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印的紅光猛地膨脹開來,撲向法壇前的老鬼們。

近前的老鬼們躲之不及,被紅光沾染,立刻鬼影一定。後面的老鬼們,卻向後飄開,安然無恙。

葉知秋隨後抓起一把紙符,揮手撒在壇前:“無礙神通,萬靈同歸。惡鬼滅絕,不祥必追——收魂!”

那些紙符彷彿有了生命一般,在壇前飄了一圈,將剛纔定住的十幾個老鬼,全部收了回來。

葉知秋接住飛回來的紙符,對柳煙嘻嘻一笑:“怎麼樣,我的本事還可以吧?”

“就這麼多本事了嗎?”柳煙問道。

“難道還不夠看嗎?”葉知秋反問。

柳煙搖搖頭,說道:“現在聚集的,都是一些蝦兵蟹將,真正厲害的鬼車,還沒來。”

“我知道百鬼夜行,必有鬼車壓陣,但是也不用怕他,我還有辦法對付的。”葉知秋胸有成竹地一笑,從腰間摸出來一把銀色短劍,放在法壇上,劍尖指向門前的馬路。

“這是什麼東西?”柳煙問道。

“我的本命法器,煉了十年了,看來今晚要派上用場。”葉知秋說道。

就在此刻,東側的馬路上,忽然傳來轟隆隆的聲響,像是重型車輛開過。

法壇前的老鬼們,都是面色一喜,一起扭頭回看。 葉知秋和柳煙也一起舉目來看,只見馬路上出現了一輛黑色的馬車,車前掛着兩串慘白的燈籠。

那輛車,和人間的馬車卻又有區別。

它沒有車軲轆,就一個高大的車廂,在地面上移動。

車廂裏,還有幾個鬼腦袋探了出來,正在向這邊打量。

“鬼車來了,知秋,看你的手段。”柳煙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看了柳煙手裏的符咒一眼,問道:“柳煙你手裏的符咒,是什麼法器?”

柳煙卻把手背在身後:“盜墓得來的小玩意,可以勉強用用……”

鬼車終於開到了柳家門前的馬路上,轉了一個頭,從菜地上滑了過來。

隨着距離的拉近,鬼車上伸出來的猙獰鬼臉,清晰可見。

譚思梅站在葉知秋的身後,低聲問柳煙:“這鬼車……究竟是什麼東西?”

“據說是九頭鳥的魂魄,和一些老鬼的結合體,最多的時候,可以搭在一百個老鬼。歐陽修有一首詩,說的就是鬼車……天昏地黑有一物,不見其形,但聞其聲。其名爲鬼車,夜載百鬼凌空遊。每逢陰黑天外過,乍見火光驚輒墮。有時餘血下點污,所遭之家家必破。”柳煙緩緩說道。

葉知秋不敢分心,掐着指訣點向法壇上的短劍,目視前方,喝道:“前方鬼車繞道,如果衝我法壇,定斬不赦!”

可是鬼車探出的腦袋都嘻嘻一笑,根本就不鳥葉知秋,繼續迎着法壇而來。

“別廢話了,他們不會妥協的,準備戰鬥吧。”柳煙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咬破指尖,在短劍上一點,忽然喝道:“酆都戮形,北斗斬屍。神刀一下,萬鬼消弭——急急如律令!”

法壇上的短劍錚錚作響微微跳動,同時有光華放出!

“神刀一下,萬鬼消弭!聽我敕令,赤元出鞘!”葉知秋後退一步,再次向着短劍一指!

錚——!

一聲清脆的嘯響,劍尖之上,忽然飛出一道虛影,升在法壇上空,與葉知秋眉目相平,發出銀白色的亮光!

柳煙站在葉知秋的身後,見此情形,不由得一聲低呼:“不錯!”

“赤元出鞘,戮形斬屍!”葉知秋猛地一揮手,擊向眼前的虛影。

嗖地一聲,那道寶劍虛影射出,猛然間變得無大不大,直奔鬼車!

鬼車顯然也不好對付,竟然平地拔起,躲過了這雷霆一擊。

“赤元翻身,斬!”可是葉知秋似乎早有預料,一招手,那寶劍虛影在空中一跳,回斬一劍,正中鬼車頂蓋之上!

轟!

鬼車被葉知秋一劍摧毀,就地炸開,四分五裂!

“咿……嘻嘻嘻嘻!”無數鬼影,從鬼車中炸出來,桀桀怪笑着撲向法壇。

“赤元翻身,斬!”葉知秋連續催動,指訣點向法壇上的短劍。

嗖嗖嗖……

空中的寶劍虛影連續翻轉,橫掃豎劈,劍氣縱橫,劍光如匹練。

“咿呀……啊!”

不斷地有鬼影被劍光劈中,慘叫之聲不絕於耳。

被劈中的老鬼們,也肢體分離,缺胳膊斷腿,慘不忍睹。

柳煙看在眼裏,微微點頭,面帶欣喜之色,似乎對葉知秋的本事非常滿意。

但是法壇前老鬼衆多,前仆後繼。

葉知秋的法術厲害,對方實力也不弱。

一個老鬼手持柺杖,站在菜地上督戰,尖細的聲音說道:“繞過法壇,上屋頂,進後院,不必在這裏糾纏!子夜將過,速戰速決。”

老鬼們恍然大悟,各自散開,從左右鄰家的牆壁上上屋,打算繞開葉知秋的法壇。

這些老鬼們上屋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有的直接飄上去,有的是順着牆壁爬上去……甚至有些老鬼,被葉知秋砍掉了腦袋,卻把腦袋提在手裏,也爬牆上屋,堅持戰鬥。

“柳煙,退守地下室吧!”葉知秋知道頂不住了,說道。

其實不是葉知秋頂不住,而是對方的戰線拉的太長,葉知秋獨自一人,無法全線封鎖。

柳煙卻哼了一聲,忽然一揮手,將手裏的黃色符咒丟了出去。

符咒飛在空中,立刻轉動起來,芒氣四射,嗤嗤有聲,如流星雨一般!

“啊……!”符咒芒氣射中的鬼影,無不一聲慘叫,就地龜息,一動也不敢動!

“赤元歸鞘!”葉知秋又驚又喜,急忙收了本命法器,看着柳煙說道:“你還說不會法術,原來你已經練到人器合一的境界了,厲害啊,這個……裝得我措不及防!”

“什麼人器合一?撤回地宮!”柳煙卻一招手,將符咒收回,轉身向後院走去。

葉知秋急忙抓起法壇上的法器,胡亂塞在兜裏,跟在柳煙的身後進屋,關上大門,直奔後院。

後院裏,已經進了幾個老鬼。

柳煙一擡手,將符咒放出,隨手消滅,乾淨利索。

“你這還不是人器合一?”葉知秋敬佩不已,說道:“我催動法器,需要咒語和指訣掌印的配合,你不念咒就能催動法器,這就是人器合一啊!”

剛纔葉知秋催動短劍,利用劍氣殺鬼,又是念咒,又是指訣,又要咬破指尖,以自身血氣爲煤,纔可以發揮威力。

而柳煙卻風輕雲淡,什麼都不要做,只要把符咒丟出去就行!兩者的手段一對比,高下立判!

在道門弟子中,這就叫人器合一,法器和主人心意相通,配合達到一種完美境界。

葉知秋的師父,乾元觀鐵冠道長,茅山五大長老之一,練了一輩子道術,也就是三年前,才達到人器合一的境界!

所以,葉知秋對柳煙的本事,只能甘拜下風!

想起來真有些慚愧,自己一直在柳煙面前吹牛逼,沒想到,人家纔是真正的牛逼!

柳煙閃身走向廂房,說道:“我說過,我不會法術。但是這個法器聽我的,從一開始就是這樣,不是你說的什麼人器合一。”

“算了算了,現在不說這些!”葉知秋斷後,守住廂房門,說道:“你先下去陪着雪兒,我守住第一道崗!”

就在此時,後院的花壇裏,卻忽然拱起一個土包,一個人形怪物,從泥土裏冒了出來!

隨着怪物的出土,一股惡臭,也立刻蔓延開來!

那怪物身材高大,衣不蔽體,臉上皮開肉爛,也不看葉知秋和柳煙,只是張開雙手,擡起頭,看着天空長嚎:“嗚嗷……嗷!”

“浮游殭屍,他在召喚飛天夜叉!”葉知秋大吃一驚,後背一頂,將柳雪撞進廂房裏,叫道:

“下去封死地宮,放下斷龍石,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不到天亮別出來,不用管我死活!!” 柳煙體弱,被葉知秋撞進廂房,不由得一個踉蹌,怒道:“你幹什麼,毛毛躁躁的?浮游殭屍是什麼東西,很厲害嗎?”

“浮游殭屍和飛天夜叉是一對,很難對付,趕緊下地宮,別管我!”葉知秋大喝。

在茅山的典籍中記載,殭屍分爲四個等級,伏屍、遊屍、伏遊殭屍和飛天夜叉。

伏屍,就是潛伏在棺材裏或者土裏,尚不能行走;遊屍則高一級,可以在黑夜行走。

伏遊殭屍就比較厲害了,可以在泥土中潛行,如蚯蚓一般,出土入土,隨心所欲,攻擊性很強。

最厲害的殭屍,便是飛天夜叉。這種殭屍,可以在月夜飛行,神出鬼沒,簡直就是殭屍中的戰鬥機!

冠以夜叉之名,可見這種殭屍的厲害。

而更令人頭痛的是,伏遊殭屍和飛天夜叉,是一對的,一個在土裏遊,一個在天上飛,往往會一起出現!

現在,葉知秋看見伏遊殭屍仰天長嘯,就知道他在召喚飛天夜叉!

一個伏遊殭屍,就夠葉知秋喝幾壺的,如果再來一個飛天夜叉,葉知秋根本就對付不了!

所以,葉知秋才讓柳煙進入地宮躲避,自己捨身護花,死而後已。

柳煙卻偏偏不信邪,一揮手,將黃色符咒放了出去!

那個伏遊殭屍還在望天大叫,嗷嗷不聽。

柳煙的符咒飛出,帶着嗤嗤聲響,從伏遊殭屍的喉頭切過!

“嗷……呼……”伏遊殭屍立刻安靜下來,一轉腦袋,腳下一彈,撞向葉知秋!

葉知秋右掌平託銀色短劍,咬破舌尖,一口血噴在掌心,隨即大喝:“赤元出鞘,劍化無極。千千截首,萬萬剪形!”

嗖嗖嗖……

無數道寶劍的虛影,從葉知秋掌心裏飛出,如同萬箭齊發,射向伏遊殭屍。

柳煙的符咒也隨心而動,在伏遊殭屍的身上穿梭切割。

但是,葉知秋和柳煙的強大攻勢,也不能將伏遊殭屍置之死地,只是暫時阻擋了他前進的腳步。殭屍被抵擋在五六步之外,雖然拼命向前,但是卻難以寸進。

葉知秋的寶劍虛影,射到伏遊殭屍的身上,便立刻被撞碎,幾乎沒有什麼殺傷力。

倒是柳煙的符咒比較厲害一點,在伏遊殭屍的身上,劃出了一道道裂口。

殭屍的喉管被柳煙割斷,不能大叫,只是張牙舞爪,發出“呼嚕呼嚕”的怪聲。

柳煙的符咒,似乎不用催動,就能自動殺敵,所以還有空閒說話,問道:“知秋,飛天夜叉是不是會飛的殭屍?”

葉知秋正在催動本命法器,口中忙着唸咒,根本不能接茬,只是點頭。

“飛天夜叉,比這個伏遊殭屍,是不是厲害一些?”柳煙又問。

何止是厲害一些?簡直就是厲害十倍,無敵的存在啊!葉知秋連連點頭,一邊用後背頂着柳煙,示意柳煙退守地宮。

“葉知秋,你老是擋在我前面幹什麼?”柳煙不明白葉知秋的意思,將葉知秋推開,繼續催動符咒,切割伏遊殭屍。

在葉知秋和柳煙大戰殭屍的時候,前面的老鬼們,也源源不斷地越過屋頂,進入了柳家的後院。

但是老鬼們見到戰況激烈,也不敢上前,都散在四周,作壁上觀。那個老鬼首領,也進入了後院,陰森森地冷眼旁觀,大概想坐收漁人之利。

葉知秋的一口血,沒有維持多久,寶劍的劍氣射出,便漸漸顯出頹勢,沒有先前密集,更沒有先前迅疾。

柳煙的符咒,卻依舊鋒芒不減,在伏遊殭屍身上來回切割,竟然把殭屍身上的腐肉,切得片片掉落!

葉知秋收劍,叫道:“切他雙腿,或者集中攻擊腰部,趁着飛天夜叉沒到,先消滅一個!”

柳煙的符咒很鋒利,如刀片一般,這樣切下去,的確可以把殭屍削成一具骨架。

但是漫無目的地亂下刀子,太耽誤時間。如果可以把殭屍從腰部切開,那就大功告成了。

柳煙反應過來,立刻調整攻擊角度,催動符咒圍繞着殭屍的腰間轉動。

但是沒有了葉知秋的助攻,伏遊殭屍竟然冒着柳煙的攻擊,向前逼近了兩三步!

“赤元出鞘,劍化無極。千千截首,萬萬剪形!”葉知秋急忙再次咬破舌尖,噴血在短劍上,催動劍氣助戰。

劍氣嗖嗖射出,伏遊殭屍被再次逼退。

冷不防,一個聲音在葉知秋的背後,陰森森地說道:“飛天夜叉馬上就到,我看你們根本不是對手,趕緊逃命去吧!”

葉知秋吃了一驚,百忙中回頭一看,卻是老鬼許兆麟,不知何時竟然衝破符咒跑了出來!

柳煙也吃驚,問道:“葉知秋,怎麼回事?”

“你們放心,我喝了你家幾杯酒,不會對付你們的。”許兆麟忽然從葉知秋的身後飄出,落在東側的圍牆上觀戰。

葉知秋這時候正在對付伏遊殭屍,自然管不了許兆麟,只能在心裏罵幾句。

許兆麟卻立在圍牆之上,又說道:“飛天夜叉有個致命缺陷,就是害怕獵槍。如果有鳥銃,或許你們還能逃過一劫……”

“嗷——嗚!!”

許兆麟的話音剛落,一聲長嘯傳來,隨即便有一個黑影從天而降,咚地一聲,落在柳家後院之中!

說曹操,曹操到,飛天夜叉真的來了!

這個飛天殭屍的造型,並無什麼特別之處,身材也很普通,不似伏遊殭屍那麼高大,但是他脣邊的一對獠牙,卻非常醒目,閃閃發光。

“赤元出鞘,劍化無極!”葉知秋更是心急如焚,再一口血噴了出來!

飛天夜叉似乎已經開了靈智,眼見伏遊殭屍遭受重創,立刻挺身上前,將伏遊殭屍護在了身後。

葉知秋的劍氣和柳煙的符咒,全部招呼在了飛天夜叉的身上。

但是飛天夜叉似乎已經練到了刀槍不入的境界,只聽見劍氣和符咒撞在他身上,發出鏗鏘之聲,卻不見他有任何損傷!

而且,飛天殭屍一步步地走過來,把葉知秋和柳煙的攻擊,看作了浮雲!

柳煙見勢不對,立刻叫道:“知秋,退守地宮!你先走,我斷後!”(上一章的‘浮游殭屍’應該是‘伏遊殭屍’,特此更正並致歉。另外,今天就兩章了,欠一章,明天給大家補上。) 讓女人斷後,以後還能混嗎?

葉知秋立刻擋在柳煙的身前,用屁股把柳煙向後頂,一邊大叫:“你先退,我斷後!”

“別逞能了,你的法器不如我!”柳煙閃身躲開,與葉知秋並肩戰鬥。

葉知秋再次擋住柳煙,大叫:“再不走,都走不了了!”

一開口說話,葉知秋的咒語中斷,本命法器頓時威力大減。

“一起退!”柳煙只得讓一步,先向後退。

葉知秋再噴一口血,繼續催動本命法器,且戰且走。

飛天夜叉在前,伏遊殭屍在後,更有百鬼隨行,一起追來。

“以多欺少,勝之不武!”忽然間一聲大喝,老鬼許兆麟從牆頭上撲出,手裏多了一把唐刀,在百鬼隊伍的身後,猛劈起來!

百鬼正在努力向前,被許兆麟突然偷襲,不由得隊伍大亂,鬼叫連連!

而且,許兆麟的道行顯然高出這些老鬼許多,手裏的唐刀兇猛,頃刻間已經劈散了三五個老鬼的鬼影。

百鬼中的首領,手持柺杖的老鬼,一聲怪叫,返身撲去,和許兆麟戰在一起。

這一幕大出葉知秋的預料,高聲叫道:“老鬼好樣的,繼續,不要停,打完仗我再請你喝酒!”

這個老鬼比譚思梅管用,因爲譚思梅道行太淺,剛纔大戰開始的時候,她就躲進了地宮裏。

一說話,咒語又斷。

飛天夜叉忽然向前一大步,枯黑的鐵爪,已經探到了葉知秋的身前!

葉知秋擔心柳煙頂不住,所以不敢後退,咬牙揮手來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