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徹天地!天地也是瞬間變得震動不堪,崩天裂地的衝擊讓天地變了顏色,狂暴的衝擊在天地中掀起了一陣陣亂舞的狂風沙石。洛天眼眸一凝,呼嘯一聲長槍朝著魔修怒然斬下!

「我說過你是錯的你就是錯的!」

「只有情誼才是最珍貴的!去你大爺的狗屁武道忘情理論!」

緊握弒皇的洛天眼眸鋒利的望著魔修,手中的力量也是加大幾分。洛天始終堅信著,武道極致是不需要放棄七情六慾的,放棄最珍貴的那份情誼。無論如何,他都會堅守自己的心。

嗤!

血肉撕裂的聲音落在了洛天耳中,洛天目光凝重地望著被弒皇刺穿右手的魔修,血肉撕裂的表象並沒有讓洛天輕鬆幾分。魔修血肉淋漓的手掌緊緊抓住了弒皇,猛然發力狠狠一扯!洛天倉促下被魔修這巨大力量的一扯不受控制地朝著前方飛去!

轟!

猛烈的波動在這天地之間再次炸響!望著迎面飛來的洛天,魔修抬起左手,瞬間握拳朝著洛天轟出一拳!洛天也是以雷霆萬鈞之勢瞬間抬起左拳對上了魔修的拳頭!

「為什麼你還是不放棄?!為什麼?!」

魔修怒喝一聲,望著如今近在咫尺的洛天,望著洛天臉龐上洋溢的那一份執著,那一份堅定,魔修臉上憤怒無比!心中卻微微開始動搖了幾分。

難道,我真的是錯了嗎?

洛天也是手臂顫抖地死死咬牙堅持著,兩隻拳頭緊緊地碰撞在了一起,炸起了一道道恐怖的餘波。但洛天依舊是目光堅定地望著魔修,冷聲道:

「遲早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是錯的!」

「主宰之雷!」

轟!

一股狂暴蠻橫的暴虐氣息再次從洛天身上湧現而出!左臂一瞬間也是閃爍出了明亮的光芒,一絲絲耀眼的電流縈繞在了洛天手臂之上。洛天瞬間撤出左拳,再次出拳,朝著魔修臉頰狠狠地砸出一拳!

砰!

魔修的身子狠狠地撞落在地上,砸出了一個深達數尺的大洞。如山嶽般沉重恐怖的一拳狠狠地砸落在了魔修臉上,魔修頓時感到身子受到了千斤力量的衝擊!面骨碎裂的聲音也是清晰地響起在天地之中。

「弒皇!」

洛天右手一抓,漆黑的長槍再次落在手心當中,身子猶如電光般朝著下方直射而下,而手中的弒皇更是極速地轉動朝著下方直射而去!

嗤!

一聲清晰無比的穿刺聲波動在這天地之中。魔修臉上浮現了絕望的神色,眼睛死死地瞪著自己的身體,胸前如今卻是滲出了一陣陣的黑色的液滴,血肉模糊的右手緊緊地握著散發出灼熱氣息的弒皇,魔修臉色慘白地望著洛天,嘴角不可置信地說道:

「我輸了…我竟然輸了…」

說罷,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喃喃道:


「也許你是對的…是我辜負了她…」

洛天眼眸平靜地望著被弒皇洞穿胸膛的魔修,輕聲道:

「你不是輸給了我,你只是輸給了自己。」

「你一開始就走錯了方向,背棄了自己的本心,捨棄了情誼,又談何登上武道巔峰呢?」

「本心?!」

魔修心中猛然一震,目光瞪大地望著洛天,再次咳出一口鮮血,苦笑道:

「本心嗎?」

魔修無力地閉起了雙眼,任由生機極速地流逝,嘴角喃喃道:

「魔月,對不起。」

……

「魔修,你喜歡我嗎?」,身體漸漸冰冷的魔修睜開了眼睛,看見如今面前浮現的這精緻嬌俏的熟悉面容,眼睛竟漸漸變得濕潤起來。

他抬起了早已失去血色的右手,探出右手用力地想要撫摸這近在咫尺的絕美面容,只是他無論如何用力,那張精緻的面容都似乎與他隔著一段若隱若現的距離。


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顫抖不已的右手終於碰到了一直記掛在他心中的面容。望著這張牽挂在心的珍貴面容,魔修沙啞道:

「若是有來生,我不再追求成為這忘情的絕世強者,也不追求這虛無縹緲的武道巔峰。我就和你靜靜地共度時光,與你相守在一起。」

「我喜歡你,魔月。」


言罷,魔修放下了無力的右手,永遠地閉起了那妖魅迷人的雙眸。

只是眼角旁流下了一滴淚,一滴遺恨之淚。

今天一更,因為電腦壞了。明天如果能好三更,不能好就只能兩更了。抱歉。 魔月死了,死在了清霜的長劍之下。

只是臨死前的魔月心中依舊記掛著那道俊美妖異的面容,也是只有魔修,能夠讓她刻骨銘心。

心中有一人,可以記萬世。或許這樣的愛才是最刻骨銘心的吧。

魔修死了,就這樣戰死在了洛天長槍之下。

望著眼角滑下淚滴的魔修,洛天也是輕嘆一聲。即便是異族之人,也是有血有肉有情。而魔修更是一個重情之人,難道只是因為種族的不同,就要互相殺戮了嗎?洛天抬頭望著這片平靜如水的天空,也不禁變得茫然起來。神色迷茫的洛天仰天長嘆,喃喃道:

「難道就不能和平地相處在一起?」

「重情重義的人本性也不會差到哪裡啊…」

早在先前洛天對魔修採取神魂攻擊時,洛天就窺探到了魔修的腦海的部分隱藏在心的隱秘記憶。這是一個真正的男人,心中裝滿的也都是魔月,那個美麗的短髮魔女。只是因為身為一個男人,身為魔族的天才,這樣的環境也是讓他一心執著於追求武道巔峰,要受盡所有人的頂禮膜拜。或許他認為,只有成為強者,把這片大好河山打下來的他成為一代君王,才能配的上魔月吧。因此,他也是將這段感情深埋在心,從不說起,但並不代表他不知道。


這種沉默的愛也是最刻骨銘心的吧。

「洛天!」

一道猶如劫難之後獲得重生的欣喜驚呼聲落在了洛天的耳里,這熟悉無比的聲音也是讓洛天如釋重負。洛天也是十分擔心清霜她們的安危,就怕他們也是有生命的危險。片刻之後,清霜也是站在了洛天的身旁,臉色擔憂地望著洛天。

「洛天,你沒事吧?」

清霜淚眼朦朧地望著洛天,當那團散發著滔天魔氣的黑霧將洛天身形吞沒時,清霜的心如被撕裂那般難受無比。心急如焚的她也是拼盡全力才將魔月斬落劍下。只是之後,她依舊還是找尋不到洛天的身影。尋不到洛天的身影她是徹底的慌了,變得不知所措。如今洛天再次出現在虛空中,她的心才慢慢地平復下來。也只有這道熟悉的面容,能夠撫平她的內心。

「別擔心,我好著呢…「

洛天臉色苦澀地望著清霜,伸出右手緩緩擦去清霜的淚滴。只是心中一直都有一股淡淡的惆悵感,揮散不去。沉默片刻,洛天突然嘆息一聲,臉色迷茫地望著清霜:

「清霜,我們這樣做,對嗎?」清霜臉色疑惑地望著洛天,只是還沒來得及回答洛天又是開口緩緩道:

「即便是異族之人,他們也只是為了生存才四處尋找土地繁衍棲息。他們這樣也沒錯啊,如果換作是我們人類,若我們的土地資源不足以承受我們如此地消耗,我們人類也是會尋找新的世界紮根棲息。我們把異族視為侵佔土地的外來者,但在別人眼裡,我們也同樣是這樣的人啊…為什麼不同種族就不能和平地生活在一起?!”

“我知道也許你會說強者優勝劣汰,適者生存。只是我心中有些不平衡罷了。」,而後又是嘆息了一聲,

「我不是什麼心懷蒼生的大慈大悲救世之主,也不是什麼訴說離愁的風雅詩人。只是讓我親手殺死了一個重情之人,心中難免有些難受。如果我們人族若是不排斥這外來異族,那麼他們就是不是不用死了?「

」至少不是死在我的手中,拆散了這對苦命有情人。」

洛天…

清霜嘆息一聲,自古成就巔峰必須無情,這是公認的道理。強者就必須得狠辣果斷,擁有雷霆手段方能震懾群雄,成就無上霸業。但偏偏在這個冷漠無情,世態炎涼的俗世當中。洛天卻是重情重義之人。每人都只為了武道巔峰在爾虞我詐時,他卻依舊如此重情善良。這樣特別的他也是讓清霜傾心於他的重要原因。

「洛天,你想太多了。」,清霜柔聲應道。

「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桿秤,都會衡量判別是非對錯。而洛天你覺得你不應該殺死這魔族人,你有愧疚,我懂。我們都是明白人,也知道很多事不由我們掌控,歸根到底的原因就是我們修為太低了,太弱了。「

」你也許會覺得你親手拆散了這對苦命鴛鴦,你有愧疚之感,你會內疚,那是因為你有良知。但你想想,那些殺害我們父母,讓我們家破人亡的人是否會像你那般宅心仁厚?若真是那樣的話, 最强穿越者 。若每個人都是你這樣想,這個世界早就一片祥和,那還要修鍊幹嘛,真的追求這無上飄渺的永生?這本來就是殘酷的世界,洛天你不要被自己過分的善良而蒙蔽了雙眼,若你真想改變這個於你心中有差異的世界,至少你要擁有與他對等的實力,改變世界的實力,聖人境界的實力。」

洛天心中一顫,目光驚訝地望著清霜。只是清霜依舊平靜地說道:、

」沒有力量,就沒有話語權。「

「沒有實力,一切都是虛假的。你若想改變,你至少要有覺悟,擁有強大力量的覺悟。」

洛天目光震驚地望著清霜,心中卻掀起了滔天巨浪。這番話若是從別人嘴裡說出他不奇怪,但他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女子能有如此的感觸。 露水陰緣

洛天點點頭,淡淡笑道:

「其實你說的我都懂,只是想發發牢騷。」

「我陪你。」清霜目不轉睛地望著洛天。

你要發牢騷,我陪你。

你要改變這世界,我陪你。

你要成為強者,我陪你。

無論你是成就霸業還是墮入深淵,我都會一直跟隨著你。

「好。」

……

咻!咻!

兩道強勁的破風聲划響了這片安靜的空間,波動傳來的熟悉氣息讓兩人相視一笑,一同轉頭望向後方凌空飛來的兩人。

「不好意思,打那個怪物浪費太久時間了。還要暗夜出手幫忙。」,巨岩依舊還是一副憨憨的面容,摸摸後腦勺,帶著一絲歉意地說道。而暗夜在旁雙手交叉抱胸,臉帶微笑朝著兩人點點頭。

洛天笑著拍了拍了巨岩的肩膀,語氣平靜道:

「人沒事就好。既然完成了任務我們就走吧。」

說罷,洛天腳尖一點便朝著前方飛去。而三人也是緊隨其後。

與魔修的戰鬥已經足足持續了一天的時間,而如今也是第二天的早晨。 冷少的嬌妻 。只是這次,洛天只想將他們驅逐,不想再造任何殺孽。

「找了那麼久,整個山谷也是給我們翻了一遍,連洞穴也進入看了一遍,只是再也沒有找到魔氣匯聚的地方。」

暗夜此刻開口說道,目光閃爍幾分,眼神也是望向了洛天。


洛天點點頭,淡淡道:

「的確。估計左邊山谷也是沒有什麼魔族之人了。我們去右邊山谷看看吧。」

「右邊山谷?那我們會不會遇到天清院的人,怕不怕…?」

暗夜低頭思索了幾分,左邊山谷連人影都沒,那就說明其餘兩隊的學院有可能在右邊山谷,估計也沒什麼人會站在沙漠中消磨時光。

洛天輕笑著搖了搖頭:

「即便遇到了,如果還敢打什麼歪主意,那就打殘他們!」

—————

「看來我那個可憐的弟弟已經死了,他們那隊估計全軍覆沒了。」,

此刻一個高大魁梧的馬尾青年微微地搖了搖頭,語氣略微遺憾地說道。只是臉上流露出的並不是心痛惋惜,卻是暢快猙獰的舒暢之色。

而在這高大魁梧的馬尾青年旁,還站立著兩人,一男一女。左邊站立著一個讓人神魂顛倒的紅髮美婦,有著攝人心魄的妖媚眸子,比起魔月,這紅髮美人更讓俗人燥熱難耐,一不小心,便會被勾去了魂。而在馬尾青年的右邊,有個瘦削抱胸的男子,眼神鋒利如刀,沉默地站在一旁。

只見這個站立在旁的美婦掩嘴咯咯笑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