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是由一則通向全星空的魔法消息開始的。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處於姆斯法林星系中各前線的軍官將領,包括聯邦統帥第十八和二十二星艦艦隊的雷林將軍,以及帝國剛剛從特斯拉星球那場隕石流中驚險逃出的屋大維殿下,兩個人在收聽到這則魔法訊息后的瞬間便派人立即查明了真實情況,而隨後立即向聯邦總統柯林頓和帝國皇帝奧古斯丁稟報了此事。

這則消息被列為最高機密,姆斯法林星系第一次被兩個敵對的勢力默契地封鎖起來,所有通訊消息不得傳遞,所有位於那十顆星球附近聽到這消息的軍官全部需要簽署保密協議,一時間,本來還十分熱鬧的姆斯法林星系瞬間變得無比幽靜,就連帝國的老貴族們都暫時無法再插手進去。

因為所有的通訊消息都被屏蔽了,甚至那位奧古斯丁陛下直接命令帝國魔法通訊部截斷了所有信號,而在遠處的林卡星球上。被評論家稱為最有希望帶領聯邦超越帝國的柯林頓總統也是立即讓研究院監控起所有魔法憲章來,甚至不惜將本來掌握逐漸穩定的研究院再次攪亂了幾分。

可見這則消息的可怕性。

然而這片星空何其之大,就算是聯邦和帝國怎麼封鎖,終究還是會有消息傳遞出去的,更何況那位烏爾班教皇來到了姆斯法林星系之中,於是神聖教廷也知道了這則消息。

瞬間,這位教皇大人帶來的神聖騎士團自動加入了封鎖消息的行列之中,同時在姆斯法林的普朗剋星球上進行了一番信仰傳教儀式,使那座本來破損的石門聖碑大教堂恢復了不少往日的榮光,而在儀式中。烏爾班教皇告誡所有主的信徒「不要輕信流言蜚語。不要好奇未知事物」,而那個時候站在他身後的聖女貞德利亞和天使長加百列保持了沉默,一言不發。

人們唯有可以見到教廷穿戴暗紅色的守夜者們出沒夜間,和帝國的裁決所第一次進行了讓人難以想象的親密合作。才預料到幾分不對勁。

一切都在象徵著什麼。

誰也不知道的是。除卻這三方象徵這片星空最高層勢力的人知曉那則消息外。還有一群人也知道了這個消息,這群人位於沙漠星系中,位於所有勢力的盲點之中。

在那片沙漠星系的博庫拉無人區中。一顆近半被鏤空的星空正懸浮在無盡的恐怖力量之中,外面包裹著一層層看似柔弱卻十分強大的白色光芒,和威斯敏斯特星球的神聖魔法陣極為相似,唯一有些不同的是,這些白色的光芒由一些高几千米的遊絲狀管道發出,在遊絲的末端刻畫著一些複雜的現代魔法陣,而遊絲狀管道內,則流淌著極為濃郁的力量因子。

這是徐林根據威斯敏斯特星球神聖魔法陣,加入現代魔法后改良的神佑魔法陣,依靠地核內源源不斷的力量因子來構成一個巨大的保護罩保護整個星球。

而有了這神佑魔法陣的保護后,原先環境無比惡劣的普瑞森星球已經完全變了模樣,這顆星球上終於可以住人,之後這顆星球便在那些被現代魔法洗禮過的研究者們規劃下,化作了半星球半魔法化的地方,原先設立監獄的地方依然不變,而另一個半面星球則徹底掏空至地心,全部用魔法材料構建起一個研究室,專門用於研究現代魔法,包括鍊金術在內。

所以當徐林帶著艾斯等人回來的時候,也著實被這幅曾經只是在腦海中存在過的場景震撼了一下,幸好之前就有心理準備,像布蘭德那三個僅剩下來的要塞指揮官,則徹底陷入了獃滯。

回到普瑞森基地的徐林很快便了解了大致情況,得知費恩等人和索菲亞夫人見面后整個基地歡騰的場面,他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隨後便繼續自己平靜的生活,研究現代魔法,繪畫現代魔法陣,思索銀色鑰匙的解決方法,錘鍊自己的身體,抄寫《救贖》和三大教義,同時他依然不忘繼續關注姆斯法林星系以及那片靠近深淵星系邊緣的「黑洞」地帶。

這種平靜的日子讓徐林很是享受,但他知道不會長久,因為無論是姆斯法林星系,還是那片「黑洞」地帶,總給他帶來極為不安的感覺,以至於他讓費恩和索菲亞夫人開始啟動「星球流浪」計劃,這個計劃源自於對地核力量因子的進一步利用,在緊急情況下,可以瞬間為整顆星球提供進入光速的力量,從而遁逃。

來自洛克菲勒家族的魔法礦石和天網貿易系統的各類金屬材料源源不斷地流入這顆星球之中,再加上紫曜星上畢夏普老頭的難得「慷慨」,普瑞森星球就像是一棵小樹苗,瘋狂吸收著養料,茁壯成長。

然而這份平靜的生活終究還是很快被打破了。

位於博庫拉無人區,不代表普瑞森基地沒有在沙漠星系其他地方設置自己的根據地,例如當初的軌道炮,便是由那顆位於沙漠星系邊緣的桑迪亞星球提供力量的。

同樣的,在那則驚人消息放出來的瞬間,一顆早已因戰爭而荒蕪廢棄的星球上,一座極為隱秘的魔法陣幾乎同一時間收到了這則消息,並且傳到了普瑞森星球上。

而那天,徐林正在翻閱一些有關光速引擎擴大后所帶來問題的書籍,拿到這則消息后,他看了好久,也想了好久,整整一天他都坐在書房裡,禁止任何人打擾他。

無論是費恩還是索菲亞夫人,甚至是老布林和阿卡沙,都被他拒絕了。

這一天徐林就這麼坐在那裡,看著手中的消息,上面的內容很簡單,沒有多餘的話,但其中的內容足夠讓所有人對那段遺忘的歷史重新記起,並且由此產生出莫大的恐懼。

曾經在和無數星空種族戰鬥都不曾恐懼的人類,卻是因為一個星系中莫名出現的生命而開始大規模的被迫聯合,甚至損失了一名半神魔法師和三名當時最強大的聖騎士才將這個種族封印在那片星系之中,並且時時刻刻在周圍駐紮著軍隊,就連聖戰期間,這些軍隊都不曾動用過。

這個生命的種族名字叫死靈,是所有生命的死敵,因為它們的存在就是為了毀滅生命。

而那則簡短消息的內容便是:「讓我的女人西西回來,讓奧古斯丁扔掉奧古斯丁權杖走下皇位,讓白手套朝元老會自首,讓權力重新交給貴族或者人民,不然我會打開深淵星系,將那群名叫死靈的惡魔從地獄里釋放。」

如果這一切成真,人類將面臨一場大災難,撒克遜是瘋了嗎?

是別人肯定會這麼想,然而曾經跟隨自己父親見過那位親王另一面的徐林很清楚,這位被外界稱為屠夫的親王沒有那麼簡單,對方這麼做是有原因的,至於源頭,他很樂意將目光落到一個普通至極的女人身上。

西姨,果然是因為您么?


徐林苦笑,思索著之後那位奧古斯丁陛下的應對,不自覺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后開始為人類即將面臨一切,包括普瑞森星球上所有人面臨的一切做考慮,一股不可遏制的瘋狂從他的心底滋生出來。

一天之後,徐林從書房內走出,眼眶通紅,十分憔悴,他指了指放在書房桌子上的一大堆稿紙,用極為嘶啞的話語道:「能夠推動整顆普瑞森星球的巨大型光速引擎構造魔法陣我已經全部畫在那張紙上面了,費恩,你和索菲亞夫人拿去研究一下,開始動工吧,不要怕損耗資源。」

隨後他轉頭看向掌握情報系統的愛麗絲,對方依舊是那副高冷的樣子,一絲不苟,但卻是搞情報最好的人,徐林看著她,隨後道:「將這則消息通過天網系統徹底散播出去,另外幫我立即聯繫上安東尼奧,讓這傢伙立即回姆斯法林星系……對了,還有貞德利亞!」

愛麗絲接過那消息,似乎猜到了其內容的可怕,立即便去執行了,而徐林則是轉頭看向阿卡沙,問道:「莫格里斯人呢?」

阿卡沙正拿著一根棒棒糖舔食著,回道:「還在康復訓練,不過他說如果能夠恢復,應該可以進入幽靈戰士新的階段了。」

徐林點了點頭,隨後看向老布林,後者微微一笑,眼神較之以往明亮了許多,似乎有什麼好消息。

徐林立即猜到了什麼,看著站在後面給老布林推輪椅的小索索,他摸了摸這個孩子的腦袋,獨自一個人走到了書房的窗口,看向普瑞森星球外面的無盡風暴,隨後喃喃自語了一句。

「琴已經和撒切爾去往聯邦了,其他人都在紫曜星上,應該會沒事吧……在這場巨大的災難面前,有多少人還能夠存活下去呢?威脅整個人類……撒克遜叔叔,你覺得以奧古斯丁這樣的性格會接受么?」(未完待續。。) 有資格知道那則消息的人都必然清楚那片被人類封印的星系意味著什麼,所以他們都保持了相當程度的緘默,尤其是那些帝都中的老公爵老貴族們,幾乎都是在差不多第二天得到消息的同時,將目光投向了沉默的帝國宮廷。

這則消息已經發出來近一天多了,可為何陛下僅僅只是讓人封鎖了消息,卻是沒有更多的動作?

他們都在觀望並且等待著,洛克菲勒、古斯塔沃以及帕特里克三大頂尖家族便是如今帝都貴族圈的風向標,這三大家族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所有貴族都不敢再有異動,要知道那些虎視眈眈的裁決者們可空閑的很,從那位如地獄使者般的執政官男人手中學到各種可怕的手段后,他們不介意學執政所的執政員們找幾個貴族進裁決所好好喝茶。

是的,喝茶談工作,這些個新詞全都是從那個早已消失的執政官口中傳出來的。

帝都依然繁華熱鬧,大小沙龍宴會依然在召開,上流社會依然很下流,下層民眾依然期盼擠入上流社會,一切似乎毫無變化,唯有在這則消息傳出后第二天,一輛掛著帝國血獅旗的馬車緩緩通過凱旋門,沿著凱旋大道一直朝下而去,周圍經過的人無一不是露出敬畏之色,無論是民眾還是大小貴族,全都十分恭敬地跪倒在了地上,戰戰兢兢不敢抬頭。

因為在帝都,只有一個人的馬車才能夠在平日里通過凱旋門底下。那個人是帝國的皇帝陛下,奧古斯丁。

而此刻坐在馬車內,這位掌握偌大帝國權勢的男人穿的很悠閑,他看著同樣坐在對面的女人,輕聲道:「看來你在他的心中真的很重要,竟然還排在了讓我走向皇位的前面。」

西西沒有說話,沉默地坐在那裡,似乎沒有聽到奧古斯丁的話語。

奧古斯丁不以為意,頭轉向外面輕聲道:「你看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們,他們或許是帝國的貴族。或許是帝國的平民。但此刻在我眼中卻是沒有絲毫的區別,你知道為什麼嗎?」

西西還是沒有說話,奧古斯丁似乎是猜到了她不會開口,自言自語道:「因為他們害怕我。敬畏我。就像挨揍的孩子會敬畏拿著棍子的人一樣。他們或許沒有看到過我的強大,但是僅僅只需要聽說,便足夠讓這群可憐人屈下膝蓋了。」

轉過頭。奧古斯丁輕輕拿起放在身邊的奧古斯丁權杖,喃喃自語道:「我拿著這根權杖已經有兩百十六年了,每日每夜我都不曾鬆懈,而慶幸的是,我沒有被時間打敗,反倒是讓越來越多的人臣服在了我的面前,到了現在,這片星空中沒有多少人還有資格在我面前站直身子了。」

頓了頓,他看向西西說道:「那位戴著白手套的男人算一個,曾經羅爾德拉克家族的男人算一個,而你的丈夫,也算一個……只可惜,現在他將要失去這個資格了。」

這一次西西平靜的目光中露出了幾分譏諷,這個普通的女人面對奧古斯丁這番話,只是淡淡地回道:「在我的眼中,撒克遜即便是下了地獄,他也依然比你高高在上披著光鮮外衣的要好,我相信他。」

奧古斯丁看著這個神情堅毅的女人,握著權杖的手更緊了幾分,隨後淡淡地說道:「或許吧,我這個胞弟也許不會向我彎下身子,但他一定會做出很可怕的事情……你看了這個就知道了。」

奧古斯丁將那則恐怖的消息放到了女人的手中,西西接過那則消息,隨後緩緩看下去,面容依然是很平靜,似乎並沒有因為這則消息的內容感到震驚。

這一次輪到奧古斯丁驚訝了。

「你不擔心?」他問道。

西西嘴角勾起一個譏諷的笑容,輕聲道:「偉大的神聖帝國奧古斯丁陛下,或許您真的應該去看看有個年輕人寫在他父母墳塋前的話語,或許你就會明白,無論撒克遜做出什麼樣的抉擇,我都依然愛他,哪怕他背叛整個人類,哪怕他站在這個世間的對面。」

……

普朗剋星球,因為烏爾班教皇的星空巡視,這顆星球已經被神聖教廷的騎士全面接管,就連帝國的軍隊都在這裡受到限制,而除此之外,還有審判庭的守夜者出沒,穿著暗紅色如凝固鮮血的袍服,讓人感到一股莊嚴和壓抑。

於是就有無數虔誠而又飽受戰爭災難的信徒從姆斯法林星系的各處朝這顆星球而來,他們或是想要祈求主的恩賜,或是想要躲避戰爭的災禍,或是想要一瞻主在世間的使者教皇,使得這顆星球上的人數陡然激增,以至於教廷不得不限制信徒們來這裡朝聖。

這天,一艘很普通的星艦被神聖騎士團的騎士攔截了下來,上面載著數萬名來自帝國姆斯法林星系南部的普通信徒,本來在出發之前被允許進入普朗剋星球,然而行至中途的時候,卻意外被取消了資格,那些信徒不願回頭,星艦艦長只好答應前往,於是被扣押在了星空之中,不得進入。

若是帝國的騎士團,或許還有機會依靠金鷹錢幣買通進去,然而對於信仰堅定的神聖騎士團騎士來說,來自教皇的命令便是主的意願,是堅決不能違背的,所以無論那些信徒如何懇求,這艘星艦依然停在空中,不能前進分毫。

一個老婦人佝僂著身子去求負責這支騎士團的樞機主教,也是被呵斥責罵了出來,還因此犯了氣喘病,一直躺在床上,不見好轉,而那位善良的艦長艾倫前去也絲毫不管用,甚至連醫藥費都拿不到,最後只好由艦船上的人們互相拼湊出錢買了葯,由一個黑髮的年輕施展聖光治療術將其治好的。


而此刻在艦船舷窗處。那個年輕人正平靜地看著遠處的星艦停靠平台,深邃黑色的眼瞳深處透露出憐憫之色。

已經是第二天了,依然有信徒前往那處平台請求神聖騎士團的騎士,但無一例外不是被趕出來,就是被無視,而遠處一些高端的星艦卻是不斷停靠進入,富商貴族們來來往往,絲毫不受阻礙,似乎主的目光只落在那些有錢有權之人身上了。

艦長艾倫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年輕人的身後,手中拿著一瓶朗姆酒。灌了一口后說道:「已經兩天了。艦船上的物資只夠我們停留三天的,若是今天進不去,我們明天就需要返回了,真可惜……」

年輕人沒有轉身。只是用極低的聲音喃喃自語著:「真的可惜嗎?」

艾倫很喜歡這個善良好心的年輕人。一邊喝著朗姆酒一邊繼續說著對教廷極為不敬的話語:「現在的教廷內真的是良莠不齊啊。我相信騎士們都是十分純潔虔誠的,但那些樞機主教們……唉,難道主就這麼看著他虔誠的信徒們受難?」

年輕人溫和地一笑。很平靜地回道:「放心吧,虔誠的人,主總是愛他,只不過一點點小小的苦難是擋不住信徒們的請求的,他們的聲音遲早會傳到主的耳中。」

艾倫艦長很善良, 佛法無邊[快穿] ,隨後又灌了一口酒,獨自一個人罵罵咧咧著。

年輕人耳邊聽著這些粗俗的言語,也沒有絲毫生氣,只是從自己懷裡拿出一本厚厚的聖經教義,一頁頁緩緩翻閱著。

這本教義已經很古老了,書頁泛黃,上面注滿了密密麻麻的筆記,艾倫斜睨了一樣,輕笑道:「喲!你竟然也是一個對主極為虔誠的人呢!」

年輕人點了點頭,微笑不語。

就在艾倫想要看看那本聖經教義上都寫了些什麼的時候,遠處的星艦停靠平台上傳來嘈雜的呼喝聲,一對穿著金色鎧甲面容各個無比英俊的人出現在了平台上,那是神聖教廷天使所的天使!

附近星艦上的人們見到這極為難得的一幕,紛紛發出了驚呼聲,顯然都在猜測是哪個教廷的大人物前來,才能夠讓天使所的天使都出來迎接,而艾倫所在的艦船也不例外,這個善良的老艦長正打算在和旁邊的年輕人閑聊猜測幾句,卻發現對方收起書本,朝那平台走去。

「喂,小夥子,你去幹什麼?」

年輕人微微一笑回了句道:「沒什麼,我就是過去看看,說不定您的星艦就可以開始啟動了。」

艾倫艦長一時間沒有轉過彎來,撓撓頭有點不太理解。

然後接下來的一幕便讓他驚呆了。

這個年輕人走到平台上之後,那群教廷中處於極高地位的天使紛紛迎上去,開始為他穿戴上各種教廷華麗的服飾,不多時之後,便有另一個女人出現在平台上,而艾倫艦長認識她,因為她是教廷內極為有名的聖女貞德利亞。

這個時候,他終於回過神來,長大了嘴巴驚呼道:「他……他……他是神子?」

在星艦平台上,貞德利亞看著這個突然要求回到教皇身邊的男人,眼神中流露出幾分不忍。

「你還是決定回來了,他傳給你的消息你沒有收到?」

安東尼奧笑著搖了搖頭,輕聲道:「我自然是收到了,但我拒絕了而已。」

貞德利亞有些不解,問道:「為什麼?」

安東尼奧將手中的聖經教義遞給她,回道:「因為這是我的抉擇,在星空中佈道的這三年裡,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要想拯救如今這個搖搖欲墜的神聖教廷,光靠傳教佈道是沒有用的,我這一生不過百年,能夠讓幾個人聽到主真正的聲音呢?所以我想,只有成為聖徒,掌握教廷的權力,或許才有機會。」

頓了頓,這個神子轉過身,看著貞德利亞緩緩說道:「然後……我要成為下一任的教皇。」(未完待續。。) 這則恐怖的消息僅僅只封鎖了三天而已,隨後便由幾乎遍布星空的天網通訊系統開始,被整個星空所知曉了,只不過各方的反應很是不同。

在聯邦,評論家第一時間跳出來開始質疑這個消息的來歷,要求元老院用魔法憲章搜尋是誰放出這樣用於恐慌人民的消息,然而這些評論家很快便因為憤怒的聯邦人民而改變了口風,開始極力要求元老院開放對姆斯法林星系的通訊封鎖,並且提供真相。

聯邦總統柯林頓再次進行了全民演講,這位底層律師出身的總統有著極為不錯的口才,深受人們的喜愛,所以當他解釋僅僅只是星系中出現了一些問題時,絕大多數聯邦人民選擇了信任,只有聯邦研究院中的魔法師和黃金三叉戟中位的亞里士多德提出了疑問,希望總統先生能夠將實情告知。


而另一方面的帝國之中,氣氛更是詭異,就在消息被帝國民眾所知曉的時候,這些早就被生活壓榨的麻木的底層百姓並沒有對此有太大的反應,倒是中層階級的商人還有中小貴族表示了自己的強烈憤怒,而和聯邦總統掩飾這一切不同的是,那位奧古斯丁陛下似乎並不介意告訴人們真相,甚至他特意讓帝國魔法通訊部放開了對姆斯法林星系的通訊。

就此,真相就這麼**裸展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一個男人,在十顆星球上進行了慘無人道的瘋狂殺戮,並且構建起極為邪惡的血祭魔法陣。只為打開遙遠那片星系的封印。

那個男人叫撒克遜.奧古斯丁,帝國的屠夫親王。

之後聯邦的評論家開始朝這位以前視為獨裁者的皇帝陛下送去了包括大義滅親在內的無數溢美之詞外,也齊齊炮轟聯邦的平民總統,強烈譴責他在這件事情上擅自用魔法憲章遮蓋事實真相的作為,而這位總統也很是平靜地向聯邦的所有人致以歉意,解釋自己只是不希望引起大面積的恐慌而已,事實則是他似乎多慮了。

好像是多慮了,人們除了在互相譴責和質疑外,似乎並沒有多少人擔心那位屠夫親王真的會將那片深淵星系打開(亦或者是他是否真的有能力打開?),甚至有評論家在聯邦的報紙上這樣囂張地說道:「其實就算打開了又能怎麼樣?兩三百年前人類還沒有完全統治星空的時候。就擊敗了這個該死的種族。難道兩三百年過去了,在魔法方面進步如此之大的我們,還需要畏懼這種被封印百年的生命?」

這個論調得到了普遍人的認同,如此一來。那位屠夫親王放出來威脅人類的話似乎不存在威脅性了。那麼讓人生疑的是。為何帝國,亦或者說更應該的是聯邦,沒有派遣任何軍隊前去抓捕這位犯下大屠殺罪行的男人呢?

帝國不抓捕。是因為他是帝國的親王,即便曾經這個頭銜消失了,但他依然是那位奧古斯丁陛下的胞弟,那麼聯邦又是因為什麼?

研究來研究去,聯邦那些好事者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還有人質在撒克遜的手中,甚至是重要人質,以至於連總統先生都十分為難。

那麼這個人會是誰呢?——所有人都將目光轉移到了總統唯一的小女兒身上,這位聯邦小公主可是好久沒有出現在公眾面前了呢!

就這樣,無知的人們互相猜測,算作是空閑時最好的談資,然而卻是絲毫不清楚如今的姆斯法林星系情況嚴峻到了怎樣的程度,那群兩三百年前的死靈一族又有多麼的可怕。

至於神聖教廷,虔誠的信徒們對死靈一族可不會有太多的印象和興趣,對他們來說,教皇說的就是真理,不好奇不探求,不妄加猜測,再加上又有崇高無比的神聖騎士團和天使們守護,所以他們很安心,神聖星系也就成為了星空中最為平靜的星系。

然而無論是什麼反應,沒有更多的人在乎,這就是最關鍵的。

「遺忘是人類最大的弊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