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轟

當着一人二魂獸的面,巨大的繭破裂開來,一個巨大無比的金光閃耀在一人二魂獸眼前,他們都是不禁閉上了眼睛。

「哈哈哈哈哈,本王終於復活了!」金光散去,裏面竟是一條巨大的金龍。

那巨龍身上的鱗片閃爍著瑰麗的光彩,那每一塊鱗片都是菱形的,而菱形兩道交叉線的中心點隆起,構成四道稜線,厚重、堅實,更充滿了鋒銳之氣。

哪怕只是一塊鱗片,都有超過一平方米大小,龐大的身軀上,鱗片數量難以計數。

在背後有着巨大的雙翼,巨大的頭顱上,一根根尖刺分別從頭頂和下頜處冒起,頭頂上的尖刺更是一直沿着背脊向後蔓延到尾部。

尾巴很長,尖端上面長滿了尖刺,就像是一件放大版的超級狼牙錘一般。是一條身長近千丈的恐怖巨龍,雙眼乃是紅寶石一般的顏色,眼瞳中,滿是兇殘與狂暴之光。

他就是金龍王,完美傳承龍神身體的他,現在擁有着媲美神王的力量,他是龍神的的分身之一,掌控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然而,在斗羅大陸的恐怖壓制下,他最多能發揮二級神的實力,但也是頂尖二級神…

金龍王巨大的眼睛左右看看,盯上了小舞和大明二明:「好弱的魂獸,但也比周圍的魂獸厲害不少,很好,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本王手下了!」

而這時,小舞三人正一臉懵逼的看着金龍王,那身上恐怖的力量讓他們心悸不己……

與此同時,海神島中,身為銀龍王的古月娜不禁皺了皺眉,看向了金龍王的方向,一股比葉楓還濃郁的血脈相連感傳來。

「是…誰?」 因為田齊和赫連芳之間的恩怨糾葛,珂最並不願意再與漢臣聯姻。但他的女兒步度松卻主動在酒宴上獻舞,並且一眼看中了曹性。

珂最極力反對,不想讓女兒嫁給漢人,因此並沒有跟曹性提過此事。但看了田齊給曹性的回信,了解到曹性和田齊之間的親密關係,珂最終於有些心動。

田齊接連撕毀與夫余、高句麗兩國的盟約,一戰滅亡兩國,令鮮卑貴族驚懼不已。他們不敢解除之前與曹性達成的協議,無膽進攻田齊新占的領地,又不願相信田齊結盟的承諾,可謂是進退兩難。

珂最無奈之下,只得軟禁曹性,希望逼迫田齊稍作退讓,以證明結盟的誠意。但他沒有想到,曹性根本沒有向田齊提及被鮮卑軟禁之事。

曹性敢於對田齊隱瞞事實真相,說明漢軍在連破兩國之後,兵困馬乏,極需休整,已無力再戰。同時也從側面證明,他與田齊之間關係非同一般,絕不是普通的從屬關係。

珂最相信,既然短時間內漢軍已無力再戰,田齊必然真心愿與鮮卑保持和平,沒有必要再騙鮮卑人結盟。從田齊給曹性的回信當中,也流露出願意與鮮卑人聯姻的意思。

曹性發誓善待步度松,珂最順水推舟,同意了兩人的婚事。曹性提出帶步度松返回鳳城結親,珂最沒有反對。

珂最設酒宴為兩人定親,又令珂比能率騎軍三千,攜帶數萬牛羊,數百奴僕,以及價值十數萬金的嫁妝,南下送親。

曹性成功完成結盟使命,又娶得如花美眷而回,極為得意。他這一路上陪著送親的珂比能頓頓飲酒,笑聲不斷。

珂比能望了一眼身後綿延數里的豐厚嫁妝,含笑詢問曹性拿什麼做聘禮來娶她妹妹。

曹性輕聲一笑,「我可以保證,你們以後與中原可以自由貿易,無論鐵器、食鹽,還是糧食、布匹,都不會受到任何限制。我家中就有商行,以後會全部交由步度松打理。除此之外,我還有一種貨物能幫你們解除因常食奶肉製品帶來的腸胃問題。」

珂比能大喜,追問曹性是什麼貨物,價值幾何?曹性拿出隨身的銀制水壺遞與珂比能,「這東西叫茶葉,你嘗嘗味道如何?這是用開水沖泡的茶葉,有些苦澀。也可將茶葉用糖炒制,再以牛羊奶水燉煮,味道更佳。」

珂比能這一路上連日陪曹性醉酒,本就口渴。他接過水壺,放心的大口痛飲了一番。

「味道如何?」

珂比能揉了揉肚子,眉頭一皺,「確實有些苦澀,也不覺有何效果。」

曹性哈哈一笑,也不解釋,只從馬鞍下取出一袋茶葉送與珂比能,讓他回去每天泡水飲用。

數天之後,兩人率眾來到岔河口。管寧、魏延、童猛、趙雲、乙支蘇淵等人設宴接待曹性、珂比能。

曹性牽手步度松一同出席酒宴,讓她向管寧、趙雲等人敬酒。管寧、趙雲、童猛、魏延等人藉機送上新婚賀禮,向曹性和步度松道賀。

珂比能見岔河口戒備森嚴,兵強馬壯,市面繁榮,幾位漢軍校尉勇武不凡,又見乙支蘇淵等高句麗降將笑容滿面,與漢軍諸校尉談笑無忌,親密無間,不由暗自心驚。

珂比能是鮮卑東部貴族中的主戰派。早在田齊出征夫余的時候就向珂最提出,派兵助夫余抵抗漢軍和高句麗軍的進攻。

在曹性前往鮮卑商談合約,準備讓出千里草原和數萬夫余百姓給鮮卑的時候,也是珂比能提出質疑,擔心漢軍再次故意示好,讓鮮卑放鬆警惕,然後撕毀盟約,發動突襲。

珂比能甚至想趁漢軍初占夫余領地,人心不穩,軍力疲憊的時機,率本部騎軍突襲岔河口,搶佔兩國之間這一險要關隘。

如今看來,漢軍顯然早有防範,派了重兵鎮守岔河口。

曹性在酒宴上暗自觀察珂比能,故意與管寧、趙雲詢問衛所制度推行情況。

管寧誤會曹性失言,不肯當珂比能等人面前談論漢軍機密,閉口不言。趙雲卻知曹性素來謹慎,當面詢問衛所機密事務必有原因,便向曹性訴苦,「夫餘地廣人稀,物產豐足,但衛所初建,只是缺人。」

曹性哈哈大笑,對趙雲承諾道:「高順率軍南下,參與討伐董卓,已至虎牢關前。中原天災不斷,又戰亂頻繁,百姓流離失所,無以謀生。你只說缺多少人,我這就去信給高順,讓他招納流民到東萊集結,再請童飛、江成兩位千戶派水軍護送,北上遼東。」

管寧見曹性竟然當著珂比能等外族權貴談論起朝政機密,心中不喜,連忙出言打斷,只與曹性和步度松談論婚事籌備等事宜。

曹性含笑回答管寧詢問,很快又轉回之前的話題,追問趙雲需要多少人口,準備何時完成擴軍,又詢問夫余衛所常備軍訓練如何。

趙雲依實回答曹性詢問,直言夫余田地肥沃,足以安置流民百萬。又誇大衛所常備軍實力,只言已擴軍數萬,其中精騎兩萬。又指著乙支蘇淵等人向曹性誇讚,「高句麗精銳數萬,真心降附。主公前些天來信,令各校尉結束休整,率軍北遷。我如今掌軍數萬,實力更勝從前,夫余百姓無人敢叛。」

珂比能凝神聽曹性與趙雲閑談,心中驚懼不已,再無攻打漢軍之心。

離開岔河口,珂比能暗中觀察沿路民情,果然見夫余百姓皆服從漢軍管理,在漢軍指揮下修整家田,放牧牛羊。廣闊的田野、草原上,歌聲與歡笑聲交織,一片繁忙景象。又不時有大漢騎軍,衣明甲亮,列隊北上。

珂比能內心長嘆一聲,暗自為鮮卑一族前途擔憂。田齊與以往的大漢將軍不同。以往漢軍征伐草原,只求草原各族臣服,聽從天子徵調即可。但田齊卻不設屬國,必立衛所,並打算陸續遷流民百萬北上,搶佔領地,發展耕牧,安家落戶。數十年後,漠北草原,皆為漢民,再無北方蠻夷立足之地。 「還是讓他逃了。」平心在原地呢喃道,最後一刻,對方直接將原先封鎖地府的大陣逆轉,將自己送到了混沌之中。

看着眼前地府各種破碎不堪的模樣,平心一揮袖,將各處破碎的宮殿恢復原樣。

地府本身就是以平心的身體為基石演化出來的,所以平心對於地府有着百分百的掌控力。

任何人在地府都不可能打贏平心,包括六聖以及道祖,因此基本上他們都不出現在地府。

「多謝娘娘出手。」太乙對着平心拜謝道。

「你去謝謝劉雲吧,不過現在他的情況有點麻煩了。」平心跨越空間此時看着生機逐漸消逝的劉雲,皺着眉說道。

「師……弟,他怎麼了?」太乙不太願意叫這聲師弟,但是面對平心娘娘,又不能太過於失禮。

「沒什麼,他的問題我自己解決,你的化身已經崩碎,你現在重新凝聚出來,先把地府秩序恢復了再說,還有地藏,你打算躲到什麼時候?」

平心對着一處虛空不滿地說道,地藏繼承了他師父接引的最大優點——騎牆派,面對巨大變故,永遠不出手,永遠看局勢。

雖然這樣做也不能說他錯,起碼他沒有參與叛亂,但是卻會讓人感到一種莫名的噁心。

「所以現在你幫忙把那些逃離的惡鬼抓回來可以吧?如果驚擾到凡人,你也不要回來了。」

平心淡淡地說道,而此刻地藏的額頭也佈滿了冷汗,只能不斷點頭,承諾保證完成。

平心叮囑兩句后,直接在原地離開,出現在自己的宮殿之中,瞬間出現的時候,也將一旁看護的華胥嚇了一跳。

「師父,你來了啊!嚇死我了,對了,師父,我感覺師兄有點不對勁啊!」華胥小臉憂愁地說道。

「放心吧,你師兄不會有事的,你先出去吧,我為他療傷。」平心對着華胥說道。

「是,師父。」華胥雖然好奇自己師父為什麼不讓自己看,但是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要多問。

「妹妹,你打算用那個嗎?」在華胥走後,宮殿裏響起其他聲音。

「哥哥,東西就是用的,而且我覺得適合這個它,這次他傷的這麼重,正好看看能不能破后而立,而且我不想去求女媧出手救他。」

平心淡淡地說道,但是那個聲音的主人總覺得最後一個才是最關鍵的原因。

「行吧,隨你,他能將周天星辰大陣弄成這般模樣,我也想看看他能不能弄出都天神煞陣出來。」

這個聲音也沒有再阻止,看着平心將一顆血紅的果實喂入劉雲嘴中。

此時這顆果實雖然巨大,但是在貼到劉雲的嘴唇的時候,卻化成一團液體,流入了他的嘴中。

此時劉雲原先蒼白的臉龐浮上了一絲紅潤,同時身體出現無數紅絲,將劉雲類似蠶蛹一般包裹起來。

「破蛹成蝶嗎?倒也符合他的大道。」這個血紅色的大繭是劉雲的大道與平心的果實共同作用出來的結果。

「師父,師兄他怎麼樣了?」華胥擔心地問道。

「放心吧,你的師兄沒事,那個大繭就是他。」平心看着眼前的華胥緊張模樣,不由笑道。

「師父~」華胥看着自己師父的調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

「平心她的實力有點出乎我們的意料,而且計劃中,那個劉雲不該知道地府出問題的,他怎麼出現在地府了?」此時鬼帝法身出現在一處小世界之中,趴在地上心有餘悸說道。

「沒事,這次計劃還算成功,這個鬼道道果到手了,下一個就是鎮元子了。」一個身影出現在鬼帝法身面前說道。

「鎮元子可不比太乙好對付。」鬼帝法身搖了搖頭說道。

「不然,你去對付平心?」這個人反問道。

「那還是鎮元子吧,把翎叫上,他與鎮元子有過節,正好讓他出力。」鬼帝法身選擇了從心一回,選擇更軟的柿子。

「對了,心那裏怎麼樣了?人道道果到現在還沒搞定嗎?」這個聲音突然說道。

「不知道,她的事情從來不會和我們主動說,不過這次那個帝辛好像與我們主動聯繫了,看樣子他也是個不安分的人。」鬼帝法身說道。

「不要看不起別人,帝辛這人沒有那麼簡單。」這個人提醒道。

「知道了,好了,我們離開吧。」兩人說完,從原地消散,而離開原地后,這個小世界天地突然變化,彷彿末日來臨一般,開始自我毀滅。

……

祖城

「哪吒,聽好了,你去這個地方探聽情報,不要衝動,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衝動,回來彙報聽到了嗎?」

此時一個中年男子對着身旁少年模樣的哪吒說道。

「放心吧,我會小心的。」哪吒點了點頭,然後從原地離開。

此時距離劉雲將哪吒丟在這裏已經過去了三年,本來約好的日子也一天天過去,劉雲遲遲沒有出現,但是哪吒也沒有主動離開這裏。

哪吒嬌小身體在叢林之中穿梭著,來到了和小隊長說好地點。

此時,一隻狼妖,正在進食著,而他的面前,是一個人族,此時那個人還沒有失去生命,絕望地看着眼前的大妖對着自己開膛破肚。

不只是一個人,在這裏有十幾個人族正在不遠處,眼神中不再有神光,彷彿已經失去了生的希望一般。

哪吒雖然很想出手,但是經過三年的磨鍊,他學會了一種東西——紀律性。

哪吒原地返回,將所有情況彙報給小隊長,小隊長點了點頭:「哪吒,這支人族應該是殷商里被擄走的游商,我們現在出手救下他們。」

哪吒和小隊長很快來到剛才發現妖族的位置,但是來到的時候撲了個空,原地一個人影都沒有。

而此時,身後的樹林出現無數妖族,對着哪吒他們說道:「你來到這裏的一瞬間我就知道了,在這裏等你們很久了。」

「你們所有人都在這裏了是吧?」哪吒突然對着眼前的狼妖問道。

「你不會覺得你們這十幾個人打的贏我們這裏幾百個吧?」狼妖對着哪吒嘲諷地說道。

哪吒沒有言語,將套在手上的乾坤圈變大拋出,乾坤圈在周圍旋轉一圈后,無數妖怪的頭顱碎裂,紛紛倒地。

「現在呢?」哪吒將乾坤圈上的血跡震掉,對着眼前的狼妖咧嘴笑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南下前,他像第一次出遠門那樣向爸爸拿了五百元錢的路費。在火車站買了一張綠皮火車票。

到了深圳,他投靠了原來那家公司的宿舍。

然後稍作休息便要開始找工作了。他每天不停地走着。他堅信路是人走出來的,可是走多了路也會走出很多讓人害怕走路的事情來。那天,他剛面試完了出來。一個人在回去的路上走着,想着可能的面試結果心中不免有些擔心。他一點信心也沒有,可是偏又認為自己能成。正當他還在想着些什麼的時候,迎面撞來一個人,他迅速躲閃但還是被那人有意撞到了肩頭。

「你他媽的沒長眼睛呀?」,撞他的人首先開罵。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