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也不能逼迫自己啊,慢慢來;我相信上天不會讓東瀛人的陰謀得逞的,你一定會想到辦法的!”王妍安慰道。

楚羽寒回過頭看着她笑道:“你說的對,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

而這個時候,東瀛人已經將滬城的計劃稟報給了國內,內閣的大臣們對於這個計劃充分的肯定;而且對於九菊一派天皇陛下也給了極佳的讚譽!

最豪華的總統套房內,山田兵次郎手裏拿着國內傳來的傳真,看完之後笑着對松本和剛說道:“松本長老,對於你的計劃天皇陛下給予了極高的讚譽;首相先生讓我們馬上開始動工,盡一切力量完成環球金融大廈!”

“我知道了,不過剩下的都是山田君你的事情了!”松本和剛看着山田兵次郎說道。

“嗨,松本長老請放心;我們一定按計劃施工的!”山田兵次郎很認真的說道,東瀛人對於天皇的命令那是不敢有任何違抗的;雖然現在的大和民族已經不是天皇統治時代了,可是東瀛的天皇那是一個民族的精神象徵;對於天皇的命令一般人是不敢違抗的。

“山田君,聽說這工程是華夏方面承包的是嗎?”

“是的,這是中方的附加條件!”

“那你記住一定要嚴格監督,千萬不能出一點差錯!”松本和剛很嚴肅的說道,這件事情如果出現了差錯,那麼他們都要受到處罰,這是他所不想看見的。

“嗨,請松本長老放心;如果出任何差錯,我一定切腹向天皇陛下謝罪!”山田兵次郎看着松本和剛說道。

“呵呵……那我們就等着華夏的滅亡吧!”松本和剛陰險的笑着說道。

這是山田兵次郎上前幾步,曖昧的笑着說:“松本長老,我已經給你準備了兩個華夏的小明星;您慢慢的享用吧!”說完臉上露出極度猥瑣的笑容,這也是東瀛男人所特有的!

“呦西,山田君真是善解人意啊;我一定會在首相大人面前給你美言的!”松本和剛臉上也露出**的笑容,那原本就滿臉皺紋的臉,這時候顯得更加的噁心了。

山田兵次郎彎着腰走了出去,不一會兒兩個穿着十分性感的華夏年輕女子走了進來,而松本和剛在已經等不及了,看見這兩個小明星,立刻撲了上去;一時間整個房間裏面充滿了****!

黃浦江邊閃爍着璀璨的燈光,韓芊瑜挽着楚羽寒的手在江邊散着步;蘇小小和王妍今天逛了一天的街,所以這個時候正在酒店裏面休息呢。看着富饒美麗的滬城,楚羽寒真是感慨萬千啊!

“東方明珠在晚上看着還是很美的!”韓芊瑜指着江那邊的東方明珠電視塔說道,楚羽寒也看着那滬城的標誌性建築,在這夜色之中它真的像一顆明珠一般照耀着整個城市。

看着東方明珠電視塔,楚羽寒好像想到了什麼;不過是很模糊的一點東西!

晚上的江邊還是有點冷的,楚羽寒摟着韓芊瑜說道:“我們回去吧!”韓芊瑜不捨的看着東方明珠嘆道:“現在的第一高樓,馬上就要淪爲第二高樓了;可惜滬城的第一高樓卻不是華夏自己建造的!”

“我好像想到了!”楚羽寒突然興奮的說道!

韓芊瑜疑惑的看着他,不過楚羽寒卻捧着她的臉說道:“多虧了你,要不然我還真的沒這麼快想到!”

韓芊瑜看着楚羽寒的笑臉就知道他一定是想到了什麼關於怎樣對付環球金融大廈的事情,於是也跟着他一起高興;因爲她知道楚羽寒爲了這件事情這幾天都沒有好好的休息過,現在終於有了頭緒了! 一直以來楚羽寒都在想着怎樣徹底的讓東瀛人的陰謀消失,也就是讓環球金融大廈的風水發揮不了作用;可是這是不可能的,因爲環球金融大廈這樣的建築其風水所產生的煞氣是不可能發揮不出來的,既然它一定會發揮出來,那麼就只能壓制了。

韓芊瑜的一句話提醒了他,那就是環球金融大廈是滬城的第一高樓,其高度比東方明珠電視塔還要高,那麼它所產生的刀刃煞氣不是一般的東西能夠承受的住的;不過楚羽寒卻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建一座比環球金融大廈更高的樓,不過這棟樓楚羽寒打算用圓柱形建築;因爲這樣就能抵擋住環球金融大廈的刀刃煞!

只不過雖然這個刀刃煞解決了,可是那龍脈被鎖的事情到現在他還沒有頭緒!這也是目前爲止最爲困難的事情,因爲龍脈被鎖那是很難化解的。楚羽寒現在還沒有想到自己設計的這個第一高樓要建在哪裏,才能化解龍脈被鎖的情況。

回到酒店,楚羽寒打電話給蕭正天和袁飛揚,在得知楚羽寒想到了辦法解決環球經貿大廈刀刃煞的事情之後,兩人急忙趕到了楚羽寒所在的房間。

看着兩個老頭氣喘吁吁的樣子,楚羽寒讓韓芊瑜給他們一人到了一杯水;蕭正天喝了點水,焦急的問道:“是不是有什麼辦法了?”

楚羽寒將自己剛纔畫的大樓草圖給他們二人看了之後,說道:“可以建一座比環球金融大廈還要高的大樓,而且必須要用這種形狀!”

兩人看着楚羽寒畫的草圖,那是一棟螺旋式上升的大樓,整體造型就好像巨龍纏繞一般。須知風水對待煞的方法講究轉、換、化、擋、反。此樓螺旋設計,就像太極拳一樣,四兩撥千斤,無論什麼刀煞、槍煞均能化爲無形,並能吸納周圍氣場向上。

蕭袁二人也是風水大師,所以一看到楚羽寒的這個草圖就明白了其中的奧妙,這時蕭正天說道:“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其實他們沒有想到那是因爲他們一直在想着如果將環球金融大樓的刀刃煞不傷到金茂大廈,卻從來沒有想到再去建一棟樓去壓制它的風水。

如果不是韓芊瑜的話點了他一下,楚羽寒也不會這麼快就想到的。因爲之所以環球金融大廈有着這麼強的煞氣那是因爲他是滬城的第一高樓。它能夠對金茂大廈造成傷害就是因爲他在高度上穩穩的壓制了住了金茂大廈,可是如果有一棟樓能夠在高度上壓制住它的話,那麼剩下的就不是很難解決了。

“小楚,這棟樓要建在哪裏呢?”袁飛揚問道,因爲這可不是隨便建的,要知道環球金融大廈的地址已經穩穩的鎖住了龍脈,所以這棟大樓的選址至關重要!

楚羽寒知道他倆肯定會問這個問題的,可是這個問題他也沒有想好,於是說道:“暫時還沒有想到,因爲必須要化解龍脈被鎖的風水格局,這必須要慎重啊!”聽了楚羽寒的話,兩人都點點頭,然後蕭正天拿着那個草圖說道:“這件事情我看還是要讓上面知道,不然肯定是不行的!”

“等我想到了再告訴你們!”楚羽寒說道。

送走了蕭正天和袁飛揚,楚羽寒看着茶几上的那張滬城地圖,他看着環球金融大廈的位置,心裏不知道爲什麼堵得慌,因爲這環球金融大廈始終就好像一把軍刀一樣立在那裏。

“既然你想要一劍封喉,想要斬我長江龍首;那麼我就來個請刀入鞘。你九菊一派想要鎖我龍脈,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楚羽寒看着那地圖自言自語的說道。

這時他突然瞥到了地圖上的一個位置,看到這個位置後楚羽寒的嘴角突然浮現出了一絲笑意,因爲他終於發現了可以完全剋制住東瀛人陰謀的辦法了。這個地方與金茂大廈、環球金融大廈成品字形;在龍脈的脊背之上。這個地方完全的當掉了雙刀直插魚肚的風水格局,不僅僅如此而且還使陸家嘴這條龍脈徹底的騰飛起來了。

滬城**大樓最頂層的那間辦公室裏面,趙強手裏面拿着一張圖紙很恭敬的站在辦公桌前,在辦公桌後面坐着一位五十來歲的中年男子,他雖然坐在那裏批閱着文件,但是身上依然散發出一種駭人的氣勢;他就是滬城的市委書記韓攻;它不僅僅是市委書記這麼簡單還是全國最高層的二十五位領導人之一。

“怎麼樣,看你的樣子好像已經有結果了!”韓攻看着趙強,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雖然他是笑着說話的,可是趙強還是感受到了一股威壓,那就是長期身處高位的壓力。

“是的韓書記,我們已經想到了解決的辦法!”趙強笑着說道,現在他心裏可是有些感激楚羽寒這個小夥子的,沒想到他居然這樣的厲害;短短的半個月之內就已經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說來聽聽,你們打算怎麼應對!”韓攻看着他問道,自己身爲滬城的一把手,可是居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這讓他大爲惱火,而且也承受着很大的壓力;現在聽說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所以心裏面也很好奇!因爲他在事後也調查了關於環球金融大廈的設計者,聽說是東瀛最著名的風水流派九菊一派的大師。

趙強將手中的設計圖打開,遞給韓攻然後說道:“這是這設計圖!” 傲嬌總裁,你好! ,而且一棟比一棟高;其中最矮的那棟就是金茂大廈,第二的是環球金融大廈,不過最高的那棟樓他就不知道的,而且那構造十分的奇特!

“難道你的意思是要建造這樣的移動大樓?”韓攻看着趙強問道,不愧爲國家領導人,一問就問到了點子上。

“是的,韓書記!這棟大樓就是解決這次問題的辦法!”趙強笑着說道。

“那你可以給我解釋一下嗎?”韓攻有些疑惑的看着趙強問道。

不過這時的趙強卻有些不知所措了,因爲這個設計圖是蕭正天交給他的,當時蕭正天只說了按照這設計圖上的位置和造型來建造就行了。不過卻沒有告訴他是什麼原因,當時趙強也是一時高興忘了問;可是他沒有想到韓書記會這麼問他。

“這個韓書記,這個設計圖是來自金陵的一位風水是設計的,我也沒有理會其中的意思,不過據說這位風水師在風水堪輿上的造詣十分的精深,就連南蕭北袁也是自愧不如的!”趙強解釋道。


“那你就將他給我請來,我要聽聽他的解釋;這件事情我們一定要有足夠的把握才行!”韓攻很嚴肅的說道,他是滬城的市委書記,他必須做到萬無一失;因爲他承擔不了失敗的責任。

“好的!”趙強很恭敬的回答道。

等趙強出去之後,韓攻看着桌子上的那張設計圖,自言自語的說道:“這真的能行嗎?”

他不太懂風水,可是他也知道這環球金融大廈對滬城風水的影響;當初東瀛人將環球金融大樓設計完之後並沒有曝光,高層領導間東瀛久久沒有公佈設計圖就有些疑惑了,所以纔會派商業間諜卻偷取設計圖,當看到東瀛人的設計圖紙的時候,就算他這個不懂風水的人也覺得那設計圖十分的怪異,因爲那環球金融大廈的設計圖就好像兩把軍刀拖着太陽。

當高層請來國內最著名的風水師南蕭北袁觀看的時候,兩人才看一眼就發現了問題;華夏領導們這才知道了東瀛人的狼子野心,所以這纔有了這次的玄學交流會。

這件事情發生之後,韓攻也一直承受着很大的壓力,因爲他是市委書記肯定是要負責任的;雖然他也是無辜的,可是政治就是這樣,總要有人來承擔的。可是現在沒想到居然有了解決的辦法,這怎麼能不讓他高興呢?韓攻高興倒不是因爲自己不用再承受上級的壓力了,更主要的是解決了滬城的風水,徹底的解決了這次的危機。

趙強走出**辦公大樓,就給蕭正天打電話,讓他聯繫楚羽寒,因爲韓書記要親自聽他講解這個設計圖的道理;對於這個蕭正天也是理解的,因爲這件事情肯定是不能出差錯的,哪怕百分之一的錯誤也不行。

而楚羽寒接到蕭正天電話的時候正在和王妍親熱呢,因爲事情都解決了他得心情也變得好了起來;正所謂飽暖思淫慾……就是這麼回事! 第二天一早,蕭正天就將楚羽寒從被窩裏面吵醒了;因爲他們今天是要去見韓書記的,所以可不能遲到了。不過楚羽寒對於這些當官的可沒有什麼好感,所以日上三竿的時候還在被窩裏睡大覺。

好不容易準時來到了市**大樓,楚羽寒依舊是哈氣連天的樣子,對他這個樣子蕭正天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提點一句:“等下見到韓書記可不能這個樣子啊!”在他想來多少人想要和這位全國省市的第一書記攀上關係,可是看楚羽寒的樣子好像不情願的很啊!

“知道了,蕭老你可是說了幾十遍了!”的確這一路上蕭正天都在重複着這句話,他就是害怕楚羽寒這個樣子引起韓攻的不快!他知道楚羽寒的個性,對待當官的都沒有什麼好態度,這是很難改掉的。

**辦公大樓外,以爲三十來歲戴着眼鏡的青年正站在那裏等着蕭正天,他就是市委第一大祕王浩,在這滬城也是很有影響力的人啊;別看他只是正處級,可是他確是韓攻的祕書,也可以說是領導最信任的人了。

“蕭大師來了,裏面請呢?”王浩笑着說道,雖然他是滬城的風雲人物,可是待人接物卻十分的到位,從來不依仗自己的身份,很是平易近人。

“王祕書請!”蕭正天笑着說道。王浩看着楚羽寒,心裏有些疑惑,難道這位就是蕭正天帶來見韓書記的人物,可是好像比自己還年輕啊。做爲領導祕書,他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但是看到楚羽寒的年齡還是被震驚了!

蕭正天自然也是看出了王浩的震驚,笑着說道:“王祕書,你不要看小楚年輕,可是在風水上的造詣就算是我和老袁也是自嘆不如啊!”蕭正天一點也不虛僞,直接說出了楚羽寒的厲害之處,這纔是真正的大師啊!

聽蕭正天這麼說,王浩忙伸出手來,笑着說:“楚大師您好!”楚羽寒也不會不給面子,因爲他覺得王浩這個人還是很不錯的,於是與他握着手說道:“王祕書好啊,蕭老剛纔的話謬讚了!”

“能夠得到蕭大師這樣的評價,可見楚大師的厲害之處啊;這次的事情多虧了楚大師啊!”本來這些話不該王浩說的,可是最爲領導的祕書,他還是要感激楚羽寒的。

王浩將楚羽寒和蕭正天領到了市委大樓的小會議室裏,推開門這會議室裏面已經做了十幾個人了,這些人都是滬城市的主要領導,也就是滬城市的市委委員!這些人之中不少都是認識蕭正天的,見他身後跟着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年,都有些疑惑;就連韓攻也是疑惑的看着楚羽寒。

“各位領導,這位就是這棟大樓的設計者楚羽寒,雖然很年輕,可是卻是難得的風水高人。今天將他請來就是要讓他給大家講解一下!”蕭正天站在臺上嚴肅的說道,這時那些高官看着楚羽寒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樣了,有的帶着疑惑、有的帶着震驚。

楚羽寒走上臺,笑着說道:“我知道更爲領導可能覺得我很年輕;也許在很多人眼中都認爲風水一行都是年齡大的居多;其實這就跟政治是一樣的,因爲年齡越大代表的經歷也就越多。可是我也不得不說凡是都有特例,當然我不是說我是特例,但是我今天來這裏就是爲了讓各位領導明白我的設計的,因爲這可是關係着整個滬城的安危,所以我是不可能開玩笑的,我雖然年輕,但是也不敢那這個事情開玩笑!”

韓攻在聽完楚羽寒的話之後,點了點頭;這時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了楚羽寒的身上。楚羽寒走到那副被整理好後的設計圖前,指着環球金融大廈說道:“大家都知道,這棟大樓的形狀很像兩把軍刀託着太陽;而且這兩把軍刀的刀刃直衝金茂大廈!總所周知,這金茂大廈可是滬城的標誌性建築;起到了鎮壓滬城風水的效果。可是現在這環球金融大廈不管是外型上還是高度上都死死的壓制着金茂大廈!”

“而且這環球金融大廈的選址正好在陸家嘴的正東方,那個地方是鎖龍之處,不但鎖住了龍脈,而且還形成了雙刀插魚肚的風水格局;不僅如此而且還有着斬斷長江龍脈的作用,可以說東瀛人的用心十分的險惡,這時存心要忘我華夏啊!”

聽了的楚羽寒的解釋,在座的都露出了一股憤然之色,對東瀛人的恨意油然而生;甚至有的領導已經坡口大罵了起來。

“咳咳……”這時韓攻咳嗽了幾聲,然後看着楚羽寒說道:“小楚啊,那你給我們講解一下你的設計是怎樣阻止東瀛人的陰險用心的!”韓攻不稱呼楚羽寒楚大師,而是叫小楚,就是爲了讓楚羽寒覺得他有意要和自己親切近的。

聽了韓攻的話,所有人都看着楚羽寒,因爲這纔是問題的關鍵所在。楚羽寒看着衆人急切的目光笑着說道:“大家肯定很奇怪,爲什麼這棟樓的造型會這樣的奇特;我之所以要將它設計成螺旋形就是爲了化解全球金融大廈所形成的刀刃煞。而且這棟樓從上往下看就好像刀鞘一樣,這叫做:雙刀入鞘!”

“因爲這樣就可以完全的化解掉刀刃煞的危害,從而保住金茂大廈;還有就是這棟樓的選址;正好位於龍脊之上,和金茂大廈以及環球金融大廈成品字形;這能夠讓龍脈擺脫鎖龍局的束縛,從而龍騰四海!”


楚羽寒說完,底下的那些高官們都看着楚羽寒有些難以置信,因爲這樣的一個極度陰險的風水格局居然被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輕易的化解了,一時間所有人都有些接受不了,可是卻都沒有辦法辯駁,因爲他們當中或多或少的都有和風水師接觸過,自然知道楚羽寒說的沒有錯!

“很精彩,小楚這次功不可沒啊!”韓攻笑着站起來說道,他雖然不懂風水,可是聽了楚羽寒的話也覺得有道理;所以對這個年輕人更加的好奇了!

“至於這大樓命名的事情嗎,那就是韓書記和**的事情了!不過最好再點動工爲好!”

“這大樓我看就叫‘滬城中心大樓’好了,我相信這棟大樓一定會成爲滬城新的標誌的! 紅塵俠客傳 ,有什麼要求儘管說,我個人和**都會滿足你的!”韓攻笑着說道,最讓他頭疼的問題解決了,他現在心情也輕鬆了很多,這一切都得益於這個年輕人啊!

楚羽寒看着韓攻,想了半天說道:“這棟大樓到時候對外招標承包商,能不能算上韓氏集團!”

“呵呵,好!如果韓氏集團真的有實力,那麼獨立承包也是可以的!”韓攻很爽快的答應了,這種簡單的小事,他一個市委書記開口,哪一個敢反駁的啊!

“那就先謝謝韓書記了!”楚羽寒笑着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小楚好像是從金陵來的吧,而且韓氏集團好像也是金陵的本土企業吧;小楚這是在用滬城的資本爲金陵謀發展啊!”韓攻笑着說。

楚羽寒倒是沒有想過這麼多,他只是知道韓氏集團好像也涉及到了房地產行業,所以就隨口說了一句,他也是想要讓韓芊瑜多賺一點錢而已;沒想到韓攻居然這麼跟他開玩笑。

“等下次見到了謝省長,一定要跟他好好提提!”韓工笑着說。

“韓書記這話可就冤枉我了,我也只是想讓自己的朋友多賺一點而已!”楚羽寒點出了自己與韓氏集團的關係,韓攻也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這時滬城的楊市長走過來笑着說道:“書記,看到小楚這麼年輕就這麼的厲害;我發現我們都老了!”其實他也才五十來歲,可以說真是年富力強的時候;不過跟楚羽寒相比也算是老的了,因爲像楚羽寒這樣年輕的人的確是僅此一個了。

“楊市長可是過獎了,我也只不過是碰巧而已!”楚羽寒謙遜的說道。

“小楚不比謙虛,真麼多風水界的能人聚集在一起,但是卻被你解決了,足以看得出你的厲害之處。年前人謙虛是好的,可是如果過分的謙虛就是虛僞了!”楊市長說道。

楚羽寒自然不會去跟他爭論什麼,和在做的這些高官們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看着楚羽寒的背影韓攻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道:“真是年輕就是資本啊!這個年輕人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啊,千萬不要小看這這些風水師,他們可是有着異於常人的本事的!”

“是啊,這些人都不簡單啊!”楊市長也跟着感嘆。

”他讓我想到了當初成祖身邊的那位陳先生,當初他也是很年輕啊,而且也是厲害非常啊!”能夠做到韓攻這個位置,對於一些事情也是知道一點的,所以他纔會發出這樣的感嘆。而且他對於風水這一行業更加的疑惑了! 滬城的事情解決之後,楚羽寒難得的休息一天;他只是從風水的角度提供了自己的建議,不過接下來就要看**的知心力度了,不過對於這種事情**恐怕會極度重視的!

楚羽寒想到三女都想着坐遊艇出海,於是他就向蕭正天打聽怎麼樣能夠買到遊艇;蕭正天見他要買遊艇,於是就帶他去找自己的朋友,也是江南造船廠的董事長。對方見楚羽寒也是一個風水師,所以十分的客氣;直接就給他解決了這個問題,而且價格還十分的便宜。

似乎在現代社會,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風水之說了,尤其是那些有錢的商人;雖然現在大陸風水這一行還處於半隱祕狀態,可是他知道照這樣發展下去,恐怕總有一天會合理合法的出現在大衆面前的。

江南造船廠的董事長不僅僅給楚羽寒解決了遊艇問題,而且還招人親自教他怎麼操作,並且連駕駛證都解決了;爲了表示感謝,楚羽寒也幫他看了面相算了八字給他提點了幾句;而那個董事長則十分的高興!

要知道風水師大多都是以看風水爲主,主要也就是看陰宅和陽宅或者是調整一下居室的風水;可是極少有風水師會看相算命的,但是楚羽寒卻不一樣;他不是懂而是精通!

一個星期之後,楚羽寒駕駛着自己的遊艇從滬城的港口出發了;遊艇上只有他和三個女人,他決定給自己好好的放個假,好好地陪一陪三個女孩子!

“芊瑜,我給你攬了個活!”躺在甲板上,楚羽寒笑着說。由於是在海上,所以三女都穿的十分的靚麗,尤其是韓芊瑜更是穿着比基尼盡顯完美身材啊。可以說她這樣的打扮是別人想都不敢想的,誰會想到S省的商界女神會在自己的情郎面前穿着三點式!

“什麼活啊?”韓芊瑜好奇的看着他問道。不知道爲什麼她現在的性格比以前要好了很多,變得不再那樣冰冷了,在楚羽寒面前更是大膽,這從她現在的穿着就可以看得出來,難道這就是安慶的滋潤嗎?

“滬城中心大樓不是馬上要動工了嗎?我和韓書記提了一下,希望韓氏集團能夠參與進來;他也答應了說如果韓氏集團有那個實力可以獨立承包所有的工程!”楚羽寒笑着說。

韓芊瑜也愣住了,她當然知道這滬城中心大樓是楚羽寒親手設計的;可是她沒想到楚羽寒竟然跟滬城的領導們提出這樣的要求。她做過一個預算,這滬城中心大樓最少要投資150億;如果韓氏集團要是參與進去那麼整體實力必定會提高很多的,嘴就是集團的知名度,到那個時候恐怕就不僅僅限於S省了,這對韓氏集團打入長三角地區以及進軍全國是很有好處的。

不過韓芊瑜也知道這樣的大工程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自己的韓氏集團是不可能獨吞了。雖然有市委書記發話了,可是想要在滬城立足那麼這些本土企業還是不能得罪的,所以韓芊瑜決定接下三分之一的工程;這也能夠賺上不多少了,還可以給本地的企業留下一個好印象。

“謝謝老公!”韓芊瑜笑着在楚羽寒的臉上親了一下,沒有人的時候韓芊瑜總會用嫵媚的聲音叫他老公,當然如果有別人在她還是不好意思的。


“噢,芊瑜做了什麼事啊,這麼開心!”王妍端着一盤水果沙拉笑着走過來,看到剛纔的那一幕纔開口調笑的;韓芊瑜也不羞澀,說道:“小寒可是幫我接了滬城中心大樓的工程,可是幫我賺了好幾億,當然要獎勵一下了!”

“寒寒,我們這是要去哪裏啊?”蘇小小坐過來問道,三女都穿着三點式的泳裝,這讓楚羽寒大飽眼福啊;雖然三個人的身體他都已經見過了,可是這樣的場景還是不曾享受過啊!在出海的前一晚,楚羽寒就將蘇小小給吃了;看着蘇小小幸福的淚水,他才覺得自己纔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着這麼愛自己的三個女人!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