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澤劍眯着眼睛:這臭味只有他能聞見,也就是說在這學校裏,剩下的都和靈獸有關嘍?

算了,反正是同陣營的,跟我沒關係。

辛澤劍又打量起了王文志,眼鏡中標示着:雄性人類生命體,體能無法偵測,AA級妖力反應,妖力特性爲無雙之盾,基礎戰鬥能力AA級。偵測到兇獸級細胞變異反應,生命活躍度100%。警告!危險!危險級別S! 陽光明媚的清晨中,育林大學即將迎來開學典禮。

“應該是這裏,沒走錯吧?”


開學典禮前5分鐘辛澤劍纔不緊不慢的走進禮堂,禮堂中人山人海的景象讓他小小震驚了一下。

人真多啊!也是,這麼大的學校,人少了反而不正常。辛澤劍心中嘀咕着:這不是有不少美女嗎?我又開始對這個學校充滿希望了,讓我用藝術的眼光審視一番。

這個妹子不錯,那個也不賴啊,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學生會長的腦殘粉…咦?這個妹子的體能怎麼那麼高?難道以前練過?喜歡鍛鍊的美女都是稀世珍寶。


數據太多導致辛澤劍都看不清東西了,畢竟這裏人太多了,他只能無奈的關閉眼鏡的電源。

他剛剛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四周已經沒有座位了。

嘆着氣向後面走去的時候,辛澤劍發現衣角被拉住了,一個戴着眼鏡的清秀女生正面頰緋紅的看着他。

“這位同學,坐、坐這裏吧。”女生靦腆的指着身旁的空座位,“這是我給死黨佔的座,可是她肚子疼,不打算參加開學典禮了。”

“太感謝了,我正爲這事發愁呢。”雖然表情上很平靜, 傲嬌青梅:我的設計師小姐 ,他在心中高呼:開學典禮上就有美女搭訕!老天對我不薄啊!

“受人滴水恩應當涌泉報,要不中午請你吃飯怎麼樣?”

“好、好啊!”

辛澤劍剛要坐下,就聽到後面傳來熟悉的聲音。

“嘿!哥們,坐這啊!我都給你佔座啦!”

辛澤劍面色古怪的循聲看去,他看到王文志在一個偏後的位置上,邊對他招手邊拍着旁邊的空座椅。

“你朋友嗎?”女生靦腆的問。

“還算不上,我們一個宿舍的,昨天剛認識。”

王文志又在那邊大喊:“昨天晚上你把我折騰的夠慘的,我屁股現在還有點疼呢!”

不止是那名女生,所有聽到這句話的人都噴了,他們用怪異的目光來回打量着辛澤劍和王文志。

“你別聽他亂說!”辛澤劍手忙腳亂的解釋着,“那混蛋和我有仇,他故意捉弄我呢!”

“你不用解釋,”那名女生的目光就像看在一坨糞便,“我思想很前衛,不歧視同性戀。”

“我真不是同性戀!”

“你朋友等你呢,快過去吧,”女生嫌棄的眼神把辛澤劍戳的千瘡百孔,“你要不走,我走!”

我的豔遇啊!我的豔遇啊!辛澤劍的心在滴血。

“嗨。”走到王文志那後,辛澤劍沒好氣的打着招呼。

“是啊,你也來啦?好巧啊!”王文志笑嘻嘻的說。

廢話,這是開學典禮,我他媽能不來嗎?

辛澤劍正想找王文志算賬呢,可對方的笑容驚出了他一身冷汗:這傢伙精神分裂忒嚴重了吧?

“喂,”辛澤劍謹慎的問着,“我記得你好像不是這個性格吧?”

“是嗎?”對方誇張的說,“我這人一直就這樣啊!”

放屁!一直就這樣纔有鬼!

“你昨天還要和我拼命…”

“哦,這個啊?”王文志抓了抓後腦,“昨天我不在正常狀態,不知道爲什麼,我只要一聞到臭味就會特別暴躁。”


那你去過的廁所還能保持完整嗎?

“我說的不是平常那種臭味,是你身上的那種味道,聞了後就特別的不爽,我這人只要不爽就會頭腦發熱。”

“看出來了。”

“對了,你是什麼東西的天將?”

“白虎。”

“哦,跟我差不多啊。”

對方一副完全不當回事的樣子,聽了這話,辛澤劍一百個不舒服。

“你確定?”


“嘁,有啥確不確定的?不就是白虎麼?”王文志一揚眉毛,“我是窮奇天將。”

“窮奇是啥玩意?”

“連四凶獸都不知道,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這種生僻知識算不上生活常識吧?”辛澤劍掏出手機,“算了,我自己百度下。”

辛澤劍上網查了下,網上當然查不到天將的信息,他只是想百度下窮奇是個什麼玩意。

窮奇是上古神話中的四大凶獸之一,四大凶獸分別爲渾敦、窮奇、饕餮和檮杌。經過朱子語解釋,辛澤劍知道了四聖獸是位於所有靈獸頂點的神獸,所以他估計,這四凶獸應該是位於所有妖獸頂點的神獸。

“我靠,我是四聖獸的天將,室友居然四凶獸的天將,老天你挺會玩啊!”

“別告訴別人昂,我指的是所有人,咱的同類也不例外。”

“我又不是傻子。”

大夏天,好幾百人擠在一個大禮堂裏,被主席臺上的人忽悠的一愣一愣的。這不是傳銷,這是大學的開學典禮。

期間,某位號稱萬人迷的學生會主席也上去忽悠了大家幾句,引得女生尖叫連連。

開學典禮結束了,王文志隨着人羣離開的同時揉着耳朵。

“真是羣瘋子,白瞎了這羣妹子,長得這麼好看卻個個是腦殘的追星族。”

總裁,我們不熟 :你不就是最大的瘋子麼?昨天還莫名其妙的跟我打的死去活來,第二天沒事人一樣幫我佔座。

“這不關女生的事!都是霍佳的錯!”一旁的男生激動的說,“小白臉都該去死!”

“就是就是。”

辛澤劍一見旁邊又有男生附和,立刻撒腿就跑。

“你跑什麼?等等我!”王文志還納悶呢。

果然,剛跑開沒一會,爲霍佳正名的瘋狂女生們和氣急敗壞的男生們爭吵成一團,只剩下莫名其妙的新生們面面相覷。

“這個學校的陣營真是單純的可怕,”看着被人羣淹沒的王文志,辛澤劍在一旁感慨,“這裏真的是大學而不是幼兒園嗎?”


“你就是辛澤劍?”突然殺出一句冰冷的女聲。

我靠,能不能別出現的這麼突然,嚇死我了。

一個散發着霸王花氣質的女生用看仇人的眼神打量着辛澤劍。

“是啊,有事嗎?”

辛澤劍無視對方的囂張氣焰,扭過頭去看對掐的男女生陣營。人羣中的王文志就像掉到河裏的旱鴨子,邊掙扎邊呼叫,想讓辛澤劍去救他。

“主席有事找你。”女生的語氣冷到極點,“那麼優秀的大人爲什麼要找你這種人,爲什麼不找我呢…”

大妹子!拜託!你在發花癡前能不能先觀察下我們的生理結構一樣嗎?勞資可是個健全健康的男人,男人的帥在我眼中一文不值!

“這麼說,是某位帥氣逼人的學生會長找我了?我好像根本不認識他吧?”

“少廢話,跟我來!”

“遵命。”

學生會的辦公地點竟然是一整座樓,這座樓方圓幾百米內都是女生,愣是沒有一個男生。辛澤劍跟着某位學姐一路走着,感受着女生們刺在身上的尖銳目光,頓感無語。

“這個地方的男人是不是滅絕了?”

“我們不需要該死的男生,”某位學姐的口氣一如既往的冷酷,“該死的男生只會嫉妒會長的美貌與睿智…”

“好好好!”某人連忙打斷學姐的怨念攻擊。

兩人穿過一條走廊,停在走廊盡頭的辦公室前。

“到了,自己進去吧。”

說完學姐用好似被深愛之人深深傷害後甩掉的怨念眼神看了一眼辦公室的門,放佛是要將這一刻永遠銘記在心底似的,然後不捨的離開了。

“育林大學學生會,”辛澤劍默唸着門上的牌子,“確實不是‘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是不是她們掛錯牌子了?”

剛要敲門,就聞到一股香氣撲面而來。

譁——————

從門中衝出十幾個女生,差點從辛澤劍身上碾壓而過,這羣女生風一般的出現,又如同風一般的消失在走廊的遠方。

看着野牛狂奔般離去的女生們,辛澤劍驚魂未定的拍着胸口。

“還好閃得快。”

“你來了?進來吧。”辦公室內傳來清脆且溫柔的嗓音。

辛澤劍走入後隨意環顧着四周,直到某位學生會主席輕咳一聲,纔不情不願的將視線放到對方的身上。

真不想看這個傢伙,這混球怎麼長得這麼傷人自尊? 絕頂江湖 ,眼鏡中有信息…

雄性人類生命體,體能293,AAA級靈力反應,靈力特性不明,基礎戰鬥能力AAA級。偵測到聖獸級細胞變異反應,生命活躍度100%。

我靠,有沒搞錯?

“是辛澤劍同學吧?初次見面,”某位帥氣逼人的學生會主席伸出手來,“我叫霍佳,是育林大學學生會的主席。”

這個叫做霍佳的年輕人,身上從上到下透着一股貴族氣息,在這種氣質的暗示下,幾乎一眼就能看他的出色。

他有着微微上揚的嘴角與隨和的表情,卻不會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的壓迫感。

“後面的自我介紹就免了吧,萬人迷學長。”辛澤劍毫無禮數的無視了對方伸出的右手,“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很好,我喜歡直截了當的人。”

“非常遺憾的告訴您,鑑於你是一個雄性生命體,所以我對你的恭維不會產生絲毫愉快的反應。”

“那我就直說了。”

“快點說吧。”辛澤劍坐到沙發上,“你這裏香水味太濃了,我脆弱的鼻腔神經承受不起這種刺激。”

朱子語那破地方臭的要死,這裏香的不正常,簡直就是兩種極端,哪都不能長久逗留。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