字火種呢?」有人情不自禁的問道,剛才注意力放在分裂的兩團火種之上,一時之間沒有注意八字火種到底分到了哪一團。

「在那裡!」

一聲激動地大喊聲響起,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在那團朝著雲家堡降臨的火種最中央位置,一枚極為顯眼的火種倨傲的扑打著彷彿翅膀一般的兩道火焰。

雲殊甚至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被簇擁在中央,彷彿君主一般的八字火種,它的注意力是在自己的身上。

他不知道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可是這感覺是如此的清晰,讓他的心都微微激動了起來。

可是,片刻之後,雲殊面色一變!

他感覺到,那被簇擁在最中央的八字火種,忽然傳遞出一股極為畏懼的意念,繼而這枚八字火種那彷彿翅膀一樣的火焰微微一扇,隨即閃電般的離開了那一小團火種,朝著西方逃竄而去。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又再次分離了?」

練武場中所有人目瞪口呆,面對著突如其來的變化,他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怎麼會這樣?明明是朝著我雲家堡而來!」雲淵身旁,那名中年人劍師嘴裡喃喃自語,他有些不願意麵對這個現實。

一個可能成為劍師七層境界強者的子弟與雲家堡擦肩而過,這其中的失落可想而知!

雲殊也呆在了那裡,他不知道方才他的感覺是否真實,可就算是真的,他也難以理解,究竟是什麼讓那八字火種如此畏懼!

火種雖然有靈,可也僅僅只是有一些靈性而已,基本上是不存在畏懼感的!

「而且,我能感覺到,那八字劍火畏懼的源頭,似乎在我的身上!」想到這裡,雲殊的心頭不禁蒙上了一層陰影。

就在所有人都呆怔之時,一聲厲喝猛然炸響!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