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下,葉無雙才恍然大悟,自己曾經的確殺了毒蜘蛛,可是如今才知道看來這毒蜘蛛並不是普通人,雖然那個時候已經瞭解到了一些,可是沒想到殺了一個卻又來了一個。

葉無雙頭痛的摸了摸鼻子,然後伸手一掌重重的拍在了魔七的天靈蓋上。

噗!

魔七一口鮮血噴灑而出,眼睛緩緩地閉上。

葉無雙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既然惹上了麻煩,那麼就只能殺了魔七,不然讓他回去通風報信,那不是沒完沒了?

雖然想把魔七所處的門派給一鍋端了,但是這也只是想想而已,畢竟葉無雙知道現在自己的修爲太低,對付一個魔七就有夠費勁了,誰知道那邪門妖派裏會有多少逆天的人?

看來自己必須得加快修煉了,不然下次遇到敵人只能是死路一條。

想通了所有,葉無雙將魔七手旁的判官筆撿了起來,看了眼,筆身通體漆黑,閃縮着光芒,筆尖雪白,看樣子是件不錯的寶物。

葉無雙本着將其扔在這也是糟蹋資源的心思,很是大方的收入懷中,隨即催動真氣,一團小小的白色火焰將樹枝燃燒,然後丟在了魔七的身上後轉身離開了小樹林。

看着天已經有些矇矇亮了,要是再不去治療,就沒時間了。

想到這,葉無雙飛快的邁開雙腿,像一陣風似的朝第一人民醫院奔去。


這個時候魔七正在燃燒的身體忽然間一股黑色的氣團從他身體裏面廢了出來,然後直衝雲霄而去。

醫院內,蘇明輝臉色顯得有些疲倦,正細心地輕輕按摩母親的手臂,眼神一直落在母親蒼白的臉上—-

剛登上四樓窗臺的葉無雙就看見了這樣一幅溫馨的畫面,心裏微微輕輕嘆了一聲。

幸好這個時候天只是有些矇矇亮,路上也沒有人,不然要是看見一個人正趴在窗臺上,那不得嚇死。

驀然間。

砰!

一記低沉的悶響。


蘇明輝感覺自己的眼前突兀地一黑,瞬間沒有了知覺。

其身後,赫然一道身影徐徐地出現在病房內。

正是一臉笑意的葉無雙。

葉無雙伸手在蘇明輝的背後按摩了兩下,消除了他身體裏的疲倦,然後將他抱上了旁邊的牀榻後,葉無雙便跨步走到了病牀前。

相信人間有奇蹟!

守住期盼的是蘇佳瑤,而要將它實現的,便是葉無雙!

這是葉無雙在心裏早已定下的承諾!

今晚,葉無雙徹底地被這一人間的真愛所打動,莫說他與蘇佳瑤關係不淺,哪怕是萍水相逢,葉無雙也難以做到袖手旁觀。

自己有一身醫術,何不嘗試能否讓病人重新甦醒?

之所以不在兄妹兩人面前施針,葉無雙還是有所顧慮。

一是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葉無雙不願讓兩人空歡喜一場;二則考慮到病人醒來的後果,一個昏迷了十六年的植物人病人突然間被救醒,葉無雙想不出名都難了;三則爲了一份驚喜!五天後,蘇明輝的生日,若病人能夠甦醒,這恐怕是蘇明輝這輩子收到的最好禮物,葉無雙樂於給兄妹兩人親手締造這一驚喜。

“植物人?”

葉無雙探手過去把着病人的脈搏,同時雙眼輕緩閉了起來,約莫三分鐘左右。

雙眸徐徐睜開,成竹於胸。

手腕抖動,一抹銀光出現於指縫間,鋒利的銀色光芒在葉無雙的眼眸一閃而逝。

神色凝重,暗默運氣!

嗡!

銀針的一頭,剎那間顫動了起來,頻率極快。

葉無雙目光鎮定地看一眼病人,左手輕輕地移動一下病人的身子,讓其稍微側身,背對着自己。

夾着銀針的手倏然間朝着下方刺落!

咻!

沒入風門,心俞兩大穴!

葉無雙的動作並沒有停止,再取一根銀針。

銀光閃過。

啞門穴!

兩大要穴插入銀針的瞬間,葉無雙的右手也落在了其後面頭髮上,隨着銀針嗡地顫動,一陣氣流沿着葉無雙的五指徐徐地流入了病人的腦袋。

陽白、上星穴! 華夏之南,雲痕峯,一處蠻荒偏僻之地。

此時正是凌晨五點左右,在這處蠻荒偏僻之地的雲痕峯高達六千米,雲煙環繞,是一處未被開發之地。

在山峯之巔積雪皚皚,顯得和其他山峯沒什麼兩樣,但山底深處卻是別樣的光景。

山底遼闊,廣袤無邊,沒有陽光的照射,顯得寒冷異常,在這山底有一個與世俗界隔絕的魔派—-天魔宗。

陰煞之氣瀰漫,屍骨堆積如山,在各個山洞外有着一羣打扮怪異,面無血色的魔派子弟看守。

四大主洞之一的紫幽寒洞內此刻正散發着紫色的華光。

山洞內,一張散發着陰煞之氣的石牀上正盤腿坐着一個人,此人面色慘白,毫無血色,一身黑紫色相間的寬袍裹身,衣服上描繪着栩栩如生的魔窟圖騰,正和這山洞牆壁上的圖騰相似。

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的脖子上卻有一個明顯的紫色骷髏頭印。

他就是天魔宗四大尊主之一的紫幽魔尊。

在他身後的山壁上正掛着十二塊手掌大小,紅字黑底的魔將冥牌。

“咔擦!”

突兀間在紫幽魔尊身後的牆壁上傳來一聲輕微的東西碎掉的聲音。

這一絲聲響讓正在打坐的紫幽魔尊猛然睜開了紫瞳雙眸。

“魔七—-你去了麼?”

紫幽魔尊並沒有轉過身,而是微微的嘆了口氣,喃喃自語。

眼神中盡是落寞之色,可下一秒,紫幽魔尊的紫色瞳孔裏兩團紫色的火焰“蓬”的一聲,灼灼燃燒了起來。

那雙紫色嗜血的雙眸帶着佈滿了血絲,血絲瀰漫交錯,紫幽魔尊一張慘白的枯瘦臉龐顯得猙獰無比,活脫脫的一嗜血魔屠。

紫幽魔尊飄然起身,像個十幾米的距離只是一眨眼間便到達。

看着掛在牆壁上的魔將冥牌,一塊裂開的魔將冥牌在十二塊牌子當中顯得格外刺眼。

上面赫然是紅色血液勾勒着“陰陽判官魔七”這幾個紅色小字。

紫幽魔尊伸出那隻毫無血色,枯瘦無比,長着幾釐米長黑色指甲的慘白右手,輕輕地觸碰了下那塊已有裂縫的魔將冥牌。

“啪擦!”

紫幽魔尊僅僅只是用手觸碰了一下,那塊魔將冥牌便碎了。

一陣陰風吹起,那塊碎掉的冥牌便隨風消逝。

“到底是誰?殺我徒兒—-”

紫幽魔尊那張沒有絲毫感情的臉上盡是肅殺嗜血之意。

呼!

突兀間,一陣陰風颳了進來。

一團黑氣便跟着飄了進來,紫幽魔尊單手一揮,那團黑氣便飄到了他的面前。

黑七漸漸淡化,一張俊俏的年輕人的臉龐便浮現了出來。

這張俊俏秀氣的年輕人臉龐正是葉無雙。

幾秒鐘後,黑氣便消散的無影無蹤,還想跟本就不曾飄進來過。

“魔七!!”

一道尖銳的聲音正東了整個山洞,嘶聲力竭,如妖魔哀鳴,如幽鬼啼哭。

“又是你!葉家小娃娃—-呵—-好好好,那個規矩已經不管用了麼?”

“殺我愛徒,損我魔威,我紫幽魔尊這口氣要是能嚥下,我便算不得魔尊!”

紫幽魔尊哀婉啼聲,像是在指責什麼,又像是在訴說着什麼,或許是在抱怨着什麼。

“魔八,魔九速來見我。”

紫幽魔尊運用隔空傳話,將這道訊息傳了出去。

不一會兒,兩道黑影便出現在了紫幽魔尊的勉強。

兩人穿着一身黑袍,一個黑臉且嚴肅無比,一個白臉且面帶笑容。

只不過兩人都躬着身體,雖然兩人表情不同,但都顯得敬畏無比。

紫幽魔尊淡漠的掃了一眼兩人,淡淡開口道:“魔八魔九,你二人是該出去走動走動了,不然那些號稱名門正派的傢伙欺我魔派無人。”

紫幽魔尊的話音剛落,那白臉魔九臉上的笑意更甚了,神色恭敬,但依然不改嬉笑的本色,恭敬的問道:“紫幽魔尊,您老這真的允許我們出去了麼?被那些傢伙的條約禁錮在這裏這麼多年,我鬼面算子渾身都感覺不舒服,能夠出去那真是極好的!”

站在一旁的黑麪魔八卻面不改色,問道:“紫幽魔尊,魔七已經去了世俗界,現在都沒消息,如果我們現在出去,難道不會引起那些人的注意麼?畢竟我和魔九的功力已經到達了地階初期的境界,要是引起來那些人,恐怕對我們天魔宗不利。”

紫幽魔尊眉頭微微一皺,隨即舒展開來,說道:“不瞞你們說,其實我也不想讓你們出去,畢竟誰也不敢肯定那些人還會再出現,但是現在魔七死了,那就說明有比他更強的人已經進入到世俗界去了。不過爲了保險起見,我會給你們每個人一顆禁魔珠以此來隱藏你們的等級。”

“魔七真的死了?”魔八那張黑臉總算是有了一絲表情,一臉的不可置信。

聽到紫幽魔尊的話,魔九一張笑臉頓時變得陰沉了起來,滿臉的肅殺之氣,與剛纔的神情截然不同,那雙小眼睛快噴出火焰,“師尊,到底是誰殺了魔七,我去宰了他,我要讓他的靈魂成爲我血魂算盤美味可口的食物!”

“殺了魔七的人是這個人。”紫幽魔尊一邊說着,單手一揮,剛纔黑氣中浮現的影像再次浮現了出來。

魔八和魔九兩人的目光雙雙轉移到那副影像上面,兩人眼神裏同時透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

在他們看來,這幅影像上的人也太過年輕了點,要不是自己的師尊說是他殺了魔七,他們壓根不會相信這年輕人竟然有能力殺掉魔七。

“真的是這個人麼?”魔八疑惑的問道。

紫幽魔尊點了點頭,隨即一雙紫色的眸子精光爆射,怒聲道:“你們此次出去,務必殺了他。”

“是,師尊!”


魔八和魔九兩人齊聲答道。

說完,紫幽魔尊再次閉上了雙眼,魔八和魔九相視點了點頭,然後消失在了山洞。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