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雷雲之鳥,居然一鬨而散。

夜冰依皺了皺眉,就知道沒這麼簡單。

……

隨即,幾人便分頭去找雷雲之鳥。

「我們上那邊。」妖玲兒和段月容師兄妹二人,直接鑽進了林子里。

幾人臉上都是一副凝重的神色。

但,唯獨夜冰依沒有一絲愁容。

等到幾人都離開的時候。

夜冰依將火火放了出來。

火火剛才告訴她,說它能夠找到雷雲之鳥。

夜冰依不由想起自己初見火火時,這傢伙的威風。

接下來,火火充分的表演了鳳凰是鳥類之王的一幕。

刷——

火火變回了原體,展開龐大的雙翼,帶著夜冰依飛來飛去,瞬間行了千里。

最終在一棵參天古林之上發現了一隻停歇著的雷雲之鳥。

然後不用夜冰依出手,雷雲之鳥就在火火的威逼下,直接向她臣服。

夜冰依興奮的拍了拍乖乖伏在然腳下的雷雲之鳥的腦袋。

「待會兒渡過雷雲之海,就靠你了!」

接著,夜冰依便去找千歌和姬流音幾人。

他們幫助了她那麼多次,她去看看他們有沒有找到。

要是沒有,她就讓火火幫忙找。

夜冰依剛走沒來步,便看到後面跟著一隻體型龐大的雷雲之鳥,向她走了過來。

微微驚嘆,她就知道,姬流音這麼厲害,又怎麼會找不到呢?

皓月和千歌兩人,將林子都給翻了個遍,都沒有看到一隻雷雲之鳥。

於是,兩人果斷來找夜冰依。

經過那麼多天的相處,皓月知道,他的小師妹很本事,運氣也很好,說不定,她有辦法呢?

兩人找到夜冰依的時候,沒想到姬流音也在。

然後便看到夜冰依和姬流音身邊跟著的雷雲之鳥。

皓月頓時驚訝的大叫:「哇咔咔!這是你們找的?為什麼我們卻連個鳥毛都沒見到?」 夜冰依嘴角一抽,看來真的很難找。

心中不由慶幸,要不是有火火,她怕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得到。

「好了,別擔心,交給我!」夜冰依對兩人一笑,很快又吩咐火火找來兩隻雷雲之鳥。

有火火在,別說一隻兩隻,就算找來這裡所有的雷雲之鳥,都不在話下。

夜冰依有些羨慕,火火好歹也是個鳥王,她如今混的,卻連靈力都消失了。

人和鳥比,氣死人了!

邪月聽到了她的心聲,嘴角狠狠一抽,好心提醒道,「蠢丫頭!你可比那隻鳥要厲害多了好吧?」

夜冰依一愣,「嗯?」

邪月翻了個白眼,「它是鳥,請問,你是誰?」

夜冰依:「……」

「我……鳥王的主人!」

「哈哈哈哈……」

妖玲兒和段月容師兄妹二人,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沒一會兒,便找到了一隻雷雲之鳥。

並且將之收服。

但是當兩人去尋找第二隻雷雲之鳥時,卻是怎麼都尋找不到了。

最倒霉的就是風飄雪和藍辭兩人了。

這兩人跑得最遠,幾乎踏遍了整片山林,但卻都沒有看到一隻雷雲之鳥的影子。

「藍師兄!怎麼辦?為什麼我們找不到?」

風飄雪剛才聽到千歌她們有說有笑,就知道她們已經找到了雷雲之鳥,心中頓時急的不得了!

「藍師兄,我們一定能找到是不是?」

風飄雪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藍辭。

看到她的這種眼神,藍辭恨不得將天上的星星都摘下來送給她。

緊緊地握著藍辭的手,風飄雪像一個鄰家小妹妹似的,對他滿滿的依賴。

藍辭的內心揪痛……他又何嘗不知她這麼想要找到雷雲之鳥,是為了什麼?

還不是為了想讓姬流音多關注她……

他心愛的姑娘啊,為什麼就不能多看他一眼呢。

他是有辦法,快速的幫助她找到雷雲之鳥,只是,這個辦法對他,有極大的傷害……

「藍師兄!飄雪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藍師兄,你說過,無論多難辦到的事情,你也都會幫我辦到的,是不是?」

風飄雪扯著他的手臂,可憐兮兮的道。

藍辭看著眼前絕美如仙的女子,突然笑了。

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語氣堅定道:「是,我說過,無論飄雪想要什麼,我都會幫你得到。」

即便是為她,丟棄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風飄雪聞言,一雙水靈靈的眼睛立即亮了起來,「藍師兄,你對飄雪最好了!」

「呵呵……」藍辭笑了笑,右手突然對準自己的心口,狠狠的一掌拍了下去。

接著,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藍辭將鮮血接在手中,畫了一個複雜的符咒,然後一瞬間,他整個人便被一團黑霧籠罩。

風飄雪驚愕的捂住嘴巴,腳步向後倒退,眼中閃過一抹欣喜!

藍師兄居然用這種方式……

哈哈哈!這次,她一定會找到雷雲之鳥,先離開這裡的。

風飄雪暗暗得意,哼!就算她們找到了雷雲之鳥又如何?

藍辭這次一定會幫她找只更大,更厲害,騎著最拉風的雷雲之鳥。 陳志凡回到家,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在自己的房間里布置下符陣,將布袋中的鬼撲滿拿了出來。

“看來你的主人很神祕,”陳志凡對着那個奇怪的雕像說道:“現在給我吐,叫我看看你的肚子裏都裝了什麼東西!不吐,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這個破罐子!”

“我們華夏自古有句話,叫破罐子破摔……”

陳志凡的最後一個摔字落下,從雕像的嘴裏不停的開始往外噴東西!腐爛的屍骨,殘缺不全的蟲子,怪異的植物,甚至還有些陳志凡都說不出來的東西。

“靠,”陳志凡被堆積如山的東西直接埋住了,“我是要你把你的主人吐出來,不是要看這些垃圾!”

怪異雕像的嘴巴跟噴泉似得不停朝外噴着東西,直到陳志凡的房間在也沒有空隙,最後才停止!

“臥槽,你給我吃回去!”陳志凡命令鬼撲滿,鬼撲滿在他的手心裏震動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反正是陳志凡現在怎麼威脅鬼撲滿,鬼撲滿都沒有了反應,陳志凡險些被鬼撲滿給氣死!

“給你吃這個!”陳志凡給鬼撲滿關注了一絲屍氣!

鬼撲滿在他的手心震動了幾下,傳來了歡喜的意思,陳志凡咦了一聲:“你有主人,震動一下,沒有主人震動兩下!”

鬼撲滿震動了兩下,隨後又吐出了一具屍骨,這一具屍骨還很完整,看樣子,死去的時間並不長,是一個年逾百歲的老年婦人!

“原來她已經壽終了!”陳志凡當即從屍骨上感覺到了屍骨與這個鬼撲滿之間的聯繫:“你願意守着你的主人,就守着吧,我每過一段時間,給你一點屍氣!”

鬼撲滿又震動了一下,將老嫗的屍骨收了起來。

陳志凡將鬼撲滿收起來,費力的從垃圾堆裏爬出來,頂着一頭髒污,走到地下室:“我有點垃圾要處理,誰願意幫我一下,最好來三四個人!”

零帶着三個白屍走了出來:“主人,我們幫你收拾!”

等零看見陳志凡房間裏的垃圾之時,面無表情的殭屍臉都不禁顫抖了起來:“主人,以後每過一週,零幫你收拾一次垃圾!”

“我都不回家住,哪裏有垃圾?這是一點失誤!”陳志凡無語,誰知道那個鬼撲滿只吐東西,叫它吃回去,它就不理自己。

要是知道鬼撲滿裝了一肚子垃圾,他肯定不會選擇自己的房間去檢查鬼撲滿!

零索性又從地下室叫了幾個人,七八人一起這才合力將陳志凡房間的垃圾收拾乾淨,現在陳志凡的房間其臭無比,他自己都不願意邁進去!

“志凡!”軒轅龍飛看着院子裏多出來的垃圾山:“這些怎麼處理?”

“焚化!”陳志凡道:“多是屍骨,全都燒了!”

陳望站在樓梯上,對着兒子招手:“小凡,你來!”

看見自家的爹臉色凝重,陳志凡趕緊走了過去,跟在陳望的身後走進了陳望的房間,“爹,找我有什麼事情?”

陳望說道:“你剛纔拿出來的東西給爹看看!”

“咦,爹,你不簡單啊,我佈下了符陣,你還能發現?”陳志凡雖然驚奇,還是老實的將鬼撲滿拿了出來!

陳望的臉色很難看,“剛纔那具屍骨,給我看看!”

鬼撲滿當即吐出了老嫗的屍骨!

“花慕蝶慕!”陳望不禁叫道:“居然真的是她!”

“那豈不是沒有勁多的消息了?”陳志凡聽見花慕蝶慕的名字,就知道自家老爹爲什麼那麼的驚訝了,據說花慕蝶慕能指引他找到勁多,現在花慕蝶慕死了,意味着線索就斷了:“爹,會不會有新的花慕蝶慕出現?”

“很難!”陳望看着老嫗的屍體,不由的低吟一句:“你怎麼就死了呢?你不是應該……”他的後半句話戛然而止。

陳志凡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老爹:“應該什麼?”

“沒什麼!”陳望回道,花慕蝶慕死了,勁多的消息也只有他自己掌握的那一條,陳望將鬼撲滿遞給兒子:“屍體我來處理,這個小玩意,你留着玩吧!”

陳志凡接過鬼撲滿,不由得叫了一聲:“爹,那,那件事怎麼辦?”

“等!”陳望只給兒子丟下了一個字,他轉身從自己的櫃子裏取出了一個瓶子,灑出一些粉末,灑在了花慕蝶慕的屍體上,老嫗的屍體漸漸的縮小,隨即消失了!

“這個鬼撲滿會吞人啊!”陳志凡問道:“我拿它怎麼辦?”

陳望說道:“你成爲它的主人,就能控制它了,它沒有主人操控,一般不會自動吞噬別人,之前,它以爲吞下人進去,。它的主人就能復活!這小東西跟着花慕蝶慕已經很久,早已產生了靈氣,說起來,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寶貝,一般我們的收納袋裏,都只能收納死物,這個鬼撲滿卻是不同!”

聽完父親的解釋,陳志凡只好給鬼撲滿再度灌輸一些屍氣,隨後收了起來:“我又不用吃活物,要裝什麼活物啊?”

陳望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兒子:“搬家啊,藏美啊,藏人啊!用途大了去了!”

“我用得着藏美?是不是爹藏在什麼地方了?拿出來叫我瞧瞧?我不給娘告狀!”陳志凡故意提高了一點兒聲音。

“你這個破孩子,去跟你妹妹一起修煉,還有那個練冰系功法的女孩兒,你也別總冷落別人。”

還有阿寶,這可是咱們陳家第一個孩子!”

“爹啊,我知道了!”陳志凡趕緊逃之夭夭。

望着兒子的背影,陳望卻是笑出了聲:“咱們兒子,還挺可愛的!”

雕像幽幽的出聲:“花慕蝶慕怎麼會死呢?你剛纔看過死因了沒有?到底是因爲什麼而死的?”

“一點也看不出現,不管她是爲什麼而死,但是現在總歸是死了,那件事的線索就變得縹緲了!”陳望道:“我打算跟孩子出去找一圈,沒有勁多,他就不能完全的覺醒,咱們兩家幾百年纔出了這麼一個準傳人!”。” 她要讓她們看看,她風飄雪,才是最強的,最配得上流音的!

和鬼羅門做完了交易之後,藍辭的面色蒼白,暫時不能夠說話,但他還是拚命,壓下喉中的那口老血。

牽著風飄雪的手,信誓旦旦道,走吧……咳咳……我帶你去實現願望。」

風飄雪大喜,「哈哈哈!謝謝藍師兄!」

「藍師兄,你的臉色好難看啊,你有沒有事?」

看著藍辭蒼白的臉色,風飄雪眼中閃過一抹擔憂,楚楚可憐的小臉,滿是真切。

畢竟藍師兄有個好歹,以後誰來保護她?

藍辭卻被她這麼一關心,眼中瞬間閃過一抹欣喜!

頓時覺得,所有的痛,耗費的苦心,都是值得的。

連傷也給忘記了。

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搖了搖頭,「別擔心,我很好,飄雪,走,我這就帶你去找雷雲之鳥。」

頓了頓,又道,「而且,還找最大,最厲害的那隻。」

「嗯!」

不得不說。

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風飄雪乖巧的點頭,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和鬼羅門做完了買賣之後,藍辭便擁有超強的能力感知力。

實力瞬間變得強大,很快就能找到雷雲之鳥的藏身之處。

兩人很快就找到了一隻體型龐大的雷雲之鳥。

藍辭道,「飄雪,你看,這隻就是雷雲之鳥的王了,我把它捉回來,送給你。」

他的超強能力也是有限的,所以要速戰速決,將雷雲之鳥給抓過來,給風飄雪當成坐騎,渡過難關。

他抓的這隻雷雲之鳥,是最大的,是個王者。

藍辭笑了笑,他覺得,應該不需要找第二隻雷雲之鳥了吧?他和飄雪兩人,乘坐這一隻,就可以了。

但是風飄雪很快就看向他,眨了眨眼,問道,「藍師兄,你為什麼還不找?」

突然笑嘻嘻道,「等會兒我讓流音跟我一起乘坐這隻雷雲之鳥王,他一定會很開心的吧?!」

「我……」藍辭剛想說,他其實是想和她坐一隻,但是看風飄雪揪著的眉頭,他默默的將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

點了點頭,苦澀道:「我這就去找……」

藍辭去尋找第二隻雷雲之鳥的時候,他的超能力,已經用完了。

身形開始搖搖晃晃。

風飄雪卻是滿臉欣喜的摸著剛到手的雷雲之鳥,絲毫沒注意到他的不對勁。

當然就算注意到了,她也不會多說些什麼。

因為這一切,都是他自願的。

藍辭不禁苦澀一笑,他這麼做,究竟是正確的嗎?

「……」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