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南有點著急。

一聽蘇北說肚子疼,他連衛生間都沒有去,擔心的待在病房了。

過了好半天,蘇北都沒有出來。

路南著急的開口詢問。

"北北,你沒事吧?要是實在不行,我就找醫生來幫你看看,好不好?"

蘇北有點無語,他不是要上廁所嗎?怎麼還不走呢!

她想了一下,開口道:"路南,你先去買東西吧,我沒事,生理期來了,你找醫生,好意思嗎?我每次都差不多這樣,你不用在意,你先去吧,我一會就好了!"

路南看著緊閉的衛生間門,他想了片刻,便開口道:"行,北北,如果有事的話,你就叫醫生,我先去買小龍蝦,好不好?"

蘇北恨得他這樣做。

"好好好!你趕緊去吧!"蘇北毫不猶豫,快速的開口回答。

路南無奈的搖搖頭,向著外面走去。

聽到病房的門被帶上,蘇北悄悄打開衛生間門走出去。

她走到病房門前,打開門,伸出腦袋看了半天,確定路南真的走了之後,她才鬆了一大口氣。

她對著衛生間,輕聲開口:"好了,他走了,你們出來吧!"

葉婷洛帶著兩個孩子出來。

她跟蘇北相視一眼,兩個人都流露出劫後餘生的眼神。

路南走了之後,蘇北生怕他再去去而復返。

她便跟兩個孩子說了幾句話,讓他們先回家。

蘇寒和蘇凜本來還不大相信,蘇北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

他們估摸著,蘇北還是受了點輕傷,只是為了他們安心,才故意裝出一副她沒事的樣子。

結果路南回來這片刻。

他們看見,自家媽咪活蹦亂跳的,那哪裡像是有事的人啊!

兩個小傢伙頓時放心不少。

"媽咪,你已經是大人了,要懂得照顧自己,以後可千萬不能這樣了,讓我和小凜,白白擔心了大半天!"蘇寒一本正經的開口教育蘇北。

蘇北像個小學生一樣,她乖巧的點頭。

"小寒寶貝,媽咪知道了,以後堅決不犯這種低級錯誤!"蘇北開口說道。

蘇凜眼珠子咕嚕咕嚕的轉著。

他看著蘇北,像個小大人一樣,老氣橫秋的說道:"媽咪,這次這種傻事,以後可不能幹了,你又不是超人,不可能拯救全天下的人,如果你出事了,你有沒有想過,我跟哥哥怎麼辦?"

蘇北瞬間一臉受教的表情,她態度誠懇的看著自家兒子。

"小凜,媽咪知道錯了,媽咪以後一定不會向超人學習了,我首先要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不讓我們家的兩個小寶貝擔心,小凜不要生氣,好不好!"蘇北一副我再也不敢的表情,無比誠懇的說道。

蘇凜點了點頭。

"這才像樣子吧,不然的話,我跟哥哥都沒有辦法安心工作!"蘇凜說完,看了蘇寒一眼,一副我說的是不是很在理的神情。

蘇北差點吐血。

她的兩隻萌寶啊!現在都比她厲害了!

才五歲的兩個小傢伙,竟然一本正經的談工作。

"好吧,媽咪真的知道錯了,你們趕緊跟著婷洛阿姨回去吧,一會讓大魔王看見你們,可就不好了!"蘇北快速的說道。

蘇寒不開心的癟癟嘴。

"就知道趕我們走!小凜,我們走吧!反正她也沒事!"蘇寒有點賭氣的說道,作勢就要拉著蘇凜離開。

蘇北很是無奈,她拉住蘇寒和蘇凜的小胖手。

"乖寶貝啊,你要聽話,媽咪真的不是那個意思!你們不要生氣,好不好?氣大傷身啊,媽咪從醫院回去后,保證天天回家報道,好不好?"蘇北誠懇的看著兩個小傢伙。

蘇寒懷疑的看著她:"你說的是真的?"

蘇北連連點頭:"絕對是真的!"

蘇寒眼珠子轉了轉,和蘇凜相視一眼。

蘇凜開口道:"好!媽咪,我們就暫且相信你,我和哥哥先回去了,你就在醫院裡,好好養心情吧!"

蘇凜說完,就跟蘇寒手拉手,向著病房外面走去。

蘇北頓時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在醫院養心情,這也可以啊!

她兒子還真是獨闢蹊徑,跟一般人不一樣!

可是,為什麼她有一種,精神病患者住院的錯覺膩!

葉婷洛看著他們幾個互動,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感覺蘇北跟兩個小傢伙相處非常的自在融洽,就連她都被影響了,一顆心,都被這兩個小人兒融化了。

葉婷洛帶著他們往外走,蘇北一直將他們送到電梯口,她才轉身走回病房。

路南回來的時候,蘇北已經將葉婷洛和孩子送走,自己睡了一覺了。

這次,她是真的睡著了。

而且,中途她還被顧念城的電話吵醒了一次。

他也不知道從哪裡聽說自己出車禍了,打電話過來問自己怎麼樣。

蘇北聲音里滿是濃濃的睡意,她告訴顧念城,她的傷,不及她此刻瞌睡的萬分之一。

顧念城笑了笑,善解人意的讓她趕緊去睡覺。

只不過,聽到蘇北這樣說,他心裡才徹底踏實下來。

看來,葉婷洛說的沒有錯,蘇北是真的沒有什麼問題。

蘇北吃完路南帶來的爆炒小龍蝦,有點頭皮發麻。

其實,她並不是那麼想吃小龍蝦,怎麼破?

路南將袋子打開,帶著一次性的塑料手套,作勢就要幫蘇北剝小龍蝦。

蘇北皺著眉頭,她呲著嘴。

"路南,這小龍蝦能明天吃嗎?"蘇北不好意思的問。

路南俊臉頓時有點黑。

她不是想吃小龍蝦嗎?

這可是他花費了四個小時,從市中心跑到偏遠的老城西區,幫蘇北特意買的。

本來路上來回堵車,就得三個小時。

結果他沒有拿錢包,又浪費了一個小時。

他辛辛苦苦的買回來,結果。蘇北現在這樣,一口也不吃。

路南的心裡,突然很不是滋味。

他深吸了一口氣。

"好吧,你不吃,我就收了吧!"他說完,悶悶不樂的將小龍蝦收起來。

蘇北看著他失落的神色,突然有點難受。

她伸手拉住路南的手。

"你先別收了,我吃一點,突然間就有胃口了!"

蘇北說完,自己拿起一次性塑料手套,就開始吃起來。

看著她一邊吃小龍蝦,臉上一邊露出滿足的笑容。

路南的臉上,神色慢慢舒展開來,升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蘇北吃了一個龍蝦,發出一聲滿足的聲音。

她給路南剝了一個,笑著塞進路南嘴裡。

"來來來,你也嘗一個,跑了這麼遠買的,可千萬不能辜負了!"蘇北說道。

路南將小龍蝦嚼了兩口,咽下去,發現味道還不錯。

蘇北吃的正香,病房門突然被打開了。

蘇北一口蝦卡在喉嚨里,不上不下,憋得她一臉通紅。

她抬頭看去,竟然是孫靜怡來了。

蘇北卡著喉嚨,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路南皺了皺眉。

他看了孫靜怡一眼,去給蘇北端了一杯水。

他喂蘇北喝下去,伸手替她拍了半天背,蘇北這才順過氣,將龍蝦咽下去。

蘇北忍不住感嘆,到底是福薄命薄,吃個龍蝦,差點噎死。

路南看蘇北順氣了,這才抬頭看著孫靜怡。

"媽,你怎麼來了?"路南問道。

孫靜怡不贊同的看著路南和蘇北。

"蘇北不是剛流產嗎?你怎麼能給她吃哪種東西呢!又刺激,又不衛生,這對身體能好嗎?"孫靜怡說道。

路南微微蹙眉,他這才想起來,蘇北現在可是,剛剛流產過的人。

孫靜怡看著路南一臉茫然的表情。

她忍不住開口:"到底是個男孩子,一點都不會照顧人!"

她說著,將手裡的飯菜,一一打開。

"這是我讓保姆特地給蘇北做的,小南,你照顧北北吃完,我就先回去了,你奶奶身體不舒服,自從今天回去,就一直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可愁死人了!"孫靜怡無奈的說道。

路南心裡有點自責。

可是,事到如今,也只能讓事情趕緊過了,。

他點點頭,說:"媽,您先回去吧,我完了讓蘇北吃點有營養的,不會讓她吃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

孫靜怡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蘇北和路南,不忍心辜負孫靜怡的心意,兩個人打開她帶來的飯菜,又吃了些。

這天晚上,蘇北拉肚子了。

她一晚上往廁所跑了n次!

蘇北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這都是因為自己太烏鴉嘴了嗎?

白天撒謊說拉肚子,晚上就拉的一發不可收拾!

罪孽啊! 路南照顧了蘇北一晚上,看著她拉肚子一晚上,心疼不已,卻無能為力。

蘇北葯也吃了,可是,身體就是不見起色。

第二天一早,蘇北整個人都虛脫了,她走路都有點飄。

她心裡忍不住,第一百零八次自責,昨晚不該吃小龍蝦的。

路南的心意有毒啊。

果然,一吃他買的東西就出事!

她半條小命都快沒了!

早上。

看蘇北虛弱的躺在床上。

"都是我的錯!"路南忍不住自責。

始於婚,終於愛 他說:"我明知道你拉肚子,還縱容你,給你買小龍蝦吃,是我不應該!讓你現在病的這麼嚴重。"

蘇北臉上一臉蒼白,可是,心裡卻早已苦不堪言。

她本來明明不拉肚子,好么!

都是那些該死的小龍蝦吃的!

嗚嗚……

她好傷心好難過啊,都是嘴饞惹的禍!

蘇北蔫蔫的躺在床上,她看著路南。

"你能不能扶我一下!"她連聲音都快沒了。

路南擔憂的看著她:"你起來幹嘛?"

蘇北無語,她反覆吸納吐氣好幾次,才把自己的心情調整過來。

她看著路南,連咬牙切齒的力氣都沒了。

"去衛生間啊,你說我還能去哪裡!"蘇北說出來的話,一點力氣都沒有,就像是小羊羔咩咩叫一樣。

路南心疼的看著蘇北,將她扶起來。

"我抱著你過去吧!"他說道。

蘇北的小臉漲紅,她還沒有脆弱到那個份上,上個廁所,都要人抱著過去。

蘇北擺了擺手。

"你讓開讓開,我自己去!"

蘇北說完,掀開被子,步履不穩的向著衛生間走去。

看她虛弱的步伐,路南更心疼了。

他覺得,她好像每一步,都有摔倒的可能。

蘇北這一病,整個人都安分多了。

孫靜怡還來了醫院兩三次。

只不過,她每次來都是片刻時間,就快速離開了。

蘇北聽她說,這次的事情發生后,老太太不吃不喝將自己關在房間里。

路西西自責不已,覺得蘇北是為了救自己,才發生那樣的事情,她自覺無顏面對家人。

雙喜盈門 所以,她留下一封信,離開家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