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自己心裏所希望的完全不一樣。

孩子就是自己親生的!

收起親子鑑定報告,看一眼懷中的孩子,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想當初有小陳澤的時候自己欣喜若狂,而現在心裏卻一點不開心。

不是自己不喜歡孩子,而是這孩子來的不是時候。

如果孩子是自己和許詩雅的,那肯定不會是現在這樣。

帶着孩子回到別墅,想了想於是決定帶着孩子回陳家村一趟。

婚禮取消的事情雖然打電話跟陳母說了,但那麼大的事電話裏哪能說清楚。

所以還是得回去一趟,另外孩子已經確定是自己的了,也得讓二老知道不是。

就算婚沒結成,但突然多出來的孫子,應該多少也能讓二老開心一下。 然而陳明想錯了。

當陳明抱着孩子回到陳家村時,陳父還好一些,陳母毫不猶豫對着陳明就是一陣破口大罵。

要不是陳明懷中還抱着孩子,怕是絕對會又捶又打。

更多的是責怪陳明爲什麼做對不起許詩雅的事。

陳明心裏也苦,只是有種啞巴吃黃連的感覺。

這幾天他也很想醉生夢死一會,眼看着就要得到許詩雅了,竟然又出了這檔子事。

如果不是孩子的牽絆,陳明早就不知道喝多幾次了。

只不過冷靜下來,陳明也知道喝酒並不能解決問題。


自己想跟許詩雅在一起是沒錯,但還是需要面對現實,孩子是無辜的,所以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孩子承擔這一切,主要還是自己的問題。


現在問題已經發生了,自己需要找機會去見一下許詩雅。

雖然婚禮沒有完成,但結婚證已經領過了,從法律上來說自己和許詩雅現在是夫妻關係。

旋即陳明跟陳母解釋好一會,陳母這才消氣。

她雖然陳明不滿,但對孩子卻是格外的喜愛。

隔代親或許就是這樣,這邊罵完陳明,那邊就把孩子抱了過去,笑着逗孩子玩。

甚至抱着孩子走到旁邊的房間,特意讓躺在牀上的陳父看看。

陳明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抽着煙不滿的看着這一幕,以往自己回來陳父陳母都把自己當成寶一樣。

現在眼裏根本就沒有自己,都是他們的孫子。

一根菸還沒抽完,陳母就抱着孩子從屋裏出來了,不過當看見陳明在抽菸,立馬就瞪着陳明呵斥了起來。

說什麼孩子那麼小怎麼能讓他抽二手菸,讓陳明想抽就去外面抽。

陳明看着陳母的模樣,只好無奈的翻翻白眼,憤憤然的起身朝外面走去。

抽完煙從外面回到房間,剛坐下一旁陳母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小傢伙的名字取好了嗎?”

“還沒。”陳明搖頭道。

這幾天一直都在關心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問題,哪有心情想名字。

“你這幾天都幹嘛了,不趕緊給孩子想個名字。”陳母沒好氣白眼道。

陳明沒有迴應陳母的話,知道怎麼解釋也是徒勞,反正現在自己這個兒子已經比不上他懷中的孫子了。

典型的有了孫子不要兒。

有那功夫還不如給小傢伙想想名字呢。

想了一番後,陳明給小傢伙取好了名字,陳譯!

隨之而來的就是小陳譯的生活問題,誰照顧他?

找保姆?陳明有點不太放心,可自己領的話,明帆商城還有一堆事情呢。

顯然時間上有些不夠用,自己不可能每天帶着陳譯去處理事情吧。

考慮一番後,陳明決定把讓陳母和陳父去廬州住,這樣在家裏找兩個保姆,一個專門負責陳父的生活起居,而另一個則照顧陳譯。

這樣一來自己既能夠放心,也能讓二老換個好點的環境。

吃飯時,陳明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雖然陳父陳母有些不太情願,但當陳明把小陳譯拿出來時,二老也就欣然同意了。

這情況也讓陳明再次感覺到了極度不滿。

合着自己幾十歲了,還不如一個三兩個月的小孩有用。

當然,陳明這只是在心裏自己發發牢騷而已。

午飯後,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帶二老回廬州。

別墅中,陳明將陳父從車上背下來,走進別墅將其放在沙發上,然後便開始給二老收拾房間了。

轉過天,陳明一大早就前往了家政中心,找了兩名保姆。

將保姆送到別墅,陳明跟她們交代一下,然後又跟陳父陳母打聲招呼,才重新離開。

如今明帆商城還有一堆事情等着自己呢。

這幾天自己不在,杜黎兒也再次對明帆商場動手了。

婚禮那天,杜黎兒給自己的房卡被自己從天鵝湖大酒店離開後就扔掉了。

婚都沒接成,自己當然不會去找杜黎兒了。

當然,就算是婚禮順利進行,自己最終去酒店找了杜黎兒,也肯定不會跟她有任何關係。

畢竟自己這點底線還是有的,拿資金來交換杜黎兒手上的東西可以,但要是說用身體才能得到,那陳明可就不同意了。

大不了魚死網破,如果杜家能承受住許家和自己聯手的打壓,那杜黎兒大可以試試。

照片一旦爆出去,意味着什麼很明顯。

杜家和許家的的關係也會隨之破裂,而做的漁翁之利的自然就屬高天龍了。


高天龍雖然不害怕許家和杜家的聯合,但終歸也會讓他感覺到頭疼。

若是杜家和許家解除聯合了,那也就對高天龍一丁點威脅都沒有了。

陳明這樣做也算是在賭,賭杜黎兒不會不知道輕重。

好在從這幾天的情況來看,杜黎兒並沒有選擇走出那一步,許詩雅的照片也沒有公開。

不知道具體是因爲婚禮取消,還是因爲杜家和許家合作的關係。

不過毫無疑問這對自己來說是個好消息。

如此一來,自己也就沒必要怕杜黎兒什麼了,

如果僅僅是商業上的戰爭,如今自己手握上百億的資金,就算是一直賠錢,股市中自己還能賺錢呢。

一點點的耗也能把博明地產給耗死。

明帆商城中,陳明剛一來到,負責管理明帆商城的趙彬便將情況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

這幾天再次出現幾波商戶關門的情況,如今明帆商城中,最初入駐的商戶僅僅剩下了不到百分之五十。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自己不可能一直在外面跑着尋找合作廠商,而且每出現一波,都對明帆商城都有不少門店空出來,那樣自己不得累死。

所以想了一番後,陳明決定換一種方法。

如今留在明帆商城的還有百分之四十多商戶,於是陳明決定跟剩下的門店的負責人重新簽訂合同。

不願意簽訂合同,那就直接關門。

新合同下,那些商戶若是想要退場除了要把房租補上來外,還要對明帆商城進行十倍賠償,另外就算是關門也需要提前一個月通知明帆商城。

當然,陳明並不是想要他們的十倍賠償,只不過是想要約束一下那些商戶而已。 畢竟一波接着一波的關門潮,任由哪個商城也受不了。

所以陳明這纔會如此強勢的讓剩下的那些商戶簽訂合同,不願意籤直接滾蛋。

雖然會引起一些商戶的不滿,但總得來說對雙方都有利好。

新合同中,對於剩下那些商戶也給出了一些讓利的條件,直接給他們免掉了五年的房租。

明帆商城的事情處理好,然後陳明便直接去了明帆大廈。

跟李濤聊了一下明帆地產的事情後,又到樓下和宋揚談談明帆房產的問題。

閒下來的時,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想了想,於是陳明決定去許家一趟。

不管怎樣,都要見見許詩雅。

這幾天給她打很多次電話,毫無例外她一個都沒接。

不久後,陳明開車來到了廬江別墅區,車停在許家別墅前。

按響門鈴後,許母從別墅中出來,當看見站在大門外的陳明時,立馬又折返回了別墅中。

沒過多久,許國忠就從別墅中走了出來,臉色低沉的來到別墅大門前,和陳明隔着大門對視着。

“你來幹什麼?這裏不歡迎你!”

“我想見詩雅,有些話想跟她說說。”

“詩雅不會見你,死了這條心吧。”許國忠冷冷道。“我許國忠就算讓女兒嫁給一個乞丐,也不會嫁給你陳明。”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現在就要見詩雅,最起碼在法律上我們還是夫妻關係。”

“你還有臉說這樣的話?跟別的女人生孩子,你想過詩雅嗎?”

“爸,你先進去吧,我跟他說。”這時許詩雅的聲音從後方出來,說着許詩雅從別墅中走了出來。

看見許詩雅,陳明臉上頓時浮現一抹喜色。

只不過此時此刻在許詩雅的臉上卻是充滿了冷意。

許國忠回頭看一眼許詩雅,交代許詩雅不要輕易相信陳明的話,然後又狠狠瞪一眼陳明,這才轉身回別墅裏面。

“說吧,你有什麼想跟我說的。”許詩雅冷冰冰道。

“詩雅,孩子的事情我事先並不知道,你先相信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